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難道我們就這樣放了她嗎?

第七百二十二章 難道我們就這樣放了她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https://最快更新!無廣告!

波風水門的聲音緩緩的響起,回蕩在這個一樂拉麵之中。

小南滿臉好奇的看着波風水門與青羽兩個人想要知道他們在談話之後究竟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這也確實是他比較好奇的一個內容。

「自來也,老師再雨之國,收了三個弟子,這三個弟子其中之一就是他,今天他們三個人都來了,來到了木葉村大門口找我,想要居住在木葉村之中,我覺得他們來的太過於突然了,所以就沒有答應,這就是事情的前提。」

波風水門說出的話言簡意賅,直接就介紹起了之前發生的事情,他並沒有對於青羽有任何的隱瞞直接說出了自己拒絕的理由。

在這一點上波風水門沒有必要向青羽隱瞞,因為他們在暗部宿舍裏面就已經討論過關於三代的事情了。

現在這個時間節點上,完全沒有必要引出其他不必要的麻煩。

因為在波風水門與青羽討論的過程中,他們已經得到了一個結論,那就是這個事情是跟三代有關的,有可能三代故意設計了一個陷阱,引著波風水門去跳坑。

那個陷阱就是最近一段時間所發生的,大蛇丸和團藏共同向著木葉村曝光出我發生的黑料的事情,這些黑料直接帶到了三代的身上,也使得三代引咎辭職讓整個木葉村火影之位沒有任何一點點的懸念。

但事情往往就是這樣的,越是沒有懸念的事情,越是可能在最後發生出懸念來。

波風水門就是這樣感覺的!

正是基於這樣的前提,他在擔憂在火影繼任大典的時候,三代拿出他所有的籌碼絕地反擊,將他抹黑之後翻盤。

若是這樣的情況,他根本沒有辦法應對,所以必須要提早做好準備,可是現在她也準備都不知道該怎麼去做,又遇到了曉組織三人組,來到木葉村的事情,更加覺得這裏面可能有什麼問題。

若是這樣的話,他更不能讓這三個人進入到木葉村裏了……

想着想着。

波風水門重新下,

這青羽看了過去。

「我本來已經將他們打發走了,然後轉了一圈我有點餓了,想要來吃一碗拉麵,結果在這裏就遇到了小南,但是我又看不見其他兩個人在哪裏,我覺得他們可能有什麼問題。」

波風水門再次說道,在他說完了這些話之後就向著小南看了一眼,即使是現在這個時候,他也沒有辦法相信,小南千方百計的跑到木葉村裏面,只是為了吃一碗拉麵。

這樣的借口實在是太過於讓人感覺侮辱智商了!

波風水門並不是一個傻子,恰恰相反,他非常的聰明,可是聰明也有反被聰明誤的時候,他需要青羽來在一旁幫他去看看事情的本質是什麼,她特別相信青羽也相信青羽的判斷。

「你要我怎麼幫你?」

青羽開始一步一步地引導波風水門,因為他明白現在他根本不能直接說出任何一點點的結論,哪怕一點點都不可以,因為這些結論都將會指引著倒另外一個方向,並且無論他說出小南是好還是壞,都可能會讓波風水門產生其他的想法,倒不是說波風水門這個人想的多,而是現在這個時間節點實在是過於敏感。

還有不到一周的時間,波風水門就將繼任成為木葉村的四代目火影。

所以在波風水門的意識之中,若是三代有什麼動作,那都將在這個時期里進行着。

青羽現在明面上還是站在波風水門的這一邊,但是他怕自己的座位稍微有哪裏有不對勁,就會讓波風水門產生一點懷疑,若是波風水門最後懷疑到他的身上,那麼很多事情都將沒有辦法進行。

所以現在這個時候,他根本不可以輕易的做出任何的結論,必須要引導波風水門,自己說出這個結論來。

不僅如此,其實他現在也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結論,因為他對於小南和水門之間的關係還不是特別的理解清楚,因為它只能通過這個守門忍者的記憶看到他們之間的表現,卻並不可能看到他們之間內心深處所表達出來的那些意思。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青羽想要做的還是要一點一點引導波風水門自己說出這些問題來,隨着波風水門的思維在進行,他可以順着波風水門的思維進行下一步的引導,最後找出一個可以折中的關鍵點。

這個關鍵的時間節點究竟是什麼,就連他自己也不清楚,至少現在是說不清楚的。

「我希望你通過讀心秘術去看看她的記憶!」

波風水門直接說出了他最想要達到的一個目的,因為他覺得只有記憶是不會騙人的,那麼當它讀取到這份記憶之後,就可以直接解決問題了。

「不行!」

然而現在這個時候還沒有等青羽說話,小南率先就開口了,直接搖頭,嚴辭的拒絕了起來。

小南沒有想到這個名叫青羽的忍者居然會讀心忍術,她上一次接觸到讀心忍術,還是在遇到大筒木舍人的時候,當時的記憶畫面她現在還記憶猶新,那就有一種完全被看光的感覺,彷彿全身上下都沒有任何一點點的隱秘。

自從那一次之後,她對於讀心人說都非常的排斥,當然她排斥的並不僅僅是這個忍術,還有使用忍術的人。

當然,前提是使用忍術的那個人,不是大筒木舍人。

如果是大筒木舍人的話,她還可以接受!

現在她不接受這個獨行忍術的原因,也並不僅僅是她以前被讀心忍術所施展過的記憶,其實並不能經得起推銷,因為他很清楚她來到這裏的目的,而且就在不久前剛剛發生的事情,也說明了她的記憶之中是有大筒木舍人存在的。

小南非常清楚,她現在來到木葉村找大筒木舍人的一個前提就是,不給大筒木舍人添任何的麻煩。

那麼,她一旦被讀心忍術讀取到了記憶,被發現了大筒木舍人的存在。

她會覺得自己在那一刻就是千古罪人!

不行!

絕對不行!

小南的立場非常清晰,她能夠接受許多的事情,但絕對不可以接受被讀取記憶。

「你果然有問題!」

波風水門的臉色驟然變得凝重起來,他知道若是一個沒有問題的人,絕對不會在被讀取記憶的時候反應這麼的強烈,這可以說是明顯遇到了難以接受的事情,可以說是這個人的記憶是經不起推敲的。

「可是你又有什麼辦法呢?」

「現在是你自己來到了木葉村的地盤!」

「如果你不進來的話,我不會強行讀取你的記憶,但是你現在已經在這裏了!」

「你沒有選擇的權利!」

波風水門的語氣變得無比凝重,他已經明白這件事情終歸不會向著他所想像的事情發展過去,可是既然能夠讀取記憶的話,他覺得這樣還是更好的,既然對方已經被落入到他的手裏,他也沒有必要心思手軟。

就在小南拒絕讀取記憶的那一刻,他已經將這個人與三代聯繫在一起了,認為是三代派他過來的。

小南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同時也變得緊張了起來,她猛地站起身子,雙拳緊握,擺出一副隨時可能會結印的姿態,儼然就要大打出手。

「等等。」

青羽的聲音突然響起,打破了兩人之間的僵局,他沒有想到的是他都已經到這裏了,這兩個人還要向著一個很極端的方向發展着,完全不給他任何輸出的原因和時間。

「我覺得不至於。」

青羽向著兩人擺了擺手,示意讓他們坐下說話,隨後從現在的位置站起來坐在了兩個人的中間,看起來就像是在調停一樣。

「你們聽我說一句……」

「不管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其實有一點是沒有爭議的!」

「那就是你們都是自來也大人的弟子!」

青羽在說完這句話之後向著波風水門看了過去,隨後流露出一個歉意的笑容,雙手攤開擺出一個無奈的姿勢。

「水門我沒有辦法去讀取自來也大人的弟子的記憶!」

「這一點就算是你同意,我也沒有辦法這麼做,除非你能夠先確定她是個罪人,否則我們不能以一個懷疑的角度去給她定罪!」

「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青羽並不是不願意幫助波風水門,而是他沒有辦法通過讀取記憶的方式來幫助他,因為面前的小南是怎麼回事,他的心裏特別的清楚,一旦發生什麼問題的話,對於雙方都是非常不利的,這一點也非常的重要。

青羽不想要通過讀心的方式去解決,因為他早就已經讀遲到了,小美蘭的記憶更是剛剛在守門忍者那裏得到了全部的記憶,如果使用這樣的方式,其實是會讓他發揮的空間變得小了很多。

因為一旦他需要模擬讀心的方式,那麼他將會說出來的就必須是真實發生的,也就是小南記憶裏面曾經出現過的畫面。

這樣的畫面沒有辦法作假,因為小南就在旁邊,如果他說出任何一點點跟小南記憶之中不一樣的地方,小南率先就會辯解出口。

畢竟現在這個時候所涉及到的就是小南能否成功走出木葉村的問題,會不會被定罪的問題,所以在涉及到小南記憶之中,若是出現了什麼錯誤的畫面,她必定會解釋清楚。

所以青羽並不想走讀取記憶這一步。

當然。

不僅是長門不想要走到這一步,就連小南同樣也不想要走在這一步上,他可以看得出來小南的內心之中還是有着極大的排斥,這明顯是不想暴露內心之中的秘密。

現在這個時候若是強行進行記憶的讀取,則是會有產生魚死網破的一種危險。

到了那個時候,小南絕對不是波風水門的對手,則是會被波風水門抓住。

至少目前的小南在木葉村之中,還沒有那種可以隨意進出的能力。

也就是說……

現在的小南一旦被抓住了,根本就沒有逃跑的可能性,完全不可能自己離開木葉村之中,所以若是他繼續按照進行讀心方式進行的話,小南勢必會魚死網破,而且最後走到一個無法挽回的境地。

一旦小南最後與波風水門戰鬥在一起,然後被抓住以後就算是不需要再去讀,心也可以給小南的罪名定性……

畢竟小南可以算是畏罪!

如果青羽想要在這個時候針對小南的話,那麼這個方法無異於是最好的,而且還是波風水門所提出來的,他只要進行威逼脅迫就可以了,不需要做其他任何的事情。

但是現在他可以看得出來,小南並不僅僅是要來木葉村找他,而且是真的想生活在木葉村那麼大可以不需要如此這麼極端的方式進行着,更何況在他的內心深處,也是希望能夠幫助小南一把的。

這是一種非常簡單的選擇,因為他覺得小南做出的事情並沒有什麼問題,更何況的是自從他以前看動漫的時候,就對小南這個角色有着很不錯的感受,現在他們更是同齡之人,所以覺得若是小男生活在木葉村,並且還對自己很是崇拜,沒有任何其他的問題。

青羽來到這裏並不僅僅是要幫助我播放水文,而且還是要幫助小南姐為他在尋找一個能夠雙贏的方式,找到一個小南與波風水門之間的平衡點。

只要找到那個平衡點,就可以讓事情發生轉變,讓一切都按照他所預想的方式進行着。

「……」

波風水門在聽到了青羽的話之後,頓時一陣沉默,因為它確實是被說動了,根本沒有辦法突破這種方式,他們都是自來也老師的弟子,他沒有辦法通過這樣的方式要求青羽去強行讀取自己的一個師妹的記憶。

畢竟現在這個時候他還不是火影。

而且還是在繼承火影的前期。

自來也老師並不僅僅是他的老師,而且還是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的弟子。

基於現在這樣的一種原因。

波風水門非常清楚青羽剛才所說話的意思。

這是在點醒他。

小南的身份比較特殊,他是自來也老師的弟子,那麼若是強行對小南做出什麼事情的話,將會影響到他的名聲。

若是可以真的確定這個人有問題那還好,但若是這個人沒有問題呢?

豈不是就要背上一層污名了。

波風水門的心思很是細膩,他僅僅被青羽點這麼一下,就已經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現在這個情況確實不適合他強行做出什麼事情,否則一旦被曝光出去,將會徹底的跌落出來。

「現在是這樣一回事。」

青羽緩緩的開口,他看了看旁邊的小南,又看了看旁邊的水門,腦子快速的轉動起來。

「我先說這麼一個道理。」

「小南在這裏吃面可以分成兩種理由。」

「第一種就是她真的是來這裏吃了一碗面,然後就準備離開,或許他有什麼其他的心思,比如說進裏面見一見木葉村,畢竟千里迢迢趕到這裏來的看一看自來也大人生長的地方,再看一看老師的故鄉。」

「第二種就是她有什麼別樣的目的,然後想要吸引我們的注意,從而達成什麼樣的效果……」

青羽在說第一種條件的時候,小南點了點頭,他覺得這個說辭非常的不錯,若是落到了這件事情上,可以完美的解釋這樣的效果。

緊接着當青羽說出第二種的時候,波風水門則是點了點頭,他的內心之中就是覺得小南是來這裏要做出什麼目的來。

其實他們兩個人都沒有錯,因為小南就是要來這裏有一些目的,並且已一樂拉麵作為掩蓋,只是他的目的並沒有危害到波風水門。

他們兩者之間其實並沒有什麼本質上的衝突,只是這個時間節點上讓他們兩者的關係變得相互不是那麼的融洽了。

青羽現在要做的就是將它們之間的關係解釋開來。

「如果是第一種那麼無可厚非,僅僅吃一碗拉麵就可以了,就算是他有一些其他的目的,可能並不會威脅到後續的事情進展。」

青羽繼續開口分析著起來,他的話並沒有在兩個人的面前有什麼隱藏式,反而是直接說給了兩個人聽。

對於這種當這兩個相互之間對立的人說出話的這種行為,無論是波風水門還是小南都沒有見過,更是覺得有些新奇。

一時之間。

波風水門看着青羽的眼睛亮晶晶的。

他發現青羽就像是一塊寶藏,時時刻刻都在發着光芒,只是這個光芒在一定程度上被掩蓋了,需要仔細的挖掘才能夠發現,每一次他在與青羽聊天的時候都能感覺到後者身上不斷散發出來的那些光芒,隨着青羽每一次說話都有可能提出一些他以前完全沒有想到的點子或者是一些思維的方式。

這讓他的心中非常的舒服!

尤其是現在這一種當着兩個人面的分析方式,讓他更是覺得無比的信仰,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因為以往若是有這種情況,那麼中間調和的人可能會來回兩方說話,並且跟不同的人說不同的話,當這兩個人那邊一起分析的這種事情,確實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

「那如果是第二種情況的話……」

青羽的聲音故意拉長,目的是讓這兩個人的注意力都落在自己的身上,他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讓兩個人之間剛剛湧現起來的情緒相互平復下來,只有這樣方才能夠將一切的緩緩的說清楚。

「那麼還是有不同的可能。」

「其中第一種情況就是小南有事情要來木葉村做而做的事情會直接威脅到你,比如說他受到了某個人的示意。」

青羽這一次並沒有直接說出那個人的名字,因為那涉及到了三代火影的身份,這可不是什麼隱秘的場所,這裏是一個大面,若是直接這麼說出來,對於他們任何一個人都會有着非常不好的影響。

青羽只是說出某個人波風水門就知道了是什麼意思,但是小南並不知道那個人是誰,但她還以為是特意只帶出來背後的一個指使者而已。

因而青羽簡單的一句話又得到了兩個人共同的認可,他們誰都沒有說話,繼續聽這青羽後面的分析。

「若是那樣的話,我讀取她的記憶,可能你能得到答案。」

「但是需要冒險!」

「我幾乎可以能夠看到,無論你成功與否,都會有人拿出來做文章,因為你私自的讀取了自來也老師弟子的記憶!」

「所以我非常不提倡這樣的一種方式!」

「森乃伊頓大人曾經說過,記憶不能當做證據,只能作為證據的一個參考,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拷問忍者,在拿到他們的記憶片段之後需要他們在紙上畫押。」

「那個畫押的招供書方才能夠作為證據!」

「這麼做實在是太冒險了!」

青羽直接當着波風水門和小南的面說出了這番話,在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波風水門的臉色先是微微一變,隨後又恢復了正常,僅僅是瞬間他就想通了。

這樣的事情對方既然敢坐在這裏,那麼必定是有恃無恐,也就根本沒有什麼所隱瞞的,直接說出來對方也沒有關係,他們可能早就已經想到了。

「第二種可能性就是我覺得不太可能的一種可能性,除非他們可以預判了我們的預判,那就是小南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目的,他僅僅只是要吃一碗面,但是偽裝成有目的的樣子,比你來對他出手甚至讀取記憶,最後發現一無所獲,我們冤枉了一個正常的人!」

「到了那個時候,木葉村的輿論風向將徹底向你不利,也就不可能在繼任成為木葉村的四代目火影。」

「這兩種情況是我能夠發現的,在讀取記憶的時候可能會出現的問題,以及小南來到這裏的目的。」

「無論是哪一種目的,我都不建議我們進行讀取記憶的方式,因為那樣會讓一切都變得特別被動。」

青羽一點一點地說道他成功地將事情理順到了他的這一邊,讓波風水門處於到了他的節奏之下。

小南聽到青羽的話之後聽得一愣一愣的,怎麼說完以後感覺好像自己已經利於不敗之地了,她完全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就連他自己都沒有覺得自己會是這樣的有恃無恐。

可是在她聽完青羽的分析之後,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還是這個分析有問題?

「那我們怎麼辦?」

波風水門直接被青羽整不會了,他聽到的那幾個可能性之後,忽然覺得似乎自己做什麼都束手束腳的,隨即問道:「難道我們就這樣放了她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二十二章 難道我們就這樣放了她嗎?

0%
目錄
共87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