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為什麼要羞辱我

第17章 為什麼要羞辱我

張永東是鄭寶嶸手下的一個小頭目,也是一個娛樂會所的老闆。年紀輕輕,有錢有勢,還有些功夫,所以十分傲慢。

鄭寶嶸接到高少皇的指令,覺得對付葉洪剛這樣的無名之輩,不需他親自動手,就讓張永東來完成這個任務。

張永東聽說葉洪剛的老婆是個絕色美女,老大高少皇相中她,就想先羞辱葉洪剛一番,才消滅他,於是他跟蹤並導演了這個戴綠帽子鬧劇。

「窩囊廢,你敢打我的人,今天你死定了。」

張永東走上來,指著葉洪剛說:

「有種的,跟我出去單挑。」

他知道在餐廳里殺人,不太好逃跑,想把葉洪剛引到外面去。

葉洪剛見另外兩個男女的手伸在褲子袋裏,好像握著刀子,知道他們一定是高少皇派來的殺手。

他拿起桌子上的一隻酒瓶,就朝張永東的頭上砸去。

「呯!」

一聲大響,酒瓶爆裂,酒水噴濺一地。

張永東頭破血流,抱住頭蹲下來。

另外兩個男女嚇呆了。

但很快,他們同時掏出一把十多公分長的刺刀,朝葉洪剛刺來。

葉洪剛把手裏的一截瓶頭朝男人的右手擲去,帶尖的瓶頭深深扎進他的右手,男人手中的刀子落地,痛得跳腳甩手,嚎叫不已。

葉洪剛同時踢出左腳,將女人踢飛在過道里。

食客們嚇得驚叫連連,四散逃開。

葉洪剛走到張永東面前,把她從地上拉起來,厲聲問:

「是誰派你們來的?」

張永東沒想到這個窩囊廢上門女婿,竟然有這麼大的本事,嚇得趕緊求饒:

「高手饒命,是我們自己來的,以後再也不敢了。」

「我與你無怨無仇,為什麼要羞辱我?刺殺我?」

張永東怕葉洪剛傷害他,兩腿一軟,「噗」地一聲朝他跪下:

「是有人叫我來的,但我不敢說。你饒了我,我叫你大哥,以後一切聽你的。」

葉洪剛用兩根手指折斷兩根筷子,然後把張永東的右手拉到桌子上,將兩根斷筷朝她的手心裏插去。

「啊——」

張永東慘叫一聲,右手被兩根筷子深深地釘在桌子上。

葉洪剛知道,不給張永東顏色瞧瞧,他不會真的服帖。

正是這殘忍的一招,徹底征服了張永東。

張永東右手被兩個筷子牢牢釘在桌子上,動彈不得,鮮血直流,食客們都嚇得不敢看。

飯店老闆和服務員都嚇得躲在一旁,不敢出來。

陸芳菲也嚇得掩住臉,轉過身去不敢看。

葉洪剛往桌子上丟下兩百塊錢,拉了陸芳菲就往外走去。

食客們像看天外來客一樣,敬畏地看着葉洪剛,有人給他翹起大拇指。

「肯定是高少皇這個混蛋請來的人。」

車子開在路上,葉洪剛越想越生氣。

陸芳菲心有餘悸,卻臉色陰沉:

「你不要亂猜,也不能太殘忍,把人打得這麼傷。」

「你怎麼這樣說話?」

葉洪剛生氣地說:

「我不打他們,他們就要殺我,還不都是為了你呀。」

「怎麼為了我?」

葉芳菲掉頭瞪着他。

葉洪剛邊開車邊說:

「高少皇掂記着你,後面的麻煩事多著呢,你就瞧著吧。」

陸芳菲嘴裏嘟噥:

「所以我們還是離婚為好。離了,就沒事了。」

「你還要跟我離婚?」

葉洪剛氣得胸脯呼呼起伏,真想說離就離。可他想到陸芳菲不能嫁給高少皇這個畜牲,她的身體最近也有不測,需要他救治,就壓住火氣,沒有說出來。

葉洪剛感覺陸芳菲的身體越來越異常,這天早晨起來,他連忙把自己脖子上的生死玉掛到陸芳菲的身上。

陸芳菲嫌這塊玉形狀醜陋,上面還染著血跡,把它從脖子上摘下來,放在床頭柜上。

葉洪剛看到這塊玉,搖頭咂嘴道:

「女人要漂亮,竟然連命也不要。」

他又把生死玉掛到自己脖子上,才開着奇瑞車出去辦事。

下午四點多鐘,小姨子陸嫣嫣突然打電話給他,帶着哭腔說:

「葉洪剛,快來,我姐真的身體不好,突然昏倒了。」

葉洪剛問:「她在哪裏?」

「在醫院裏。」

陸嫣嫣說:

「中午,她頭暈目眩,不好意思打電話給你,就讓我過來陪她。」

「我來了不久,她就昏倒了,現在在急救室里搶救。」

「我馬上過來。」

葉洪剛掛了電話,開着車子以最快的速度往陸芳菲醫院趕。

趕到醫院,走進急救室,陸芳菲正在吊水。

她臉色蒼白,眼睛緊閉,嘴唇發黑,身體在輕微抽搐。

陸嫣嫣和陸少峰都在門外。

「葉洪剛,快去給我姐看看,她被你說到了。」

陸嫣嫣急得要哭出來。

葉洪剛連忙走進急救室,走到病房邊,抓住陸芳菲的右手,打開大腦里的信息庫。

癥狀:長時間神經過敏,引起神經系統紊亂,引發頭暈目眩。

又遇黑氣入侵,發病前受他人刺激,出現過敏性休克。

搶救:肌注腎上腺素半支;建立兩條靜脈通道;靜注10毫克地塞米松,苯海拉明和葡萄糖酸鈣1支。

「快去叫醫生。」

葉洪剛對小姨子說:

「要快!」

陸嫣嫣連忙奔出去叫醫生,陸少峰也跟出去。

陸芳菲的主治醫生叫沙晶昌,沙晶昌不認識葉洪剛。

他走進來,臉色很不好看:

「什麼事?」

「醫生,你們把她當成心腦血管病搶救,是不對的。」

葉洪剛急切地說:

「她是神經過敏性休克。快給她注射腎上腺素半支肌;建立兩條靜脈通道;靜注10毫克地塞米松,苯海拉明和葡萄糖酸鈣1支。」

「你是誰?你怎麼知道她是過敏性休克?」

沙晶昌有些惱怒地問。

「我是陸芳菲老公。」

葉洪剛輕聲說。

「你是她老公?」

沙晶昌打量着他問:

「你也是醫生?」

「我不是醫生,但我知道怎麼救她。」

葉洪剛更加焦急:

「要快,否則就來不及了。你看,她的身體已經抽搐了。」

「你不是醫生,在這裏亂指揮,出了事,誰負責?」

沙晶昌瞪着他說。

葉洪剛急得要跺腳,對陸少峰說:

「爸爸,快去叫院長。再慢一點,芳菲就沒救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雙門龍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雙門龍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章 為什麼要羞辱我

4.09%
目錄
共41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