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章 截然相反的說法

第七百六十章 截然相反的說法

波風水門在這極短的時間裏做了非常多的思考,現在這個時候,他已經完全認可的青羽剛剛所提出來的那個觀點,畢竟這樣的事情對他來說非常的有效,而且,受到的損害降低到的最低。

其實在他看來,青羽所提醒到他最有效的一點,便是火影之位的問題。

就在那個時候,波風水門還在仔細思考着該要如何去安頓小南,他當時已經將小南當做了自己的師妹,還想着如何向這自來也老師去交代。

就在那個時間節點之上,他已經完全忽視了需要謹慎的一些事情,忘記了火影之位還沒有正式落入到他的手中,這個過程還充滿了極大的兇險。

然而青羽對於他的幫助則是讓他重新將注意力放回到了火影之位上。

這樣波風水門深深的意識到,無論小南是留在木葉村還是離開這裏,亦或者是自來也老師是不是究竟要留在木葉村,在他繼承火影之位的時候會不會趕到這裏,這些事情都無關緊要。

這種感覺就像是他要舉辦一個比較盛大的盛典,類似於像是一場婚禮,而重要的一點是作為婚禮的一員,他需要讓這個婚禮順利圓滿的完成,而並不需要他過度的去關心到場的觀眾究竟有誰,他們什麼時候離開又或者會不會吃的順利,這些並不是他目前應該去考慮的事情。

當然這並不是說這些事情並不重要。

任何一點點的細節都將決定成敗。

只是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尤其是現在情況之下的波風水門,他已經處於一種被三代全套逼迫到幾乎無法喘息的一個境地上,在波風水門的那套理念裏面,已經完全找不到任何一點點翻身的機會,甚至於還沒有找到真正的破局關鍵點。

也就是說在這個時間節點上,他應該擔憂的並不是小南居住在什麼地方也不是小南,是不是真的會離開木葉村又或是久久地居住在木葉分,這些都不是他現在這個階段,應該考慮的事情以後有的是時間去考慮。

而這些問題恰恰也是青羽給波風水門解釋出來的。

當波風水門選擇的青羽的這個理由之後,便會立即清楚得明白,只要將小南的問題大大方方的說清楚,並且由自來也老師的這個身份去拖底。

那麼這個過程里就跟他沒有任何一點點的關係了!

無論小南是被大家所認可,在自來也老師的那個名頭之下劉在木葉村,還是最終被輿論所侵蝕,被驅逐出木葉村,這些事情都不會對於他爭奪火影之位有任何的影響,更是完全不會被成為攻擊他的武器。

只要在這一點上弄清楚之後,那麼波風水門也就沒有什麼畏懼的地方了,他可以非常清楚的意識到,只要按照常理完成這樣的事情,那麼就可以當做這件事情完全沒有發生過,繼續重新將注意力放在如何完成火影繼任大典上。

畢竟在波風水門的心中,火影繼任大典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這涉及到他將成為木葉村四代目火影,一旦這裏出現了任何一點點的意外,都有可能導致他無法完成最終的登頂,從而讓三代重新坐在火影之位上。

自古以來,成王敗寇!

波風水門非常清楚這個道理。

一旦最終他失敗了,那麼將會是慘敗,是那種根本無法翻身的失敗,因為他很清楚以三代對於火影之位的渴望,

既然三代都已經做出了這種看起來引咎辭職的方式,將自己逼到了退無可退的絕境上,再往後一腳,那就是真正的懸崖。

基於這樣的一點,他更加可以確信三代絕對不會再繼續讓步了,那麼在火影繼任大典上,三代所能做出來的事情,必定要打他一個措手不及,而且每一件事情將要拿出來的證據都絕對是完全讓他無法反駁的。

畢竟現在他還沒有看到團藏。

忍者世界的任何一個人都還沒有看到團藏!

波風水門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會有人在這個結果眼上憑空人間蒸發,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尤其是不會發生在團藏的身上。

根據他和青羽是討論的結果,他們懷疑團藏最有可能流着的地方依舊還是在木葉村內部,很有可能被任何一個人隱藏了起來,而那個具有權力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三代。

當然就算是波風水門推測出了這樣的一個結果,並且非常相信這個結果,可能就是真實答案,卻也沒有辦法做出任何一點的舉動。

現在他沒有任何一個理由和能力去選擇搜三代的家,或者讓木葉村的人們去調查三代,畢竟三代雖然引咎辭職準備退出火影之威的,現在依舊還掌握了實質性的權利。

最重要的是……

波風水門非常相信,團藏和大蛇丸就是三代藏起來的,但是他也明白,以三代這樣的智慧絕對不會藏在一個能夠讓人隨便發現的地方,也就是說就算是他去找了,也絕對是會無功而返,完全沒有任何一點點的辦法。

基於這樣的一些理由。

波風水門知道這是一場無意義的博弈,他根本不應該將注意力放在大石玩和團藏,是否被三代藏起來的這件事情上就連藏在哪裏都沒有必要去找,哪怕是偌大的木葉村,也依舊有許多根本無人能夠踏及的死角。

現在這個時間節點之下,他所要想做的事情就是如何避免,火影繼任大典上出現意外,而他所能依靠的人依舊還是旁邊的青羽。

雖然他並不覺得青羽有可能在這種事情上想到多麼精妙的答案,但是基於先前的一些理由,他還是願意給青羽一個期待的,說不定青羽就會還給他一個真正的答案。

正是因為這樣的一些理由。

波風水門在經過青羽的提醒之後明白,他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並不是去那麼多思考那些無意義的感情事件,而是應該將注意力重新放在去爭奪火影之位上,讓自己如何在火影繼任大典這個重要的場合,非常從容的應對,有可能發生的任何一點點差異的事情。

至於小南在木葉村過成什麼樣子,有沒有可能會被木葉村的民眾們所排斥,這些其實跟波風水門已經沒有什麼關係了,至少說跟爭奪火影之位這件事情沒有關係,那麼只要將小南與火影之位撇開關係,小南也就不會在波風水門重點觀察的列表之中。

波風水門已經非常清晰地領會到了青羽的意思明白,其實他並不應該將注意力放在小南的身上,小南那邊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對於他來說都已經是不重要的事情了。

只要小南的問題不是問題,那麼這些裏面所要討論的事情,就全都沒有任何一個意義了。

一時之間。

波風水門就像是想通的一樣。

他忽然之間知道了現在所做的一切其實對於火影之位並沒有什麼影響,小南對於火影之位也沒有什麼影響,那麼其實這件事情最終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呈現,都沒有關係了。

想到這裏,他的內心深處還是非常感謝青羽的,這是經過青羽提醒之後所做出來的抉擇,若是按照他所想的方法,讓小南居住在暗部宿舍裏面,一旦被發現的話,那就是會影響到他成為火影的這個重要決策之中的不安因素。

當小南再暗部宿舍裏面被發現,那麼必定會有人詢問如何出現在那裏的,屆時波風水門就無法避開這樣的一個被指責的可能性。

到了那個時候,小南就是一把刺向波風水,門的利劍讓波風水門在沒有成為火影之前,就先蒙受起包庇其他國家叛忍的這個罪名。

正是因為這樣的罪名,反而讓他繼承火影之位的事情有了更大更難的一個可能性。

當然。

青羽這麼做也並不僅僅是為了洗白自己,告訴波風水門,他並不想要在木葉村之中承擔更多的責任,當然也有是在被波風水門。

根據他所理解到的情況,現在三代並沒有任何那一點點的想法,畢竟他已經研究辭職,而且大蛇丸和團藏所說的內容全都是真的,目前他還沒有辦法去,將自己從這些事情里脫逃出來。

但是事情發展到現在,畢竟大蛇丸和團藏都已經不見了,尤其是輿論旋風發展到現在,大家已經有很多人都在想三代是不是被冤枉的,這很有可能會給三代,那已經半死不活的內心提供出一點點重燃的能量。

這段時間裏,青羽也沒有去見過三代土影沒有使用其他身份就見過三代,所以他並不清楚三代究竟是什麼樣的一種狀態,這也給未來的火影繼任大典增加了一絲絲的不確定性。

青羽知道現在三代並沒有辦法通過大市外和團藏這樣的事情去抨擊波風水門,因為事情並不像波風水門所料想的那樣,因為團藏和大蛇丸並不是三代的人,而是他使用影分身化身出來的。

關於木葉村大蛇丸和團藏爆料的這種事情,也並不是三代所指使的,而是他做出來的。

正是因為這樣的一種事情。

青羽明白這些事情裏面的所有內幕,在他知曉了這些內幕之後,便知道如何去應對這些,也就明白該要怎麼樣去引導波風水門的思想。

雖然波風水門現在處於一種相對來說非常擔憂的狀態下,但是他明白這種狀態並不會為波風水門帶來什麼正向的引導,也不會給他帶來什麼過度的危害,畢竟三代已經選擇引咎辭職,而且這些事情並不是三代所做的,那擺在波風水門面前的圈套,其實完全都是波風水門自己臆想出來的,只要隨着時間發展,到達火影精神大點的那一天,那麼波風水門,就可以順利的成為木葉村的四代目火影。

波風水門現在對於三代有着強烈的誤解,最最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他再回到木葉村的路上,先後遭遇了忍刀七人眾和根部忍者,這兩批人的所有目標都指向於團藏,可團藏的身後站着的確實三代。

所以波風水門非常清楚,在他回到木葉村所遭遇到的襲擊之中,三代完全難辭其咎,根本不可能脫得開關係,跟三代有着非常嚴重的相關性。

恰恰正是因為如此波風水門將三代已經視為了火影位置路上的敵人,正是因為這樣的一種情況,波風水門在做事情的時候,都將三代考慮了進去。

青羽知道三代沒有問題,但青羽並沒有完全的將三代放在一邊,他同時也在注意了這一點,畢竟三代對於火影之位的渴望是他以前從來沒有見過的任何一個火影,都沒有像三代這樣貪戀過權貴。

青羽看過火影忍者動漫,從第一篇開始的時候,三代就已經是火影,而且有一條冷知識就是三代是唯一一個卸任火影之後又重新坐上火影的人,更是在火影之位上所坐時間最長的一個人。

有了這樣的一些前車之鑒,青羽明白三代會為了火影之位不擇手段,現在在經過短暫的衝動研究辭職之後,可能這段時間三代也都跟着冷靜了下來,而冷靜下來的三代,勢必會想一些辦法去為自己的火影之位再做一些爭取。

那麼到時候如果小南再暗部宿舍的事情被人揭發出來,或者小南藏在任何一個地方被三代所發現的話,那反而就會變成一個攻擊波風水門的力氣。

包庇其他村子的叛忍!

這絕對不是一件小事情!

若是三代發現這個事情,非常有可能通過這樣的事情對波風水門進行抨擊,畢竟三代對於火影之位的那種渴望,任何人都不應該去低估。

有了這樣的事情之後,問題反而就會變得嚴重的事多,在波風水門的眼中可能會覺得小南這個叛忍的事件雖然嚴重,但是完全不制於到三代會打亂計劃的程度,但是部分是們並不知道的是三代,其實根本什麼計劃都沒有,大蛇丸和團藏完全跟三代沒有任何一點點的關係,那這就等於人正在困的時候給他遞了一個枕頭,三代正需要一個理由去針對波風水門,而小南的出現就是給了他這樣一個理由。

正是因為這樣的情況,青羽非常的清楚,絕對不可以讓小南藏起來,因為這樣並不是真正非常妥善的選擇,即使他覺得他有可能將這個問題掩蓋過去,但凡事都有一個,萬一他也不想賭,如果波風水門在繼任火影的時候出現了什麼問題,那麼她將對於木葉村失望透頂,同時也會暗暗的自責,覺得是自己沒有做到位,將這個機會白白的流失掉了。

現在這個時間節點之下。

青羽絕對也不能允許任何意外的事情發生。

其實在火影之位的這個問題上,青羽和微風水門是達成了一個高度的一致,這兩個人都希望波風水門可以成為火影,並且不想讓在這段時間裏安生枝節,兩個人的內心都處於一種很嚴肅謹慎的狀態之下。

只不過相比之下,青羽所掌握的情況更多一點,他的內心壓力更小一些,因為在他的掌控之下,這個局面就算有所波動,但是波動也絕不會太大,任何一點點可能出現的意外,他也都會將之扼殺在搖籃之中。

但是反觀波風水門則是沒有青羽這樣的豁達,因為他本身就是個當局者,對於情況看得並不是很清晰,尤其是他還沒有掌握更多的情報,完全並不知道未來的發展會像是一個什麼樣的走向之中進行着,更是不清楚這裏面究竟會涉及到多少人,最重要的是他還沒有特別的將整個事情捋清楚,並不知道三代已經是真正的沒有什麼勢力了,完全不會對於他在繼承火影上有什麼舉措上的波及。

波風水門在聽到了青羽的話之後,已經意識到青羽所做出來的選擇對於他來說非常的重要,那麼就應該要讓小南居住在一樂拉麵之中,這就必須要去得到手打的同意,所以他立即向著手打看過去,臉上流露出溫暖的笑容,他與手打也是老相識了,所以在有一些話上面他並不需要太過於在意。

「一樂大哥。」

波風水門還是非常喜歡,將手打大哥稱之為一樂大哥,那就相當於將一樂拉麵的面的名字頂在了頭銜之上。

這一點手打其實心裏還是比較滿意的,因為他的人生之中,他覺得最滿意的地方就是他所製作出來的一樂拉麵,這個給木葉村的許許多多的忍者帶來了幸福感的快樂,以至於讓他的內心之中有了極大的滿足感。

隨着波風水門的話,手打的視線從青羽的身上立即落到了波風水門的身上,他的眼眸之中還是閃爍著一絲絲的無奈,因為他很清楚波風水門現在要作為一個說客,像他繼續說後續的話了。

這一點實在是表達得太過明顯的,因為青羽剛剛說過,前面的話現在他就又來了。

手打對於青羽並沒有什麼意見,對於波風水門更是什麼問題都沒有,以至於他們兩個人所說的這個建議,他也僅僅只是覺得吃瓜吃到自己的身上,一時之間有些難以接受,但又並不是完全不可以接受的這個觀點。

畢竟不管怎麼說店裏面多一個人來幫忙,而且不需要給開什麼工資,僅僅只是吃一碗面的話,這完全對於他來說是很佔便宜的事情了,只是他並不清楚,這件事情最終會不會給一樂拉麵帶來什麼危害?

就在手打疑惑這些問題的時候,波風水門的聲音響起了,將他的視線重新引領的過來,像是在為他解惑一樣,正在訴說着這些耐人尋味的話題。

「這件事情對於一樂拉麵,可能會許會有一點點的影響……」

波風水門開門見山的直接說出了這個問題的,關鍵也是手打最為在意的問題,當然他並沒有任何一點點的遮掩,因為他覺得對於手打來說根本不必要有坐着么複雜的事情,只要他想就可以了,他完全可以向手打敞開天窗說亮話,兩個人將所有的問題都擺在枱面上,畢竟他們之間的關係非常的要好,完全沒有必要要去藏着掖着說,而且他明白,還要將小南放在手打的一樂大面之中,那自然而然沒有必要相手打,進行任何程度的隱藏,這些隱藏都是對於手打的一個不尊重。

「小南是雨之國叛忍這些身份,想必剛才你已經聽到了,而我們要將她安頓在你的一樂拉麵之中,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會公佈她的身份,所以在第一時間裏,可能會對你的麵館造成一定程度的衝擊,引起一些輿論,這可能是對你不利的地方。」

波風水門非常實誠的向著手打,解釋起來,他在說這些話的時候,臉上還抱有一絲絲的歉意,畢竟在他看來這件事情還是比較麻煩手打的,尤其是當他說出會對手打的店面,造成一些人流的影響引起一些輿論之後,他的內心之中虧欠的感覺變得更加強烈了。

波風水門本來就是一個非常重感情的人,冷血只是他用來爭奪火影之為隱藏自己的一個外表。

這種外表根本沒有辦法長時間覆蓋在自己的身上,畢竟如果這樣的做的話,實在是太累了,所以在很多時候他已經放下了偽裝,直接說自己想要說的話。

這也是波風水門,一個正常的反應。

尤其是波風水門遇到比較熟悉的人也就是像手打大哥這樣,他們之間非常的親近,自然而然也就沒有什麼其他的問題,所以他們在聊起這些事情的時候,更是可以將偽裝完全的卸下來。

卸下防備的波風水門是非常感性的,尤其在與手打大哥的聊天討論之中,更是直接以感情起手,覺得做出這樣的事情會影響到手打大哥的一個生意,因此而在表述上流露出強烈的歉意。

「……」

青羽在聽到波風水門的話之後,頓時一陣無語,他沒有想到波風水門居然會這樣表述出自己的意思,直接給他看傻眼了。

根本不需要這麼做啊。

果然還是性情中人啊。

這句話剛剛一開口,就直接將自己擺在了一個非常感性的角度之上,剛剛上來就直接向著手打大哥提出了原諒,將事情奠定到了一個非常低的基調之上。

青羽完全沒有想到時間會被波風水門僅僅是在一開口的第一句話就帶入到了這樣一個感覺之上。

「咳咳咳……」

霎時間。

青羽立即清了清嗓子,打斷了波風水門的話,將注意力重新拉在他的身上。

「手打大哥,你聽我說事情並不是這個樣子的,水門最近想的東西有點多,腦子變混沌了,所以他的話並不可以完全的去聽!」

青羽幾乎毫不客氣地否決掉了波風水門的話,在他說出這些話之後,波風水門頓時瞪大了眼睛,整個人都愣住了,他沒有想到自己剛才說的話有什麼問題,現在想想都覺得依舊還是這個樣子。

難道有什麼問題嗎?

波風水門並沒有說出來,而是在腦子裏仔細的回憶起來,因為他覺得青羽現在的表情和語氣以及他完全毫不客氣的點出說自己腦子變混沌了,那就等同於說是自己,在考慮這些問題的時候有所偏頗。

如此說來,這裏可能還有什麼其他的問題,這是他並不能現在就立即得到答案的,但是卻並不妨礙他仔細的思考,這裏面究竟出了什麼樣的問題?

一時之間。

波風水門看向青羽的眼神再次發生變化,因為在一開始的時候,他發現他們兩個人所思考問題的時候,兩個人考慮的點都是非常相似的,然後在他們思考問題的時候,會有一些相互之間的補充。

這些相互之間的補充可以讓他們在同一個問題的角度上將事情看得更加全面,有了這樣一個全面的狀態之後,便能分析出事情真正的利弊,從而對於這些事情有更好的掌控。

這是非常重要的點。

可是正是因為這樣的點,現在他們在討論事情的時候已經產生了劇烈的分歧,這些分歧讓波風水門覺得有些措手不及,甚至於認為自己的思維上好像是出現了什麼問題。

這是他完全沒有想到過的事情。

非常的意外!

可是……

現在的波風水門非常的理智。

他知道自己這段時間以來腦子想的東西有點多。

覺得青羽說的並不完全是一個搪塞自己,或者說賭注手打撕去的借口,更像是在說一個真正發生的事情,他確確實實是在最近這段時間裏,沒有辦法太過於清晰的思考,導致很多問題在出現之後有了劇烈的變化,更是沒有辦法太過於清楚的看清當下的一個局勢的變化。

正是因為他發現了這樣的問題,所以他立即選擇了閉嘴,抱着一個小問號緊緊地將視線落在青羽的身上,想要看清雨怎麼去解釋這樣的事情,因為在他的內心裏面,就是覺得將小南放在一樂拉麵之中,是會給一樂拉麵添麻煩的。

畢竟這件事情從一開始就要說出來,不像是他先前思維之中的隱藏起來,那麼當他說出來之後就會讓小南的身份曝光,也就會讓人們明白一樂拉麵是包庇了這個雨之國叛忍的場所。

這種說辭正是他擔心刺向自己的利劍,只是他把這件利箭轉移到了自來也老師的身上,同時又將場所分配到了手打大哥的一樂拉麵之中,儘管這種辦法將自己摘得乾乾淨淨,但是他又覺得這讓他心裏非常的愧疚,認為對不起上面的這兩個人。

基於這樣的事情考慮,他在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心裏有了更多的想法,他本能的想要向著手打大哥做出一些解釋,希望能夠在事情之前就做出這樣的決定,這相當於是把醜話說在了前面,畢竟有求於人,一定要將後果先表明出來。

這是波風水門一貫求人做事的風格,他希望可以先將問題提前說出來,只要他把這個問題說出來之後,那麼後續一旦發生了這些事情,他事先也跟當事人交代過,對方也都是同意了,這樣並不會放棄什麼忌諱和說法。

否則一旦沒有提前交代明白的話,後來再出現什麼問題就沒有辦法解決了。

那個時候就是會顯得非常被動。

波風水門是一個喜歡主動的人,他並不喜歡被動,不喜歡事情找到他頭上的時候焦頭爛額,完全沒有辦法應對,所以他想要在事情之前做好準備,也就是說在做這個事情之前,他就要向手打說出這個事情可能會帶來的影響,屆時哪怕一樂拉麵出現影響的時候,他也是事先提醒過的,並不會被手打說出什麼來,而且最重要的是這麼做會讓他的內心處於一種相對來說並不那麼虧欠的感覺之上。

如果沒有這麼做的話……

波風水門其實可以預見當手打大哥的一樂拉麵出現了什麼影響,而這個影響是因為包庇雨之國叛忍小南所帶來的。

那麼在他的心中將會感覺到非常難以形容的難過!

所以波風水門並不想讓這件事情給手打大哥帶來太大的影響,但是當下卻又是唯一的解決辦法,沒有其他的更好的選項,青羽也說出了這事對於手打大哥的一個尊重,這在他本能地領會之下,就是想要為手打大哥解釋一下。

難道有什麼問題嗎?

波風水門一直在反覆的思考着這裏出現了什麼樣的事情,可是無論如何都想不通,若是再給他一遍,他依舊還是這樣的一個方式,並且在經過重複的思考之後,依舊還沒有得到其他的答案。

隨即。

波風水門將視線落在了青羽的身上。

還是想要聽聽青羽最後會怎麼說。

畢竟這個選項是青羽提出來的,而且無論是在說服他還是在說服小壇上,都給出了非常完善的理由,到了現在手打大哥這裏,青羽還沒有來得及說旅遊就被自己所搶線了,而從青羽的表現上來看,似乎自己搶先所說出來的這些話並沒有完全滿足青羽的意思,那麼就可以看得出來,這裏是還有其他問題的。

想到這裏。

波風水門開始重新將自己的思緒調轉起來。

讓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青羽的話上,他想要仔細聽聽青羽是怎麼作出決定的,也更想知道這樣的決定會對後續造成什麼樣的影響,現在他其實還是挺佩服青羽的這種思維方式。

不得不說,先前他以為青羽和他的思維方式相同,那麼它們在討論一個問題的時候,青羽往往會對他作出的決定進行認同或者說補充說明。

這樣的情況讓他對於自身的領悟非常的清晰,現在就什麼都不要說的,只要等著青羽的答案就可以了。

不用什麼相信青羽的答案不會讓他失望了,因為一直以來青羽都沒有讓他失望過。

尤其是最近一段時間,他的內心處於一種非常擔憂的狀態,而在這個時候青羽敏銳的靈感,不斷的幫他出謀劃策,幾乎沒有任何一個事情是讓他覺得不滿意的地方。

所以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當波風水門的意見和青羽出現相悖的時候。

波風水門更願意去聆聽青羽的意見。

這是他們這段時間所形成的一個默契。

一時之間。

不僅是波風水門就連小南和手打也都一起向志青羽看得過去,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有着非常大的好奇之色。

小南也是很驚訝,因為她發現這並不是青羽第一次用這樣的態度和波風水門說話了,這可以從側面的看出來,這兩個人的關係很好,但是也能看得出來,青羽對於自己的決定是非常的自信。

對於這樣的一種形式,她的心裏也非常的好奇,最終青羽將會說出什麼樣的說辭?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青羽的聲音緩緩響起,再次清晰的傳入到每個人的耳中。

「手打大哥。」

青羽立即說出了自己對於手打的稱呼,並且雙眼盯在手打的身上,彷彿整個世界裏就只剩下手打一個人。

當下的這個時間節點上,青羽想要將事情變得更加完美,而且他也準備好了很多的說辭。

他發現波風水門的這個性格確實是有一些問題,而這個問題並不是壞的問題,而是好的問題。

波風水門是一個好人。

真正的好人。

僅僅是從他根手打大哥說話的反應上來看,就可以看得出來,這個人在問題的時候,第一時間是為其他人考慮的,並且非常的溫柔。

這種事情青羽並不是剛剛才知道,而是從第一眼見到波風水門的那一刻,再見面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了波風水門身上所傳遞出來的溫暖,一直以來波風水門也都是在用這樣的方式跟人進行着交流。

波風水門這個人就像是太陽一樣照耀着身邊的人,將身上的光不斷的散發出去溫暖著其他人的內心。

這是一個非常善良好的人。

青羽知道波風水門的問題,並不是他是壞人,而是因為他是好人,就是因為他的性格太好了,為人太過於溫柔了,所以在許多事情上他並不能下起太狠的心,而且在本能的反應上也是在為其他人去考慮的。

就比如現在這個時候,他說起將小南放在一樂拉麵的這種事情上,剛剛確實有暗示,讓水門說幾句話,但僅僅只是讓水門站在自己這一邊,告訴手打大哥,要將小南放在一樂拉麵之中就可以了。

這是一種非常簡單的方法。

而是非常有效。

但是青羽並沒有想到,波風水門會說出一些有歉意的話。

這根本不是做出事情的辦法。

青羽並不想這麼做……

「事情是這樣的。」

「小南如果居住在手打大哥你的一樂拉麵之中,那麼將會給一樂拉麵帶來巨大的生意效益。」

「這時其他人完全無法比擬的現象!」

青羽立即開口說道,他說出來的每一個字都直接地震撼到了波風水門的內心不僅是波風水門就連小南和手打也都完全看傻眼了,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是什麼情況?

剛剛波風水門還說可能會連累到一樂拉麵。

怎麼現在就直接變成另外一個樣子?

這幾乎是和不同水門所說的完全相反,根本沒有任何一點點一樣的甚至說簡直就是站在了兩個對立面。

這樣的話讓波風水門也都非常的尷尬。

現場一度跟着尷尬起來。

因為他們知道這兩個人給出了完全不同的判斷,那麼說明有一個人的判斷將是徹頭徹尾的錯誤。

這樣的現象讓現場的每個人都為之震撼。

不對勁啊!

小南怔怔的看着青羽,她覺得青羽是非常有情商的人,可是現在這個時候,青羽說出來的話,根本沒有任何的情商,因為這已經讓波風水門感覺到非常的難堪了!

這根本就是一個雙輸的局面!

小南的心一直在判斷著這裏的局勢,她發現青羽已經將自己逼入到了一個絕境之中,因為,就算是青羽說的話是正確的,那麼即使是贏了,也並不算贏。

因為青羽贏了,將會代表着波風水門輸了!

這並不是說波風水門輸不起。

而是說在這種兩個人的意見完全相反的局面之下,會讓另一個人無比的尷尬。

這樣根本難以圓過來……

但若是青羽所說的沒有道理,則是會變成為了杠而說出這些與波風水門截然相反的話。

到了那個時候說的更慘!

一時之間。

小南一雙紫色的美眸緊緊的盯着青羽,她發現已經有些看不懂這個少年了,先前還覺得這個人非常的智慧,可是現在卻立即讓自己利於到一種極為危險的境地上。

奇怪!

小南在心裏默默的嘀咕了一句,她非常好奇青羽後面會做出什麼樣的一種應對,又將會說出一種什麼樣的話,該要如何說服現場的幾個人……

這樣一個個小問號環繞在小南的頭頂上,讓她的心裏充滿了疑惑和不解。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六十章 截然相反的說法

0%
目錄
共87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