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第三重夢

第六百六十九章 第三重夢

在這第二個夢境中,死去之後,桃夭並沒有如願地醒過來,而是直接墮入了第三個夢。

京城最繁華的東十四街道上,一座宏偉的宅院。一個闊氣的硃紅色大門,兩個昂然挺首的大獅子。

阿煙望著這硃紅色的大門上尚還算新鮮的喜色,立在門前一座昂然挺首的大獅子旁,安靜地等待在那裡。

寒風蕭瑟,路上並沒有多少行人。

她低下頭,把皴裂的雙手藏進打著補丁的袖子里。

這一場夢竟然如此寒酸如此可憐,桃夭第一次這樣無助。

實在是太冷了,她身上的衣衫單薄。

抬頭看向一旁的守門的小廝,那小廝是一臉的嫌棄和防備。

桃夭笑了下,並沒有在意。自從十年前那場戰亂之後,自己失去了親人便流離失所,她因了那一張擁有絕世容顏的臉,在亂世不想惹得麻煩,所以才毀了容。

可是她已經等在這裡半天的功夫了。

就在桃夭輕輕跺著腳以抵禦寒冷的時候,那大門終於開了,一個婆子探頭出來,眯著一雙探究的眼睛望著阿煙。

這個婆子,桃夭現在的記憶里是認識的,正是自己在戰亂之後所收留的那個老婦人。

她怎麼在這裡?

那婆子也認出了阿煙,一雙勢力的眼睛尖酸地望著阿煙,笑道:「哎呦,這不是當時亂世中有名的美人嗎,怎麼如今落到這個天地,這臉怎麼成了這個樣子。要說起來,滿京城裡,如今誰還能認出這是昔日那個跟誰在王爺身邊的佳人喲!」

桃夭並沒在意,淡淡地問道:「月染還沒回來嗎?」

婆子跨出大門,居高臨下地站在台階上:「你還是別來了,月染少爺現在已經成家立業了,又娶了宰相的女兒,你過來就是給她丟人的,雖然你當時救了她一命。」

桃夭挑眉,輕輕問道:「為何不敢見我?亂世之中,我在山上收留了你們兩個,自問沒做任何對不起你們的事?」

婆子冷哼一聲:「如今這府里是住著宰相的女兒和她的女婿的,可不是那一般的門第,自然不是什麼叫花子醜八怪都能進去的。」

桃夭沉默了許久,最後終於點頭:「你的意思,我都明白了。」

說完這個,她轉身,昂頭離開,臨走之前,連一個眼神也沒有施捨。

婆子站在門檻上,見那昔日風光嬌美戰山為王的亂世美人,穿著破舊補丁的麻襖兒,就這麼挺著腰桿一步步走了,走起來腰臀微擺,如同楊柳搖曳在風中,竟然還隱約有昔日的風采。

她不由得「呸」出一聲:「小賤蹄子,都這副德行了,還浪給誰看!」

其實京城裡,昔日的朋友,和以前家族摯友的那些小姐妹們,倒是認識一些,如今她便是厚著臉皮用昔日交情來求得一個收留,也未嘗不可。

可是桃夭是何許人也,她自然不會去打這種秋風。

正想著間,忽而聽到後面馬蹄聲響,她忙要躲到一旁,誰知道那駿馬來勢洶洶,就這麼險些踩到她,她一個趔趄,狼狽地摔倒在地上了。

臘月里的京城,青石板的地面混合著些許被凍得僵硬的泥土,她這一摔,只覺得自己骨頭都散架了。

這十年操勞,她沒日沒夜地忙碌,做著各種苦活累活,男人能幹的她也干,包括替人賣命,押送鏢車,雖則其實也只有二十六歲,這身子骨其實已經不行了。

她耳邊嗡嗡嗡響著,便聽到有吆喝聲有呵斥聲,還有駿馬被制服后的嘶鳴聲。

最後一個聲音在她耳邊響起:「這位嬸子,你沒事吧?」

然後向什麼人稟報:「王爺,剛才竄入了一條巷子,險些撞上了一位嬸子,幸好看起來並無大礙。」

然後呢,一個威嚴的聲音低沉地響起:「過去問問吧,莫要傷了無辜之人。」

聽見了熟悉的聲音,桃夭勉強起身,努力地笑了下,搖頭道:「我沒事的,不過是嚇了一下,然後自己跌倒了。」

那站在她面前的是一個侍衛,此時見她抬頭,看到她臉上那道猙獰的疤痕,倒是有些詫異,不過並沒有露出什麼嫌棄或者驚懼,只是有些疑惑她的年紀,看起來竟然不是自己以為的老嬸子吧?

阿煙低下頭,知道自己雖然只有二十六歲,可是別人看著,怕都是已經三四十歲了吧。

女人的容貌是最嬌艷的花朵,原本需要精心呵護,賣命操勞,她老得快。

而就在她說著這話的時候,那王爺凌厲的眸子直射過來,一時眸光微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怕夫人是條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別怕夫人是條龍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六十九章 第三重夢

98.24%
目錄
共68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