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2個人的第1次

第七百二十九章 2個人的第1次

青羽此話一出,這個守門忍者頓時鬆了一口氣,整個人都輕鬆了不少,心裡懸著的那塊大石頭直接落了下來。

專業!

這就是專業!

這個守門忍者現在對青羽非常的讚揚。

剛剛他在腦子裡面也跟隨著青羽經過了讀取記憶的過程,明白了後者和波風水門一起看到的畫面。

對於這些畫面他非常的有信心,尤其是在見到他又是小南之間的交流之後,他的心裡更加放鬆了。

畢竟他是真的什麼都沒有做!

可是這些話如果沒有讀取記憶的話,他是根本分辨不清楚的。

原本他以為青羽在讀取記憶的過程會讓他非常痛苦,並且會挖掘出來很多的秘密,但是卻沒有想到對方根本沒有去深化,而是快速的預覽了一下這段時間所做的過的事情。

其實他可以看得出來,在他與波風水門以及曉組織三人組交流的過程中,這段記憶放的相對來說不是那麼的快,但也絕對沒有去仔細挖掘每一個過程,以及掩蓋了他內心之中一些僥倖的情緒。

隨後的一個月時間裡,雖然時間是倒退了,但是倒退的速度非常的快,幾乎漏過了所有的那些他不想讓展示出來的記憶畫面,僅僅是呈現出了那些在他守門過程之中的記憶,並沒有太過於破壞掉他的隱私。

相比來說這是他最能夠接受的結果了,也是他認為非常好的結果,他覺得他在青羽這一個他的尊重。

尤其是在他的記憶被快速的讀取完之後,青羽立即收手並且給了這樣一個結論,這讓他更加的對青羽刮目相看了。

整個讀取記憶的過程中,差不多就只有十多分鐘。

除了一開始塞進來的時候,讓他有一種被稱為後便開始適應了,到現在當那股查克拉離開的時候,還讓他有一種空落落的感覺。

可是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並沒有被這樣的事情所擊敗。

在這個過程他的內心雖然說有一些並不是特別適應的地方,但絕大部分程度都可以接受,而且遠遠的超過了他一開始的內心預期,達到了一個他所能覺得非常完美的程度。

「原來這樣就是讀取記憶!」

這個是守門忍者,在內心之中緩緩地讚歎了一句,他以前沒有這樣的感受,這是他第一次被讀取記憶。

其實絕大多數的木葉村之人都沒有被讀取過記憶的感受,因為絕大部分需要被讀取記憶的都是送到拷問部的,那些犯了錯事的人。

亂世之中做錯事情的人很多,但在木葉村之中,絕大部分的人還維持著一個相對來說比較和善的秩序。

大部分的人還是遵守規矩的。

這就像是在現代社會這種絕大部分人都沒有進過派出所一樣。

包括這個守門忍者在內,很多的忍者沒有被讀取過記憶他們只是知道要再做錯了事的那些人里,可能會有一些比較惡劣的人會被送到拷問部之中,那麼他們的記憶就會被抽取出來來觀看他們做過的那些措施,

是否符合他們所招供的內容。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一種感受,讓他有一個前妻的印象便是,覺得只要是被拷問部抽取記憶的人,就會受到極大程度的痛苦。

他在面對青羽讀取記憶的時候,就做了這樣一個心理的預期。

可是一直到他的記憶被讀取之後,他才感覺這對於他來說僅僅只是讓腦袋昏沉了一下,就像是午睡之後沒有睡醒起來之後感覺到陽光那種燥熱感,在炎炎夏日昏昏欲睡的那種頭昏腦脹的感覺。

似乎只要是涼水洗一把臉就好了!

這種程度的傷害對於他來說幾乎沒有任何一點點的影響。

這也刷新了他對於讀取記憶的一種認知。

當然他並不知道的是,這是青羽在用他強大的查克拉控制能力,將對於他的傷害減弱到的最低,這才方才讓他有現在這樣一種並沒有受到傷害的感覺。

但如果他被其他山中一種的人讀取,那些忍者們並沒有那麼強的查克拉,自然也沒有那麼強的查克拉控制能力,所以在讀取記憶的時候使用的都是一種非常粗暴的方式,這必定會對他們的靈魂造成一定程度的損傷。

青羽之所以會這樣的溫柔對待,也是因為他明確的知道這個守門忍者沒有任何的問題,既然如此,更沒有必要去傷害到這個人,他現在所做的無外乎就是要證明這個人的清白而已。

最重要的是他在讀取過這個守門忍者的記憶之後,明白后這個沒有被讀取過記憶。

這屬於是第一次了。

既然是第一次就沒有經驗。

沒有經驗就等同於說任由他擺布。

也就是說青羽無論在這個讀取記憶的過程中做出什麼樣的操作,對於這個守門忍者來說可能都是正常的,因為這個守門忍者並不清楚真正的讀取記憶會是什麼樣的一種流程。

這對於波風水門來說,也是同樣的一種道理。

波風水門也並不清楚讀取記憶究竟要有什麼樣的過程,而且他從來沒有被人輸送過記憶,所以在他帶領著波風水門觀看記憶的這個過程,同樣也是在塑造著波風水門的關於讀取記憶的一種認知。

這種認知一旦塑造成功,那麼再遇到其他山中一族的忍者,使用這樣方式的時候,他便會本能的覺得這一切都不過是對方的實力不夠而已。

當然。

在青羽看來波風水門幾乎不會在接觸到這樣的機會了。

波風水門應該不會再被其他的山中一族人者傳送記憶,因為整個山中一族在拷問部的忍者都已經死去了,他可以說是整個拷問部之中的元老了。

現在想想青羽都覺得很是唏噓,他剛剛來到忍者世界一年多的時間,但是就從這一個比較複雜的部門之中成為了元老,甚至整個部門的人他還沒有認全,那些人就都已經通通的死去了。

第三次忍界大戰是造成這些人死亡的直接原因,但是派這些暗部忍者上戰場的三代,則是促成了這件事情的根源。

忍者世界裡面人命最為不值錢,尤其是忍者的性命,更是在戰亂的時期里,宛若無情的炮灰,隨便都可能跌落凋零。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暗部之中已經沒有任何一個山中一族的忍者了。

就是想要繼續培植出暗部的勢力,那麼需要重新在這些山中一族忍者之中選拔。

這些忍者在經驗上和能力上勢必比不上老一批的忍者。

所以他們的能力上也未必會有多麼的強大。

到了這批人者進入到暗部的時候,已經在上一個時代中存活下來的山中青羽,則是會成為這些人之中的元老,哪怕他並沒有任何想要爭奪位置的意思,但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會不敬重他。

對於這些人在讀取記憶上的能力比不上青羽的這件事情,沒有任何人會覺得意外。

比不上青羽,那是非常正常的,因為青羽是元老嘛!

所以就算是波風水門,在未來有一段時間裡,可能會被其他山中一族的忍者向著頭腦,最終植入到看到的記憶畫面,就算那些畫面上比不上青羽所控制出來的,也不會有任何的意外。

因為從先入為主的觀念上來看,青羽的能力已經變得更強了!

更重要的是……

青羽並不覺得波風水門在以後讀取記憶的時候,尤其是重要的記憶,需要他親自觀看的記憶,會去找別人。

這種更加需要信任的事情,青羽還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

青羽覺得他可以肆無忌憚的將記憶畫面,任由他所想象的方式傳遞給波風水門,因為若是波風水門下一次需要再次被傳遞到記憶畫面,那麼執行的人應該還會是他,只要他定好一個常規標準。

以後每一次傳送記憶的時候都按照這一個標準去進行。

那麼就不會出現任何的問題。

青羽對於現在的感受非常的直觀,所以他也沒有任何的擔憂,包括那個守門忍者在內,他獨取過這個守門忍者的全部記憶,根據記憶推斷出來的性格,這個守門忍者還不至於淪落到會進去到拷問部之中的那一種地步。

也就是說現場這兩個人無論是波風水門還是那個守門忍者,這兩個人在下次經歷同樣的事情的時候,幾乎不會是有其他的人,還會是青羽。

所以在這樣的事情上,他倒是沒有任何一點點的擔憂。

只是青羽完成這個讀取記憶的工作,讓波風水門和這個守門忍者都大為震撼,他們此前都不知道讀取記憶究竟是什麼樣一種感受,現在他們兩個人都有了第一次。

兩個人在看到記憶片段的時候都鬆了一口氣。

只是他們各自心裡的感覺是不同的。

當然。

無論是波風水門還是這個守門忍者,他們的心裡都不知道一切都在被青羽暗中操控著,他就是操控著整個局勢的幕後黑手。

「我繼續說我的觀點……」

青羽的聲音緩緩響起,清晰的傳入到現場,每一個人的耳中,包括站在一邊,聆聽著這裡事情發生經過的小南。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二十九章 2個人的第1次

0%
目錄
共87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