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分開就分開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分開就分開

易慎之無語至極。

半晌,他氣得說道:「你要是真這樣決定了,我回國后就給雲箏介紹好男人去!」

易慎之說的當然是氣話,他只是太替江敬寒感到著急了。

江敬寒苦苦追逐了雲箏這麼多年,好不容易如今有個機會能讓雲箏徹底對他敞開心扉接受他了,他間接害了雲柔,又直接救了雲箏,這筆賬也算是扯平了,他相信雲箏也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可偏偏江敬寒自己又將雲箏給推開了。

跟易慎之的暴躁相比,傅廷遠還算平和一些。

他也幽幽對江敬寒說著:「路是自己選的,機會也只有一次,錯過了就再也沒有回頭路了。」

「嗯。」病床上的江敬寒只淡淡回應了他們這麼一個字,便抿唇一句話都不說了。

易慎之氣到去外面透風散氣去了,傅廷遠隨後也跟了出去。

江敬寒如今恢復的很是不錯,自從第二次從重症監護室出來之後江敬寒就跟變了個人似的,不再那樣瘋狂地傷害著自己,而是積極配合醫生治療。

一開始他們還以為江敬寒是為了趕緊好起來好跟雲箏好好在一起,結果他們發現他趕緊好起來是為了離開。

是的,江敬寒不止一次跟他們說過,等他康復了就回國,放雲箏跟孩子自由,至於雲箏獨自帶著孩子在這邊,他說會幫雲箏安排好保姆和月嫂,甚至連出入的司機都會安排好,絕對讓雲箏沒有後顧之憂。

但他自己,不打算再留下來了。

傅廷遠跟易慎之到了外面之後兩人各自點燃了一根煙,易慎之吐槽道:「他是真的瘋了吧?就這樣放棄雲箏跟孩子了?他不怕後悔?」

傅廷遠吐了個眼圈:「他愛的太深了,所以一時間承受不了自己害了雲箏的事實。」

「給他點時間吧。」傅廷遠又說,「現在這段關係的關鍵在雲箏那裡。」

易慎之民樂抿唇,隨後應道:「是啊,如果雲箏就此不理他了,只怕是兩人就徹底沒戲了,可如果雲箏還想將這段關係繼續下去,說不定兩人之間還有點希望。」

易慎之又說:「可問題是雲箏願意跟他繼續下去嗎?本來人家就死活要離婚了,他現在這幅態度,人家正好解脫了。」

傅廷遠低聲說:「這不是他救了雲箏一命嗎?就看雲箏心裡怎麼想了。」

他們每個人都希望江敬寒跟雲箏能好好的,這兩人也經歷了很多事了,是時候做出一個最後的了斷了。

那廂,俞恩結束了跟傅廷遠的通話之後,斟酌了半天言語,才決定回去面對雲箏。

可一回家看到雲箏,俞恩就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所以她只好吞吞吐吐地說道:「雲箏……」

雲箏有些不解:「怎麼了?是不方便探望?」

不待俞恩說什麼,雲箏又連忙擔心地問:「不會是他的情況又不好了吧?」

「沒有沒有。」俞恩連忙否認了,省得雲箏擔心。

一旁的周眉也有些不解,問向俞恩:「怎麼了?」,

俞恩的表情很是不對勁兒,這一點周眉也看出來了。

俞恩只好嘆氣道:「江敬寒說……讓你帶著女兒好好生活,然後……忘了他吧。」

「什麼?」周眉以為自己聽錯了。

雲箏也滿臉的難以置信,江敬寒中槍后暈過去之前,明明很清楚地問過她,如果他能活下去,原諒他好不好。

她當時沒有任何猶豫地就回答了一個字:好。

以往她總是不明白愛與恨的含義,可在那樣性命攸關的關頭,她忽然就看透了,也懂了,愛與恨其實就在一瞬間,關鍵看你願意被愛左右還是願意被恨左右了。

曾經因為雲柔車禍的事,她恨著江敬寒。

可其實她的一顆心,這些年在他的細心呵護下,又怎能沒有一絲一毫的動搖?

他替她擋了一槍,用他的命換她的命的那一刻,她釋然了。

她也明白了,這世上不會再有誰,願意為她送命。

可她沒想到的是,她釋然了,江敬寒卻給出了這樣的回應。

面對著雲箏跟周眉的驚愕,俞恩和盤托出:「他是沒法面對他害了你跟孩子,這出事故畢竟是因為他接了那個案子導致的。」

「他很內疚,也很自責。」

「廷遠說他好像陷入了魔障里,就是走不出來,就是覺得他會給你帶來不幸,從你媽媽的車禍到這次你跟孩子出事,他都算在了他自己頭上,死活認定只要他遠離你,你就不會再有這麼多不好的事情發生。」

俞恩的一番解釋,讓雲箏的心情慢慢平復了下來。

她想她能理解他的退縮,出了這樣的事每個人都會內疚自責,但不至於到要徹底遠離她跟女兒的地步吧?

他會不會有些太過於較真了?

周眉也理解了江敬寒的做法,她輕聲對雲箏說:「他這樣做,也是因為太在乎你了,你別生他的氣。」

雲箏搖了搖頭:「我倒是沒生他的氣,因為他的心情可以理解。」

雲箏原本還想再說些什麼的,卻忽然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頓時整個人都僵在了那裡。

一直緊張觀察著雲箏反應的俞恩立刻問道:「你哪裡不舒服嗎?怎麼臉色一下子這麼難看?」

雲箏怔怔看向兩人,有些驚慌地說:「我、我忽然想起了他媽媽,因著他爸的去世而一下子精神失常了,江敬寒他本來性子就有些瘋,別再因為這件事內疚到走不出來——」

像他媽媽那樣,也鑽進了牛角尖怎麼辦?

後面的話雲箏根本沒有力氣說出來,她不敢去想那樣的可能,可又不得不擔心有那樣的可能發生,畢竟向瀾是江敬寒的親媽,說不定他們骨子裡都有這種較真的因子。

俞恩跟周眉也都怔了一下,隨後是周眉有些不太確定地說:「他應該、不至於這樣想不開吧?」

「是啊,廷遠也只是說他有些內疚而已,說不定給他點時間,慢慢就消化了。」俞恩也這樣說著。

雲箏微微回神:「是啊,確實要給他點時間,他要分開,那就分開好了。」

雲箏最後做出了這樣的決定來,俞恩跟周眉都嚇了一跳:「你、你這就放棄他了?」

她們以為雲箏畢竟跟江敬寒經歷了生死,如今江敬寒退縮了,她會主動一些,沒想到她竟然縱容著江敬寒說分開就分開。

雲箏語氣輕快了許多:「但孩子我要留給他。」

俞恩跟周眉面面相覷了一眼,隨後又都瞭然地笑了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分開就分開

97.39%
目錄
共11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