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 你是不是自願被讀取記憶?

第七百二十四章 你是不是自願被讀取記憶?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https://最快更新!無廣告!

如果說現在這裡最苦澀的人是誰,那無疑可以說就是這個守門忍者了。

現在他站在這裡,放眼望去,幾乎每個人都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波風水門是木葉村即將繼任的四代目火影,不僅實力強橫,更是天賦卓絕,現在火影的身份已經通過了火之國大名的認可,在他看來不會有任何的問題,很快就會成為新一代的火影了!

面對波風水門……

這個守門忍者甚至連回話都無法太過於清楚的做到,只能聽之任之,哪裡敢有半點不滿的情緒,現在他瑟瑟發抖的跪在地上,整個人都不是很好了。

這是一種源自於內心之中的壓力!

他非常清楚若是得罪了波風水門的話,那麼對於他來說,幾乎就等同於是未來沒有了。

畢竟他現在可是木葉村的守門忍者,雖然不是什麼重要的職位,但也是一個比較不錯的位置,其餘的許多人,想要做上這個位置的話,還不是那麼容易的做到呢!

絕對不能惹!

這個守門忍者的內心還是非常清晰的,他明白這個事情的嚴重性,如果不是因為小南,他根本不會做出任何一點點讓波風水門心中不滿意的地方。

想到了小南……

這個守門忍者跪在地上,內心之中寫滿了無奈,那也是一個他惹不起的存在啊!

小南跟著長門和彌彥一起來到了木葉村,他們這三個人來到這裡的時候,便是直接自稱為自來也大人的弟子,這誰頂得住啊!

這個守門忍者明白,不管事情是真的還是假的,這都必須要被重視。

如果是真的……

那麼若是因為他的一點點疏忽,而產生了什麼問題,那麼他根本就無法說清楚,後續就會變得無比被動。

畢竟,守門忍者只是一個小小的職務,

這個職務惹不起火影,也同樣惹不起身為木葉三忍的自來也大人!

當然,如果這三個人的身份是假的,那麼在他將波風水門帶過來以後,自然會有這個未來的火影來懲戒他們,冒名頂替自來也大人的弟子可不是什麼小事。

這個守門忍者一直目睹了波風水門與那三個人的談話,見證了整個過程。

在他的視線之中。

波風水門並沒有對這三個人做什麼。

僅僅只是要他們離開。

甚至於都沒有說什麼過於重的話。

通過這一點。

他可以非常清楚的明白一件事情!

那就是這三個人或許真的是自來也大人的弟子,他們是波風水門的師弟師妹,也就是未來火影的師弟師妹,這樣一種身份,幾乎可以在波風水門的表現上得到了一種驗證。

想到這裡……

守門忍者就知道他這樣的一個小角色,將會註定遭遇到現在這種無奈的事情,畢竟他的地位實在是太低了。

波風水門離開以後,小南就找到了他的頭上,要求他帶著前往一樂拉麵。

這個守門忍者的內心是拒絕的!

但是他不敢……

畢竟面前的這個名叫小南的少女,名義上是自來也大人的弟子!

自來也大人是木葉村三忍之一,更是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的弟子,同樣還是即將繼任的四代目火影波風水門的老師,這樣一種恐怖的身份,根本不是他這種守門忍者可以惹得起的。

沒有辦法。

縱然他的心裡很是無奈。

但是他依舊還是要帶著小南向著一樂拉麵走去。

他也只能這樣。

這不是他能左右的事情。

只是……

現在的他很是後悔。

如果早知道這樣做可能會被波風水門懷疑到的話,那麼他必定不會這麼做,而是直接選擇拒絕了小南。

畢竟這樣做的話,可能會得罪小南,也可能會間接的得罪了自來也大人,但是相比於直接得罪未來的四代目火影波風水門,這還是值得去取捨的。

當然……

這是基於開天眼知道所有結果的基礎之上。

若是在現在這個時候,讓他知道所有選擇的後果,知道必定會得罪一個,那麼兩害相權取其輕,這樣的道理他還是懂得,相比於直接得罪到波風水門,他還是更加願意去惹到小南。

這樣做不是沒有道理的。

若是惹到了小南的話,對方可能會報告給自來也大人,也可能不會,這件事情可大可小,也不是什麼特別嚴重的事情。

而且,就算是告訴了自來也大人,自來也大人也未必會在意這樣的事情,更何況是針對他這樣一個守門忍者的小角色。

只是當時他是抱有僥倖心理,覺得是不是可以通過這樣的方式,不去得罪所有人。

若是沒有遇到波風水門,並且他們快速的離開木葉村,神不知鬼不覺,只有他們這些守門忍者知道是怎麼回事,並且沒有任何一個人會說出來,那麼這件事情可能就過去了。

守門忍者們屬於一個利益的共同體,將小南帶入到我也算一樂拉麵的這種事情並不是他一個人能夠決定的,他們共同商量之後做出的決定,覺得這樣可以不用得罪自來也大人,也有可能去躲避開波風水門。

這樣的事情結束之後,他們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會說出去的,因為如果這件事情被發現了,他們這些守門忍者都有共同的責任。

其實人算不如天算,誰都沒有想到他們在吃面的時候會遇到一些想要去吃面的波風水門,最後才落得這樣一個場面。

除了波風水門和小南之外,還有現場這個正在說話的名叫青羽的暗部忍者。

這個人他也得罪不起。

這個什麼忍者並不清楚青羽究竟有什麼樣的能量,但是在這個過程中他與青羽親近接觸了沒有幾分鐘的時間,卻讓他感覺到這個人無比的恐怖。

甚至於他在面對青羽的時候,覺得這個人的壓迫感比波風水門還要強。

當然看起來對方似乎將這個事情隱藏的很好。

根本就看不出來。

可是作為一個守門忍者,他特別適合察言觀色,早就見過了很多人,所以在人的表情和神態上,哪怕是流露出來的氣息上,都可以感覺出一些。

雖然他自己也說不上為什麼,青羽也沒有表現的那麼誇張,但是他就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這個人身上隱身冰寒的氣息。

惹不起!

不敢惹!

這就是這個守門忍者在面對青羽的時候所做出來的一個感想。

他很清楚在面對青羽的時候,如果對這個人不經或者說做到的這個人,那麼後果會非常嚴重,很有可能是他完全承受不起的。

他不想要承擔這樣的後果。

現在這個時候他跪在地上,看著那三個人的事情都落在自己的身上,心中一陣發汗,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周身汗毛更是直接倒豎。

「我真的不是內鬼啊!」

這個守門忍者忍不住再次解釋一句,他雖然沒有說出什麼實質化的內容,但是他想要表達的情緒就是清晰地傳遞了出來。

已經不是瀆職那麼簡單了。

如果波風水門怪罪他沒有守衛好木葉村的忍者大門從而瀆職的話,那麼多少他還可以承受,畢竟他確確實實發了這樣的問題。

可是我是直接把他打到了內鬼這一邊,相當與小南捆綁在一起,這樣的話若是小南出現的問題,他則是實實在在的同黨。

這樣問題就很大了。

這是他很難接受的。

這等同於說,將自己的命運和小南綁定在了一起,而他雖然覺得小南沒有什麼問題,可是這誰能說得准。

這個守門忍者之所以將小南帶入到木葉村裡面,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覺得小南是他惹不起的人,尤其是小南背後的自來也,可是若是說小南一點問題都沒有,他也不敢保證,畢竟在他所看到的這一切當中,其實他的心裡也覺得小的似乎有什麼隱情。

這根本不像是一個正常人應該有的樣子!

至少在他看來,小南的一些觀點上是在出爾反爾的,確確實實有很多前後矛盾的地方。

就比如說他們三個人一開始在見到波風水門的時候,想要做的事留在木葉村之中,然後在討論失敗之後各自散去了,而小南則是要反過來說,她想要吃一碗拉麵。

這種事情本來就極為蹊蹺。

只是作為守門忍者才說他明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根本就沒有去多思考這些內容。

能夠成為守門忍者,說明了它本身是一個忍者,有這麼一些的實力,但是他的實力並不強,不會進行外出任務進行參戰之類的,縱然有一些察言觀色的能力,但是在本身的實力上還是有所欠缺的。

所以他非常清楚……

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險。

這是一個亘古不變的道理。

所以一直以來這個守門忍者秉持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不知道就不知道,什麼都不去多像的一個方式。

只是現在他被打成內鬼。

但是他完全無法接受。

若是繼續這樣進行下去,他的生命將會受到極大的威脅。

不是職務的問題了。

任何一個忍者都明白內鬼這樣的稱呼究竟是什麼樣的待遇。

「閉嘴!」

波風水門看著這個什麼忍者狠狠的白了一眼,他的心裡有些怨氣,畢竟真的是這個人把小南帶過來的。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

波風水門被好氣的說道,他明白若是真的讓小南與木葉村之中的某個人產生了什麼信息的交互,那麼這個守門忍者將城南首要的責任,可是與其追究這個人的責任,倒不如說讓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他擔憂的並不是說在執法上尋求什麼人的過錯,而是怕在情報完成衚衕之後,在未來他成為火影的路上會更加的坎坷。

其實。

波風水門雖然嘴上詢問說這個什麼忍者是不是內鬼,但是他的心裡其實是其他這個人並不是內鬼的。

不僅僅是對於這個人的信任,更是覺得如果他不是內鬼,那麼局面會更好一點。

反而如果這個人是內鬼的話……

那麼他會覺得木葉村反而變得沒有什麼安全感了。

波風水門非常清楚,三代執政這麼多年,村子里一定有很多屬於他的黨羽。

這些問題要在他成為火影之後,通過漫長歲月一點一點解決。

畢竟他不可能上來就直接換掉所有的人。

若是那樣的話,木葉村就沒有辦法正常的運轉,而且他也很清楚,有許多人並不是真正的站在三代的那一邊,他們只是牆頭草而已,誰的勢頭更好,他們就支持誰。

又或者說他們其實支持的就是木葉村。

村子里誰是火影他們就支持誰。

只是忠於存在,而不是忠於火影。

可是。

波風水門根本沒有辦法將這些人從那些人里分別出來,他沒有辦法知道誰才是三代的黨羽,誰才是村子的人。

所以其實在他的內心之中,反而希望這個守門忍者並沒有任何的問題,只要他還能安心一點。

緊接著。

波風水門轉而向著旁邊的青羽看過去。

他很清楚。

唯有青羽是真正他當下可以信任的人!

青羽從小跟他就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並且與家族之間產生了很大的割裂,可以說在木葉村之中只有晴一個人,除了青羽自己之外,他的朋友就只剩下自己和手打大哥。

這一點跟其他的任何一個人都不一樣。

如果說奈良鹿久的話,那麼他還是奈良一組的人,在考慮事情的時候,有可能會站在奈良一族的那邊,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畢竟忍者原本就是以家族為單位的,許許多多的家族,最終集合在一起,組成了一個村子。

幾乎任何一個忍者,在遇到危機的時候,都會與家族站在一起,共同渡過難關,那可以血脈親情

同樣的事情,如果是宇智波富岳的話,那麼在考慮問題的時候,也必定會更多的考慮到宇智波一族的事情……

波風水門飛非常清楚這一點,這倒不是什麼特別的心機,只是他明白青羽會沒有什麼複雜的羈絆,可以說是政治背景非常的乾淨,是一個可以被重用到的人。

「我不是說他是內鬼……」

青羽擺了擺手,臉上沒有什麼表情的變化,轉而繼續說道。

「我的意思是……」

「既然小南的記憶不方便讀取……」

「我可以讀取他的記憶!」

青羽的視線聚焦在這個守門忍者的身上,這就是他的一個解決辦法,通過這個守門忍者,將事情帶入到一個屬於他的節奏上面去。

他在來的這段路上,就已經看過這個守門忍者的記憶了,所以清楚的知道,這個人的記憶之中,究竟有什麼樣的事情,更是明白長門和彌彥都已經離開了木葉村。

所以在他做出這樣的決定之後,可以確保不會出現任何的問題,這樣就可以通過守門忍者的方式,將小南給洗白了。

這是青羽想到的一種辦法。

通過先構建出一個框架,將這件事情框定起來,然後在框架之中,找到一個解決的辦法。

這個解決的辦法會在某種程度上遮掩一定的問題,但是又因為在框架之內,從而顯得邏輯上沒有什麼問題。

「他帶著小南來到這裡,這一路上所發生的事情,都將會是親眼見證到的,讀取他的記憶,就可以看到另外兩個人去了什麼地方,這段記憶是不會說謊的!」

「最重要的是……」

「這個人是村子的守門忍者,只要他同意自願的被讀取記憶,那沒並不會犯下什麼忌諱!」

青羽沉聲說道,他在這個框架裡面,成功的找到了一個解決的辦法,並且將這個辦法說給了波風水門。

「不錯!」

波風水門立即點了點頭,現在的他已經被這些事情煩死了,腦細胞都不夠用了,所想的是事情實在是太多太多了,這也是他要找到青羽來為他分析的一個重要的原因。

現在他的心裡對於青羽非常的讚歎!

青羽一來就將問題給解決了!

如果沒有青羽的提醒,直接就去強行的讀取小南的記憶,那就很有可能會被有心人做文章,向著他的身上潑髒水,對方很有可能是故意給他設置的這樣一個陷阱。

但是,若是不讀取記憶的話,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小南所說的每一個字,他都不敢輕易的相信。

基於這樣的原因,讓波風水門陷入到了兩難之中。

可是。

青羽所提出來的讀取那個守門忍者記憶的方式,讓他覺得就是破局的關鍵。

「如此以來,是不是內鬼一目了然,並且還可以清楚的知道,那三個人大概的位置,以及發生過的事情!」

波風水門連連點頭,嘴角微微翹起,剛剛臉上所彌散的那些愁雲驟然消散,重新布滿了陽光般的笑容。

「你!」

波風水門冷冷的向著那個守門忍者看過去,碧藍色的瞳孔裡面覆蓋有一層層的壓迫感,整個人看起來氣勢十足。

「你是不是自願被讀取記憶?」

波風水門立即發起了靈魂拷問,這樣的問題,落入到這個守門忍者的耳中,立即令的後者哭笑不得,無奈著連連點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二十四章 你是不是自願被讀取記憶?

0%
目錄
共87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