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絕佳的理由

第七百三十三章 絕佳的理由

他所要表達的意思非常明顯,就是從一個可行和不可行的方向去判斷的。

他所思考的角度和波風水門所思考的角度並不一樣。

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們得到了一個相同的結果。

緊接著。

青羽向著旁邊的小南看了一眼。

隨後又將視線重新落回在波風水門的身上。

「就像剛剛我說的那樣,如果我是那個人,那麼我在策劃這件事情的時候,絕對不會留下這麼大的隱患。」

「這裡的不確定性實在是太多了。」

「如果在他們三個人演戲的過程中碰到的那個守門忍者,並不給他們這個面子。」

「或者說他沒有重新將事情彙報給你。」

「再或者碰到了自來也大人的話。」

「那麼隨時都可能會有一個敗露的風險。」

「而這個風險恰恰如果是事先計劃好的,那就完全可以提前避免掉。」

「所以我覺得這件事情如果說是那個人做的那麼非常的不合理。」

「這裡面所出現的漏洞,其實完全都是可以事先避免掉的。」

「就比如說小南說話時的漏洞。」

青羽的說完這句話之後,再次向著小南看過去,他看一下小南的動作,其實是做給不同事們看的,因為他根本不需要去看,他從一開始就知道事情究竟是發生了什麼。

青羽在來的路上就已經讀取了那個守門忍者的記憶。

他非常清楚的知道這一段時間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再加上他以前所掌握的那些情報,以及對於曉組織三人組這段時間所經歷的那些誘導,他更加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更是能夠理解這幾個人的心裡。

這就是情報的力量。

正是因為青羽有這樣的情報查,所以他在跟波風水門說這些事情的時候,完全可以遊刃有餘地任由自己所說的那些去一點一點將這些事情都圓過來。

「小南說他想要住在木葉村。」

「然後小南又說她想要吃拉麵。」

「這裡面其實的說詞上是前後矛盾的。」

「如果是那個人在幕後指使的話,必定會想出一個讓人看不出問題的說辭。」

「當然這並不妨礙說有可能是那個人故意這麼設計,然後要引我們上鉤的。」

「可是我心裡就是覺得這麼做的意義實在是太低了。」

「如果這真的是一個圈套的話,那麼對於這三個人來說,會得到一個什麼樣的好處呢?」

「難道是居住在木葉村嗎?」

「我覺得這件事情裡面有問題。」

「準確的說。」

「如果強行將這件事情與那個人聯繫在一起,那麼這裡面將會有非常多的漏洞。」

「有著許多講不通的地方。」

「所以我幾乎可以判斷,這件事情與那個人沒有關係,因為形式風格上有著很大的差異。」

「這更像是他們三個人一個自發的行為。」

「至於小南所做的事情,

我所理解到的應該是他們,本來想留在木葉村裡,但是被拒絕之後想要吃一碗拉麵再離開。」

「我想到的就這麼些。」

青羽向著不同水文點了點頭示意,自己已經說完了,他並沒有特別刻意的去說過多的話,也沒有在一個正常的角度上去解讀,而是偏移到了一個可行性的問題上。

再通過行為邏輯去解讀的這一種方式上,其實波風水門還是沒有聽到過的。

這是屬於一個比較現代的思考方式。

青羽畢竟是一個從現代穿越過來的人,他以前雖然沒有經歷過什麼特別的事情,但是他至少看過許許多多的電視劇,那些刑偵劇裡面,就是通過這樣的方式去推測出一個動機。

青羽非常清楚,這件事情跟三代根本沒有關係,所以自然而然也就沒有動機,也就不符合所謂的行為邏輯。

對此。

青羽說到這裡的時候,其實已經讓那個小南是那個人三代手下的事情變的可能性非常低。

但是他就並沒有直接說死,而是反過來從另一個角度上來說,這也有可能是三代故意這麼做的。

畢竟任何事情都有其他的可能性,如果只提出一個可能性,那就等同於是在給這件事情提出的一個結論。

青羽明白在跟波風水門說話的時候,絕對不能僅僅只提出一個結論,而是要提出好幾條的構象,最後由波風水門拍板定案。

當然這也僅僅是現階段的波風水門。

這段時間剛好是波風水門,最為謹慎的時候。

所以不管他將局面分析的多麼透徹都不為過,波風水門不僅會覺得這樣會讓他心安,而且還會很輕易的被拐入到他所想要達到的一個效果之中。

「你說的有道理。」

波風水門點了點頭,他現在並沒有說出自己的推測,因為小南就在旁邊,他聽到青羽的推測就感覺已經足夠了。

隨即他轉頭向著小南看過去。

「小南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你該解釋一下來到木葉村究竟是為了什麼吧?」

波風水門目光灼灼的盯著小南大非常清楚,現在已經排除了基本上兩個可能性。

第一個那就是小南跟這個守門忍者並沒有任何程度上的勾結,那也就是說她並沒有串通好了與守門忍者一起做什麼事情。

也就是說這一次來到一樂拉麵之中,跟剛剛那個守門忍者,完全就是巧合。

這一點是波風水門,完全可以接受的。

然後另外一點就是已經基本上可以排除了小南和那個人的關係。

波風水門明白青羽最後補充的那一點,就是依舊有可能是三代與小南傳通,好故意這麼做,但這樣的可能性非常非常的低,在他內心之中的直覺上判斷是絕對沒有可能的。

波風水門在經過返回木葉村時,感受到的團藏和三代的那一整套邏輯,一步一步的給他編製成了一個大網,便明白他們從來不打沒有準備的仗,就算是有準備好的未必會成功,更沒有可能性去輕易這麼釣魚。

如果小南的出現,僅僅只是為了讓他去只是青羽,讀取小南的記憶,最後犯了忌諱的話。

那麼這樣的可能性實在是太低了。

而且意外性也非常高。

如果他根本不在意這種事情,然後讓小南吃一碗面就過去了,他們之前所有的做法都白費了。

再加上若是青羽稍微理性一點,沒有去讀去小南記憶的話,也不會產生什麼輿論。

最重要的是……

波風水為完全是因為在剛剛跟青羽聊過天,明白青羽和自己依舊還是那麼親密無間可以成為自己最忠實的,能夠說話的那個人之後,方才決定讓青羽去讀取記憶。

畢竟先有這樣一個原因,才有後面的結論。

這個讀取記憶也僅僅只有像青羽這樣的山中一族人者才能夠做到。

這種偶然性實在是太強了。

如果三代設計這樣一個漏洞百出又極其有可能發生意外的事件,只是在誘導他去利用青羽讀取記憶的話,那麼這些限定條件實在是太過於困難了。

這件事情如果沒有,他上午剛剛找過青羽的話,他的解決方式也絕對不會是去讀取小南的記憶。

也就是說這樣的方式最終總結下來實在是過於極端。

幾乎沒有完成的可能性。

也恰恰是因為如此。

波風水門覺得一切的事情跟小南都沒有關係,小南應該是一件獨立的事情。

基於這樣的原因,那麼這個事件的性質則是降低了許多,而且難度也偏小了一些,更是沒有什麼完全無法容忍的事情了。

現在這個時候波風水門,雙眼盯著小南,這兩點因素之外的事情就是小南真正的目的。

他知道小南一定有原因的。

無論是來到木葉村這裡想要留在這裡的原因,還是一定要在這個時間節點上跑到一樂拉麵吃面的原因。

小南有一個屬於她自己的目的。

這個目的目前來說只有小南一個人知道波風水門並不清楚也猜測不到。

但是這卻讓波風水門懸著的內心放下了許多,因為如果是小南的個人行為,對方有任何可能出現的目的,那麼最終的結果應該是與火影之位的更替,沒有什麼直接的關係。

只要所涉及到的並不是火影之位,那麼他們之間就並不算是敵人。

波風水門現在非常清楚自己想要做的,那就是在這段非常時期之內穩住局勢,讓自己成為真正的火影。

只要自己接過的屬於三代的權杖成為了木葉村的火影,那麼後續的問題就沒有什麼問題了。

小南感受到波風水門的目光從中能夠看得出來,情緒的變化便知道自己在一些特殊問題上的懷疑已經被取消了。

可是現在這個時候,小南則是有點犯難了。

她不知道究竟該要如何解釋,自己來到木葉村的目的,如果說實話吧,那是不可能的那樣,只會將大筒木舍人給拋棄掉。

但若是不說實話的話,根本不可能瞞過面前的這個人。

一時之間。

她的腦子有些凌亂。

可是剎那間她又靈光一現,想到了一個絕佳的理由,並且非常符合現在她的心境與狀況。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三十三章 絕佳的理由

0%
目錄
共87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