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被威脅了

第二百四十九章 被威脅了

到了片場之後鍾文誠便召集幾個主創去會議室開會,主演之一的蘇凝看到傅廷遠跟俞恩一起到來,毫不掩飾地朝傅廷遠翻了一個嫌棄的白眼。

她挽著俞恩的胳膊低聲吐槽傅廷遠:「他現在這是你走哪兒他跟到哪兒的節奏。」

說起這件事來俞恩就頭疼:「你說我該怎麼辦?」

俞恩是真的束手無策了。

住的地方跟傅廷遠是隔壁,如今工作上還有牽連,她躲到天涯海角也躲不掉他啊。

住的地方可以換,可工作已經簽約了,一時半會兒沒法換。

「哎呀,辦什麼辦,就順其自然唄。」蘇凝語氣輕鬆地安慰著她。

俞恩覺得也只能這樣了,不然還能怎樣?

解決完問題之後俞恩便離開了片場,傅廷遠自然隨她一起離開,他的司機等在外面,俞恩只好上了他的車。

兩人剛坐進車裡,傅廷遠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不過傅廷遠沒有立刻接起來,而是微微蹙眉盯著手機,神色間劃過一絲冰冷。

俞恩察覺到了他身上的寒意,本能地看了一眼他的手機,上面顯示的名字是沈青山。

想到沈青山就難免會想起沈瑤,俞恩默默別開了眼。

俞恩覺得,有時候命運也挺捉弄人的。

曾經沈瑤仗著優渥的家世狠狠將她踩在腳底下,如今風水輪流轉,她仗著葉家的家世,逼著沈瑤自尊全無地給她道了歉。

她倒是沒什麼,就是不知道沈瑤會不會日日夜夜都被這口氣給慪得睡不著覺。

身旁傅廷遠已經接起了這通電話來,但語氣十足的生疏冷淡:「沈總,找我有事?」

自從沈青山插手了沈瑤跟俞恩的事情,跟沈瑤一起處處欺負俞恩,傅廷遠就自動將沈青山給劃歸到了敵對的那一撥人中。

試想一下,如果俞恩沒有是葉文親生女兒這個翻轉,現在的她會凄慘成什麼樣子?

被帶節奏罵跟葉文那樣的老男人有染,對一個女孩子是多麼致命的傷害?

俞恩不僅僅會失去聲譽,還會失去事業。

當然,即便沒有葉文那一出翻轉,他也不會允許俞恩被沈青山父女欺負成那麼凄慘的。

以前是他瞎了眼,將沈瑤當做性情極好的大家閨秀,所以狠狠傷了俞恩,往後他都不會了,俞恩有任何事,他一定會第一時間為她出頭。

沈青山的語氣卻一如既往的溫和,彷彿跟他之間沒有之前的那些嫌隙隔閡,彷彿還是那個跟他父母交好的長輩:「聽說你出差回來了,今晚一起吃個飯?」

「好。」傅廷遠痛快應了下來。

傅廷遠知道,沈青山既然主動找他,那肯定是有事。

他倒要看看,沈青山還有什麼卑鄙的招數。

只是,傅廷遠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沈青山會用他手裡握著的他父母的把柄來威脅他。

煙霧繚繞的和室里,傅廷遠聽沈青山道出那樁陳年舊事時,臉色一點一點沉了下來。

沈青山說:「當年你父親在外面認識了一個大學里的小姑娘,兩人愛的死去活來,那個小姑娘甚至還為他懷了孕,所以可想而知你媽鬧著要他跟那個女孩斷了的時候,你爸有多艱難。」

「可後來為了事情不被鬧大,他還是斷了,跟那女孩都談好了,他付一大筆錢賠償,那女孩承諾跟他徹底了斷。」

「原本事情到這裡就結束了,可你媽不甘心,又跑去那個女孩的學校找那個女孩鬧,那個女孩後來受不了同學的指指點點和風言風語,跳樓自殺了。」

傅廷遠的手死死握住了杯子的邊緣。

他只知道他父親當年在外面有過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也知道因為那個女人而差點跟他媽離婚,但他不知道後來還出了人命,而他媽,是那個推波助瀾的劊子手。

沈青山瞥了一眼他難看的臉色,繼續慢悠悠地說:「這件事鬧得很大,那女孩的父母從老家趕來,直指你父母逼死了人。」

「這件事你爸錯在先,他追求人家那女孩的時候,謊稱自己離異,欺騙了人家,後來你媽也不該在達成協議人家承諾跟你爸斷了之後還去鬧得人盡皆知,間接逼死了人。」

「我對他們的過去沒興趣知道。」傅廷遠在沈青山說到這裡的時候冷冷出聲打斷了他,然後直接問向沈青山,「所以你是想用他們這件事來拿捏我?」

傅廷遠聽到這裡已然大體猜出了沈青山的意圖來,這樁陳年舊事被沈青山翻出來,除了拿捏他,還能做什麼?

況且,這真的可以算是一樁醜聞了。

沈青山笑得虛偽:「怎麼能叫拿捏你呢?我只是跟你講講這其中的利弊而已。」

「當年那女孩跳樓引起了極大的轟動,差一點各家媒體就將真相給曝光了出去,是我連夜動用了所有能動用的關係,壓下了這些報道。」

「不然的話,你爸媽的所作所為一經披露,對你們傅家的影響太大了。」

言外之意,即便經過了這麼多年,這件事要是曝光出去的話,依舊會對傅氏造成極大的打擊,還有難以預估的負面影響。

傅廷遠承認,得知這樁陳年舊事背後藏著人命的時候,他心底有那麼一絲的震驚。

可他很快就冷靜下來,並且快速分析了沈青山的目的:「我要是不跟你合作,你就曝光?然後毀了傅氏?」

「我看那個葉文不順眼極了,目前只有我們合作,才是解決他的最好辦法。」沈青山攤了攤手,言語間全是肆無忌憚,好似篤定了傅廷遠一定會妥協似的。

傅廷遠冷笑了一聲,先不說沈青山對付葉文只是為了一己私利,這種行為讓他很不齒。

單說葉文是俞恩親生父親這一條,他就一萬個要拒絕沈青山。

開什麼玩笑,他現在得罪誰也不可能得罪葉文。

沈青山被燙傷的是腳,而不是腦子,所以到底為什麼會拉他去對付自己未來的老丈人?

亦或者說,沈青山篤定他不會為了俞恩而在乎葉文。

換句話說,他們都不覺得他對俞恩的感情是認真的。

他傅廷遠以前確實從未將俞恩放在心上,可如今,也確實是真真切切將她放在心尖上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九章 被威脅了

21.63%
目錄
共11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