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不做拖油瓶

第511章 不做拖油瓶

就這麼忙活了三天,圖巴終於來了。

凌衡川說:「他倒是沉得住氣,三天了才來。」

唐一芙說:「也不知道寧三爺和駱先生怎麼樣了。」

圖巴不會殺了他們吧?

她現在有些擔心。

凌衡川拍拍她的肩膀:「是不是後悔出主意,怕他們被殺了?」

這說中了唐一芙的心聲,她擔憂的點頭:「是,我很擔心。」

凌衡川把她往自己懷裡帶了帶:「這就是戰爭的殘酷,沒有這個計策,我們會被圖巴的華月部落一直騷擾,死的人更多。」

「戰爭就是這樣,總會有犧牲,作為指揮者,我們只能選少死人的那一邊,並盡一切努力取得勝利。」

所以,犧牲是常態,她跟他在一起,總要經歷這些。

「為了以後少死人,所以我們才得更加努力,打贏這場仗,打贏以後的每一場仗。」

他在她頭上親了一下,心中也早就下定決心,每一場戰役都必然全力以赴。

是為了跟著他的這些人,為了東擎國,也是為了這個女人。

她行事利落,卻很悲憫,怕看見犧牲。

所以他才要贏,贏到底,減少犧牲。

而唐一芙看著前方,想著她是從和平的國家來的,看到打仗果然會不習慣。

但這在未來的兩三年裡會成為常態,她必須儘早習慣,早點適應。

就算真的不能適應,心裡會不舒服,但也要做到盡量的不拖後腿。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她是來要至高的位置,不是來做嬌滴滴的被人保護的弱女子。

「我知道了,我會習慣的。」

她悄悄打掉了凌衡川的胳膊,讓他別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佔便宜。

「鎧甲已經很重了,你就不要再壓我了。」

雖然她的鎧甲已經做了改進,但還是很重,為了安全,這是沒辦法避免的。

穿著這麼重的鎧甲,他還把胳膊壓過來,感覺就真的很累。

凌衡川趕緊把胳膊收起來,問她要不要把鎧甲脫下來,他幫她按摩按摩。

唐一芙趕緊說不用了:「等晚上,不,等打完這一場仗吧。」

現在也沒那個閑心,晚上睡覺都要穿得嚴實點,就為了半夜裡突然爬起來。

按摩這種事就別想了。

傍晚,就有人來報,說是看到有一幫人騎著馬跑過來了。

凌衡川讓人去查看,看看是誰過來了。

元日帶著人迅速的過去,結果發現來的人是駱無為。

「是你?」元日詫異的看了看他,又想起旁邊那幾個侍衛,頓時覺得事有蹊蹺。

「你不是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元日立刻冷了臉,陰沉的瞪著他,還很戒備的模樣。

駱無為頓時苦著臉說:「你是殿下的護衛吧?哎呀,不好了,在下不過是帶著人出去散心,想看看這邊的田地,誰知道卻遇到了劫匪,被人重創。」

「這位小哥,快救我,讓我進宮去吧,我有重要的情報要跟殿下說,事關北望宮的存亡啊。」

他說得很著急,差點都要哭了。

元日皺眉看了看他,又讓人給周圍幾個侍衛全都做檢查。

「為什麼還要檢查?」駱無為哀求道:「就不能讓我快點進去嗎,在下真是疼得厲害。」

元日冷了臉:「現在是非常時期,每個進出的人都要檢查,過幾天就不用了,你們忍一忍吧。你們嫌煩,我們還嫌事兒多來。」

說著,一揮手讓眾人趕緊檢查。

駱無為臉色變了變,旁邊一個侍衛皺眉看過來,還跟他使了個眼色。

他只好問:「我走的時候還好好地,怎麼這幾天突然就緊張了?」

元日不在意的說:「你跟殿下合作應該知道,就要到那一天了,得做準備。等東西運走了,就不用這麼緊張了。」

駱無為點點頭:「原來如此,那我更該把事情告訴殿下了。你們檢查好了嗎,趕緊讓我們進宮。」

元日等人把這些侍衛檢仔仔細細檢查后,說是沒問題,這才押著他們進北望宮去。

而駱無為一路都很忐忑,也不敢輕舉妄動,只能小心的跟著往裡走。

唐一芙聽說是駱無為回來了,還覺得奇怪,想要去見他。

而凌衡川拉住她,給她做了一番易容后才許她出去。

「待會兒別說話,我來問,恐怕事有蹊蹺。」

易容后的唐一芙眉毛粗了很多,嘴唇厚了些,看起來更像個少年。

她說好,又問寧慶祥怎麼沒回來。

這般一想,心裡頓時咯噔一下。

該不會,人沒了吧?

寧家三爺真的為了這件事犧牲了?

怎麼會?

總覺得寧慶祥是個千年禍害老狐狸,不會那麼輕易的死。

唐一芙帶著疑惑擔憂的心情跟著去了偏殿見駱無為。

而駱無為一過來,就直接跪下了,旁邊跟著的幾個侍衛一塊下跪,都低著頭,但卻悄悄的打量周圍。

凌衡川看著這幾個人微微皺眉。

他很快就看出來,這幾個人不是駱無為的人,且幾個人的氣質並不統一。

這麼複雜的人員成分,還混在一起……

是華月部落的人,圖巴派來的?

凌衡川不動聲色的收起心思,只問駱無為:「你怎麼又回來了?怎麼被人打成這樣?」

駱無為一身都是傷,看起來好像馬上就要死了一樣,十分可憐。

這很顯然是圖巴的人乾的,也不知道寧慶祥怎麼樣了。

唐一芙更加擔憂,但也不敢在這時候亂說什麼,只能默默的看著他們說話。

駱無為哭著說:「小的本來是想出去走走看看,誰知道出去沒多久就遇到了什麼,什麼華月部落的人。」

凌衡川詫異地問:「華月部落?這種蝦兵蟹將的部落還敢在我的宮外打我的客人?果然是蠻族,一點也沒腦子。」

他故意說得很難聽,而那幾個華月部落的人顯然不高興,但卻都低著頭盡量表現得毫不在意。

凌衡川現在就怕唐一芙沒看出來這其中的陰謀,萬一說錯話就穿幫了。

但是唐一芙也看出來這幾個人的問題,她更擔心的是寧慶祥的安全。

人該不會是死了吧?

「殿下您不知道,他們就是這麼野蠻,不光抓了我,還抓了寧家的三爺。那寧三爺是個卑鄙無恥的,還出賣殿下你。小人是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才回來的。」

凌衡川皺眉:「寧三爺?他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農家長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農家長女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1章 不做拖油瓶

99.61%
目錄
共5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