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最煩人的一個男人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最煩人的一個男人

雲箏覺得江敬寒既然去公司了,那應該一時半會兒回不來,公司肯定一堆事兒等着他,所以她就盡情換上了健身服,鋪開瑜伽墊,在客廳下午的陽光下開始慢慢做孕期瑜伽。

然而她剛開始做了一會兒,門外就傳來了開門的聲音,雲箏懵了一下之後連忙從瑜伽墊上站了起來,到處找能裹住自己的東西。

她穿了健身褲,上身又只穿了短款的運動內衣,露出小蠻腰和微微隆起的小腹,這應該是離婚後她在江敬寒面前穿的最少的一次,雲箏一想到江敬寒會看到就各種不自在。

尤其之前還發生了他在她衛生間那啥的一幕,她就更慌了,結果找了半天都找不到自己的毯子,明明她在沙發上和陽台的軟塌上都放了毯子的。

江敬寒一進門就看到滿眼的春色,小姑娘皮膚不是一般的白,明晃晃地刺眼,四肢纖細修長,她整天覺得自己胖了,實際上除了小腹有變化之外,她哪兒哪兒都跟以前一樣纖瘦完美。

更甚至他目測了一下,有些地方還比以前更好看了。

她剛剛應該是在做運動,額頭上的碎發有些被汗水打濕了,然而這讓她愈發誘人了許多,看的他都站在原地忘記了動彈。

這福利對他來說可真是太好了。

雲箏找了一圈沒看到自己的毯子,簡直要氣死了,原本她整天都有一條毯子放在沙發上的,今天這毯子怎麼就找不着了呢。

眼見小姑娘有些氣惱,江敬寒怕她情緒不穩定,於是連忙上前問道:「在找什麼?」

其實他大體已經猜出來了,她八成是在找毯子,能裹住她自己的毯子,但他就是明知故問地靠了過來。

雲箏沒好氣地問道:「我的毯子呢?」

「我隨手放洗衣機里洗了。」江敬寒如實回答。

他確實是放進洗衣機里洗了,又烘乾了,只不過忘了拿出來而已。

他也沒想到自己勤快起來了,竟然能給自己謀來這樣好的待遇,不然她剛剛已經隨手拿了毯子將自己裹住了。

雲箏:「……」

她氣得跺了跺腳:「誰讓你多管閑事的!」

然後她轉身便趕緊竄進了卧室,然而女孩子窈窕的身段還是落入了江敬寒眼中,男人的喉結止不住地又上下滾動了一番。

他真的要被折磨死了。

這種每天只能看不能吃的感覺,真的能把人給折磨瘋。

「出來洗個澡吧,我看你出了一身汗。」他見小姑娘在屋裏半天都不出來,只好又去敲門叫人。

雲箏氣呼呼地拿着自己的換洗衣物開門出來,順便狠狠地罵人:「江敬寒,你真是我見過的最煩人的一個男人!」

「好好好,我最煩人,你別生氣了。」江敬寒好脾氣地哄著小姑娘,將人送進了浴室。

雲箏洗完澡出來依舊回了卧室,對外面客廳的某個男人避而不見。

不過雖然鬧着彆扭,但兩人之間的氛圍還算是融洽安穩的。

至於施佳那邊,下午的時候警察已經去她家裏各種搜查了,她除了哭還是哭。

之前她跟向瀾從雲箏公寓那兒離開之後,向瀾就跟她說幫不上忙了,還讓她別再去招惹江敬寒跟雲箏了。

「小佳啊,你也看到了,那個雲箏絕對不是個省油的燈,我們之前都小瞧她了,那個小姑娘實則心狠手辣。」

向瀾這樣評價著雲箏,又勸著施佳:「這次你們就認栽吧,你放心,不管你爸媽最後的結局怎樣,看在我跟他們這麼多年的交情上,我都會照顧你。」

施佳難以置信:「您這是不想再管這件事的意思嗎?」

向瀾攤手道:「你覺得我能管得了嗎?」

「你也看見了,敬寒對我像仇人一樣,我說什麼他就跟我對着幹什麼,至於那個雲箏,我就更琢磨不透她了。」

向瀾眼睜睜見着江敬寒快准狠地對施佳父母出手,又想到自己公司昨天遭遇的,後背一陣陣發涼。

如果她沒有及時妥協,只怕是今天倒霉的就是她了。

她那個兒子實在是……

向瀾完全找不到合適的言語來形容他了,說心狠手辣一點都不為過,畢竟他對親媽都能下手這樣狠。

施佳面對着向瀾的退縮,直接失望地哭着跑走了。

施佳離開之後向瀾也鬆了口氣,說實話她只是嘴上說會管施佳,其實她一點都不想管,她這人天生情感淡薄,連自己的親生兒子她都沒管,又怎麼可能管施佳?

施佳別再來煩她了也挺好的,她自己都覺得筋疲力盡了,至於施佳的父母,她也不想管了,甚至還有些煩。

施佳父母明明一直在她面前表現的很是嫌棄她兒子,結果他們竟然口是心非,實際上非常想讓施佳嫁給她兒子,不然又何必背地裏暗搓搓地要對雲箏跟孩子動手?

向瀾一想到自己曾經在施佳母親面前遭受的嫌棄,就厭惡的很。

施佳父母下午在律師的保釋下回家之後就給向瀾打了電話,向瀾表達了自己管不聽也不想管了的態度,把施佳母親氣了個半死。

她看着自己被警察搜過一片狼藉的家,邊哭着邊發了狠地說:「向瀾既然這樣無情,那就別怪我無義了。」

她說着拿過手機來打了幾個電話交代了一通,所謂結交了幾十年的閨蜜,就這樣開始反目,施佳母親最知道向瀾在意什麼了,所以安排的事專門往向瀾的心窩子上戳。

江敬寒晚上依舊留宿在雲箏的住處,任憑雲箏怎麼攆他都不走。

雲箏覺得向瀾也收手了,施佳一家也已經自身難保了,應該不至於再對她怎樣,再說了大晚上的她也不出門,沒有任何危險。

然而男人死活不走,雲箏再催他就乾脆躺進沙發里裝睡,雲箏拿他沒辦法,只好由着他了。

只不過兩人各自躺下剛要入睡,江敬寒的電話響了起來,向瀾在電話里聲音驚慌又顫抖:「敬寒,你爸、你爸他——」

「他怎麼了?」雖然跟這對父母感情單薄,但江敬寒還是本能地就從沙發上坐了起來,關心起了江豐的情況。

向瀾哭着說:「他出車禍了。」

「什麼?」江敬寒心裏一驚,「你們在哪個醫院?」

向瀾哭着將地址告訴了他,他掛斷電話就穿上衣服打算出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最煩人的一個男人

94.7%
目錄
共115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