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四章 青羽智計安天下

第七百八十四章 青羽智計安天下

波風水門目光灼灼的盯著青羽,他非常清楚,青羽將它演到這裡,就是要跟他單獨的聊一些涉及到未來的事情。

這讓他的心裡非常的期待。

畢竟他們上午剛剛聊過了,關於三代的那些事情。

在波風水門看來之前在暗部裡面的聊天,其實已經聊得非常透徹了,但是現在這個時間節點上,青羽又將這些畫拿了出來,那麼說明在經過了小南和一樂拉麵的事件之後,青羽似乎有了更加一層的進展。

也就是說……

在涉及到三代的這個事件裡面,再經過剛剛的情況之後,青羽應該想到了一些非常有趣的點子,而是這些點子,很有可能在最近的這段時間裡,取得一個非常大的突破。

波風水門不得不期待,因為剛剛經歷過小南的事件以後,他已經非常清楚了青羽究竟有多麼強大的能量。

那種思維能力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

波風水門覺得青羽的才華不應該在這裡被埋沒了,但是他又非常清楚青羽究竟想要的是什麼,所以一直以來只能維持著現在的狀況。

但是並不等於他不認和青羽的才華。

恰恰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所以在做出這些舉措的時候,他一直是陷落在青羽的身上,他明白以青羽這種鬼才的能力,一旦現在這個時候過來找到自己,那就說明肯定已經想到了什麼特別的辦法。

波風水門也並不是傻子,他在來的這條路上的時候,雖然一直跟在青羽的身後,但是他卻並沒有閑著,腦子裡一直在快速的思考著。

現場的這些木葉村的忍者們,投向他那些崇拜的眸光,並沒有讓他的思維變得阻塞,反而讓他更加清醒的明白自己一定要成為木葉村的火影,否則不僅不會滿足這些人的期待,還會讓這些人的想法落空,最後可能會化為強烈的失望。

波風水門是一個非常溫柔的人,他知道他現在這樣的做法是為了讓木葉村能夠取得更好的成績,但是卻並不想要讓自己的個人利益凌駕於木葉村之上,但是當他發現現場的這些人們對於他頭像期待的目光之後,他的心裡就更加清楚了,木葉村的人們都在注視著他。

現在成為火影已經並不是他自己一個人的事情了,而是整個村子忍者們共同的願望,這樣的話他就必須要讓自己變得非常努力,讓自己可以能夠成為火影,並不能夠讓大家失望,

否則一旦在這段時間裡出了問題,他就不是自己不能做火影的事情,而是整個木葉村的罪人。

波風水門非常清楚這樣的事情,所以現在他對於青羽即將說出來的觀點,更加的認真對待了。

他知道現在這個情況下,青羽所叫他出來能夠說出來的東西必定和先前是不同的。

現在這個時候。

青羽說的一定是之前沒有想到的那些事情。也恰恰是因為這樣一點讓波風水門的內心直接將期待感拉滿了。

波風水門在面對三代的時候,尤其是想到後續可能會出現的這個問題,幾乎毫無招架之力,憑藉他自己的本事,根本想不通該要如何去應對。

波風水門自認為不行,但是他對情侶卻是充滿的信心,畢竟在他看來,青羽是一個腦子裡無時不刻不從事的各種各樣神奇觀點的鬼才。

尤其是現在這個節骨眼上青羽將波風水門叫出來單獨談話,很明顯就是即將說話的內容,不希望被手打以及小南聽到。

波風水門倒是很清楚,手打知道的倒是沒有什麼問題,只是小南在一旁,現在這個時間上小南還是要防一防的,畢竟他們僅僅只是通過的那個守門忍者的記憶片段,小南沒有什麼問題,卻並沒有真正的完全證明小南一點事情都沒有。

對於這樣的一臉波風水門對於青羽來說還是很贊同的,他覺得青羽在這方面上非常的謹慎,確實是值得誇讚的。

有了這樣的事情之後。

波風水門的內心之中,對於青羽即將說的話更加的期待了。

「快說說!」

波風水門迫不及待的再次催促得起來,他知道就算他不催促,青羽也會將後面的話說出來,他們來到這裡就是為了談話的,可是他還是忍不住想要讓青羽快一點說,因為他內心之中的焦慮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限。

「好。」

青羽點的點頭,到了現在這個時間節點上,他也沒有什麼該隱瞞的了,因為現在到了這個地方的時候,他對於波風水門的護佑,應該已經達到了一個能夠達到的最極限的程度,不能再繼續去忽悠了,否則那樣的話物極必反波風水門可能就會發現裡面的問題,但是如果是淺顯一點的話,就可能會讓波風水門覺得自己並不那麼上心。

青羽原本想要再過兩天去找波風水門,稍微讓這件事情蔓延一下,讓波風水門內心之中更多的產生了一些焦慮的想法,畢竟他很清楚目前這個他營造出來的局面,如果說除了他以外,幾乎沒有人能夠破解。

因為這一場局本身就是假的!

如果是真正的局,那麼誰都有可能會誤打誤撞的產生一些破局的想法,最終將這個局面扭轉過來,但是本身就是假的局面,這根本就不涉及到扭轉的事情,因為不存在,所以根本沒有辦法去破解。

這裡的人根本不可能破解一個完全不存在的局面!

就連三代也都不知道,這裡面究竟要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但是三代卻已經著著實實的背上了這一口大黑鍋。

因而事情發展到了現在這個局面就算是波風水門去找到三代,想要跟後者開誠布公的去談一談三代,都不知道該要說什麼會本能地擺出一副很奇怪的樣子,可是這種奇怪的樣子落入到波風水門的眼中,則是會變成三代對於這件事情的掩飾。

本身產生了這樣的一個事情之後,那麼兩個人之間就完全沒有辦法再開誠布公的去聊天了。

這件事情通過調節是不可能實現的。

唯一能夠做成的便是通過彼此之間抗爭的手段了。

經過青羽與波風水門的聊天之後,波風水門對於三代要算計自己的事情深信不疑。

無論三代最終怎麼解釋,他都會覺得三代是在掩飾,只是為了讓他降低抵抗能力,讓他麻痹大意,所以在繼任大典的時候,方才有可能會出現將自己掀翻的那種可能性。

現在這個時候波風水門會相信任何人的話,但絕對不會相信三代的話,現在他已經將三袋當做是自己這段時間以來最大的敵人。

與之相應的三代根本不知道這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無論波風水門怎麼去詢問他,他也完全都不知道,更不知道大蛇丸和團藏在什麼位置,這些話題都是他們之間沒有辦法去聊的,可是在那個時候三代所說的,不知道將會被當做完完全全的演示,因為在波風水門的眼中,他認為三代就是一切的始作俑者,不可能不知道這件事情。

正是因為這些事情,青羽知道波風水門與三代之間的矛盾已經處於一種不可調和的程度上,而且無論波風水門去找任何人,幫助他去分析想對策,這也是一個他們無法破解掉的局面,所以他在一開始的時候想要將這件事情稍微推脫兩天,因為在那樣的情況之下,他可以表現出自己經過了充分的思考方式,畢竟如果連續短時間內就找到破局的關鍵,那聽起來簡直是太過於匪夷所思,很有可能會因為自己的一時衝動而帶來非常不必要的麻煩。

但是青羽沒有想到的是曉組織的三人組在這個時候來到了木葉村,他們並不是更早一點,原本他安排的那個時間到來,所以誤打誤撞地趕到了波風水門,最為謹慎的那個時間節點上,所以也沒有能夠順利的進入到木葉村中,但是讓他更沒有想到的是小南居然還是硬生生的闖入到了一樂拉麵裡面,促成了後面的事情發生。

青羽經過了再安排一樂拉麵的事情之後,他更加清楚的明白了自己後續的問題該要怎麼去做,所以他的心裡也沒有什麼特別覺得不妥的地方,一切都可以順理成章的順勢過來。

所以在給一樂拉麵設置的時候,它不僅完成了將自己想要留在暗部的觀點輸送給波風水門,更是通過將一樂拉麵改革的一個方式,將自己能夠破解三代布局的這個念頭再傳遞出去。

青羽現在看著波風水門那已經迫不及待地詢問的表情,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了一抹邪魅的笑容。

青羽非常清楚現在他已經將波風水門拿捏在手裡了,後者已經在這條線上越走越深,完全按照他所預想的方向進行著,不會再有什麼其他的變化。

可以說魚已經上鉤了,只是他還在遛著魚而已!

「水門!」

青羽緩緩的開口,他的聲音之中透著一種難以形容的堅決,因為他明白到了現在這個份兒上,水門已經能夠完全聽明白他的話,所以他只要擺出一副非常嚴肅的念頭,那麼對方就能明白他所傳遞出來的這種感受。

「事情是這樣的……」

青羽開始解釋起來,因為他要讓波風水門明白,他為什麼要在這麼短暫的時間裡面想到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所以他必須要先將一樂拉麵的事情拿出來,不然很有可能會被波風水門和誤解,越是到了關鍵的時刻越是不能鬆懈,這是青羽在以往現實世界之中就明白的道理。

「剛剛在一樂拉麵的時候,我再考慮給一樂拉麵轉成會員制的時候,腦子裡想了許多的事情,當時有一部分的事情在那裡說得出來,而另一部分的事情並沒有說出來,沒有說出來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在我的腦海之中已經轉化成了另外一件事情。」

青羽的聲音再次響起,在這空曠的火影岩上方,說完以後便隨風飄落,沒有留下任何的迴音,他們兩個人坐在火影岩的,頂端就這麼看著下方的人群宛如螞蟻一般來回移動,但是沒有人注意到他們兩個的存在感受著周圍的微風,這讓他們有著非常輕鬆的感受,絲毫不用擔心自己所談論的話題被任何人聽到。

「什麼事情?」

波風水門迫不及待地詢問起來,因為他從青羽的口中已經感覺到了這裡似乎有一些什麼變化發生了,而這些變化正是因為當時在一樂拉麵裡面去考慮那些看起來並不起眼的事情。

這讓波風水門內心之中也得到了一些收穫,他清楚地明白到,若是以後青羽再去思考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那麼不要輕易去打斷他,因為很有可能後續所說的事情會讓他得到一些啟發。

這些啟發很有可能會幫助到木葉村後續的一些事情上。

其實這裡很多的事情都是相輔相成的。

正是具備了先前的這些問題,所以後續在一些事情的解答上發現有的方略。

波風水門明白這是具備一定因果關係的,所以他緊緊的盯著青羽等待著對方後面的話,但是他也明白了這些事情的原因,並不是青羽忽然想通,而是因為再一樂拉麵之中產生了一些靈感,畢竟在他看來青羽是一個非常鬼才的人,只要是鬼才的人腦子就非常的活絡,很有可能在不經意間迸發出很多的新奇的觀點,這些觀點往往還能解決實質性的問題。

「當時在一樂拉麵的時候,我想到了將小南留在這裡,其中利用的一個原因就是輿論!」

青羽緩緩解釋道。

「當時我便意識到了輿論的重要性,因為我在三代所做的這件事情上找到了一些靈感。」

「三代利用大蛇丸和團藏曝光他們所做的事情,然後再消失的這樣一個行為,將輿論的風向引導到了三代的身上。」

「這樣三代便可以順勢引咎辭職,而這一切三代並沒有解釋,就給後續的反轉留下了一個機會。」

「當木葉村的人們漸漸的熟悉了這些事情之後,便也沒有先前的那麼新鮮了,可是他們也都知道三代一直都欠他們一個解釋,只是這個解釋什麼時候說他們都不知道。」

「也正是因為三代什麼都沒有說,木葉村裡面一直都有一部分人覺得這件事情上是不是有一些蹊蹺和誤會,覺得可能在三代的一些事情上背了一些黑鍋。」

「所以其實大射丸和團藏雖然說說了很多東西,但他們卻沒有拿出任何一點點有實質性的證據,沒有證據,這就證明了三代隨時都有可能翻身。」

「待到你即將繼任火影的時候,三代便可以站出來,然後說起一些能夠引發事情反轉的話題,將這些輿論所造成的殺傷力全都引導到你的身上。」

「因為先前的事情積累了木葉村人們許多的怨恨,而這些怨恨並不是那麼輕易就可以消除掉的。」

「尤其是在三代僅僅只是研究辭職,但是卻並沒有承認自己罪責的時候,他們就像是內心之中憋了很多的怨氣,但是無處宣洩,所以他們需要找到一個宣洩口,可當你成為火友的那一刻,若三代說一切都是你指使的,那麼你就成了這些先前積攢怨氣的一個宣洩口了。」

「這就是三代所做的一個做法。」

「我在三代的這個做法里得到了許多的靈感,所以我想到了讓小南以同樣的方式留在一樂拉麵之中。」

「我們可以先造勢,讓小南屬於一個受害者的階段,就像是現在的三代一樣受著大蛇丸和團藏所說出來的那些情報,不斷的被攻擊了。」

「緊接著便是將小南的另外一種身份曝光,讓大家知道所有人都誤會了他,然後順勢就可以將小南洗白的正如三代要將自己洗白一樣。」

「這也是為什麼我在思考小南這件事情的時候,突然想到了這樣一個辦法,那是因為我看到了三代的做法,所以我從中得到了一些啟發,也更明白的這些事情的一個關鍵。」

青羽一句接著一句的說道,他之所以要在現在這個時候將事情解釋清楚其中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也發現了,他在處理一樂拉麵和小南事件的時候,所使用的做法和先前使用大蛇丸和團藏的做法如出一轍。

這樣的做法在現實世界之中是非常常見的,也就是說所謂的套路他可以用他也可以用,但是在忍者世界之中,這裡的人在現實的套路面前就像是一個個小白一樣,從來都沒有見過,所以在看到類似的事情之後,就必定會產生一種這是似曾相識的感覺,覺得他們出自同一個人的手筆,因為這畢竟走的是同樣的套路。

青羽也是在提出了一樂拉麵的構想之後,忽然意識到這樣一個嚴重的問題,因為他知道波風水門並不是傻子,現在這個時間節點上或許就已經察覺到了一些端倪,若是不能及時解釋待到時間漸漸的推移,事情不斷的發展出去,等到後續他發現這兩件事情的做法非常的一致,或者說在經過了一些改變之後,你就能夠依稀看到其中的一些影子,那麼他的心上就會蹦出一些懷疑。

青羽並不想讓自己被波風水門鎖懷疑到,因為這會涉及到非常嚴重的事情,他還想要過著自己比較安逸的生活,那就絕對要和波風水門站在同樣的一條陣線上。

況且他也很清楚,若是現在波風水門沒有發現什麼問題,可是事情結束之後,依舊還是有可能回想起來發現問題。

青羽非常明白這種事情的重要性,所以他立即先下手,為強在波風水門說出,發現這兩種事情如出一轍之前,自己先將這兩個事情的原委坦白出來。

青羽將她說安排,小南的這個事情是在三代所做的那個事情的基礎之上脫穎而出的,認為這是在使用了三代的那個模板,所以他們兩個人的做法相似,也就有了一個非常合理的解釋。

「原來如此!」

波風水門立即恍然大悟,他根本沒有懷疑青羽的說辭,而是認同的青羽的說辭,因為他確確實實在這兩個事件上看到了一些相似之處,但是就連他自己也說不出這相思之處在什麼地方,只是感覺非常像,可是當青羽說出自己的決定是因為看透了三代的決定而模仿的話,那麼一切都完全可以說得通了。

正是因為這樣一點,現在波風水門並沒有懷疑青羽,而是覺得一切都將它邏輯上的那些問題和問號鋪平了。

與此同時。

波風水門的內心之中變得更加期待了。

這種期待感在經過的青羽接連的話語之後,達到了另外一個極限的程度。

畢竟從某種意義上來說。

波風水門現在並不知道該如何去破解三代的這個接連反轉的陷阱,但是如果青羽已經看破了這個陷阱,並且可以使用這樣的套路之後,那麼是不是青羽有可能在這個問題上找到一個能夠妥善解決的方案?

波風水門覺得非常有可能!

恰恰因為如此。

他的內心之中更加的期待了。

「小南的事情是因為我在她身上忽然想到了,能夠通過她來做一個涉及到三代的實驗。」

「現在三代通過使用大蛇丸和團藏的方式,讓這個木葉村之中的輿論向著他的身上涌涌而去。」

「但是三代能夠做的還是比較少,這樣的一個套路顯得很低級。」

「所以我完全可以在他的基礎上進行一定程度的提升,並且將這個危機掩蓋過去。」

「就比如說……」

「當我通過一些造勢,讓這件事情的轟動程度達到了,涉及到三代那些黑料的一個層級上,那麼三代即將反轉的這個勢能就將被我卸下一些。」

「當下我們僅僅能夠確定的是三代,在這件事情上做了一個非常正確的選擇,但是他卻並不能夠在這件事情完全平息之前,去將事情反轉,也就是說小南的事情對於我們來說是有一個戰略意義,可以將三代要做的事情無限期的向後延長。」

「不過從理論上講,三代卻並不可以無限期延長,因為他最後的時間就是在於你進行火影交接的時刻。」

「而我們這個事情可以確保的是三代不會提前去執行他的這些可能性,那麼便可以讓整個事件都發生一些變化,將時間在一定程度上進行框定。」

「畢竟我們只是知道三代最遲會在火影儀式上去動手,但是並不能夠確定三代會不會提前動手,因為我發現三代如果想要提前動手,這也是具備一定可能性的,只要能夠將這些輿論上的髒水潑在你的身上,那麼火影吉人大典似乎也都可以不用再進行了。」

「所以我要用小南的事情將三代的能夠出手的時機鎖定住。」

青羽一句接著一句的說道,他用自己的話將一些概念傳遞給波風水門,因為他覺得只要這樣的話,就可以讓波風水門輕易的進入到自己沉靜的狀態之中。

如果沒有任何的解釋,波風水門在自己思考是怎麼對待三代的時候,必定會去想三代所做的事情,再聯想到剛剛他所詢問的青羽關於一樂拉麵的事情,很輕鬆就會發現這兩件事情如出一轍,就像是出自於同一個人的手臂,到了那個時候他的內心可能就會產生那麼一絲絲的懷疑,青羽並不想被波風水門懷疑到。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道理,青羽覺得在說後面的話之前,有必要先將自己在小南身上所做出來的決策與三代那做出來的決策分析開來,讓這兩件事情變成完全不同的事情,那麼他所能夠想到的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說自己對於小南身上所做的這個決定是模仿了三代的決定。

這樣的話一出幾乎成為了一個完美無缺的理由,讓青羽在這件事情上更處於一種非常優勢的位置,並且能夠讓波風水門完全相信自己所說的話。

青羽很清楚,一旦要讓波風水門覺得自己與三代所做的事情可能有關的話,那麼自己就會被產生懷疑,那一旦這種懷疑出現,想要在微信任就會非常非常的難,他不能失去波風水門的信任,這涉及到他未來幸福的生活。

「你的意思是……」

波風水門在聽完青羽的解釋之後已經明白了,青羽是在模仿著三代做事,所以這兩件事情做起來看似有一些相似,但是他卻還沒有得到一個準確的答覆,也就是說這麼做,最終取得了一個什麼樣的成果。

當下他僅僅能夠知道的就是這麼做能夠帶來的效益是,將三代可能動手的時間向後框定,並不會提前在火影繼任大典儀式之前舉行。

但是波風水門覺得這不過就是這些事情的一個添頭罷了。

絕對沒有辦法按照像在他所想象的那樣進行的。

波風水門覺得就算是沒有小南的事情,青羽什麼都沒有做,那麼三代也不會提前做出這些事情來。

波風水門很清楚,三代現在正在醞釀的這些輿論的風暴,希望能夠將這些風暴席捲在他的身上,所以最適合的時機也就是在萬眾矚目的那個時刻,類似於大蛇丸和團藏所產生出來的是這種陣仗。

若是提前將事情反轉曝光出來的話,不僅會給自己留下一個重新解釋的機會,有可能完成一個二次反轉,更是不利於達到一個將輿論引暴的宣傳效果,所以基於這些原因波風水門覺得無論有沒有小南的事情,三代都不會提前出手,所以小南這件事情的戰略意義應該並不是在時間上。

恰恰是因為如此波風水門並沒有太過於在意青羽現在所給出來的說辭,而是繼續向著青羽看去等待著後面的話。

青羽在說話之間一直在盯著波風水門的臉,他發現後者的表情並沒有太過變化,便知道剛才的這些話並沒有特別打動後者的心,也明白波風水門現在已經開始知道這裡面的局勢是什麼樣子,已經不像以前那樣特別的容易被忽悠到越來越難以去駕馭了。

當然,青羽並沒有打算駕馭波風水門,也沒有要讓波風水門當一個傀儡火影的意思。

現在青羽只是想要繼續穩住局勢!

「這件事情給我最大的啟發就是輿論旋風,最害怕的就是輿論旋風!」

青羽當即說出了一句讓波風水門完全沒有聽懂的話,他覺得自己聽到的東西雲里霧裡就像是天書一樣,感覺好像青羽說的一句廢話,他好像又說了一句非常有用的話,這種極為矛盾的心理讓他感覺不明覺厲。

「我們可以從根源上去往外扒一下!」

青羽已經看出來波風水門並沒有特別聽懂,所以他開始將語速放緩,語氣提起一點一點的去抽絲剝繭地分析這件事情,這麼做的目的也是能夠讓波風水門完全理解他所說的話。

「我們可以在結果看過去!」

「三代想要拿到的結果就是你沒有能夠成功的繼承火影,而他繼續承擔三代火影的職責。」

「這麼做的一個最為根本的原因就是他所鋪墊的事情可以反轉!」

「反轉的一個最基本的可能性便是……」

「三代在火影急人大典的那一天,可以將團藏和大蛇丸帶到現場,並且讓這兩個人親口的否決掉先前所說的一切,而將矛頭直指向你!」

「我說的沒錯吧?」

青羽的說完之後向著波風水門看過去,他能夠說的都已經非常清楚了,根本挑不出任何一點點的毛病來。

「沒錯。」

不同水平毫不猶豫地搖了搖頭,他確信青羽說的問題,沒有任何一點點的毛病,事情確實就是這樣的,同時對於青羽後面這樣說的話更加好奇了。

「這件事情讓我們已經達成了共識,那麼接下來要說的就是,這僅僅憑藉一張嘴的反轉,或者說是兩張嘴,最根本的還是要能夠開口。」

「能夠開口的一個前提是三代對於之前這團藏和大蛇丸說的事情完全不予任何回應。」

「這樣就給了三代一個能夠說話的機會。」

「人們在以為三代會用這樣的機會向著村子裡面的人贖罪的時候,他則是會將這兩個人引出來而完成一場策劃許久的大反轉。」

「這也是為什麼我要讓小南在一樂拉麵之中,什麼都不要說一樣,也不要離開一樂拉麵,因為這對於她來說有利於後續的反轉,將會掀起一場非常浩瀚的輿論風暴。」

「這種事情放在三代的身上也是同樣的道理!」

「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讓三代沒有這個可以重新說話的機會!」

青羽說到這裡,語氣非常的狠辣,彷彿透著一股強烈的殺意。

「……」

波風水門在聽到了青羽的話之後,頓時愣了一下,他很清楚青羽要表達的是要讓三代,不能再說出什麼道理來,沒有那麼心安理得的重新站起來將大蛇丸和團藏引進過來。

這樣只要限制住三代的,一定行動自由,就可以完成一個非常強力的效果。

波風水門在順著青羽的話之後,已經非常深刻的理解到了這個意思,只是他心裡覺得怪怪的,因為他在青羽的表情之上看起來好像這個所謂的,不要讓三代繼續說話是要將三代殺死一樣。

波風水門當然知道青羽並不是這個意思,只是這樣的表達方式以及大美女之間所閃爍出來的殺意,讓他覺得似乎好像青羽要將三代結果的一樣。

波風水門並不想用這樣的一種方式,縱然三代向他伸出了殺手,但是他依舊覺得三代是木葉村的火影,這麼多年來在火影的位置上為木葉村,也算是盡心儘力,就算是有許多的小手段,可能在某些程度上也耽誤了木葉村的發展,但是確確實實也是因為三代的存在,讓木葉村順式的穩定到了現在這個階段。

波風水門希望他和三代之間是一種公平的競爭,他願意去公平的對待這些事情,但是同樣的他也希望三代可以公平的競爭,不過這些都已經是夢幻泡影了,因為三代已經使出了自己的手段,現在只看他能不能夠匹配得上了。

「我的意思是……」

青羽非常明顯的感覺到波風水門似乎已經曲解了,或者是尚且還沒有理解他的意思,所以立即開口解釋了起來,因為現在這個時候他們兩個人並肩坐在火影岩的上方,根本沒有任何人的打擾,所以也就不需要在意除了波風水門之外的其他任何一點點事情。

「三代想要反轉的話,那麼勢必要站在火影繼任大典上,我覺得這是最有可能發生變故的地方。」

青羽的話引起了波風水門連連點頭,後者也這樣認為,他覺得這裡面唯一可能出現問題的地方就在這裡了,先前的不太可能。

「不過……」

「我們並不能夠就因為自己的判斷就將事情篤定到這個時間點上。」

「我不清楚三代背後出主意的人是團藏還是大蛇丸,但是他們很有可能在這件事情上進行一個反套路。」

「也就是說……」

「他們根本不怕咱們發現他們有這樣的一個計劃,因為咱們可能在本能之上就認為這件事情,最後可能會發生在火影繼任大典上。」

「那麼或許有可能會提前發生,打我們一個措手不及。」

「我並沒有說這是一定會發生的現象,只是說有這樣一種可能性!」

「所以為了杜絕這種可能性,我決定用小南的事情將它們能夠反轉的時間點,逼迫到僅僅只有在木葉村火影繼任大典的時候才行。」

「在這個繼任大典之前,任何一件事情都不會有,小南的事情產生的輿論風暴更強!」

「只要沒有足夠強的注意力,那麼這個翻轉的效果就會非常的小,所以三代必定不會冒險,因為他能夠出手的機會也僅僅只有一次!」

青羽說到這裡的時候,豎起了一根食指在波風水門的面前搖了搖。

「沒錯!」

波風水門立即點的點頭,對青羽表示贊同,剛剛他還在想這個意義並不大,但是現在想來確實是還有可能出現夜長夢多的現象,所以只要將這個時間敲定,那麼剩下的就是大決戰的時刻。

「接下來就是三代的問題了!」

青羽看到波風水門已經理解了這件事情之後,並沒有再繼續的就小南和一樂拉麵的事情說下去,而是將重點放在了三代的身上。

他也很清楚波風水門,最關注的就是這種事情。

因為這是唯一懶在波風水門面前,可能阻止波風水門成為火影的那個他的心病。

當然……

這也是一件根本不存在的事情。

不過青羽並不在意這些,因為在這種不存在的事情上發揮,反而讓他特別容易解決。

「我在思考小南這件事情的時候,設身處地的轉換角度想了一下,如果我是三代如何將這件事情反轉過來,最起碼的一點是我一定要在現場!」

「只有我在現場,那麼我才可以當著所有人的面發出我的聲音,說明我並不是在默認,而是因為大蛇丸和團藏他們消失之後我無可對證,所以那個時候我選擇了沉默,在這個沉默之下去尋找事情的真相。」

「所以就可以在那一天在萬眾矚目之下將事情引導到你的身上。」

「所以我們只要讓三代在那個時候沒有辦法去反轉就可以了!」

「其實事情還是挺簡單的!」

青羽笑眯眯的說道,在他說到這裡的時候,波風水門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因為他似乎覺得看到了一個能夠讓他從這個圈套之中破解的方案,伱往他還看不到這些東西,他只是覺得前路漫漫像是什麼東西將他的面前擋住了,可是青羽將那團亂麻撥開了。

「怎麼說?」

波風水門再次向著青羽詢問起來,因為他發現這件事情似乎開始有些眉目了內心都跟著激動了起來,他一直想要找到這個解決的辦法,現在看來終於要找到了。

「咱們剛剛不久之前討論過大蛇丸和團藏所說的這些事情,其實很有可能是真正發生過的事情,因為在這麼短的時間裡,他們基本上沒有辦法去編造出這麼多栩栩如生以及能夠跟這些時間點相刻印上的東西。」

青羽聲音再次響起。

「所以我覺得大蛇丸和團戰說的這些就是真實發生的,只不過他們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順便將以前的那些污點也都清算一下共同洗白,把這些矛頭全都指向你的身上,或者說在轉移到一些其他的位置上。」

「所以我們的關鍵就是找這些事情!」

「現在這些事情並不能夠完全的將善待定罪,因為大蛇丸和團藏是站出來將一切都扛在了自己的身上,三代最多僅僅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實際上本身並沒有參與。」

「那我們就將這件事情變成了三代參與了進去,把這件事情做成事實,讓三代根本沒有辦法再翻身!」

「甚至於讓三代參加火影繼任大典的可能性都沒有!」

青羽說出了一些讓波風水門,非常震撼的話,這些畫的內容完全都是不分什麼沒有想到過的。

「你的意思是編造嗎?」波風水門嘴角微微一抽,總是隱隱覺得這樣的事情似乎有什麼不妥。

「既然三代最終會拿你來指使他們所做這件事情作為理由,那麼我們又為什麼要坐以待斃呢?我們可以直接將這件事情做成是三代所做的!」

青羽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我只要在控制輿論的同時,將一些過去的事情以三代能夠默認的角度傳播出去,這樣的話,人們在經過思考之後會發現三代根本就並不是真正的沉默,而是不敢面對這些真相。」

「現在的時間足夠讓我促成這一切。」

「這樣等到你繼承火影的時候,三代身上會背著許許多多的麻煩,在他沒有將這些麻煩解釋清楚之前,他根本沒有辦法洗白。」

「而這些麻煩則是出於那些事情本身,只要說大蛇丸和團藏所說的事情是真的,而這些事情真正發生之後有三代從眾作梗,那麼無論大蛇丸和團藏是自發行為還是有其他人指使的行為,這都是一個不重要的事情,而且也是為了木葉村發展所說出實話的一種事情。」

「到了那個時候,三代就沒有真正能夠說話的餘地了,也就不存在利用這樣的事情進行洗白和反轉。」

青羽的嘴角微微翹起,他在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已經儼然是一副控制木葉村所有局面的那種遊刃有餘的姿態。

這讓波風水門有一種非常奇特的想法,似乎青羽只要坐在這裡,談笑風生之中,就可以通過自己的妙計,讓整個木葉村都處於一種安定的狀態之下。

現在關於青羽所說的那些計劃波風水門心裡明白,但是覺得很冒險。

可是他的心裡也很清楚,這確實是目前最行之有效的方式。

「讓我想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八十四章 青羽智計安天下

0%
目錄
共87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