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要過夫妻生活的暗示

第5章 要過夫妻生活的暗示

再查不到肇事者,他們真的支撐不下去了。

晚上,葉洪剛一個人坐在陸少峰的床邊,看微信打發時間。

實在太睏,瞌睡得厲害,他靠在椅子打個盹,小睡一會。

一天到晚伺候一個病人,比教書還要累,他沒有一句怨言。

醫院裡的醫生和護士,同病房的病人和家屬,都稱讚他是個好女婿。

這樣的女婿,不是天下少有,就是社會上罕見。

第二天,陸芳菲休息,來到病房伺候爸,葉洪剛出去找交警。

他開車來到處理這個交通事故的交警大隊三中隊。

葉洪剛走進一個辦公室問:

「警察同志,我叫葉洪剛,我來問一下,我丈人陸少峰被撞案,查得怎麼樣了?」

一個女警察把他帶到一個中年警察那裡,對他說:

「吳警官是這個案件的負責人。」

吳警官叫吳學模。吳學模態度很好,熱情地接待他。

葉洪剛在他面前的椅子坐下。

「這個案件很棘手,我們的壓力很大。」

吳學模開門見山說:

「你丈人是在凌晨五點多鐘,到十點鐘之前被人撞的。被撞的路段,在文化路的西段,是個偏僻的拐角,附近沒有探頭。」

「那個地方,離你丈人做保安的單位,大概有五百多米的距離。他到那裡去幹什麼?只有等你丈夫醒來,才能知道。」

葉洪剛說:

「他可能是去附近的河裡釣魚,上個星期回家,他讓我買了一根釣魚桿。」

「我們沒有發現釣魚桿。」

吳學模說:

「我們調看了附近十公里以內的所有探頭,沒有發現可疑車輛。我們還走訪了事發路段附近的兩個村莊,也沒有找到目擊證人。」

葉洪剛問:

「這樣說來,這個案件沒有一點線索。」

「是的,所以我們也感到壓力山大。」

吳學模如實說:

「案件陷入僵局,找不到突破口。」

葉洪剛著急地說:

「醫院裡費用很大,我們已經借了三十萬元錢,再找不到肇事者,哪有錢再交啊?」

吳學模說:

「你們的心情,我們理解。」

「這個交通肇事逃逸案不破,我們沒法對上對下交待。」

葉洪剛想了想說:

「吳警官,能讓我看一下有關的影像資料嗎?我也想去調查。」

「可以啊。需要我們幫助,我們可以配合。」

吳學模高興地說:

「有什麼線索,你要及時向我們反映。」

他馬上把葉洪剛領到資料室,把他們搜集到的探頭錄像資料放給他看,還把走訪的情況記錄拿給他看。

看完,葉洪剛告辭出來,開車來到丈人出事的路段,進行實地考察。

這是一條四車道雙向柏油馬路,平時經過的車輛密度較高。

葉洪剛在事發路段走來走去,看來看去,真的沒有探頭,什麼也沒有發現。

他拿著手機里丈人的照片,到附近的村莊里走訪了半天,都說沒看到。

他走得腰酸背痛,問得嘴干舌燥,也是一無所獲。

葉洪剛開車回到醫院,已經是下午兩點多鐘,丈人正在手術室里做開顱手術。

陸芳菲一個人孤伶伶地站在手術室門外,焦急地轉悠。

他們在城裡沒有親戚,沒人來看望。

丈母娘在菜市場上要賣菜,也沒有來。

葉洪剛走到陸芳菲面前說:

「芳菲,爸爸進去多長時間了?醫生讓你簽字了嗎?」

「進去了十多分鐘,當然讓我簽了,醫生說危險很大,我嚇死了。」

陸芳菲關心地問:

「你問到情況了嗎?」

葉洪剛搖頭說:

「警察那裡,直到現在,還是一點線索也沒有找到,查案陷入僵局。」

「我去現場看了一下,又去村裡問了半天,也是沒有所獲。」

陸芳菲的俏臉沉下來,發愁地嘟噥:

「那怎麼辦啊?借這麼多錢,拿什麼還?」

葉洪剛安慰她說:

「不要急,船到橋頭自然直。」

陸芳菲聽他這樣說,心裡稍稍踏實了一些,給了他一個溫情脈脈的凝視。

手術又做了四個多小時,醫生出來對他說:

「開顱手術做得很成功,有望喚醒他。下星期給他做接骨手術,暫時不考慮截肢。」

葉洪剛跟著手術車走進病房。

陸少峰身上插滿各種管子,輸血、氧氣和掛水同時進行。

醫生把陸少峰弄到病床上,都走了。

陸少峰全身佳白,仰天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他除了眼睛和臉部外,其它地方都裹滿紗布和石膏。

葉洪剛走到他頭邊,彎下腰把嘴巴湊到耳邊,輕聲呼喚他:

「爸爸,爸爸,你怎麼樣啊?」

陸少峰死魚珠似的眼睛,終於轉了一下,眼皮也眨了眨,他右手的中指也輕輕動了一下。

「芳菲,爸爸的眼睛和手指都能動了。」

葉洪剛驚喜地對陸芳菲說。

陸芳菲也去喚爸爸:

「爸爸,爸爸,你再動一下手指。」

陸少峰的右手中指又動了動。

「爸爸真的有知覺了。」

陸芳菲高興得眼睛發紅。

葉洪剛也高興地說:

「爸爸能醒來,對查案有幫助。」

他們寸步不離里守在病房裡,又成了一對患難與共的小夫妻。

晚上八點多鐘,丈母娘來了。

葉洪剛要抓住這個機會,回家跟嬌妻親熱一下。

小夫妻不在肢體上進行溝通,關係就不會真正融洽。

「媽媽,今天晚上,我要回去洗個澡,換身衣服。」

葉洪剛看了陸芳菲一眼,鼓起勇氣說。

周美珍是過來人,知道女婿要回去幹什麼。

現在病房裡都有衛生間,裡面有熱水器,能洗澡。

她去看陸芳菲,陸芳菲垂下眼皮,算是默認。

周美珍說:

「好吧,那你們就早點回去。明天早晨早點來,我要出攤賣菜。」

葉洪剛說:

「明天,芳菲要上班,我八點之前趕到這裡。」

葉洪剛與陸芳菲並肩走出病房,朝電梯口走去。

又能與嬌妻並肩走路,葉洪剛很享受這個美好的感覺。

回到家裡,走進卧室,葉洪剛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睡的被子搿進衣櫃,將陸芳菲睡的被子發開,鋪好。

這是要過夫妻生活的暗示和準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雙門龍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雙門龍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5章 要過夫妻生活的暗示

1.2%
目錄
共41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