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別想算計她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別想算計她

送完易慎之一家三口,將雲箏送回家后江敬寒便直接去公司了。

傍晚的時候雲箏接到唐明朗的電話,唐明朗在電話里說:「雲小姐,江總可能是這幾天來回奔波太累了,下午開完一個會後便在辦公室里睡著了,這都已經下班了,公司大樓也要關了,是不是要叫一下他?」

雲箏不解:「那你叫他起就是了。」

唐明朗苦不堪言:「可是我不敢啊,我怕他起床氣罵我。」

雲箏:「……」

唐明朗拜託道:「要不您幫我叫一下吧,他肯定不會沖您發火的。」

雲箏反駁道:「誰說的?他那人凶著呢,對我更凶。」

唐明朗哀嚎:「哎呦喂雲小姐,您說這話可要摸著良心啊,江總對您可是含在嘴裏怕化了,捧在手裏怕掉了,他會對您凶?」

那她怕是沒見過江敬寒真正凶起來的樣子,尤其是在工作上,簡直能吃人。

唐明朗又不是剛做江敬寒的助理,在江城就一直跟隨江敬寒,他可是親眼見證了江敬寒對雲箏有多寵,雲箏說江敬寒對她凶,他是一個字都不會相信的。

「拜託了雲小姐,趕緊叫他起來回家吧,我們這邊的辦公室條件可不比江城,江總這段時間連日奔波,要是再着涼了生病,那可就不好了。」唐明朗苦兮兮地拜託著,雲箏只好應了下來。

她隨後撥通了江敬寒的電話,過了好一會兒男人才接起來,看來確實睡的很沉。

不過雲箏還沒等說什麼,男人就在電話那端抱歉地說:「不好意思我剛剛睡著了,我馬上回去做飯。」

雲箏:「……」

他有必要這樣敬業嗎?

她又不是四體不勤五穀不分,他不做飯她還能餓死不成?

再說了,她也沒有那麼不懂事,明明自己什麼都會做,還要等他忙碌完了回來給她做飯。

「我不是這個意思。」雲箏解釋,「晚飯我烤了個披薩和雞翅,已經弄好了,只是唐明朗說你還在睡着,讓我叫你一下。」

「在辦公室休息畢竟不舒服,他擔心你着涼感冒。」

雲箏將所有的事都推到了唐明朗身上,但江敬寒唇角還是止不住地上揚:「謝謝,我馬上回去。」

雲箏應了一聲剛要掛電話,就聽男人忽然又低聲問道:「披薩有我的份兒嗎?」

「我一個人又吃不了那麼大的披薩。」雲箏說完便掛了電話,一直都吃他做的飯,她還能不管他的死活嗎?

再說了,如果不是想着讓他一起過來吃,她又何必多烤了一些雞翅之類的食物?她自己的話一個披薩就足夠了。

那廂江敬寒抬手揉了揉自己有些漲的額頭,起身拿了車鑰匙心情愉悅地下班了。

唐明朗在外面的辦公區等着他,見他出來笑着說道:「江總,可以走了?」

「乾的不錯。」江敬寒丟給他一句話,充分說明了對他讓雲箏給自己打電話的肯定。

唐明朗笑得很是開心,他感覺自己好像找到了哄江敬寒開心的密碼,那就是雲箏。當然,他不能這樣投機取巧,他能獲得江敬寒青睞的最佳法寶就是他努力工作。

江敬寒到雲箏公寓的時候,雲箏看到他手裏又拎了一個大大的紙袋,很顯然裏面又裝了一些他的衣物和用品。

雲箏對此很是惱火:「你是打算住在我家了嗎?」

男人笑着低聲回:「我是真放心不下你,不然你搬到我那裏?我那邊兩個卧室,我們可以互不打擾,而且很寬敞。」

「我才不去呢。」雲箏拒絕的很是徹底,「還有,待會兒吃完飯,你回你自己的住處去,順便把你所有的東西都帶走。」

前幾天他是因為擔心向瀾會對她不利,所以她允許了他住在這裏,後來向瀾跟江豐出事,她很同情心疼他的遭遇,於是留他繼續住了幾天。

但現在一切都步入正軌,她不可能再允許他繼續住下去。

她不可能再讓他上她的床,那他就只有繼續睡沙發,但她的那個小沙發是原來房東的,實在是不適合他這樣的身高,他睡起來會很不舒服。

他工作原本就很忙很累,天天睡沙發休息不好,也不是長久之計。

綜上所述,他必須搬走。

江敬寒見她態度堅決,只好賣慘:「箏兒,你就真的這麼狠心?」

雲箏哼道:「你可真是會倒打一耙,什麼叫我狠心?我們本來就不應該住在一起,我前幾天看你心情不好才讓你住下來的,我已經很善良了好不好?」

小姑娘也是伶牙俐齒,江敬寒只好用了緩兵之計:「先吃飯吧,我餓了。」

雲箏瞥了他一眼,心想別以為她看不出他的老奸巨猾來,緩兵之計在她這裏沒用,吃完飯之後他必須走。

雲箏端出了自己烤的披薩還有雞翅來,她有些不太好意思:「賣相不好,但好在能吃。」

這是她來英國后第二次自己烤披薩,之前那次是自己心血來潮想着提升廚藝,所以照着網上的視頻搗鼓了半天,倒是能吃,就是做的不夠精緻。

這次比上次精緻了許多,但跟外面賣的相比,肯定還是很蹩腳,不過她提前嘗過了一小塊,味道還是很不錯的,要不然她才不會邀請江敬寒吃。

江敬寒毫不吝嗇地捧場:「只要是你做的,都好吃。」

雲箏橫了他一眼:「信不信我給你摻上毒藥,看你還說不說好吃。」

男人想也沒想地應道:「那也好吃。」

雲箏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快吃吧。」

趕緊堵上他的嘴。

兩人坐定之後雲箏剛要開吃,就聽對面的男人忽然問道:「有酒嗎?」

雲箏蹙眉看向他,他笑着解釋:「難得你下廚做吃的,當然配點紅酒好好品嘗。」

雲箏快要煩死了,沒好氣地說道:「江敬寒,你有完沒完?矯情死了。」

不就是做了頓飯吃嗎?他至於這樣嗎?

雲箏覺得怎麼這男人矯情起來,比女人都要命。

男人滿臉無辜:「怎麼了?我開心想喝點酒不行嗎?」

「上次你給我煮了一碗面,要不是因為我發燒吃了葯,我也想喝點酒慶祝的。」

雲箏沒忍住,狠狠翻了個白眼,然後拒絕的很是乾脆:「不行。」

她家裏倒是有紅酒,但她絕對不會給他喝的,誰知道待會兒他會不會又來一招喝多了回不去了,繼續賴在她家裏?

他別整天仗着自己年長幾歲就玩心機算計她,她也不是腦袋空空什麼都沒有的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別想算計她

95.74%
目錄
共11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