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 水門的糾結

第七百三十九章 水門的糾結

波風水門原本就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小南,因為他知道他這種懷疑的方式可能傷到了小南的心。

這種事情本來他並不是特別擔心的。

其實當他知道小南很有可能與三代勾結在一起去謀害他的時候。

但是他畢竟是木葉村知名暖男。

在許多的思維上都有著非常溫柔的一面。

波風水門原本就不是那種非常善於陰謀詭計的人,也更不是願意以惡意去揣度他人的人。

現在這個時間節點上他之所以這麼做,無外乎就是因為他已經接近於火影之位了,加上他從戰場回來的時候遇到了暗部忍者的襲擊,還有忍刀七人眾的阻截,這些都讓他對於原本的事情有了一個新的認知,整個人都變得謹慎了許多。

基於這樣的謹慎讓他明白,若是稍微繼續疏忽大意的,可能會演化成一個讓他難以接受的後果。

他並不想讓這種非常難得的可以成為火影的機會,在他的指間稍縱即逝的溜走,所以他一定要把握機會,讓自己真正的成為火影,掌握著木葉村的權利,這才可以做自己想要去實現的夢想。

因為有了這樣的事情……

波風水門方才在自己的身上去更多地體會到了這一切的力量,讓他可以更加謹慎小心的應對這期間所有發生的事情,只為了可以安穩的成為四代目火影。

從當下的角度上來看,其實他做的都很好,沒有什麼特別大的問題,一切都謹慎小心的按部就班進行著。

就連涉及到曉組織三人組的事情,也都沒有網開一面讓他們進入到木葉村中居住。

現在他並不後悔。

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他還是會這樣做。

只是在面對小南的時候,他一定還是會產生那種愧疚的感受。

因為在小南說起自來也老師的時候,其實他的內心之中也有很大的共鳴,當然雖然說這種共鳴是小南的刻意的去點他,但是波風水門一直都是一個非常重感情的人,這一點自始至終都沒有發生過變化。

波風水門與自來也老師的感情非常的深厚,並且他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見到自來也老師了。

這樣的事情一直壓在他的心裡,一直沒有說出來。

所以當他見到曉組織三人組提起自來也老師的時候,第一時間趕到了現場,但是當對方並沒有繼續在自來也老師上做文章,而是表達自己想要通過這一種橋樑進入到木葉村之中的時候,他又重新恢復到了理智的狀態。

那個時候波風水門很清楚,他並不知道那三個人究竟是什麼樣的目的,貿然引入到木葉村裡將有可能會讓自己接受到懲罰。

那是一種衝動的懲罰,無知的懲罰,以及對於輕而易舉信賴所產生的那一種強烈的懊惱。

波風水門並不希望自己會感受到這樣的一切。

這正是他想要避免的事情。

他不希望當他全身心地不加思索的去投入到自來也老師的另外三個弟子之中,將那三個弟子視為自己的師弟師妹,最後再被背刺一劍,

這將會讓他非常的難過。

無論上是心靈上的難過,還是丟掉火影之位的難過。

這種難過的感覺會讓他無比的懊惱,甚至懊悔整個一輩子。

波風水門太清楚大家的情形了,只要他錯過了,便再也沒有機會成為火影的,所以的問題都不可以打擾到他。

也正是這樣的原因,他並沒有讓曉組織的三人組進入到木葉村,這種完全無視掉的自來也老師的羈絆。

可是現在面對小南的時候,他沒有辦法再將這些武士,因為小南已經處於木葉村之中了,並且反覆提及自來也老師的問題。

這讓波風水門在討論自來也老師的時候有著極大程度的共鳴,畢竟他也是與自來也老師有這樣的感受而小南所呈現出來的與自來也老師之間的感受讓他感同身受。

有了這種感情上的共鳴,便會讓他覺得與小南之間的距離拉近了許多,讓他更加清楚,他們都是自來也老師的弟子,在面對自來也老師的時候有著相同的感受。

也正是因為這種原因,讓他與小南的隔閡少了許多,並沒有像先前那種猜忌,也讓他更加明白小南來到木葉村與三代無關,與火影之位無關心情,與自來也老師有關。

在回憶起曉組織三人組,剛剛進入到木葉村門口的時候,直接找到了他,還說起了關於自來也老師的一些問題,想要留在自來也老師的家鄉木葉村之中,但是被他拒絕掉了。

不同水平並不後悔這種選擇,但並不代表他在作出選擇之後,面對小南的時候,沒有任何一絲絲的虧欠之感。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個原本很是正常的人,在無奈之舉之下做了一個渣男,然後事情他並不後悔做了也就做了,只要不再見面,他都還能裝作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但是當那個女生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時,依舊還是會有一種對於自己曾經做下的事情,有一些惴惴不安的感受。

波風水門現在的感覺就像是這樣一種類似的情況。

他的心理在面對小南的時候有很大的一種虧欠的感覺,覺得正是因為他當時沒有帶領曉組織三人組進入到木葉村之中,忽視掉了他們之間自來也老師的羈絆,所以才變成了現在這樣看起來充滿了猜疑和敵對的一種場面。

往往越是想要忽視的東西,越是會不斷地從腦子裡鑽出來,現在的波風水門就是這樣一種感受。

他覺得自來也老師如果再過幾天的時間裡來到木葉村的話。

那個時候……

波風水門將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自來也老師。

這是一種非常難以言說的感受。

尤其是想到自來也老師特意回到木葉村,只是為了自己成為火影,而自己卻又因為想要成為火影而產生那種狹隘的念頭,另外三個師弟師妹拒之門外。

甚至於……

波風水門現在也不確定這三個師弟師妹來到這裡的主要原因,是不是也有一部分長度要為他成為火影進行祝福,並且不遠千里的來到這裡投靠於他,卻遭遇到了他的猜忌。

這讓他越想氣勢便越是不足。

尤其是在小南現在反覆提起自來也老師,卻隻字不提火影之位的這種前提之下,然後他更加的覺得對方可能還在為他遮掩。

「呼……」

波風水門頓時深吸一口氣又緩緩的吐出來,努力的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讓自己顯得並不是那麼的焦躁。

現在剛剛那個時候,小南又提出了彌彥和長門,簡直就是在她原本就很愧疚的心上,插上了兩把鋒利的刀刃。

「現在他們……」

波風水門似乎已經忘記了,剛才想要說什麼整個人在說話的節奏上都已經被小南帶著走了,這並不是說他這個人不智慧,而是在於他這個人確實是特別的重感情。

這是一種非常現實的感受與反應。

波風水門原本就並不是一個特別精於心計和陰謀詭變的人,但是迫於火影的壓力,他必須在現在這個時間點上做出非常謹慎的決定,所以在他沒有十足把握之前,他不可以讓曉組織的三人組進入到木葉村之中。

這並不僅僅是他自己個人的私心,而是為了整個木葉村局勢的大局著想,他只能這麼做,若是再給他一次機會,他在不知道情報的前提下依舊還是會這麼做。

哪怕是現在這個時候。

就算他明知道曉組織的三人組都是自來也老師的弟子,而且來到這裡並沒有任何一點點威脅的話。

考慮到這三個人還是雨之國叛忍的身份。

而他現在還沒有正式成為木葉村的四代目火影。

依舊還是無法收留他們。

可到了那個時候。

波風水門會給他們三個人一個承諾,就是當他成為火影之後,可以選擇解答他們三個進入木葉村,但現在絕對不行。

也就是說,他相信自己的判斷也知道自己所做出來的事情是當下最好的選擇,但這樣的做法會讓他良心上有些不安,這是違背他以往做事的準則和內心之中情感的共鳴。

波風水門現在在面對小南的時候,就是有這樣一種感情上的元素,在反覆拉扯折磨著他的內心。

若是小南怔怔的站在三代這一邊,共同給他設的一個局著所作所為是為了去謀害他的話,他的心裡反而會好受許多。

可恰恰就是在經過判斷之後,他明白小南沒有任何一個問題,他來到這裡只是為了祝福自己,並且見一見自來也老師。

而自己被這樣一種期待之下所產生的焦慮和畏懼,就覺得他們三個人到達這裡。

這在波風水門的情感之下,覺得這是一種難以忽視的問題,也是在被提起了之後,讓他覺得非常被動的問題。

波風水門沒有辦法對這樣的事情做出一種回應,他也沒有辦法回應,畢竟這都是他自己做的,而且他下一次還是會這麼選,所以他只能將這種愧疚之感壓在心裡,並且在小南返復的戳這一點的時候,他會有極其強烈的反應。

這就是波風水門所重感情的一個基礎,在感情的話題上對他進行一定程度的引導,讓他內心之中的虧欠反覆的不斷增加,反而是一種非常行之有效的方法。

小南現在就抓住了這一種方法,正所謂打蛇打七寸,她精準的就打在了這七寸之上。

「他們兩個人回去了。」

小南嘴角微微翹起,搖了搖頭,她知道現在已經完全落入到她個人的節奏裡面,只要繼續引導波風水門就可以了。

「我們三個人之間發生了一些小小的意見分歧。」

「我覺得……」

「嗯……」

「剛剛你們在讀取記憶的時候應該已經看到了吧!」

「我就不多說了。」

「準確一點說,我們三個應該是分道揚鑣了。」

「他們兩個人應該不會再來木葉村了。」

小南這一次並沒有說自己還想要留下來,而是說那兩個人無法再留下來了,並且說明了他們三個人之間的關係決裂,卻又沒有將這些事情怪罪到波風水門的身上。

只是……

小南的嘴上沒說,但在波風水門卻有這樣一種強烈的自責的感受,似乎曉組織三人組所發生的事情全都是基於他的問題。

因為他沒有讓他們三個人進入到木葉村之中,從而在是否繼續進入木葉村這個話題上產生的爭議,令得他們在那個時刻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選擇,分別踏上了各自的道路,最後導致這三個人之間關係的破裂。

波風水門覺得這跟他還是有很大一部分關係的。

如果當時他讓曉組織的三人組進入到了木葉村裡面,那麼可能就避免了這樣一種問題,若是日後自來也老師問起來,他都不知道要如何去回答,自來也老師的這些疑問。

太難了。

波風水門覺得自己現在的處境實在是太難了。

但是這是他自己選擇的一條艱難的路。

他知道他在走在這條路上的時候,註定了會遇到更多這樣的事情,有許多問題在他面前會出現兩難的選擇。

這種選擇很有可能是讓自己在一些感情上與村子上進行決定。

他未來的內心一定要變得非常堅強,才可以應對各種各樣的場面。

成為火影的路便是一條權力的路,註定是一條不歸路,他現在的性格還偏向於過於溫柔,還是需要在這些權力的漩渦之中進行歷練。

波風水門當下,其實明白這些道理,但是道理終歸還是道理,並沒有完全的讓他可以瞬間發生角色上的改變。

波風水門知道以後他還會遇到很多類似的情況,慢慢他會讓自己的心智變得更加堅定,也讓自己在面對任何場合的時候都不會再出現這種愧疚的心理,在他成為火影之後,村子將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許多問題都是現在他憑藉自己的想象力無法想象出來的,只有真正面對的時候方才知道。

現在只是他成為火影之前的一些小困難而已。

可是這些小困難的抉擇在今天就已經給他出了一個大大的難題,-讓他內心之中的一個卡而無法輕易地邁過去,每當小南說起涉及到自來也老師的問題,他的內心都彷彿被揪住了一樣。

這是一條必經之路。

波風水門內心非常的清晰。

可現在他無法通過自己的理性壓制住內心在得知小南所做所為之後的那一些虧欠的感受,這種感受依舊還縈繞在他的心前。

其實。

讓他更加糾結的是……

他根本不知道現在該要如何處理小南的問題。

對方都已經將話說到了這個份上。

難道真的要讓他離開木葉村嗎?

要將事情做絕到最後嗎?

還是……

有什麼其他的選項?

可以讓小南留在木葉村,但又不會在這段時間裡打擾到他成為火影,有什麼神不知鬼不覺的辦法嗎?

波風水門想到這裡又不禁搖了搖頭,因為他覺得現在他的所作所為都被無數雙眼睛盯著,任何一點點細節都可能會被放大,稍有不慎就可能會導致自己真正的丟掉火影之位,還是要仔細的注意。

想到這裡他便覺得一陣頭大。

他現在特別不喜歡這種,完全無法自己左右自身決定的一種感覺,讓他覺得場面非常被動。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三十九章 水門的糾結

0%
目錄
共87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