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我賭她對我有情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我賭她對我有情

傅廷遠隨後跟江敬寒在易慎之的酒吧見面,酒吧經理帶着兩人來到他們幾個固定的包廂。

按理說將人引到了之後他就該退出了,但這回他站在原地有些為難地說道:「那個傅總,江總,我們易總剛剛打電話交代,說今晚二位的消費要全部記在江總的賬上……」

酒吧經理都不知道要怎麼開這個口,因為平日裏傅廷遠他們來酒吧消遣或者談事,易慎之都不收錢,權當他請自己的好兄弟喝酒,這麼多年一直這樣。

他也不知道今天這是怎麼了,易慎之特意打電話來說今晚要收錢,還要記在江敬寒的名上,而且語氣還很是咬牙切齒的。

酒吧老闆內心有些忐忑,不會是這幾位大佬鬧掰了吧?

可如果真的鬧掰了,傅廷遠跟江敬寒也就不會來易慎之的酒吧了。

酒吧經理心想這幾位大佬可千萬別鬧翻,要知道他們現在可是江城經濟穩定的支柱,他們的關係穩固牢靠,大家都有穩定的工作,有頗豐的收入。

若是他們鬧翻爭鬥起來,吃苦的還是他們這些普通人。

他以為江敬寒被易慎之這樣刻意針對會不高興,沒想到江敬寒反而大手一揮說:「知道了。」

完全沒有不高興的意思。

那經理鬆了口氣剛要轉身出去,就聽江敬寒又攔住了他:「你出去說一下,今晚這裏所有客人的消費,都由我來買單!」

酒吧經理:「……」

他一時間不知道該作何反應,要知道易慎之這家酒吧在江城人氣最旺,一晚上的流水可不是小數目,雖說他知道江敬寒的財勢,但這樣承包一晚上的消費,是不是有些太大手筆了?

江敬寒交代完便開始開酒了,傅廷遠對那酒吧經理說:「去吧,就按照他的吩咐來。」

傅廷遠知道,江敬寒不差錢,他心裏高興,所以願意當這冤大頭,那就讓他當一回吧,恣意盡情地宣洩了自己心裏的開心,不然他也不知道用什麼方式來表達,畢竟他現在還不能公開承認自己當爹了。

既然傅廷遠都這樣說了,那酒吧經理便也沒再有什麼擔憂了,領命之後就轉身離開了。

那廂江敬寒已經給傅廷遠倒上酒了,傅廷遠抿了一口之後問他:「當真決定好了?」

當真暫時先裝作不知道雲箏懷孕了?

江敬寒一字一句地說:「就一個月,我只能忍這一個月,等她過了這段危險期,我就要去找她攤牌。」

「我個人認為,等孩子安安穩穩的生下來,你再去找他們也不遲,那樣她想不認也沒辦法。」這是傅廷遠的個人建議,他覺得江敬寒如今還是求穩比較好。

作為一個從俞恩懷孕到生產都經歷過的人,他實在是覺得孕期有太多可能了,說不定就會發生什麼事,如果江敬寒過早地去打擾雲箏,萬一有不好的事的話,會在兩人之間產生隔閡。

「我等不了。」江敬寒搖頭,「我一秒鐘都等不了,現在等一個月對我來說都度日如年,等幾個月的話我肯定會瘋。」

他恨不得立刻馬上就出現在雲箏身邊,照顧她,陪着她,跟她一起度過懷孕這段難熬的日子。

聽到江敬寒說他會瘋,傅廷遠哼了一聲道:「你覺得你現在就沒瘋?」

「你從遇到雲箏那一刻,就瘋了!」

向來沉穩的傅廷遠給出這樣的評價,江敬寒朝他舉起了酒杯自嘲地笑:「是啊,從那個時候起我就瘋了。」

瘋的徹底,不顧所有人的反對非要去糾纏一個看起來跟他完全是兩個世界的小姑娘,機關算盡。

傅廷遠又問:「如果打算她過了前三個月的危險期就去找她,那是要長住英國嗎?」

江敬寒沒有任何猶豫:「嗯。」

傅廷遠搖了搖頭,隨後低聲笑了出來:「瞧瞧我們幾個,一個個的都為了女人連事業都不顧了,我當初為了俞恩跑去北京買了個影視公司接近她,許航如今直接隨着人家宋迎去了Z城,易慎之當初也耗在G市追周眉,如今又輪到了你。」

「我們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愛美人兒不愛江山?」

江敬寒豎起一根手指搖了搖,澄清道:「錯,我們是江山都已經打好了,即便再怎麼追美人兒,也不會影響事業。」

「你這話倒是很有道理。」傅廷遠覺得江敬寒這話確實很對,於是舉杯跟他碰了一下,兩人一起仰頭喝下了杯中的酒。

美人兒也罷,江山也好,每個人的選擇都不一樣,但他們至少都沒有錯過自己心愛的女人。

對江敬寒來說,如今已然是他要為了雲箏暫時放棄國內的一切了,雲箏要完成學業,還懷着孕,他不可能要求雲箏中斷學業回國,所以只能他放棄。

他心甘情願地放棄。

且不說他如今積累的財富已經到了花不完的地步,就算他一無所有,他也覺得如今雲箏和孩子對他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若是你追到英國,她還是對你很排斥,那要怎麼辦?」傅廷遠提出了自己的擔心,倒也不是他想太多,而是江敬寒如今的處境實在是不樂觀。

雲箏那性子,絕對不會因為江敬寒知道自己懷孕了就妥協什麼,江敬寒往後的路,不是一般的難走。

而且雲柔雖然醒來了,但語言功能沒有恢復,也沒法為他說什麼好話,沒法幫着勸雲箏。

「我知道。」江敬寒沉默了一瞬之後又說,「其實我也在賭。」

傅廷遠不解地看向他,就見他自嘲地勾了勾唇角道:「我賭她心裏對我有那麼一絲絲感情,不然她也不會留着這個孩子,不是嗎?」

「你說周眉當時為什麼會留下易慎之的孩子?那是因為她心裏還愛着易慎之,但因為知道跟易慎之沒可能,所以才沒了後續。」

「我賭雲箏心裏對我有情,她只是還不自知而已。」

江敬寒到現在都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四年的真心付出沒有打動過雲箏。

他的直覺告訴他,雲箏後來對他有了感情,不然他們離婚之前的那段日子怎麼會那麼美好和諧?床上床下都和諧,甚至雲箏連留學的事都放下了。

她若不是喜歡上了他,會為他妥協到這樣的地步?

「你倒是挺自信。」傅廷遠這樣說了一句,江敬寒沒再說什麼,只兀自低頭喝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我賭她對我有情

89.4%
目錄
共11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