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晚上經常做噩夢

第93章 晚上經常做噩夢

他打量著一身富貴氣的李慧琴,問:

「你是哪個單位的?」

李慧琴沒有回答他,而是提著嘴角反問:

「你就是國良醫館的館長?」

葉洪剛回答:

「我不是館長。」

他指著站在門口的陸芳菲說:

「她是館長。」

李慧琴更加鄙視地說:

「她是你老婆吧?長得倒蠻漂亮,可她能當館長嗎?」

「我看只是放在醫館里的一隻花瓶吧?」

葉洪剛被她說得有些尷尬,覺得這個女人也是來者不善,轉動生死玉觀察起來。

他眼睛一掃,發現女人身上有一種怪病,便一本正經地說:

「今天是我們醫館開張的大喜日子,希望你來捧場,不要砸場子。」

李慧琴俏臉一拉,說:

「你們小夫妻倆這麼年輕,就開這麼大的醫館,我信不過你,還捧什麼場啊?」

葉洪剛淡然一笑:

「信得過,信不過要做起來看。」

「醫館還沒開張呢,怎麼就說信不過?」

「我沒有說錯的話,你身上有一種怪病。」

李慧琴一愣,瞪著他問:

「我有什麼怪病啊?」

葉洪剛見旁邊站著許多人,不敢說出來,把她招到一旁說:

「你那裡漏的,一動就要漏出來。有時你走路,用尿不濕也擋不住。」

「啊,你怎麼知道?」

李慧琴驚呆。

葉洪剛笑了:

「你還食欲不振,月經不調,經血都是黑的。你的睡眠也不好,晚上經常做噩夢。」

李慧琴更加驚愕。

「今天沒工夫,明天你過來,我只要一句話,就能治好你的怪病。」

「真的?」

李慧琴像不認識地重新打量著葉洪剛,覺得不可思議。

這個小夥子一點特別的地方都沒有,怎麼能看出她身上的隱私呢?

她這個毛病不能對人說,弄得她苦不堪言。

走到哪裡,都要十分小心,腳步稍微跨大一點,那裡就會漏出來。

醫院裡沒有看這個怪病的科室。

高少皇把葉洪剛說得很壞,簡直就是個魔鬼,我看他並不壞啊。

李慧琴想到這裡,訕訕地笑了一下說:

「好的,那我明天過來。」

這時,有個臉色紫黑的中年男人,不知道是誰請來的,也是一走進來,就不太友善地打量著醫館說:

「這個醫館搞得好氣派,也夠大,可有什麼用呢?」

「現在,正規的三甲醫院都看不好病,還不都是在騙老百姓的錢啊!」

徐海健聽到了,跟他爭起來:

「你是哪裡的?醫館還沒營業,就說是騙錢的,說得太早了吧?」

黑臉男人叫張大偉。

張大偉大大咧咧地說:

「現在大醫院都這樣,不要說這種民營小醫館了。」

「小醫館沒有好的醫生,沒有先進的醫療設備,用什麼給老百姓看病?」

「他不騙錢,怎麼開得下去?」

這邊又有人爭起來,貴賓們又圍過來看熱鬧。

葉洪剛也走過來,看了李大偉一眼,知道他為什麼發無名火:

「這位先生,我知道你為什麼說這種話。」

張大偉神色一凌:

「為什麼?」

葉洪剛認真地說:

「你患有肝膿腫,肝管里還有腫瘤。你看了很多醫院,吃了許多葯,都沒有看好。」

張大為一聽,口眼大張:

「你怎麼知道我有肝炎?」

葉洪剛說:

「我從你臉上看出來的。」

「你已經看了三年多的病,吃了無數的葯,花了幾十萬元錢,病情一點也沒有好轉,你苦不堪言,所以對醫院怨聲載道。」

張大偉承認說:

「沒錯,我就是對醫院有看法。」

「現在的醫院,都以賺錢為目的,哪裡為老百姓著想?」

葉洪剛笑著說:

「你也不要以偏概全。應該說,大部分醫院都是為老百姓著想的。」

「只是有些病,沒有摸准病根,吃對葯,才沒有效果的。」

張大偉皺著眉頭問:

「你是說,我吃錯藥了?」

葉洪剛回答:

「你沒有吃錯藥,只是沒有吃到最有效的葯。」

「我不是嚇你,再不吃對葯,你的肝病馬上就會惡變。」

張大偉嚇得額頭上冒出一層冷汗,急問:

「那你知道這種葯嗎?」

葉洪剛說:

「我當然知道。你只需服一種葯,吃一個星期,我包你肝病痊癒。」

「如果不好,我陪你十萬元錢;如果好了,我收你一千元診金。」

張大偉驚喜地叫起來:

「這話當真?」

葉洪剛坦然說:

「這裡有這麼多貴賓,可以讓他們做個見證。」

這時,中海市中醫泰斗劉石泰,在龍國禮的陪同下走過來。

他聽到葉洪剛怪說的這句話,擔心地對葉洪剛說:

「師傅,你說的是中藥,還是西藥?」

什麼?

中海市德高望重的中醫泰斗都叫他師傅,這是怎麼回事啊?

眾人皆驚,張大偉更甚。

「它是一種中藥。」

葉洪剛恭敬地看著劉石泰說:

「劉老,你能說出這種中藥的名稱嗎?」

「我不是考你,只是看看,我說的這味葯對不對。」

眾賓都一眼不眨地盯著他們。

這不是斗醫嗎?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挑戰中海市德高望重的中醫泰斗。

連龍國禮也感興趣地豎起耳朵。

劉石泰沉吟著說:

「是一種中藥,一個星期能吃好肝膿腫,肝管腫瘤,這個好像不太可能吧?沒有這樣的中藥啊。」

「師傅,你千萬不能跟他打這個賭。我覺得,這是肯定要輸的。」

「為了一句話,要賠十萬元錢,這事萬萬做不得。」

所有賓客的目光都投向葉洪剛。

什麼葯這麼神奇啊?

連中醫泰斗都不知道,怎麼可能一個星期,保他這麼嚴重的肝病痊癒呢?

葉洪剛看著張大偉說:

「我告訴你吧,這種葯叫片仔癀。」

「它很貴,只有富人才能吃得起。」

「你一個星期,大概要吃掉一萬多元錢。所以我說,要是吃不好,我陪你十萬元。」

張大偉臉上泛出笑容:

「只要能治我的肝病,就是再貴,我也要吃。」

「就是吃不好,我也不會讓你賠錢。」

葉洪剛也笑了: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這個賭,我跟你打定了。」

劉盛秦也有些疑惑地問:

「師傅,片仔癀,真有這麼神奇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雙門龍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雙門龍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93章 晚上經常做噩夢

22.52%
目錄
共4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