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處境危險了

第二百三十九章 處境危險了

傅廷遠雖然遠在國外,但不影響他知道國內這些事,而且他也一眼就看出來了,這肯定是沈瑤在背後指使的。

即便這件事直接針對的人是蘇凝並非俞恩,但沈瑤的根本目的還是摧毀俞恩,畢竟《容妃傳》的口碑要是被影響了,對俞恩日後的前途並不是一件好事。

易慎之在他們的群里吐槽:「老傅,你說你當初怎麼就看上沈瑤了,你們在一起的時候,你就沒發現她這些心思?」

傅廷遠還真是沒發現,因為他跟沈瑤在一起的時候沈瑤表現的很是大方懂事,而且他們當時交往得也並沒有多麼親密。

如果整天生活在一起朝夕相處的話,說不定他能慢慢察覺出沈瑤一直在偽裝,但那個時候他跟沈瑤也就一起見個面吃頓飯,偶爾一起參加個酒會或者打打高爾夫、騎騎馬。

當時他只覺得跟沈瑤相處得挺愉快,因為他喜歡的這些項目沈瑤都能陪著他,其他的,他也沒往多了想。

江敬寒在群里幽幽發話:「我覺得你有必要查一查當初沈瑤是怎麼坐在你身邊了,按照她那些心機,我總感覺她接近你是故意的。」

「甚至你也可以查一查沈大小姐之前在國外留學的過往,她之前不是一直在國外嗎,怎麼會突然回國了?又正好在參加晚宴的時候坐在了你身邊,還那麼巧地出了糗?」

在易慎之跟江敬寒的提醒下,傅廷遠蹙眉說道:「確實應該查一查了。」

如果沈瑤真的是有目的地接近了他,那他對俞恩的愧疚和悔恨可能又要增加一層了。

傅廷遠在紐西蘭待了三天,一次都沒能跟俞恩視頻成功。

她每次都不接,讓他有事發信息或者語音,或者乾脆直接打電話說,傅廷遠氣得不行,可是卻又拿人家一點辦法都沒有。

他現在不是她的誰,充其量只是一個鄰居,一個工作上的上司,沒有任何理由逼著她跟他視頻通話。

傅廷遠的心情本就夠焦躁的了,那天周眉給他發信息:「老闆,我今天去《容妃傳》現場看了一次,拍了幾張照片。」

因為傅廷遠不在江城,所以就由周眉代表投資方傅氏去的現場。

周眉隨後把照片發給了傅廷遠,照片里鍾文誠跟俞恩坐在一起挨得很近,兩人在看監視器里剛剛拍過的鏡頭,看完之後兩人又坐在那裡聊了起來。

傅廷遠一看兩人之間那距離,心裡的醋罈子瞬間就打翻了。

周眉就猜到了自己老闆的心情,很快便又發了信息過來:「老闆,我給你發這幾張照片,只是想告訴你一下,以後估計這樣的畫面會有很多,請您淡定。」

鍾文誠是導演,俞恩是編劇,雖然俞恩作為編劇交稿之後幾乎不用去片場,但因為鍾文誠很是尊重俞恩這個編劇的意見,所以會經常打電話給俞恩溝通,而俞恩有時間的話就會去片場。

一部電視劇拍攝下來要幾個月,所以周眉才會提前給自家老闆打預防針。

傅廷遠抬手扯了扯自己的領帶,真他媽鬧心,當初他就不應該同意鍾文誠自己做《容妃傳》的導演,即便俞恩親口承認她現在跟鍾文誠沒有什麼關係了,但鍾文誠愛慕俞恩的心思可是一點都沒少。

瞧瞧他看俞恩那眼神,他的心思根本藏不住。

傅廷遠有種想要立刻買機票回去的衝動,可是他這邊正在談的項目又有了新進展,他走不開,於是就只能看著那幾張照片暗暗咬牙。

又過了一天,易慎之在群里艾特他,語氣鄭重:「老傅,我覺得……你的處境確實有些危險。」

傅廷遠心情極差地回他:「???」

易慎之說:「俞恩這幾天去北京了,你知道嗎?」

「不知道。」說起這件事來傅廷遠就氣,自從他來了紐西蘭,就沒正八經地聯繫上過俞恩,所以他自然也不知道俞恩去了北京。

易慎之雖然察覺到了傅廷遠的壞心情,但也還是硬著頭皮跟他說:「葉家在北京給她辦了一個盛大的宴會,算是認親宴,邀請了眾多賓客,其中不乏許多京城名門的青年才俊。」

「為什麼會邀請這群人,葉家的目的你清楚吧?」易慎之這樣問了傅廷遠一句。

傅廷遠自然清楚,變相給俞恩安排的相親唄。

易慎之說完之後在群里發了一張照片,是俞恩跟一個戴著金絲邊眼鏡的年輕男人從咖啡廳里走出來的畫面。

北京已經入秋,天氣湛藍澄澈,滿地金黃的葉子為周圍的環境平添了幾分浪漫。

俞恩跟那個年輕男人站在咖啡廳門口說笑的畫面很是般配養眼,她穿著寬鬆厚實的大毛衣,脖子上系了一根很是保暖的圍巾,愈發顯得她嬌俏動人,

那個年輕男人的打扮則是一身紳士風,西裝馬甲三件套,配上他的金絲邊眼鏡,彷彿漫畫里的貴公子。

傅廷遠看著照片里的畫面,心底當即決定了,立刻訂票回去,還要直接去北京。

易慎之盡職盡責地繼續介紹:「照片里的這位,據說是葉家上下都很滿意的一位青年才俊,三代高官,他本人在文化部門工作,你說葉先生毒不毒,特別安排了一個跟俞恩極其有共同語言的人給她認識,這兩人在咖啡廳坐了一上午,聊得那叫一個合拍。」

傅廷遠的心情本就差勁,被易慎之這麼一番話給說得只覺得心頭直冒火。

心慌不安的火,彷彿下一秒俞恩就要跟這個年輕男人修成正果了似的。

一個沒忍住,他吐槽易慎之道:「我覺得你可以去當偵探了。」

易慎之了解的這麼詳細,可不是能當偵探了嗎?

易慎之不滿為自己辯駁:「這是我京城一哥們告訴我的,我好心轉告你,你還諷刺我。」

「我那哥們說了,俞恩那晚一亮相,他們好多人都心跳砰砰的,奈何最後讓這位給搶了先。」易慎之說到最後乾脆給他發語音了,「我告訴你這些呢,就是想說您吶,處境這下可危險了。」

「這位可不是李天澤那種貨色,你隨便一出手就能給捏扁了。」

「我馬上回去。」傅廷遠回了易慎之這樣一句,便拿了手機開始訂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九章 處境危險了

20.76%
目錄
共11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