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當然是白襯衣嘍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當然是白襯衣嘍

雲箏由唐明朗載着再次回到了江敬寒的住處,唐明朗將她放下之後就一溜煙兒地開車走人了,雲箏自己乘電梯上了樓。

按響門鈴之後江敬寒來給她開了門,她看都沒看男人一眼,進屋第一件事就是找女兒:「安安怎麼樣了?」

隨着她的話音落下,她也發現屋內完全沒有嬰兒的哭聲,安靜的很。

江敬寒隨手關上了門,然後平靜回她:「剛剛哄好了。」

雲箏:「……」

她有些惱火,咬牙瞪着男人控訴道:「江敬寒,你耍我?」

「沒有,我也不知道她怎麼就好了,或許是她知道你要回來看她?」江敬寒臉不紅心不跳地說着。

「呵呵。」雲箏回了他一聲冷笑,不過卻也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我去看看她。」雲箏不想看到面前煩人的男人,抬腳去了卧室。

不過剛走到卧室門前她就又頓住了腳步,站在那兒踟躕了起來。

江敬寒走過來低聲問:「怎麼了?」

小姑娘緊緊蹙起了眉頭來,扯住自己的衣服用力嗅了嗅之後才說:「我身上的酒味好大啊,會不會熏到她?」

時值春夏交替的時節,天氣漸熱,所以雲箏穿的也不多,隨着她扯起自己上衣衣擺的動作,女孩子一截白皙的小蠻腰就露了出來。

江敬寒微微別開了眼,回她:「她才那麼點,應該不會在意這些味道不味道的。」

男人不敢直視自己的動作讓雲箏腦海中也靈光一閃,她於是語氣軟軟地說道:「哎呀我還是去洗個澡吧,不然我怕她會覺得自己的媽媽是個酒鬼。」

她說完不待男人說什麼又禮貌地請求道:「江先生,麻煩你借給我一件乾淨的衣物穿一穿唄。」

江敬寒瞧著女孩子眼底散發出來的晶亮又狡黠的光芒,一時間頭疼不已,他還能猜不透她那點心思?但他卻好像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此刻的江敬寒也無比矛盾,他一方面確實不想再跟她親密起來,省得自己害了她,可一方面卻又真的放不下她。

嘴上說的再瀟灑,可等她真的做些什麼的時候,他又根本沉不住氣,就比如剛剛她發的挽著唐明朗胳膊的視頻,他明知道她跟唐明朗沒什麼,明知道她在故意氣他,可就是心裏嫉妒的發狂,於是毫不客氣地利用女兒將她給叫了回來。

他現在的心情就是冰火兩重天的煎熬著,選哪一種他都不好受。

「給不給?」面前的小姑娘沒有耐心在那兒等他深思熟慮,乾脆朝他伸出了白嫩的手掌催促道,「不給我就走人了。」

江敬寒輕咳了一聲問道:「你要襯衣還是T恤?」

雲箏彎起了眉眼:「當然是襯衣嘍。」

「當然」這個兩個字,再次肆無忌憚地暴露了她的目的:想藉著這樣的方式撩他。

江敬寒不是沒見過她穿自己襯衣的模樣,他也知道那副樣子有多誘人,誘人到讓他直接將人丟進床里狠狠欺負的地步。

可現在……

江敬寒去卧室給雲箏拿襯衣的時候,喉結忍不住上下滾動了好幾下,將自己的白襯衣遞給她之後他就轉身去卧室照看女兒了,只不過他轉身的動作有些倉促和落荒而逃,生怕雲箏會將他怎樣似的。

雲箏瞧著男人落荒而逃的背影,忍不住偷笑了起來。

不過計劃可真是不如變化快,雲箏原本設想的好好的,等自己洗完澡出來整個人都香噴噴的,就穿着江敬寒的襯衣故意接近她。

可誰知因為喝了酒所以她洗澡的時候有些沒站穩,一不小心就在浴室里摔了一跤,「哎喲」一聲趴在地上的時候,雲箏真是又疼又尷尬,簡直到了要社死的地步,因為她身上不著一物……

門外的江敬寒聽到動靜,直接就開門沖了進來。

「怎麼了?」他焦急地詢問著,在看到趴在地上的雲箏時更是就要上前幫忙。

雲箏滿臉通紅地抬起那隻沒摔到的胳膊阻攔著:「你別過來,你別過來!」

雖說她剛剛還想着要撩他,雖說兩人之間有過好幾年的親密關係,更甚至現在她連孩子都給他生了,可她這幅狼狽的樣子趴在地上的情況,她實在是沒遭遇過。

此時她也滿腦子都沒什麼撩他的想法了,她只想讓他趕緊出去。

這太尷尬了太尷尬了啊!

尷尬到她想當場鑽到地縫裏的地步。

「摔哪兒了?敢動嗎?」她都摔在地上了,江敬寒怎麼可能對她不管不顧?

他也顧不上什麼曖昧或者不合適的了,他只擔心着她有沒有受傷,有沒有摔到骨頭,如果只是皮外傷還好,如果傷到了骨頭就麻煩了,得趕緊去醫院。

「我——」雲箏尷尬得都要哭出來了。

老天爺怎麼對她這樣啊,怎麼就能讓她在洗澡的時候摔一跤呢,老天爺難道不應該助她一臂之力,等她洗完澡出去之後再摔嗎,那樣她可以直接摔到他懷裏,現在可倒好……

江敬寒知道她在尷尬什麼,隨手扯了旁邊的浴巾過來輕輕覆在了她身上,這才又問:「我裹住你,然後扶你起來?」

身上有了東西遮蓋,雲箏自在了一些,她微微咬着紅唇點了點頭,江敬寒於是上前一手按著浴巾一手將她給小心翼翼扶了起來。

「謝謝……」雲箏紅著臉小聲道謝。

江敬寒叮囑道:「我幫你固定浴巾,你試一試那隻胳膊,還能不能動彈。」

他實在是心疼壞了,浴室都是大理石地磚,她摔這一下肯定疼死了。

雲箏第一時間慢慢抬起自己剛剛摔在地上的那隻胳膊,伸展着活動了幾下,然後小聲回道:「好像沒傷到骨頭,應該沒什麼大礙。」

江敬寒心裏長長鬆了口氣,他瞥了一眼小姑娘摔的通紅的胳膊肘:「還要洗澡嗎?」

雲箏點頭道:「我現在身上臟死了,不洗難受。」

江敬寒張了張嘴,差點說出幫忙的話。

他倒不是想趁機干點什麼,他只是擔心她胳膊摔疼了沒法自己洗,不過這話他最終還是咽了回去,如果他真的主動說出幫忙這樣的話,他們之間的關係味道就又變了。

所以他最後也只是囑咐道:「小心一些,待會兒出來我幫你把淤青揉開。」

雲箏點了點頭伸手自己捏住了浴巾,江敬寒則是轉身出了浴室。

待浴室門被關上之後,雲箏直接懊惱地捂住了臉。

剛剛真是太社死了,她不想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當然是白襯衣嘍

98.61%
目錄
共11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