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真真切切被懲罰到了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真真切切被懲罰到了

他掌心的熱度太高,以至於雲箏都被燙的顫抖了一下。

她抬眼看向男人的時候,正好對上男人晦暗到不像樣子的眼眸,雲箏覺得自己的心被燙了一下,她腦袋一熱,乾脆縮回了自己的腿來起身坐了起來。

然後在男人尚未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將他給推倒在了沙發上,而她則是雙手撐在男人的胸口,就那樣垂眼居高臨下地看著男人。

被驟然推倒的江敬寒:「……」

小姑娘膽子可真是越來越大了,她知不知道她這樣做的後果?

只是他沒想到的是,小姑娘都這樣欺著他了,竟然沒再繼續對他做什麼,反而罵起了他來:「江敬寒,你就是個渣男!垃圾!」

江敬寒不怒反笑,他知道她為什麼這樣罵他,於是認命地點了點頭道:「是,我確實很垃圾。」

雲箏揪著男人的衣領哼道:「你不光是個渣男,還是個討人厭的老男人!玩弄別人的感情!」

這下江敬寒抿緊了唇,一句話都沒說。

竟然說他老?

這點他不承認,也不愛聽。

沒有一個男人願意被心愛的女人嫌老,那是對他男性權威的蔑視,於是他的手不自覺地就捏緊了女人纖瘦的腰肢,危險十足。

江敬寒保證,她要是再敢多嫌一句他老,他一定會給她點顏色看看。

不過下一秒,他整個人就怔住了,因為小姑娘猛地俯身湊近了他,那柔軟的唇就在他的唇角流連著,江敬寒覺得這一刻他要死了。

要死在這個小姑娘身下了。

她可真是會折磨人,一會兒冷一會兒熱,一會兒嬌嗔一會兒又罵人,他被折騰的沒有一點力氣,也沒有一絲理智。

然而小姑娘繼續在他唇邊說著:「你這麼壞,我要狠狠懲罰你。」

江敬寒的大腦已經完全喪失理智了,根本不知道她說的什麼懲罰不懲罰的,只知道她柔軟的唇覆上了他的,而他本能地就回應起了她來,兩人就那樣在沙發里吻的難捨難分,快要融為一體。

自從雲箏出國,兩人之間從未有過這樣親密的糾纏,在雲箏懷孕期間江敬寒照顧她,有兩次他吻過她,可跟這次的親吻完全不同。

那些親吻不過是蜻蜓點水,可這個吻卻粘稠到讓兩人都要忘了身在何處。

最重要的是,這個吻是由雲箏主動發起的,也是她主動讓這個吻越來越深的。

原來,這就是她所謂的懲罰。

這對江敬寒來說也確實是懲罰,因為他除了身體過分的繃緊煎熬之外,沒法對她做些別的,如果他做了,那他們之間的關係立刻就變味了。

他不得不剋制的另外一個原因是,雲箏的身體尚未完全恢復好,他不捨得碰她。

雖然她已經生完孩子了,可也不過才生完孩子兩個多月而已,而且她是剖腹產,在醫生的叮囑里,最少要三個月的時間不能同房。

而她又因為孩子早產,傷了身體底子,江敬寒現在完全不敢碰她,只想讓她好好休養身體,所以在最後的關鍵時候,他還是理智回歸,捏著女人的纖腰將她從身上拎了下來。

兩人均已衣衫凌亂,氣息更是亂的不像話。

江敬寒抬手扶著女人的肩克制地說道:「如果這就是你所謂的懲罰,那麼恭喜你,你成功了,我現在渾身都疼的慌。」

他這樣咬著牙說完便起身去浴室了,雲箏懊惱地喊住了他:「江敬寒!」

她都這樣主動了,他竟然還能剋制住?

他是不是真的對她沒感覺了?

是不是真的打算放棄她了?

是不是……不愛她了?

江敬寒頓住了腳步,但人卻沒有回神。

他不敢回神,他此刻的眼神會泄露他對她所有的渴望,他也很是狼狽。

「你竟然不要我?你還是不是個男人!你是不是真的變心了?」雲箏氣呼呼地質問著他,順便火大地丟了一個抱枕往他身上摔。

江敬寒抬手爬了爬自己的頭髮,轉頭低聲說:「你才剛生完孩子沒多久,不能同房。」

男人丟給她這樣一句話,便徹底閃身進浴室了。

雲箏愣了一下,隨後惱火地捂住臉倒進了沙發里。

是啊,她怎麼把這事給忘了?

她出院的時候醫生叮囑過她,幾個月之內不能同房,只是她今天借著酒意又有這樣的機會,便有了蠢蠢欲動想要撩江敬寒的心思了,一時衝動,就把這個叮囑給拋到腦後了。

現在好了,人她白撩了。

她也要面子的,她也臉皮薄的,她借著酒意豁出去這麼一次,結果……

她真的沒臉見人了。

從剛剛在浴室里摔倒的時候開始,她就沒臉面對江敬寒了。

江敬寒在浴室里收拾好自己,洗了個澡重新出來之後,沒在客廳里看到人,打算進卧室找人的時候,他聽到卧室里傳來雲箏的聲音,小姑娘似乎是在跟女兒說著話。

不過他們的女兒現在很顯然在睡覺中,大抵是她自言自語。

「江唯安,你知道嗎,你媽媽我今天真的丟死人了,太丟人了,要不是還惦記著你,我都沒臉活了。」

小姑娘懊惱的話語讓江敬寒有些想笑,她說什麼沒臉活這樣的話,他能感受出來她只是在開玩笑,用這樣的話來表達自己這一天的尷尬。

「你以後長大了,可一定要沉穩一些,冷靜一些,理智一些,千萬不要學媽媽這樣,太丟人了,哎。」

「你多學學你那個爸爸吧,沉穩冷靜理智他都有,拜託你所有的性格優點都像他吧,這樣的話將來你心眼肯定夠用,不用怕被男人騙,也不用怕被壞人騙。」

「媽媽就是太天真了,太傻了,才被你爸爸給騙成這樣的。」

江敬寒悄悄開了門進去,就看到小姑娘正趴在女兒的嬰兒床邊,有一搭沒一搭地吐槽著他。

說他欺騙了她。

江敬寒又是好笑又是無奈,她裝糊塗的本事可真是一流,他什麼話都跟她說了,她也清楚地知道他是因為怕連累她所以才分開,可就是故意這樣陰陽怪氣地刺他。

罷了,她要刺他就刺他吧,誰讓她心裡有氣呢。

「我去趟公司,你留在這兒照看她?」江敬寒進來之後主動跟小姑娘這樣說了一句。

他不能再跟她待在同一個空間了,不然他真的會瘋。

而他也是用這樣的方式給她創造一個跟女兒待在一起的機會,想必她一定會歡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真真切切被懲罰到了

99.21%
目錄
共11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