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離婚了就不能坐前夫的車了?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離婚了就不能坐前夫的車了?

易慎之的電話打來時,江敬寒已經在醫院外面自己的車上一口氣抽了好幾根煙,用這樣的方式來平復自己無比震撼的心情。

「你去醫院了?」電話接通后易慎之在電話里這樣問他。

「嗯。」江敬寒淡淡應了一聲,但剛剛因為抽了太多煙,他整個嗓子都沙啞的不行,差點說不出話來。

易慎之也是抽煙的人,一聽就知道他這是什麼狀況。

易慎之不由得在電話里吐槽他:「我說你這麼個抽法,還能有命追回人家雲箏來嗎?」

嗓子啞成這樣,這是抽了多少根?

江敬寒清了清嗓子,沒好氣地說道:「有話就說。」

要不是還顧忌著點兄弟情,「有話就說」後面那四個字他也就說出來了。

易慎之不滿地哼了一聲,不過還是關心道:「你那前丈母娘,醒來之後對你什麼態度?」

江敬寒自嘲一笑:「托你們的福,她竟然對我很滿意,也不怪我。」

「卧槽,這是好事啊!」易慎之發自內心地替江敬寒感到高興,「有她幫你,往後你跟雲箏的路會好走很多。」

江敬寒低聲笑了出來,笑聲並不怎麼積極熱情。

易慎之驚呼道:「你不會也恨上她了,不打算再跟她在一起了吧?」

「滾。」江敬寒毫不客氣地罵了一句。

哪裡是他不打算跟雲箏在一起了?

他是擔心雲箏不可能再接受他了,哪怕有雲柔的支持,她也不一定能理他。

小姑娘的脾氣他可是了解的很,逆反心理很強,雲柔一支持,說不定她跟討厭他了。

「好好好,你現在是大爺。」易慎之舉雙手投降,不想再跟他討論這個問題。

於是他轉而換了別的話題:「明天咱倆出差去?江南那邊的項目我們過去看一看。」

易慎之雖然嘴上跟周眉抗議著不想出差,但實際行動上還是乖乖聽了周眉的安排,邀請江敬寒出差去,避開他跟雲箏見面。

誰知江敬寒那個人精竟然當即就反問他道:「雲箏要回來?」

易慎之:「……」

媽的,他知道江敬寒是個老狐狸,但也不用這樣精明吧?

「是周眉讓你這樣做的?」江敬寒又反問了易慎之一句,再次給了易慎之一擊。

既然他什麼都猜到了,易慎之索性也不藏著掖著了,沒好氣地說:「是,她確實要回來,但是人家也不想見到你,盡量想避開你,你滿意了嗎?」

易慎之還以為自己這樣說了之後江敬寒會頗受打擊,更甚至還會上來逆反心理堅決不去出差,誰知江敬寒竟然痛快地說:「好,那我們出差去。」

「當真?」易慎之反倒被他給弄得有些不確定他這話到底是真還是假了。

「愛去不去。」江敬寒丟給他這樣一句。

易慎之回過神來之後連忙接話:「那我讓助理訂機票了。」

「嗯。」江敬寒應了一聲隨後便掛了電話,隨後驅車從醫院離開。

呵,他的心思一般人還是猜不到的,就連他好兄弟也不行。

雲箏跟周眉他們這樣費盡心機地要避開他,肯定有什麼事藏著掖著。

易慎之訂好機票之後跟周眉彙報,但他語氣很是忐忑:「雖然他同意去出差了,但我怎麼一點都不相信他呢?總覺得心裡很是不安穩?」

周眉也沒想到江敬寒竟然這麼痛快就同意了,尤其他在知道了他們的企圖是將他支開之後,他依舊選擇去出差,這很蹊蹺。

可他們也不是江敬寒肚子里的蛔蟲,沒人能猜到他心裡到底怎想什麼。

所以她就安慰易慎之說:「既然他都同意了,那你們就去吧,如今我們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好吧。」易慎之應了下來。

他心裡也想好了,等他們到了出差的地方,晚上他就拉著江敬寒喝酒,把江敬寒給灌醉,這樣江敬寒就算想玩什麼花招也玩不出來了。

雲箏到達江城的時間是隔天晚上八點左右,七點多點的時候周眉驅車從家裡出發去機場準備接雲箏。

而之前她已經收到易慎之發來的信息,說江敬寒已經被他灌的酩酊大醉了,周眉這才放心了。

雲箏這次是急著回來看雲柔,所以只帶了一個能登機的小行李箱,匆匆忙忙簡單收拾了一下就出發去機場了,她恨不得自己有雙翅膀,能插翅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來親眼看到雲柔。

可她也知道那不現實,只能忍著焦灼與心急坐十個多小時的飛機回來。

她一落地便著急地開了手機,看看周眉是否已經到了,只是卻收到了周眉發來的信息,說她的車在路上出了些問題,讓她稍安勿躁稍微等她一會兒。

雲箏給周眉回了一句信息后便推著行李箱出了機場大廳,打算在外面停車的地方等,這樣周眉一到就能看到她了。

只是她剛站定,面前就緩緩停下了一輛黑色的車子,那輛車子的型號和車牌號讓雲箏的眉心一陣劇跳,因為那車子是江敬寒的。

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車牌號還是她的生日,當初江敬寒說要送她一輛車,還把車牌號特意弄成了她的生日。

當時她只覺得他神經病,很煩人,所以就拒收了這輛車。

之所以說他神經病,是因為這輛車價值幾百萬,她一個大學女生開,像話嗎?雖然學校里已經隱隱有傳言關於她跟江敬寒的事,知道她嫁了個有錢的男人,但她也不想這樣炫富,畢竟又不是她自己賺來的錢。

此刻看著這輛車停在自己面前,雲箏第一反應就是拎著行李箱轉身就跑。

然而司機已經從車上下來了,幾步就上前攔住了她:「雲小姐,拜託你別讓我難做。」

後座上的車窗此時也搖了下來,男人深邃的面容出現在雲箏的視線里。

之間他目光沉沉凝著她說道:「跑什麼?」

雲箏張嘴剛想說什麼,他忽而又意味深長地說:「離婚了就不能坐一下你前夫的車了?還是說你有什麼不可見人的秘密非要避開我?見不得我?」

不得不承認,江敬寒這句話猛地一下子就戳中了雲箏的軟肋,瞬間讓她心虛不已。

她可不是有見不得人的秘密要避開他嗎?

可為了不讓他懷疑,雲箏只好硬著頭皮說道:「周眉跟我說好了要來接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離婚了就不能坐前夫的車了?

88.61%
目錄
共11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