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是誰告訴你的?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是誰告訴你的?

江敬寒到達英國的時候是在深夜,他直接去了雲箏那兒,反正他也有鑰匙。

易慎之跟周眉一家三口住酒店,打算等江敬寒回來再動身去看望溫辛。

雲箏早上起來發現身邊睡了個人,嚇了一大跳,差點就將被子蒙在對方臉上揍過去,在看清那人是江敬寒之後,她這才鬆了口氣。

男人因著她發出來的聲響而醒來,不過也只是睜眼艱難看了她一眼,便又疲倦地睡了過去。

雲箏本來還想控訴他一聲不響地就進了她的卧室上了她的床,在看到男人滿臉的疲憊之後便又什麼都沒說了,他這一趟千里迢迢的來回,想必也是風塵僕僕了。

她輕手輕腳地起身下床,將大床的位置全部讓給了男人,又順便將被子往他身上蓋了蓋,讓他能睡的舒服一些。

江敬寒這一覺確實睡的舒服又踏實,總算回到了小姑娘身邊,嗅著被褥里屬於她的馨香,這段日子來連日奔波的心力交瘁,終於得到了很好的舒緩。

雲箏這天上午沒課,所以周眉一早就帶著兒子來找她了。

進門看到客廳的行李箱之後,周眉笑道:「這是江敬寒回來了?」

雲箏點了點頭:「嗯。」

隨後抱著兒子進門的易慎之哼了一聲:「這人可不是一般的重色輕友。」

「老傅說他原本打算叫上他一起吃頓飯呢,沒想到打電話給他的時候他人已經到機場了,說是著急趕飛機回來。」

「這不,到了之後也一聲不吭就來找你了,連我們也沒通知一聲。」

易慎之說完后看著雲箏嘖嘖:「有些人眼裡只有你,沒有我們了。」

雲箏笑盈盈地回他;「易總,你說的好像你不是這樣似的,我不信你能把周眉姐排在江敬寒後面。」

易慎之幽幽道:「喲,你這是護著他呢?」

雲箏繼續回了他一個大大的笑容:「好歹他現在是我孩子的父親。」

看到易慎之被雲箏給懟的說不上話來,周眉很是幸災樂禍地笑了起來,反倒惹得易慎之不願意了,他抗議道:「人家雲箏那麼護著江敬寒,你竟然在這兒笑我?」

「這不是因為你是我親老公嗎,所以才笑的,反正笑笑你也不會生氣,對嗎?」周眉這樣說完之後笑的更大聲了,易慎之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畢竟她這話說的他還挺愛聽的。

於是堂堂易大總裁,就這樣被三言兩語給哄的沒了脾氣。

江敬寒小憩了一會兒后便恢復了精神,洗漱過後他神清氣爽地來了客廳,順便定了餐廳,中午請易慎之一家三口吃飯,感謝這幾天他們陪著雲箏。

江敬寒剛在沙發里坐下,就聽易慎之對他說:「有件事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周眉橫了他一眼,雲箏則是無語道:「當講當講,您快講吧。」

江敬寒挑眉看向易慎之,就聽他說:「那天那個情敵,叫什麼來著?」

易慎之看向雲箏,雲箏沒好氣地說:「阮東銘!」

易慎之恍然:「哦對,就是他,來找雲箏來著。」

關於阮東銘忽然跑來找她這件事,雲箏也很無語,她明明把話都跟阮東銘說清楚了,更甚至她選了英國這所學校,也已經是擺明了不會跟阮東銘有任何交集了。

當時她從學校回來,看到阮東銘站在她公寓樓下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轉身想避開,她一點都不想見阮東銘,更覺得無話可說。

周眉跟易慎之一家三口也在她旁邊,她下午有課,兩人便帶著兒子出去玩了一圈,正好在她大約下課的時間回來,再叫上她一起出去吃晚飯。

夕陽西下的景色很美,但出現在他們眼前的人一點都不美。

易慎之在一旁嘲弄著阮東銘突然跑來的行為:「有些人哪,就是需要別人把話說的難聽、再難聽一些,他們才會死心。」

許是看出了雲箏對阮東銘的排斥,易慎之又主動說:「你要是不想見,我去給你趕走他。」

周眉拉了拉他:「不管怎樣,我覺得還是應該讓雲箏自己去解決。」

雲箏也覺得周眉說的有道理,這是她跟阮東銘之間的事,將易慎之他們牽扯進來也不好,所以她想了想還是輕撫了一下自己的小腹,邁步走了過去。

「雲箏,你真的懷孕了?」

「那個惡魔那樣對你,你為什麼還要留著他的孩子?」

阮東銘情緒很是激動,他聽說雲箏懷孕了的事之後立刻就坐不住了,不顧一切地買了機票從他的學校飛到了英國,來找雲箏確認。

他不相信雲箏會留下江敬寒的孩子,更不相信雲箏會懷孕,在阮東銘的印象里,雲箏對江敬寒一直都很排斥,而且排斥的很明顯。

面對著阮東銘的情緒激動,雲箏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淡淡看向他問:「我能問一下你是怎麼知道我懷孕的嗎?」

「是誰告訴你的?」

雲箏懷孕的事情,到現在她學校的人都沒有傳開,她上次跟那個華裔女孩和斯黛拉說過,但那兩人竟然沒有將這件事給她往外傳,雲箏還挺感激她倆的。

除卻江敬寒易慎之周眉他們這些熟人,再就是林阮那邊知道了。

林阮會知道,她猜八成是林阮跟張欣一直都在盯著她的一舉一動,所以看出來了,但阮東銘又是怎麼知道的?

面對著她的詢問,阮東銘眼神躲閃了一下說:「別人告訴我的。」

雲箏不疾不徐地追問:「這個別人是誰?我可以知道嗎?」

雲箏又笑著解釋了一句:「我主要是好奇,因為我懷孕這件事知道的人並不多,到底會是誰告訴你的呢?」

「不會是林阮吧?」

雲箏說完便那樣一直笑盈盈地看著阮東銘。

她其實以前就懷疑阮東銘跟林阮是不是有什麼聯繫了,因為以前在國內的那四年,林阮整天給她發信息騷擾她,她換了好幾次好嗎,林阮依舊能找到她。

雲箏覺得納悶,她每次換號碼都只告訴那麼幾個人,江敬寒肯定不會告訴林阮,再就是他們樂團的幾個人,其中就包括阮東銘。

那兩個女生雲箏是信得過她們的人品的,所以最後的懷疑就落到了阮東銘身上。

結合這次她懷孕的事,雲箏覺得八成是林阮告訴阮東銘的,這也間接證明了這兩人之間確實有聯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是誰告訴你的?

95.48%
目錄
共11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