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師徒倆打得火熱啊

第157章 師徒倆打得火熱啊

金珊穎被葉洪剛抓着手,敏感得渾身一震,差點驚叫起來。

葉洪剛捏住金珊穎玉手時,陸芳菲走到一號診室門外,正好看到這曖昧的一幕。

她的臉立刻拉下來,緩步走進診室,陰陽怪氣地說:

「唷,你們師徒倆,打得火熱啊。」

葉洪剛和金珊穎都嚇了一跳。

葉洪剛趕緊縮手,回頭沖她解釋說:

「我正在叫她七星還魂針。心腦血管病人越來越多,我和劉老來不及看。」

陸芳菲的臉色陰得要下雨:

「你教她,也不能抓她手啊。」

葉洪剛更加難堪,診室里四個病人也很尷尬。

金珊穎紅著臉說:

「師母,哦不,陸館長,你不要誤會,我們只是。」

有個病人打趣說:

「原來美女館長,就是葉神醫的愛人。嘿嘿,我們還不知道。」

我想調節一下難堪的氣氛,沒想到這樣一說,反而更加尷尬。

美女館長在監視老公,又在吃是美女部下的醋,這有些不正常啊!

陸芳菲從看守所出來,黃瑞星偷偷把葉洪剛跟金珊穎在外面吃飯的事告訴她,她就在背後密切關注着他們的一舉一動。

前一陣子,兩人都很規矩,基本沒有接觸,也沒有看到他們眉來眼去。

陸芳菲心裏有了安全感。

今天晚上,她在食堂里吃飯,看見金珊穎也來吃飯。

金珊穎沒有夜班,怎麼會在這裏吃晚飯呢?

陸芳菲覺得不對,就留意着她。

見金珊穎吃好飯,朝一號診室走,她悄悄跟過來。

陸芳菲見葉洪剛和金珊穎太尷尬,以館長的身份的口氣,裝作大度的樣子說:

「你們互相學習可以,但要注意分寸。」

「男女授受不親,這個道理你們應該懂吧?」

她說着就轉身,昂首挺胸走出診室。

她走後,葉洪剛和金珊穎尷尬得無地自容。

四個病人也訕訕地,替他們感到難過。

當着四個病人的面,葉洪剛不敢再手把手教金珊穎。

金珊穎也不敢學了,兩人站在那裏,有些不知所措。

葉洪剛對她說:

「金珊穎,我扎針,你看着,然後自己試着扎扎看。」

葉洪剛扎給她看,又給她說捏針、施針和捻針的要領。

他讓金珊穎試着扎針,金珊穎的手抖著,怎麼也不敢紮下去。

這樣怎麼行啊?

葉洪剛想,就是教會她扎針,再培養幾個醫生,也來不及呀。

現在社會上,心腦血管的病人越來越多,還呈年輕化趨勢。

心腦血管疾病已經成了人類的第一大殺手,比癌症的致死率還高。

要是能攻克這個難關,那是一件造福人類的好事。

他想着想着,眼前突然一亮,腦子裏升出一個靈感:

研究出一種能疏通血管的藥方,不就可以替代扎針了嗎?

想到這個主意,葉洪剛激動得胸脯呼呼起伏。

他看着金珊穎說:

「金珊穎,我們合作研究一種能疏通血脈的藥方,你看怎麼樣?」

「合作研究藥方?」

金珊穎茫然地搖搖頭:

「我恐怕不行吧?」

葉洪剛說:

「你不是中醫學博士嗎?你把有關中醫藥方面的書籍都拿來,我們一起研究。」

說到書本,金珊穎的眼睛銳亮起來。

她就是靠看書,看出來的一個博士。

「這方面的書,我倒是很多,明天我就帶過來。」

金珊穎又興奮起來,剛剛黯淡下來的眼睛裏,射出兩道晶亮的波光。

第二天,她就帶來兩大袋有關中醫中藥方面的書籍。

葉洪剛在裏面挑了十本書,其中有《本草綱目》、《神農本草經》,《古代中藥大全》等古醫書。

為了擠出時間鑽研這些書籍,葉洪剛到館長室里來請假。

他走進館長室,用開玩笑的口氣對陸芳菲說:

「陸館長,我向你請假。」

陸芳菲抬頭看着他問:

「你要到哪裏去啊?」

葉洪剛說:

「不是到哪裏去,而是要住在一號診室里。」

「這一個星期,我晚上不回家,要鑽研中醫書籍,研究一個藥方。」

陸芳菲笑看着他,連聲追問:

「不回家?要研究藥方?什麼藥方啊?」

葉洪剛說:

「我想研究一種能疏通血管的藥方,要是研究出來,是一件造福人類的好事。」

「老婆,你可要支持我哦。」

陸芳菲有些懷疑地看着他:

「你又不是學醫的,做醫生也是半道出家,是個土郎中,還想做研究?」

「哼,我看你是一種借口吧。」

她越來越在乎葉洪剛,所以看得越來越緊。

葉洪剛笑問:

「什麼借口啊?」

陸芳菲揭穿他說:

「要跟你子弟子接觸的借口吧。」

葉洪剛信誓旦旦地說:

「老婆,我一心為患者着想,可謂醫者仁心,懸壺濟世!」

陸芳菲把嘴一撇,笑道:

「你又用大道理來製造借口,哼!」

葉洪剛忽然壓低聲說:

「再說,老婆,我回去,你也不讓我睡,有什麼意思?」

陸芳菲吃了一驚,掉頭看看門口說:

「你要死啊,在這裏說下流話。」

葉洪剛嘻皮笑臉地說:

「這怎麼是下流話?這是夫妻悄悄話。」

陸芳菲想了想說:

「只要你不跟女弟子接觸,你不回去就不回去,我不管。」

葉洪剛得到嬌妻的允許,喜形於色地回到一號診室。

他對金珊穎說:

「我們先化五天時間,閱讀中醫書,然後各自拿出一個方子,再一起討論決定。」

金珊穎眼閃晶光,激動地看着葉洪剛說:

「好的,葉醫生。」

四個病人聽了也很振奮,有個叫陸善良的病人說:

「要是研究出來,你們師徒倆可就出名了。」

另一個病人說:

「心臟血管病剛發時,好像多為麻木。」

「從去年八月份開始,我就感覺有時面部發麻,有時胳膊發麻。」

「不知道它是什麼反應,我沒有引起重視。」

葉洪剛說:

「麻木,就是心腦血管疾病發出的一種信號。它告訴我們,我們的血管堵了,有垃圾了。最大的垃圾,就是瘀血,也就是所謂的死血。」

四個病人和金珊穎都聽呆。

葉洪剛繼續說:

「當氣過不來時就會發麻,當血過不來時就會發木,當氣血都過不來時就會麻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雙門龍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雙門龍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7章 師徒倆打得火熱啊

35.34%
目錄
共41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