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沒種下孝順的因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沒種下孝順的因

因著從小沒跟父母一起生活過,更甚至見面的次數都有限,所以江敬寒對自己的親生父母根本沒什麼感情,前幾年老太太身體不好,江敬寒聯繫江豐跟向瀾,試圖勸他們回國多陪伴一下老太太。

可沒想到江豐跟向瀾根本不為所動,依舊每天為他們所謂的事業工作忙碌著,江敬寒自此對他們心生怨念。

在他看來,錢財又怎能比得上親人的生命和身體重要?

再說了,按照江豐跟向瀾當時的成就,早就不缺錢不缺事業了,所謂的工作忙不過是借口。

而且那個時候江敬寒的事業也已經如日中天了,哪怕江豐跟向瀾拋下國外的事業一無所有什麼都不做了,他也能讓這對父母繼續過養尊處優的生活。

江敬寒知道,他們只是不願回來盡那份孝而已。

而每當他恨他們的時候,病床上的老太太反而還天天開導他,說江豐跟向瀾結婚後就一直在國外生活,向瀾也沒跟她這個婆婆接觸過,他們肯定是覺得回來跟她待在一起很是彆扭不自在。

老太太雖然嘴上這樣安慰著他,可老太太神色間不經意的黯然神傷,狠狠戳疼了江敬寒的心。

老太太這一生其實過的挺苦的,他爺爺很早就去世了,是老太太一手將他爸江豐培養成人,又送了江豐出國留學。

後來老太太又撫養了他這個孫子,對江豐這個兒子,老太太可謂是嘔心瀝血。

可就是這樣忘我的付出,卻沒能換來在臨終前看到自己的親生兒子一面。

其實江敬寒知道,江豐跟向瀾沒能趕回來見老太太最後一面,其中不乏向瀾的「功勞」。

因為老太太最初不怎麼喜歡向瀾,稍微反對過江豐跟向瀾在一起,老太太覺得向瀾過於注重名利,且好勝心有些重,怕兒子駕馭不來向瀾這樣的女人。

奈何江豐對向瀾喜歡的很,老太太也便沒再反對,但即便如此,向瀾心裡也因著老太太對自己的那幾句評價而一直對老太太有意見,江豐常年在國外待著,八成也是向瀾的主意,不願意搭理老太太唄。

江豐這些年說是一直跟向瀾在打拚事業,實際上他的能力遠遠不如向瀾,兩人的公司能取得如今的成就,幾乎都是向瀾的功勞,所以江豐也沒什麼話語權。

這對夫妻平日對老太太怎麼薄情江敬寒都可以忍受,但他們連老太太最後一面都故意錯過,江敬寒永遠都不能原諒,他永遠也忘不了老太太臨終時眼底的希冀與期盼一點點熄滅的絕望。

雖然江豐每次都解釋他跟向瀾不是故意不回來,但江敬寒認定他們就是故意的,他又不是傻子,而且他的職業是律師,什麼都講究證據,他早就找人查了他們。

江豐跟向瀾一直說他們因為跟客戶簽一個合同,對方遲到才導致他們延誤了飛機,實際上在江敬寒的調查結果里,他們倆的合同很順利簽完了,之所以沒趕到機場,無非就是他們故意磨蹭罷了。

面對著江敬寒的冷嘲熱諷,江父抿唇一言不發。

一旁的向瀾怒不可遏:「早知道你是個這樣的人,當初我還不如生下你來就掐死算了!」

江敬寒自嘲道:「你確實應該掐死我,反正你本來也不喜歡孩子,之所以生我,無非是想要堵老太太的嘴罷了。」

老太太本就覺得向瀾過於注重名利,向瀾若是一直不生孩子,老太太又要拿這件事說她了,她索性生了一個孩子丟給老太太,算是完成任務。

向瀾被江敬寒的話給氣得渾身顫抖,可是卻又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這些年來他們每次見面都以這樣的不歡而散告終,江敬寒始終不肯原諒他們沒能回國見老太太一面。

「你們自己沒種下善良孝順的因,想要從我這裡收穫孝順的果?」

江敬寒丟給江豐和向瀾這樣一句尖銳刺耳的話之後,便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人了,一秒鐘都不想看到自己這對父母。

他認為自己最後那句話說的太對了,他們沒有給他做出孝順老人的榜樣來,現在還指望他孝順他們?

做夢呢。

他所有的孝心,都給了他那逝去的奶奶。

江敬寒將他們晾在公司,江豐跟向瀾哪裡還能待得下去?兩人抿唇臉色難看地離開了江敬寒的公司。

一坐進車裡向瀾就怒不可遏地控訴江豐:「你乾的好事!」

「我都說了別來自取其辱,你非要來,非要跟他修復什麼親子關係,現在好了吧,被他當著全公司的面羞辱了,你滿意了?你高興了?你以後還能抬得起頭來做人?」

江豐試圖緩解向瀾的怒氣:「我這不是想著他終究是我們的兒子嗎,以後我們老了還不是要指望他?」

向瀾冷笑了一聲:「要指望你指望去,我可不指望他,我有的是錢,到時候我住進養老院,花錢找人照顧我就是了,我還用得著指望他?」

江豐依舊好脾氣地哄著向瀾:「話雖這麼說,可有他這個兒子的存在,跟我們是不是孤零零的兩個人,是兩回事。」

「要不然我們——」

江豐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向瀾強勢給打斷了:「你愛怎樣就怎樣吧,別扯上我,我現在不想提他。」

向瀾說完便將自己的限量版包擱在腿上放好,兀自靠在後座上閉目養神了,完全不給江豐再說什麼的機會,江豐瞥了一眼她說一不二的表情,只好打住了自己要說的話,轉而開車。

他其實想說,不然他們就找江敬寒開誠布公地談一次,他們誠誠懇懇地跟他坦誠,他們確實是故意誤機沒有趕回去見他母親最後一面的,希望能得到他的原諒。

江豐很清楚江敬寒的性格偏執又強勢,像極了向瀾,而他們這樣的性格,是典型的吃軟不吃硬。

他們如果一直跟江敬寒這樣對峙著、死活不肯承認他們的錯誤,那江敬寒必然會一直跟他們水火不容。

但若是他們主動承認錯誤並求他的原諒,他們那兒子說不定不會像現在這樣處處對他們冷嘲熱諷。

而江豐也知道,要勸向瀾承認當年的故意,也簡直比登天還難。

剛剛向瀾打斷了他的話,可他知道即便沒被打斷他順利說出來,向瀾也不會同意。

他也很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沒種下孝順的因

92.05%
目錄
共11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