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 是時候讓暗部重新歸來了!

第七百二十六章 是時候讓暗部重新歸來了!

青羽的聲音非常淡然,但是卻帶有力量,簡單的幾句話,清晰的傳入到每個人的耳中。

現在的這個時間節點上。

青羽說出的這句話直接讓現場的波風水門在內的三個人都愣了一下。

每個人的內心之中都萌生出了一些不現實的想法。

一雙雙目光全都聚焦在青羽的身上,因為他們聽到了以前都為之震撼的話。

「我也能看到記憶嗎?」

波風水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覺得可能青羽看到就非常不容易了,畢竟讀取記憶這些東西是山中一族的秘術,他也並不是特別的了解。

以前他還向山中亥一簡單,詢問過一點點,可是對方並沒有太過明確的給予任何正面的回復。

畢竟這是山中一族的秘術。

波風水門今天只是心裡好奇,想要知道大概是什麼樣的原理,這個源自於他對於忍術的一種追求,可是對方不說,他也不會詳細去詢問,畢竟那是每一個不同種族的秘密。

其實按照他先前的計劃,今天只是讓青羽去讀取記憶,然後由青羽給他一個答案。

其實這樣就算是青羽編排了一些記憶,他也不知道,基於這種選擇其實就是他對於青羽的信任。

在波風水門看來木葉村的拷問部在拷問忍者的時候所得到的這些答案,其實也是對於那些拷問忍者的信任。

因而,在這個時候需要讀取記憶的話,波風水門所信賴的就只有青羽一個人,其餘的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出現問題,因為暗部的忍者幾乎都已經沒有了,剩下的都是山中一族的人。

這些山中一族的人在遇到問題的時候,一定會站在山中一族的那一邊。

所以波風水門覺得現在這個時間點上,他們並不能靠得住,便找到了青羽,而且他也更願意相信青羽。

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記憶這種事情居然連他都可以看得到,這豈不是說他可以親眼看到這種情況是怎麼回事了?

「青羽,你是認真的?」

波風水門狐疑的詢問了一句,他怕青羽在這個時候跟他開玩笑,當然他並不認為青羽的性格是在這種重要的場合會說一些無意義的事情,可是他還是想再次重複確認一遍。

隨著波風水門這句話說出來之後,小南的視線也落在了青羽的身上,對於剛剛所說的事情,她的那些裡面也很好奇。

這究竟是什麼樣的秘術啊?

不僅可以自己看到記憶,還可以將記憶傳遞給別人。

這簡直太過於駭人了吧!

小南想到這裡看向青羽的眼神發生了一次次的變化,她終於明白為什麼波風水門在這個結果眼上會找到這樣一個人過來,確實是有很大的本事。

「???」

那個守門忍者的腦袋上冒出了一大堆的問號,現在他感覺有一種社死的感覺,內心之中無比的尷尬,原來這些記憶並不僅僅是要讓青羽一個人看到,還可以完全落實到的眼中。

這就很誇張了!

要知道……

雖然他的記憶並沒有什麼特別不好的地方,

但是對他來說終歸還是有些丟人,而且不想要讓他的那些思考被波風水門完全的看點,若是被他發現了,那麼他總會覺得自己在某些程度上像是被帕的波風水門。

畢竟波風水門是未來木葉村的四代目火影。

基於這樣一種可能性。

那他自己等同於在四代目火影面前留下了一個不是很好的印象。

雖然說這樣做可以讓他擺脫掉現在的困擾,成功的讓自己擺脫掉嫌疑,遠遠比那些無法用嘴來辯駁的方式要好很多,但是卻讓他的內心處於一種極度尷尬的情況。

這實在是太難言說了。

畢竟他從來沒有被讀取過記憶,也不知道被讀取記憶的畫面能夠持續到什麼樣的程度。

要是一旦被發現什麼特別的畫面……

雖然他的記憶之中沒有什麼對不起木葉村的地方,但是被人這樣的翻閱,總有一種難以說明的感受。

這種感覺就像是有人要看你的手機聊天記錄一樣,雖然你可能沒有說什麼不好的話,但是就這樣被人直接翻來翻去,還是有一種非常難過的感覺。

又或者說像是在翻閱你電腦的文件,可能裡面沒有什麼反對木葉村的事情,但總歸還是有一點點自己的隱私吧。

讀取記憶,對於這個守門忍者來說,就像是他隱私的內容,都被人窺視到了,而且還會分享給其他的人,這就讓他覺得心裡怪怪的。

總是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感受。

當下這種感受非常的清晰。

這個守門忍者知道這種方法是可以拯救他的。被誤解的地方,但終歸還是這樣的事情,縱然心裡邊很難受,卻還是得接受。

沒有辦法。

這個守門忍者知道,他只能這麼選,這是他唯一洗清自己身上冤屈的可能性。

雖然他的心裡有一些不能接受,但最終還是被現實說服了自己。

「當然。」

青羽向著波風水門點了點頭,他當然能夠聽得出來後者的疑惑,不過這對於他來說都不是什麼問題。

「我們山中一組有一種秘術名叫心傳身之術,這個術可以將看到的畫面傳遞給其他人,因而我可以將所讀取到的記憶畫面同步的傳遞給你!」

青羽淡淡的說道說道,並不是他編造出來的,確實是有這樣一種術,而且在他以往給森乃伊頓也使用過。

現在這種情況下,他之所以將這個術拿出來,就是想要打消掉波風水門心中的疑慮。

因為不管是他如何說出來,都不一定有這樣的效果。

現在的情況就是波風水門即將成為木葉村的四代目火影,所以在許多地方上有著很多的疑惑和謹慎這事本身波風水門在經歷一波先前那些事情之後就產生的這種感受,再加上青羽有效的加之引導,變成了現如今的這副樣子。

當然無論是青羽還是水門,他們都很清楚,這種樣子並不會維持太長的時間。

只要波風水門順利的成為了木葉村的四代目火影,那麼先前這些所有事情都將化為過眼雲煙。

也就不會再對什麼人輕易的產生疑惑。

畢竟到了那個時候,已然塵埃落定。

其餘的一切都已經不再是什麼問題了。

可是現在終歸還不是那個時候,若是不能解釋清楚的話,那麼,波風水門對於小南的疑惑將始終存在於這裡。

青羽原本還沒有想好該怎麼處理小南的問題,但是在他通過那個守門忍者的記憶看到了關於小南的一些畫面之後,明白了這個人確實是真正的想要留在木葉村,所以他也並不願意就這麼將小南趕出去。

畢竟這裡許多的事情都不是那麼輕而易舉就可以找到答案的。

青羽也不是在一開始就可以做出十足十的判斷,他也是在讀取了那個守門忍者的記憶之後,看到了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方才明白這個事情具體是怎麼回事,最後得出了一個屬於他的答案。

也就是說現在曉組織三人組已經分崩離析,處於一個近乎可以說是解體的狀態,在這種狀態之下,小南應該不會再和彌彥和長門繼續重新組合在一起了。

沒有辦法,自古以來都是如此破鏡,難以重圓,覆水無法重收,但凡是那些已經解體的組合,幾乎很難再重新回去,因為他們在解體的過程之中就會爆發出許許多多的矛盾,也正是這些矛盾在他們心中無可調和,方才重新都向著各自新的方向行駛走出。

尤其是青羽本來就是一個從現代穿越過去的人,他見證了許許多多的組合,從原本幾個人親密無間,到後來各自有了各自的想法,最後解散了。

唯有在某些不可避免的場合再次相見的時候,彼此相視一笑維持著一幅,看起來還算是靠譜的體面。

當然曉組織三人組和常規意義上的那種組合的概念還不同,他們三個人之間有著一種很特別的關係,看起來他們三個人是一起成長過來,共同經歷過很多的困難,但實際上是兩個男生喜歡一個女生的故事,簡而言之就像是一場三人行,這本身就並不是一個穩定的框架結構,早晚會有一天將問題暴露出來。

當然在原本的歷史軌跡之上,長門找到了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那就是將彌彥的屍體化作為天道的配合,然後陪在小南的身邊,但那個時候有山椒魚半藏的助攻,他將彌彥順利的給逼死了。

可是現在這個已經發生了改變的歷史,進程之上彌彥依舊還活著,那麼他們三人行必將會暴露出其他的問題,也正是這樣的問題,讓他們重新的無法按照原本所想像的故事進程區域發展。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只要彌彥還活著,那麼他們之間的矛盾就會逐漸走向不可調和的深淵。

現在他們這場三人行破裂了。

主要是彌彥和長門都在小南的身上,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其中長門這個多年老舔狗,在得知自己是大筒木一族的血脈之後,更是已經不願意去舔了。

而彌彥則是有一種已經失去的感覺,更是覺得非常心累不想再參與進來,尤其是當他知道小南的心中的那個人,很有可能是不可一世的大筒木舍人之後更是完全沒有任何一點點的信心。

基於這樣的前提,他們三個人的瓦解與那些組合的分散還不同,更像是原本很曖昧的關係,在這一刻重新的回歸到原本的正點上。

這個時候基本上就更難以重新回到原本的關係上了。

所以青羽非常清楚,當小蘭決定的來到木葉村的時候就等同於默認了,他們之間的關係將會沒有任何的結果,這也是一件非常沒有辦法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如果現在青羽不準備收留小南的話,那麼小南在未來的一段時間裡,都將不知去向何處,這倒並不是說青羽是一個聖母院,一收留無家可歸的小南,只是因為他在那個守門忍者的記憶之中看到了小南,他對於木葉村的那種嚮往以及一直以來小南在他身上所體現出來的那一種崇敬,讓它極大程度的滿足了內心之中的虛榮感。

不僅如此,小南在遇到問題的時候還來到了一樂拉麵之中,這明顯就是想要通過它來劉在木葉村,既然自己曾經都已經說過,若是有什麼問題可以來道一樂拉麵,那麼現在他也沒有辦法輕易的食言,而且他也不願意食言。

青羽現在做起事情來並沒有那麼特別的完全按照格式來進行,完全這個對那個不對,其實這名沒有任何的邊界,不是一個非黑即白的世界,他在做事的時候更多的考慮是自己的內心,他想那就會做,他不想那就不會做,僅此而已。

所以到了現在這個時候,在青羽的內心之中,其實已經決定了要讓小南留在這裡,留在木葉村之中。

就是因為他做出了這樣的決定,剛才要將事情引導到讀取這個守門忍者記憶,並且將畫面傳遞到波風水門身上的那種方法。

這樣便可以讓波風水門親眼的看到記憶之中所發生的事情,然後對於曉組織三人組便會有了一個重新的認識。

「準備開始了。」

青羽緩緩的開口,並且走到了這個守門忍者的面前,現在這個守門忍者依舊跪在地上,這個高矮,剛好可以讓他將右手探了出去。

一時之間。

這個守門忍者直接閉上的眼睛,宛若認命一般直接選擇了接受這樣一個結果。

頓時。

青羽的手掌按在這個守門忍者的頭上。

身上的查克拉立即涌動而起。

只不過他並沒有調用特彆強大的查克拉,只是維持著他一個正常的感受。

與此同時。

青羽抬起左手,向這波風水門的方向指過去,左手伸出食指直接按在波風水門的額頭上。

這樣一個方式波風水門並沒有任何的抗拒,他對於青羽還是非常相信的,而且也知道青羽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讓他也能夠一起看到這裡面的記憶。

現在這是個時候,他們三個人維持著一個非常奇怪的姿勢,並且清晰的映入到眼小南的眼中。

小南那雙紫色的美眸一直盯在這三個人的身上,她非常的好奇,究竟會以什麼樣的姿態讓接下來的事情發生。

波風水門感覺到了,青羽的手指以及手指上不斷散發出來的查克拉,這讓他的內心之中繼續思考著剛剛的問題。

以前他根本不知道,記憶是可以轉移給別人去看的,因為他根本就沒有太過於深入的接觸過拷問部,也更不清楚這些山中一族的秘術究竟達到了什麼樣的一種程度。

現在來看,難怪說拷問部是一個必須要成立的部門,若是能夠直接看到畫面,那等同於說,就可以在某種程度上蓋棺定論。

像是現在這種被動的情況還是非常少數的。

畢竟小南屬於自來也老師的弟子,而自來也老師的例子並不多,若是現在這個時間節點也並不會一直持續下去。

放在以後的時間上,這樣的事情要麼就不用讀取記憶了,要麼讀取記憶,也不用在意其他人的看法,直接扔到拷問部就可以了。

畢竟以往一直都是這麼做的,只要將那個要被讀取記憶的人扔到拷問部裡面,然後很快就會得到結論,那些結論,不需要其他任何人的支撐,只要那些拷問忍者認為是就對了。

不得不說,這其實是給了拷問忍者很大一部分的許可權,不過能夠在拷問部任職的忍者也都是受到了村子的信任。

若是那些被讀取過記憶的犯人在後續提出申訴,依舊可以換一個人去讀取,記憶的若是其中有什麼冤假錯案,那麼做下這個案子的拷問忍者也是會要承擔責任的。

恰恰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基本上沒有什麼拷問忍者,會拿自己的前程來承擔這樣的結果。

沒有必要為其他人洗冤,也沒有必要加重其他人的冤屈,只需要每日做自己的工作就可以了。

波風水門感覺到青羽手指上傳遞過來的溫度,他更加明白,在他成為四代目火影之後一定要重整暗部,不讓暗部的人變得更加充裕起來,並且讓暗部之中的各個部門都恢復成為以前的運轉。

以往的時候,他並不能輕易的理解暗部之中的工作,因為他沒有進去過,但是現在經歷過這些事情之後他明白了,難怪二代目火影所設置的這種暗部部門可以有這麼詳細的功能。

幾乎每一個功能都是在按照正常的情況去流轉著。

這是非常的非常難得的事情。

波風水門忽然意識到這個暗部就像是一個機器,然後每一個部門都充分的利用了木葉村之中各個家族的特性,通過這些特性結合在一起,讓這個暗部的巨大機器內部的齒輪一般有條不紊的運轉著。

基於這些原因。

波風水門的內心變得更加堅決了。

「是時候讓暗部重新歸來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二十六章 是時候讓暗部重新歸來了!

0%
目錄
共87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