第640章 暗部忍者不是已經全軍覆沒了嗎?(求訂閱求月票)

第640章 暗部忍者不是已經全軍覆沒了嗎?(求訂閱求月票)

「呼……」

現場的木葉村忍者們,因為這樣的發現,頓時驚呼出聲,他們剛剛並沒有想到這樣的事情,經過了現在沉靜下來的思考之後,他們已經發現了這個比較嚴重的問題。

那就是他們一直以來都忽略掉了漩渦玖辛奈的實力!

要知道……

漩渦玖辛奈雖然是一個女忍者,但是他卻擁有和波風水門一樣的仙人模式,能夠使用仙人模式的人,實力會有多弱嗎?

不見得!

一直以來發生的事情太多了。

眾人並沒有反應過來。

現在他們反應過來以後發現了這個問題。

「朔茂大人,你的意思是說,現在那邊的局勢究竟怎麼樣,還有未可知?」

剛剛向旗木朔茂提問的那個人者,臉色變得不那麼焦急了,他確實在為波風水門而擔心,也確實明白波風水門對於他們來說犧牲了很大,他們任何一個忍者都不希望不同水門出現任何的事情,可是事情卻並不完全按照他們的預想方案去改變。

現場眾人同時向著旗木朔茂看過去,他們的心理都因為旗木朔茂的點撥而明白了這些事情,但是畢竟不是波風水門親口說的,他們多多少少還是覺得有一些不可思議的,希望可以在旗木朔茂的口中得到一個肯定的答覆。

旗木朔茂感覺到眾人的目光,一時之間心裡的壓力也跟著起來了,不得不說,這樣的事情對他來說也僅僅只是一個猜測,就連他也不確定波風水門是不是真的留有後手和底牌,他只是覺得這是一個最為合理的解釋方式,總不至於再有任何的變化發生。

「我覺得是這樣的。」

旗木朔茂淡淡的說道,現在對於波風水門的解讀,他覺得這麼說並不算太過於合適,畢竟這也有可能是波風水門真的在為大家而選擇犧牲,反而會因為他說了以後將這樣的效果降低,但是他看到現場的眾人都這麼的擔憂,每個人的心裡都有那麼多的焦慮,他們渴望從旗木朔茂的嘴裡,得到這麼一份肯定的答覆。

這些事情旗木朔茂都能看得出來,他之所以這麼說,也是為了安定民心,他希望現場的忍者們可以靜下來,不至於再那麼的焦躁。

「我覺得波風水門是留有後手的!」

旗木朔茂再次開口,他的聲音很沉穩,目光堅決,擺出一副非常莊嚴的姿態,通過他的表情和神態,給這些人以力量的支撐。

他原本就是這些木葉村忍者大軍的領頭人,是他們的統帥,負責他們的安全,包括人身安全與心理安全。

雖然中途發生了變故,波風水門將他們都救了回來,包括他在內的所有人都對波風水門馬首是瞻,極大程度地認可了這個木葉村的未來,但是現在他還是實際上的掌控人,尤其是波風水門離開了以後,現場的木葉村忍者大軍還是要聽從旗木朔茂的話。

「不過……」

旗木朔茂說到這裡,話鋒一轉,語氣一頓,目光掃視過現場的每一個人者,最後停留在那個向他提問的忍者身上。

「波風水門這麼做,確實是在犧牲自我,哪怕是他留有後手和底牌,但這麼做依舊很冒風險,我們不能因為他有底氣,而忽視了他對我們所做過的一切,你們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旗木朔茂的表情極其的嚴肅,他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讓大家安靜下來不再那麼的擔憂,但同樣也不希望因為他的話讓現場的忍者們產生什麼誤會,所以在解釋這些事情的時候,更加努力也更加用心。

「明白。」

其實現場的眾人根本沒有產生這樣的想法,他們的心裡都是在感激著波風水門。

當他們聽到波風水門還有底牌和後手的時候,心裏面湧現出來的是興奮和激動,他們並不希望波風水門這樣一個燃燃升起的天才,木葉村的未來就這樣跌倒在這裡。

俗話說得好,沒有金剛鑽就不攬瓷器活。

在他們看來波風水門現在的選擇就跟當時拯救了他們十齣現的身影一樣,那麼的偉岸,又那麼的堅實,給他們極其強烈的安全感,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如果是波風水門沒有這個實力,而突然間出現在他們面前,那麼並不是在為他們遮風擋雨,反而是跳出來送人頭,這恰恰是不可取的。

「水門大人若是有底牌的話,那實在是太好了!」

「水門大人一定要沒事兒啊!」

「我支持水門大人做新一代的火影!」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水門大人可能就要死在這裡了!」

「不管怎麼說,這次回去以後我要努力的修行了,絕對不能再是這樣被動而難受!」

「說真的,我寧願自己死也不想讓水門大人這樣捨身救我……」

「……」

現場的木葉村忍者們一句接著一句的說道,明顯能夠從他們的表情中看出他們心情已經放鬆了許多,並沒有先前那麼慘重了,就連臉上的線條也變得柔和了一些,沒有之前那麼堅硬了。

經過旗木朔茂的提醒之後,他們的心理都重新地回憶了剛才所發生的事情,他們清楚地記得波風水門,臉上的表情是堅定的是嚴肅的,根本沒有任何的畏懼,是有底氣的,這就非常有可能說明波風水門的身上是有底牌的。

只要波風水門能夠活著回來,他們都願意非常支持波風水門成為火影,現在他們都已經完全的被波風水門的個人魅力所折服了。

人群之中。

有一個看起來非常普通的木葉村忍者,嘴角含著淡淡的笑容,親眼目睹了發生的一切。

可以可以。

青羽緩緩的點頭,這個人正是他通過神之紙分身術模仿出來的,這個人原本已經死在了戰場上,他悄無聲息地使用了這個人的面容,混入到了木葉村的集體之中。

其實倒不是說他們放鬆警惕,主要是先前所經歷的戰爭實在是太亂了,而且他們還並不僅僅只是一次戰爭,後續又遭到了砂隱村和雲隱村的襲擊,現在又遇到了霧隱村的忍者,這接二連三的襲擊讓他們連沉下心來思考一下,漩渦玖辛奈的實力都來不及,更沒有辦法注意身邊哪個人是不是突然消失就突然回來了。

這可以說是他們內心比較混亂吧!

總之他們並沒有注意到青羽的出現,完全就這麼默認,成了青羽就在他們之中。

青羽本來沒打算跟他們一起走的。

他僅僅只是想混到這個隊伍里,看一看波風水門這邊的情況,尤其是看一看波風水門與忍刀七人眾之間交戰的情況。

但是他發現忍刀七人眾居然不是一開始就直接發動襲擊,反而是使用了這樣一個計策去避免傷害木葉村的忍者們。

這倒是讓青羽沒有想到,他沒有想到枇杷十藏居然擁有了這樣的智慧,看來每個人都是在進步的,他這雙蝴蝶翅膀扇動以後,讓許多人的人生與命運軌跡發生了變化。

現在這個事情的發展雖然在他的意料之外,但是卻讓他覺得效果無比之好,這絕絕對對是對於水門成為火影的一個非常好的鋪路石,將會奠定波風水門在這條路上的一個堅實的民眾基礎。

畢竟幾乎有戰鬥能力的木葉村,忍者們都被編成了忍者大軍,上了前線去戰鬥。

現在這裡的木葉村忍者幾乎可以代表著當下木葉村忍者的實力了。

超過90%的木葉村忍者都已經來到了這裡。

至於剩下的那些要麼是年歲比較大的,要麼是在村子里承擔比較重要責任的一些家族高管以及一些村子的管理者,還有就是上在忍者學校上學的學生們。

若是戰爭進一步惡化下去,這些忍者們失去生命,那麼再繼續能夠保衛木葉村的,就將是那些忍者學校們剛剛畢業的學生。

到了那個時候就是木葉村承受傷痛的時候了!

青羽還在思考,怎麼在木葉村沒有足夠傷痛的情況下,讓村子里的人更加支持波風水門,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波風水門自己就找到了這個問題的答案。

至於那邊的安危……

青羽在離開之前就有好了飛雷神術式,並且他一直用感知能力感知著那邊並沒有輕易的讓波風水門和漩渦玖辛奈去面對這七個人,畢竟忍刀七人眾的實力還是非常強悍的。

當然,忍刀七人眾的實力並不是重點,重點的是他們前來這裡的動機!

只要活捉了其中任何一個,探尋他們的記憶,就可以將團藏和三代都牽扯到這件事情裡面,這才是青羽的終極目的!

「要來了。」

青羽嘴角翹起的更高了,他淡淡的用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嘀咕了一句,現在這個時候,這裡的木葉村忍者們視線和注意力都集中在旗木朔茂的身上,依舊還在好著波風水門是不是擁有什麼底牌?

他們並沒有將注意力放在周圍的環境下,因為他們已經離開了很長一段距離了,在他們看來他們已經不是這些人的目標了,目前處在一個相對來說很安全的局面之下。

以至於他們在臨走之前都忘記了漩渦玖辛奈所交代他們的話。

畢竟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太多了,感受不過來也是應該的,這些人都是人,而不是機器人,他們沒有辦法再非常雜亂且慌張的情況下,讓自己無比冷靜的去分析當下的情況,或許有人可以做到,但不是現在的他們。

嗖嗖嗖嗖嗖嗖嗖……

就在眾人們都在思考波風水門是不是有底牌的時候,一道接著一道破風的聲音響起,清晰的傳入到他們的耳中,令得現場每一個人的臉色瞬間發生了變化。

敵襲!!!

現場這些木葉村的忍者們腦中同時冒出這兩個字,除了這兩個字,他們根本想象不到任何一種可能性,現在他們已經遇到了太多太多這樣的事情了。

「不好!」

旗木朔茂頓時驚呼了一聲,他忽然想起來在他們走之前,漩渦玖辛奈對他們交代過的話,還有一批向著這裡趕來的人,只是當時漩渦玖辛奈並沒有說的太清楚,他們也沒有太過在意,剛剛他還在解釋著波風水門的事情,就連他都被波風水門捨身忘死的舉動給影響到了,以至於忘了這個事情。

「忘記大事了!」

旗木朔茂頓時一陣懊惱,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這種事情會淪落到他的身上,他向來以冷靜著稱,可是在他身為統帥的這個時間裡,接連犯了好幾個錯誤,尤其是現在這個錯誤更加的致命。

現在他已經能夠感覺到一股股的查克拉正在向他們的方向奔行過來,速度極快,馬上就要碰面了,根本不可能避得開,也根本不可能躲得過去,甚至現在他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

木葉村的方向……

旗木朔茂微微眯起眼睛向著對方前來的看過去,他的心裡默默的期待著這是援軍,而不是敵軍。

現場的木葉村忍者們,則是每個人的臉上都浮現出了極其不爽的姿態,一次兩次就算了,結果來到了三次四次,這還真是把他們都當做軟柿子來捏啊,他們的心理已經是在不爽的姿態下變得更加不爽了,剛剛因為得知的波風水,門似乎是有底牌而放鬆下來的心情,重新又提了起來。

短短的一段時間裡,他們的心情就像是在坐過山車一樣,不斷的上下反覆,心裡苦澀不已,若是他們的實力再稍微強那麼一點點,可能事情就不會是這樣的情況發展下去,對方對他們的實力也會有一些忌憚的。

果然生於安樂,而死於憂患!

木葉村原自從初代火影千手柱間領導以來一直是五大忍村之中最強大的存在,其他四大忍村在木葉村的面前,完全不值一提。

這樣的情緒也傳染到了他們這些人的身上,讓他們也覺得自身的實力非常強大,導致他們在修鍊的時候一度比較鬆懈。

可是在他們並不注意的時候,時代已經發生了變化。

現在已經不是初代火影的時代了,五大忍村都已經建立了幾十年了,尤其是其他四個村子,均是在二代影的優秀髮揮之下,完成了質的飛躍,並且順利的迎接到了一位優秀的三代影。

可是……

木葉村也迎來了他們的三代火影,只是他們的三代火影是猿飛日斬……

這種力量的差距在猿飛日斬成為三代火影之後,不斷的被拉大,並且因為先前兩位火影所打下來的基礎,木葉村的人們並沒有意識到這種差距在不斷的縮小,甚至在被反超。

漸漸的木葉村已經不是五大忍村之中最強的村子了!

無論是雲影村還是岩隱村,在實力飛速發展之後,都已經有了與木葉村不相上下的實力,甚至隱隱壓過木葉村一頭。

而剩下那兩個平時木葉村根本毫不在意地沙園村和物業村也都趕在木葉村勢落凋零的時候跳出來迎頭痛擊。

正所謂龍游淺水被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現在的木葉村已經到了整個忍者世界,誰都敢欺負一下的時候。

他們這些木葉村的忍者也都意識到了,他們已經失去了強大火影所籠罩的隱,而僅僅憑藉他們自己的話,實力甚至還不如其他村子的同級別忍者,這讓他們有一種漸漸乏力的感覺。

這種感覺就像是在玩遊戲的時候,當有大腿在嘎嘎亂殺的時候,就會有一些人覺得自己也牛逼了,然後瘋狂的浪,最後發現其實他根本打不過,對面能打過,對面的是自己家的大腿而已。

嗖嗖嗖嗖嗖嗖嗖……

又是一陣破空聲響起。

一個接著一個忍者出現在木葉村忍者們的面前。

這些忍者的出現,頓時令得木葉村忍者們原本緊張的臉色變得緩和了許多。

因為……

面前這些忍者們頭上都帶著各種各樣不同花紋的面具,看起來就是暗部的樣式,而且這些人者的身上都有著木葉村忍者的標誌。

這就說明了一個非常明顯的事情!

這些人是木葉村的暗部忍者!

「暗部來了!」

「原來是暗部忍者!」

「哈哈哈,居然是支援到了!」

「我就說嘛,那邊是木葉村的方向!」

「難怪當時漩渦玖辛奈沒有說這些人是誰……」

「原來是自己人!」

「……」

現場的木葉村忍者們每個人的臉上都浮現出了淡淡的笑容,他們經過這樣的事情之後,心情又重新的歸於平靜之中,不知不覺間,他們又是經歷了一輪大起大落。

「不對勁!」

旗木朔茂看著面前這些一個個戴著面具的忍者,心中突然湧現出不祥的預感,因為這些忍者的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殺氣實在是太過濃郁了!

從這個角度上來看。

他們並不像是來迎接他們凱旋而歸的忍者,反而像是要將他們就地正法的忍者。

「等等。」

旗木朔茂立即攤開雙手示意現場的木葉村忍者們,不要高興的太早,他的臉色非常的凝重雙眼始終盯著那些迎面衝過來的戴著面具的「暗部忍者」。

「暗部忍者不是已經全軍覆沒了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640章 暗部忍者不是已經全軍覆沒了嗎?(求訂閱求月票)

86.95%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