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對江敬寒不公平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對江敬寒不公平

「你看什麼?」男人輕笑着反問她,「不是你一直在看着我嗎?」

「怎麼可能!」雲箏氣呼呼地反駁。

什麼叫她一直在看着他?

說的好像她很花痴似的。

男人好脾氣地繼續解釋:「我剛剛想喊你吃水果,一抬眼就看到你盯着我一直在發獃。」

雲箏:「……」

她一張俏臉驟然紅了個徹底,難道是她剛剛想起那些往事的時候不由自主地看向了他?

但那也只能說明她回憶往事走神了,而不代表着她對他有什麼沉迷的心思!他為什麼笑成那樣?好像她對他的顏值垂涎不已似的。

她急忙解釋著:「我、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而已,你別在那兒自作多情了。」

男人彎起眉眼笑得曖昧:「好巧,我也想起了一些美妙的往事。」

他還故意加重了「美妙」這兩個字的語氣,惹得雲箏暗暗磨牙不已。

就在雲箏想着自己是否要上前撓花他的臉的時候,江敬寒的手機響了起來,打破了兩人之間此刻這幅又曖昧又有幾分硝煙味兒的氣氛。

江敬寒的電話是工作電話,他幽幽瞥了眼雲箏,起身走到客廳的窗邊去接電話了,雲箏憤憤拿起叉子戳子男人切好的水果開始吃了起來,好像那水果是某個可惡的男人似的,要把他給戳爛、咬碎。

她怎麼可能一直盯着他看?

他有那麼迷人嗎?

雲箏不由自主地有抬眼看向陽台處的男人,他穿着最簡單的白襯衫黑西褲,一手拿着手機在打電話,一手抄在褲袋裏,背對着她的背影肩寬腰窄,身材比例很是完美。

他承認他外形確實很完美,無論是顏值還是身材還是氣質,在男人當眾都屬於佼佼者。

雲箏扁了扁嘴。

光有好看的皮囊有什麼用?內心是個那麼陰險狡詐不擇手段的人。

她媽——

雲箏沒有繼續想下去。

其實她也曾經無數次想過,如果江敬寒沒有將她爸出軌的事捅出來,如果她媽沒有車禍,她跟她媽如今的狀況會是怎樣?

她爸會不會夥同張欣成功將財產都轉移了,然後給她媽提離婚,她跟她媽一無所有?

她媽會不會自己發現她爸的出軌,主動離婚爭取到一部分財產?

但好似無論她媽跟她爸的狀況怎樣,她反正是不會太好,經濟上肯定會很拮据,這幾年至少江敬寒在物質上給予她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還說你不是一直在看我?」

就在雲箏兀自出神的時候,不遠處的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打完了電話,走過來好整以暇地笑着問她。

雲箏怔了一下,隨即又羞又窘。

這一回她自己是真真切切知道自己在看江敬寒,但她沒想到自己會看着看着就走神了,更沒想到江敬寒這麼快就打完電話了。

她一時間咬着唇僵在那裏,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該做什麼。

江敬寒微微俯身單手撐在了餐桌的一角,語氣呢喃:「箏兒,你摸着你的良心說,在你認識的男人裏面,我是不是最帥的?」

雲箏:「……」

這個男人發什麼神經?

因為她連着兩次都在看他,所以他對自己的顏值格外重視了起來?竟然問她這種無比幼稚的問題!

「當然不是。」她否認的很是徹底,「傅總、易總、許醫生他們,都英俊帥氣,各有各的迷人之處呢。」

江敬寒一時間有些氣惱,可又無可奈何,難不成他還能跟自己的那幾個好兄弟吃醋去?

他沒好氣地哼道:「你可真沒良心。」

接着,他又眸色深深凝著小姑娘說:「在我眼裏,你可是這世間最漂亮的那一個。」

這樣的甜言蜜語對江敬寒來說隨口就能說出,因為這都是他的真心話,不違心,所以可以說的很是輕鬆。

其實從最初的最初,他就沒停過對她說這樣的甜言蜜語,他對她的喜歡在行動上表現的淋漓盡致,在言語上也從未吝嗇過。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小姑娘丟給他這樣一句便飛快地低下了頭,「我要看書了,別說話了。」

雲箏莫名不敢再跟男人深邃的眼眸繼續對視下去了,生怕自己真的沉溺在他的眼睛裏。

他怎麼會不帥呢?

他的顏值和氣質在江城一眾青年才俊中是公認的出眾優渥,甚至她以前還曾經看過一個所謂的榜單,他跟傅廷遠易慎之他們幾個都排名在上面。

有顏有錢還有身材,那個時候他們幾個還是單身,一堆女人覬覦他們,尤其是各路女星和家世優渥的富家千金。

如果沒記錯的話,她跟她的同學們好像也對他們幾個評頭論足過,不過那個時候她年紀更小還在上學,成功男人這個群體對她們來說還很遙遠。

雲箏主動結束了話題,江敬寒也只好回到了她對面自己的座位上繼續工作,兩人一時間也度過了大半個安靜的上午。

為了不讓自己的心思再次被江敬寒給擾亂,雲箏乾脆戴上了耳機,邊聽音樂邊學習。

期間她去了一次衛生間,因為腿上還不太敢走路,所以是江敬寒扶着她去的,雲箏不想讓自己這樣矯情,但江敬寒一副她要是不讓他扶他就要把她抱去衛生間的架勢,她只好妥協了。

中間她喝水吃水果吃點零食之類的,都是江敬寒幫她送到面前的。

快要做午飯的時候,門鈴響起,江敬寒去開的門。

門一開就響起一道讓雲箏蹙眉的聲音,是施佳惱怒地在門外沖江敬寒吼:「你果然在這兒!」

「向阿姨都被你給氣進醫院了,你竟然還有心情在這兒談情說愛?」

雲箏無奈地搖了搖頭,這個施佳真不知道是聰明還是蠢,不說江敬寒跟向瀾的關係本就僵硬,就說她這幅說話的態度,江敬寒能容忍她?

果然,就聽江敬寒毫不客氣地說:「滾。」

「江敬寒!」施佳氣到快要哭出來了,「這個雲箏到底是怎麼給你洗腦了,竟然把你蠱惑成這幅六親不認的樣子,向阿姨可是你媽媽!」

雲箏不知道施佳是否了解江敬寒跟向瀾之間的恩怨,但總覺得施佳這幅站在道德的制高點數落江敬寒的行為讓人很是不爽。

都說未經別人苦,莫勸別人善,施佳又有什麼資格來自責江敬寒?就憑向瀾的一面之詞?

那對江敬寒也太不公平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對江敬寒不公平

93.62%
目錄
共11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