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積點德吧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積點德吧

就在向瀾腦海中飛快地轉著到底會是誰在針對她時,就聽公司財務說道:「對方什麼都沒說,只署了個名『jiang』。」

因為財務是英國人,跟向瀾交流的時候說的是英語,對方不會中文,所以拼不出這幾個字母的含義來,但向瀾卻是頓時如同五雷轟頂,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

jiang?

那、那不是「江」的中文拼音嗎?

向瀾第一個想到的是江敬寒,可又沒法相信對方真的是她的親生兒子。

怎麼可能?

她的親生兒子怎麼會做這種將她逼上絕路的事!

因為實在是難以置信,所以向瀾又顫抖著聲音再次詢問了一遍財務:「你確定是這幾個字母?」

「我確定,我把收到的那封郵件也轉發給你了,你看一下裡面的內容。」財務說到這裡急的聲音都變了,「您趕緊想想辦法應對吧。」

向瀾二話沒說直接掛了電話,然後衝到書房打開了電腦收郵件,完全顧不上打理那昂貴的地毯了,要不然放在平時她早就心疼壞了。

她向來生活奢侈,吃穿用度用的都是高奢品牌,哪怕家裡一塊地毯。

她始終堅信著只要自己努力用金錢來打造自己,就一定能提升自己的品位和氣質,就一定能改變她那副從小窮怕了的氣質。

就在向瀾跌跌撞撞地上樓沖向書房的時候,江豐也從外面回來了。

他看了一眼向瀾倉皇失措的背景,忍不住微微粗了蹙眉,是發生什麼事了吧?不然向瀾那副總是端著冷靜自持的姿態怎麼會碎裂?

不過不管發生了什麼事,他也沒資格管。

這麼多年來一直是這樣,向瀾願意告訴他的,就會跟他說兩句,不願意告訴他的,他若是問起來,她就會諷刺他沒能力,少多管閑事。

如今他是真的什麼都不想管了,他打算回來收拾收拾東西,住到酒店去。

其實他跟向瀾還有其他房子,但都在向瀾名下,向瀾絕對不會讓他住的,她的口頭禪還有一句,那就是:滾出我的房子。

所以他乾脆住酒店,因為他知道向瀾跟江敬寒之間早晚有一場硬仗要打,向瀾若是知道他提前告知了江敬寒她的惡毒幾乎,八成會跟他大吵大鬧起來。

他受夠了。

向瀾若是還氣急敗壞地說離婚,他就同意離婚。

這幾天他一下子也想通了,離婚也沒什麼大不了,無非就是他一無所有、無依無靠、孤獨終老罷了。

如果不能阻止向瀾導致兒子失去了孩子,他想他後半生過的日子也無非就是這樣罷了。

江豐兀自進卧室收拾東西,他只簡單收拾了幾樣衣物和日用品,等他從卧室里出來的時候就聽到向瀾在書房裡崩潰地砸了一個花瓶。

他拎著行李走到書房門口,站在門外漠漠看了一眼。

穿著真絲家居服的向瀾在書房裡又砸了一個花瓶:「為什麼?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他這是要搞死我嗎?」

「我是他親媽!」

「為了個女人,他竟然這樣對我!」

江豐大概明白了發生了什麼,敢情是江敬寒對向瀾出手了,這也在江豐的意料之中,他給江敬寒打電話告知的時候,江敬寒在電話里無盡的沉默讓他感受到了江敬寒的憤怒。

或許……還有濃濃的受傷,畢竟這世上沒有幾個親媽能對自己的兒媳婦下毒手,只為了滿足自己的私利。

向瀾就是控制欲太強了、性格太霸道了,只要別人一不按照她的要求來做事,她就會發怒、發狂乃至發瘋。

其實孩子的生活終究是孩子自己的,他們做父母的根本沒有資格干預,更別提他們還是一對沒有盡過任何父母責任與義務的夫妻。

可向瀾非但不明白自己的處境,還非要強勢干涉,還要做那樣狠毒的事……

江豐如今只覺得向瀾是咎由自取,就是不知道他們那兒子是怎麼對付向瀾的。

他這麼大個人杵在書房門口,向瀾發瘋完了之後一轉身就看到了他,頓時又火冒三丈:「你站在那裡傻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進來幫我想辦法!」

江豐抿了抿唇。

她這個時候怎麼讓他給想辦法了?

她不是一直瞧不起他的能力嗎?

她想讓他幫忙時候就讓他出主意,不想讓他參與的時候就罵他多管閑事?

不好意思,這次他不奉陪了。

所以,他站在原地沒有動彈,語氣自嘲地說:「我就是個窩囊廢,我哪有能力幫你出主意?」

向瀾被他這一番諷刺她的話給氣的直瞪眼,完全沒想到他竟然敢跟她對著干,正要發火吼起來呢,江豐又說:「我這幾天出去住。」

他說完就轉身拎著行李走人了,向瀾愣在原地半晌,最後氣急敗壞地追了出來。

「江豐,你這是什麼意思?」向瀾咬牙,「你出去住?你這是要跟我分居?你是不是不想過了?」

「要離婚的話我成全你,說實話我早就跟你過夠了,你這種沒出息的男人,我早就夠了。」

向瀾一口氣說了很多,是她以往的套路,將江豐打擊的一無是處。

「那就離婚。」江丰神色平靜地這樣接了一句。

向瀾登時啞火,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因為她完全沒想到以往總是苦苦哀求著她不要離婚的江豐,會這樣痛快地說離婚。

「你要離婚或者要怎樣,讓律師聯繫我就好。」江豐丟下這樣一句便繼續走人。

向瀾反應過來,上前一步再次攔住他:「江豐,你是不是跟敬寒說什麼了?」

向瀾赤紅著雙眼盯著江豐逼問著:「你是不是把我要動雲箏那個孩子的事告訴他了?是不是!」

向瀾又氣又急。

她之前一直不明白江敬寒為什麼突然這樣對她,現在看到江豐的異常,她才意識到肯定是江豐跟江敬寒說什麼了,所以她那個兒子才會這樣快准狠地來打擊報復她。

江豐也索性承認了:「是。」

「向瀾,我不想再昧著良心做壞事,我已經對不起我媽了,我不能再對不起孩子。」

「收手吧,給自己積點德。」

這是江豐對向瀾說的最後一番話,他也不管難聽不難聽,也不管向瀾生氣不生氣,兀自拎著行李徹底離開了向瀾的視線。

「江豐!」

「你別後悔!」

「要知道你離了我就什麼都沒有了,我會讓人凍結你所有的銀行卡,我看你能不能流浪街頭要飯吃!」

向瀾在江豐背後嘶吼著威脅警告著,依舊沒有阻擋江豐離去的腳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積點德吧

93.65%
目錄
共11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