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沈瑤被氣暈了

第二百零四章 沈瑤被氣暈了

那女星臉色白了白,心驚膽戰地問蘇凝:「不會是傅總打的電話吧?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那女星並不知道俞恩跟傅廷遠的關係,自認自己沒得罪過傅廷遠,所以不懂傅廷遠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他為什麼要這樣對你?」蘇凝一副很是無語的模樣,「這你都不懂?一個男人替一個女人出頭,還能為了什麼?」

蘇凝也是個精明的人,她並沒有直接指明俞恩跟傅廷遠的關係,而是暗指傅廷遠對俞恩有好感。

那女星喃喃道:「你不會是想說,傅總看上了你那朋友吧?」

蘇凝嗯哼了一聲,然後挑了挑眉道:「怎麼?你覺得我朋友不配?」

那女星想起俞恩的禮服還有那條天價項鏈,連忙說道:「沒有沒有,他們配得很。」

蘇凝對她的反應滿意極了,這才又說:「不是我說你啊,沈瑤故意不告訴你我朋友是《容妃傳》的編劇,分明就是拿你當槍使。」

那女星一想,確實如此。

氣得她當即咬牙道:「沈瑤這個賤人,以前她演戲的時候我就看她不順眼極了,整天端著一副高高在上大小姐的姿態,把我們這些人當下人使。」

「要不是看在她現在手裡有資源的份上,我今晚才不會搭理她。現在她害我失去了一個角色,看我不撕了她!」

那女星說完之後就氣呼呼朝宴會廳沖了去,反正也已經失去一個角色了,沈瑤的劇她不演也罷。

再說了,就沖沈瑤這幅心機婊的樣子,會不會真的讓她參演都是未知數。

蘇凝一副看好戲的表情,踩著高跟鞋搖曳生姿地慢悠悠進了宴會廳。

就沈瑤會挑撥離間嗎?她也會好不好。

那女星衝進宴會廳,找到沈瑤之後揚手一杯紅酒就朝沈瑤臉上潑了過去,沈瑤花容失色地後退了幾步,臉上雖然逃過一劫,但她那一身昂貴的禮服卻遭了殃。

偏偏她還穿了件白色的禮服,胸前頓時染上了紅色的酒漬,使她看起來狼狽而又凄慘。

沈瑤氣了個半死,沖那女星怒不可遏地吼道:「你幹什麼?神經病!」

沈瑤確實是覺得這個女星神經病,剛剛她明明挑撥成功了讓這女星討厭俞恩的,怎麼現在反倒朝她發起瘋來了。

那女星咬牙道:「你還有臉問我幹什麼?我撕了你這個賤人!」

她說完便抬手朝沈瑤臉上抓了過去,沈瑤倉皇著著往後躲。

因為參加宴會都穿了極高的高跟鞋,禮服的裙子又是修身的邁不開腿,以至於沈瑤剛後退了一步就身形踉蹌了起來。

她掙扎著朝旁邊的桌子倒去,希望能撐住桌子讓自己不要摔倒。

可誰知那桌子是放宴會酒品的長桌,長桌的中間還有一個極高的華麗酒塔,沈瑤這樣一撲過去,那酒塔噼里啪啦倒了下來,數十杯的酒全都倒在了沈瑤身上,生生把沈瑤澆成了一個落湯雞。

這麼大的動靜整個宴會廳的人都聽到了,所有人的視線都看向了沈瑤。

沈瑤垂眼看了一眼自己滿身的狼狽,又環顧了一下四周眾人驚愕中帶著看笑話心情的眼神,當場崩潰地尖叫了起來,然後又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被氣暈了。

沈瑤的性格極其驕傲好面子,可現在卻在眾人面前丟了丑,還丟了這麼大的丑,她不氣暈過去就怪了。

一旁的紫夜只好硬著頭皮趕緊上前扶住了她,周圍的賓客有回過神來的幫忙叫了救護車,沈瑤以這樣狼狽的姿態退出今晚的宴會。

原本沈瑤來的時候意氣風發,帶著紫夜走紅毯的時候硬生生走出了女王的氣勢來。

她今晚也打算努力將紫夜編劇的古裝劇推出去,俞恩編劇的不是叫《容妃傳》嗎,她跟紫夜剛定下來的名字就叫《瑤月傳奇》。

瑤月是書里的女主,講述她一生從籍籍無名的棄兒到風光無限的一代賢后的故事,擺明了跟《容妃傳》打擂台戰。

更甚至沈瑤還特意將女主的名字取為瑤月,帶了她自己名字里的字,將自己對俞恩的所有怨憤都寄托在了這個女主身上。

只要《瑤月傳奇》的收視率打敗了《容妃傳》,就代表著她打敗了俞恩。

只是沒想到,她出師不利,宴會剛開始就出了糗。

沈瑤被救護車帶走之後,那個穿藍禮服的女星也被保安轟出了宴會廳。

她邊掙扎著邊罵著沈瑤:「沈瑤就是個賤人!」

「你們都不要被她那副白蓮花的模樣給騙了,其實她背地裡陰險狡詐的很!」

不管她罵的這番話是不是真的能影響參加宴會的人對沈瑤的判斷,但她今晚的「壯舉」總歸是讓沈瑤丟了人。

一番鬧劇過後,人群后的蘇凝心情大好地去找俞恩去了。

沈瑤落得這樣凄慘的下場,又是被酒塔砸中澆成落湯雞,又是被氣暈過去抬進醫院,蘇凝完全沒想到。

她還以為那女星就是跟沈瑤罵一罵呢,沒想到這樣轟轟烈烈。

太解氣了。

先撩者賤。

誰讓沈瑤今晚上來就針對俞恩呢,結果自己丟人現眼了,報應。

俞恩自然也看到了沈瑤的遭遇,她剛找到庄恩知跟庄恩知聊了沒幾句,就被酒塔倒地的巨大聲響還有眾人的尖叫聲給打斷了。

俞恩第一時間就從人群里找到了蘇凝,在看到蘇凝滿臉幸災樂禍的笑容時,她就知道肯定是蘇凝背後做了手腳,不然那藍禮服的女星不能這樣對沈瑤。

不過俞恩對沈瑤沒有一絲一毫的同情,甚至覺得沈瑤純屬活該。

俞恩在找尋蘇凝的時候也看到了傅廷遠,作為沈瑤的前男友,作為跟沈瑤傳了幾年沸沸揚揚緋聞的當事人,傅廷遠站在人群里無動於衷地看著沈瑤出糗。

俞恩不知道該同情沈瑤還是該嘲笑沈瑤,沈瑤費盡心機搶奪了傅廷遠好幾年,最後什麼也沒得到,值得嗎?

庄恩知在一旁頗是感慨:「這些女星們在一起就是勾心鬥角,還是我們做編劇的清靜。」

俞恩有些不怎麼自然地笑了笑,她能說眼前這一出就是因為她造成的嗎?

做編劇,在她這裡一點都不清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零四章 沈瑤被氣暈了

17.74%
目錄
共11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