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沒必要委屈自己

第二百六十四章 沒必要委屈自己

俞恩拒絕了傅廷遠的提議,傅廷遠的眼底全是失望。

不過下一秒他又接著說:「那等何瑋年走了,你也要陪我去別的地方玩玩。」

說起來他跟俞恩還從來都沒有一起出去旅行過,別說旅行了,哪怕是一起去近處泡個溫泉或者打個高爾夫度假都沒有。

他經常世界各地出差,那個時候她賦閑在家,他大可以帶著她一起出差,只可惜那個時候他半分都不認可她,怎麼可能將她帶在身邊。

想到這些,傅廷遠都恨不得回到過去的那些時光,將那個時候的自己狠狠揍一頓,揍清醒了才好。

俞恩覺得傅廷遠的提議簡直不可理喻:「你這是什麼邏輯?」

傅廷遠冷哼道:「你要公平對待,你招待何瑋年游江城了,也要陪我旅行一場。」

俞恩覺得他這話好像在爭寵,無聊又幼稚。

她招待何瑋年,不過是一種禮節,他有必要這種事也要有樣學樣嗎?

不過她還是挑眉問他:「你確定要跟我一起出去旅行?」

傅廷遠沒有任何猶豫地點頭:「確定。」

俞恩看了他一眼,輕飄飄地說:「錢鍾書先生在《圍城》里寫過:一場旅行最能看出兩個人是否能夠合拍,一個月舟車僕僕以後,雙方還沒有彼此看破、彼此厭惡,還沒有吵嘴翻臉,還要維持原來的婚約,這種夫婦保證不會離婚。」

俞恩說完之後「好心」提醒了傅廷遠一句:「到時候旅行沒結束我們先吵結束了,你可別後悔。」

俞恩想著,錢鍾書先生的話說得還是很有道理的,不妨就跟傅廷遠出去旅行一場,說不定他們還真的不合拍。

到時候想必傅廷遠也就了卻了對她的這份執念,而她,也可以不再為這段情感所累了。

傅廷遠跟她想得完全不在一個頻道上,他只是摟緊了她的腰認真地問:「那如果旅行回來我們還沒結束,你同意跟我復婚嗎?」

俞恩咬牙道:「你想多了。」

「錢鍾書先生說的話,只適用於那些尚未結婚準備結婚的,而我們,結過婚又離了,不適合,大抵就是看看我們彼此是否合拍而已。」

她怎麼可能就因為一場旅行的合拍而同意復婚?

經歷過一次,婚姻對她來說是絕對不會再輕易踏入涉足的一件事,不然她也就不會跟傅廷遠提什麼只走腎不走心了。

傅廷遠雖然對她的回答極其不滿意,但還是妥協認了下來:「好,都聽你的。」

不管怎樣,她能答應跟他單獨出去旅行,他已經很滿足了。

他也知道不能操之過急,她被他傷過的心,總要他一點點去修復。

俞恩也沒想到,在這件事上兩人竟然談攏了,傅廷遠也算是說到做到。

既然都談好了,那她也就開口攆人了:「好了,你可以走了。」

傅廷遠一副不想走的表情,俞恩有些無奈:「你留下來又什麼不能做,有意思嗎?」

她現在是姨媽期,只想一個人靜靜。

「誰說什麼都不能做的?」傅廷遠話音落下之後猛地彎腰將俞恩給抱了起來。

俞恩嚇了一跳,連忙摟緊了他的脖子:「你幹什麼?」

卧室里,俞恩的手被傅廷遠按住的時候,她終於知道他的話是什麼意思了,整個人惱火得要炸了。

後來傅廷遠去浴室清洗,俞恩一氣之下離開了卧室,去客房睡去了。

傅廷遠沐浴出來自然不甘心,然而去敲了半天客房的門俞恩都不理他,他也只能訕訕自己回了主卧,孤枕難眠了一晚上。

俞恩向來習慣了早起,不過第二天早上傅廷遠起來的時候並沒有看到人。

他想著自己先去廚房露一手,把早餐做完了再喊她。

昨天他跟易慎之餐廳的廚師簡單學習了一番,肯定不能直接上手做硬菜,人家不過是先簡單傳授了他一些烹飪基礎常識。

他主動要求學了一些簡單的早餐,先顧好眼前再說。

等他做好早餐端上桌,俞恩還沒起來。

他有些擔心地去敲客卧的門:「俞恩?起來吃早飯了。」

裡面傳來俞恩有些虛弱的語氣:「你先吃吧,我再睡會兒。」

傅廷遠猛然想起很久之前有一次,她用來大姨媽為借口拒絕了跟他一起去請容清堯,當時周眉說女人每個月的那幾天身體都會不舒服。

想到這些他微微蹙眉問:「你是不是不舒服?」

俞恩倒是沒想到他會猜到,她其實也沒有多麼不舒服,只是肚子隱隱有些疼,然後犯懶不想動彈而已。

比起那些來大姨媽動輒就疼得死去活來的女人來說,她算是極其幸福的,也就剛開始第一天的時候會有些難受,後面稍微緩一緩就好了。

沒想到傅廷遠在外面著急得跟什麼似的,一個勁兒地敲門:「你開一下門。」

俞恩被他吵得要命,只好下床去給他開了門。

傅廷遠一進來就擔憂地問她:「要不要去醫院?」

俞恩跟看神經病一樣看了他一眼,有些無奈地說:「你要是能讓我安靜一會兒,我會好得更快。」

她說完就重新趴回了床上,被嫌棄了的傅廷遠直接說:「就你這樣還招待何瑋年?跟他說別來了。」

俞恩哭笑不得:「他又不是現在就來,要過幾天。」

到時候她大姨媽都快結束了,也就不會有什麼不適了,他就是不想讓何瑋年來,所以找個借口就吐槽。

傅廷遠計謀沒有得逞,暗暗咬了咬牙,換了溫和的語氣說:「我去給你端了早餐來,你吃完繼續睡。」

俞恩這才想起他剛剛敲門是喊她吃早餐,不由得驚訝地問:「不會是你做的早餐吧?」

「自然。」傅廷遠認真地說,「我說了我要學著做飯,昨天跟易慎之餐廳的廚師學了一些,今天抽時間我再繼續去學。」

俞恩看著面前跟從前判若兩人的男人,不知道自己是種什麼樣的心情。

想了想她還是垂下眼輕聲說:「傅廷遠,其實你沒必要這樣委屈自己。」

他那樣高高在上又驕傲自負的人,如今在她面前低三下四,還學什麼做飯,傳出去他不要臉面了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六十四章 沒必要委屈自己

22.94%
目錄
共11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