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最低級愚蠢的報復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最低級愚蠢的報復

阮東銘被傅廷遠的話給質問的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他沒想到江敬寒還有傅廷遠他們會將他好幾年前的過去給扒的這樣乾淨。

他跟那個林阮,確實有過幾次身體關係,但僅僅只是身體上的糾纏,他根本沒看上林阮,送上門來的女人,不睡白不睡。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阮東銘,你也是學法的,知法犯法,你可真行。」

傅廷遠又是一連串的嘲弄,惹得阮東銘再次抬眼看向了他。

傅廷遠問他:「是不是在等你父母過來?或者等他們給你請律師?」

阮東銘抿唇別開了眼。

他現在唯一能指望的,確實只有他父母了。

北歐那個女人那裏,聽說已經被驅逐出公司自身難保了,肯定不會再來管他的死活。

傅廷遠「好心」告知他:「那恐怕你要失望了,你父母明確表示不會給你請律師,也不會再在你身上花一分錢。」

阮東銘猛地抬眼看向了他,眼底全是愕然。

他不信他父母這般無情!

可下一秒他又頹然地癱了下來,不得不相信傅廷遠的話,自從他進入警局,他就不停地開始聯繫他父母,但始終沒有得到他父母的任何回應。

他以為他們只是一時生他的氣,絕對不會真的不管他的死活。

可直到剛剛傅廷遠說出那些話的那一刻,他才深刻意識到了一個問題:他的父母不是暫時不想理他,而是真的狠了心不管他的死活了。

傅廷遠語氣淡淡:「你父母是聰明人,遇上你這樣的兒子,與其傾家蕩產助你做壞事,倒不如留着錢財自己養老,畢竟你也給他們帶不來什麼天倫之樂了。」

傅廷遠的話讓阮東銘的臉色愈發慌張和蒼白了起來,因為傅廷遠的話不是一般的有道理。

傅廷遠沒再有什麼心情跟阮東銘在這兒耗下去了,他優雅起身,居高臨下地看着阮東銘一字一句說道:「犯罪,是最低級、最愚蠢的報復,而你現在,就在自食惡果。」

「最後,祝你的監獄生活開心快樂。」

傅廷遠說完就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最後這句話可謂是諷刺至極,阮東銘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死死抿緊了自己的唇,有些失神地不知道在想什麼。

走到門口的傅廷遠又頓住了腳步回頭淺笑着說:「哦對了,江敬寒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雲箏也恢復的很不錯,至於他們的女兒……」

「雖然因為早產現在還在保溫箱裏,但醫生說她堅強又健康,相信足月後她會跟正常孩子沒什麼區別,畢竟我的一雙兒女也在保溫箱裏待過一段時間,我有信心也有經驗,她一定會平安無事。」

「他們都很好,讓你失望了。」

傅廷遠最後丟下這樣一番話,便再也沒有理會阮東銘了。

待沉重的牢門被關上,阮東銘整個人眼前一黑,就那樣暈了過去,獄警連忙過來查看,發現他沒什麼大礙,估計是經受不住傅廷遠剛剛那一通諷刺與刺激,加上這段時間以來精神壓力過大,最終身體虛弱自己暈了過去。

但不管阮東銘現在心裏是否後悔著自己的舉動,他都已經沒有回頭路了,等待着他的將是法律的嚴懲,和親情的徹底失去。

因為雲柔的情況不好,所以雲箏在這邊也很是擔心。

好在蘇凝的電話很快就又打了過來,這次是視頻電話了,雲箏一接通就看到了屏幕那端的雲柔。

雲柔的臉色很是蒼白,應該是剛從昏迷中醒來就急着想看她。

雲箏的眼圈一下子就紅了,不過她也顧不上哭,趕緊安撫雲柔:「媽,您別擔心,我現在很好,俞恩跟周眉都在這裏照顧我,我吃的好睡得好。」

大顆大顆的淚滴從雲柔的眼底滾落,足以看得出來雲柔有多牽掛雲箏。

「媽——」

「我真的很好。」

雲箏也控制不住地哭了起來,邊哭着邊這樣哄著雲柔,母女兩人這樣的畫面,惹得俞恩她們也別開了眼各自紅了眼眶。

最後是雲柔先止住了眼淚,只見她紅着眼艱難而又模糊地喊了一聲:「箏兒——」

是雲柔喊出了雲箏的名字!

而且還算比較清楚,要知道在這之前雲柔的語言功能雖然在慢慢康復中,但說出來的話她們這些外人完全挺不清楚。

可這一次她竟然比較清楚地喊出了雲箏的名字,雲箏還有一旁的俞恩她們還有電話那端的董主任蘇凝都是又驚又喜。

「太好了!」董主任比誰都歡喜,興奮地差點蹦起來。

對一個醫生來說,沒有什麼比看到自己的病人越來越好而更有成就感了。

「雲女士,您加油,看看能不能再說清楚別的話。」他在一旁鼓勵著雲柔。

董主任覺得有可能是雲箏跟江敬寒出事,愈發刺激了雲柔,反而讓她的語言功能又有了進一步的康復。

「車、車——」雲柔艱難地繼續開口,可卻在說完一個車字之後就再也說不出別的話來了,這幾個清楚的字已經用盡了她所有的力氣。

眼看着雲柔已經沒力氣了卻還想要繼續說些什麼,董主任連忙打斷了她:「好好好,可以了,不要着急,您先好好休息。」

「是啊,媽,你先休息,其他的事情都不着急,您已經能說清楚這幾個字了,後面的還會遠嗎?」

雲箏也在這端暖心地安慰著雲柔,不過她接着又說:「你剛剛是說了『車』這個字嗎?」

雖然不想雲柔累著,但云柔要表達的東西雲箏也想回應,所以才問了這樣的話。

雲柔用力點頭,表示雲箏猜對了自己的心思。

她的車禍跟江敬寒無關,這是雲柔從醒來之後就一直想要表達的信息,因為她想趕緊解開縈繞在小兩口心底的那個心結,所以在察覺到自己說話稍微有些清晰之後,她第一件事就是想說這個。

奈何她有些操之過急了,所以只說出了一個「車」字,但她太想讓雲箏明白自己的意思了,所以此刻她的眼底全是着急。

「車?」雲箏在這端微微蹙眉,她有些不解地喃喃自語着,「您不會是想說您車禍的事吧?」

雲箏是個極其聰明的女孩子,雲柔在這樣的情況下最想說出來的字是「車」,而跟車有關的事情,雲箏能聯想到的只有雲柔的車禍,所以她想都沒想地就往這方面猜了。

然後就見雲柔再次重重點了點頭,雲箏沒想到自己竟然真的猜對了,一時間也很是驚喜,這或許就是母女連心的默契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最低級愚蠢的報復

97.83%
目錄
共11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