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誣陷

第二百九十七章 誣陷

俞恩被這一幕給嚇得魂飛魄散,渾身直冒冷汗。

沈瑤摔下去當場就昏了過去,額頭更是被磕得血流不已,畫面觸目驚心。

俞恩總算明白為什麼沈瑤剛剛轉身背對樓梯的時候臉色發白,沈瑤自己肯定也知道,這樣摔下去會無比痛苦,心裡也怵。

這一招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俞恩不懂沈瑤為什麼要這樣做。

既然她的前男友救她於水火之中了,她就不能跟前男友好好生活不再惹是生非了嗎?

因為沈瑤摔下樓昏倒,又因為沈瑤之前大聲喊俞恩推她,所以參加晚宴的人一下子就圍了過來,有人報警,有人指責俞恩為什麼要下這麼狠的手。

將沈瑤從這麼高的樓梯上推下來,這是想要沈瑤的命啊。

一時間,眾人看向俞恩的視線複雜了起來,完全沒想到她這樣一個看似溫軟良善的女孩子,會有這樣狠毒的一顆心。

就算這個沈瑤再讓人厭惡,她也不能這樣傷人啊。

俞恩感受出了眾人眼裡的誤解,站在原地不卑不亢地為自己澄清:「我沒有推她,是她先來抓住我,又自己往後倒去的。」

人群中有人說了一句:「有誰會這麼想不開,自己從樓梯上滾下來,這麼高的樓梯,難道她不怕摔死嗎?」

俞恩勾唇一聲冷笑,就有人這樣想不開,為了給她按一個蓄意傷人的罪名,寧肯遭這般罪。

圍觀眾人自然是不信俞恩的說辭的,俞恩倒也不慌,身正不怕影子斜,她沒做虧心事,自然不慌。

蘇凝從人群外匆匆跑了進來,一把摟住臉色泛白的俞恩問道:「怎麼回事?」

俞恩簡單將事情大概講給了蘇凝聽,蘇凝自然是信俞恩的,她肺都要氣炸了。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依舊昏迷著的沈瑤,蘇凝想上前踹死沈瑤的心都有了,她不過是出去接個電話的功夫,沈瑤就來陷害俞恩了。

真是有病!

俞恩及時攔住了蘇凝:「等警察來吧。」

現在這麼多眼睛盯著她們,她們不能再出一絲一毫的差錯。

庄恩知聽到這邊的動靜也趕了過來,她挺身站在俞恩跟蘇凝面前,護住了兩個年輕的女孩:「俞恩是我的關門弟子,我以人品保證,她絕對不會做這樣惡毒的事情,大家先散了吧,這種事交給警察就好。」

庄恩知將眾人都散去的同時,警察跟120同時趕到,沈瑤被送去了醫院,俞恩則是被警察帶走配合調查。

傅廷遠沒有參加這個晚宴,因為俞恩不想他們一起出席再引起公眾的關注,加上傅廷遠也給俞恩安排了兩個保鏢,所以他就沒有跟著。

那兩個保鏢也沒想到,沈瑤會用這種自傷的方式來陷害俞恩。

這一次俞恩的身體倒是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可她的名聲現在處於被沈瑤毀了的邊緣。

一旦沈瑤咬死俞恩蓄意傷她,那這個罪名可不輕。

傅廷遠在趕去警局的路上,第一時間就給江敬寒打了個電話,讓他以最快的速度回國,全權負責俞恩這個案子。

趕到警局之後,兩個保鏢自責不已,傅廷遠沒有怪他們,沈瑤的手段之惡劣卑鄙,誰都沒想到。

有那麼一瞬間,傅廷遠真心希望,沈瑤那一摔乾脆把她給摔死算了,省得她整天出來害人。

江敬寒雖然人在國外,不過還是派了自己律所最能幹的律師陪傅廷遠一起去了警局,將俞恩給保釋了出來。

沈瑤此刻在醫院已經蘇醒,她身上多處從樓梯滾落下來的擦傷淤青,還有腦震蕩的癥狀,她第一時間就通過前男友徐暢發聲:俞恩嫉妒她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又因著過去跟她的恩怨,對她痛下殺手,惡毒推她下樓。

沈瑤還曬出了自己的驗傷報告,聲稱要將俞恩告進監獄。

因為沈瑤這一波操作實在是凄慘無比,所以網上對俞恩罵聲一片,都在說她表面溫軟善良,實則惡毒陰險。

俞恩隨傅廷遠從警局出來的時候,外面圍了一圈記者。

俞恩被傅廷遠護在懷裡,兩個保鏢在前面開路,江敬寒律所的律師則是走在俞恩的另一側,幫她抵擋旁邊的記者。

「俞小姐,請問你真的推了沈瑤嗎?」

「你們兩人當時究竟發生了什麼?」

「沈瑤說要將你告進監獄,對此你有什麼想說的?」

記者一連串的問題拋出來,俞恩的腳底晃了晃,但她死死咬住了嘴唇鎮定下來,並且抬手輕輕拽了拽傅廷遠的衣角,示意他自己有話要說。

傅廷遠頓住腳步,結實的胳膊將她牢牢護在懷裡。

俞恩看向那些記者,義正言辭地說:「我再聲明一遍:我沒有推沈瑤,人在做,天在看,我就是這樣坦蕩。」

事情剛發生的時候俞恩還有些慌,但現在她已經徹底冷靜下來了,她沒做過那種傷天害理的事,自然挺得直腰桿。

「我相信法律的公平與公正,也相信法律自會還我一個公道。」俞恩說完這幾句話,便在傅廷遠的護送下低頭離去。

坐進車裡駛離之後,江敬寒律所的律師轉過身來對傅廷遠和俞恩說:「我剛剛從警方那裡了解了一下,這件事情有些棘手。」

「警察說他們去調取了晚宴酒店的監控,所有能拍到俞小姐當時站立方向的攝像頭都被破壞了,什麼影像證據都沒有。」

「現在沈瑤是受害人,她說的話就是唯一的證據。」

沈瑤如今一口咬定是俞恩蓄意推她,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俞恩百口莫辯。

律師的話讓俞恩的臉色白了白,她剛剛還很堅定地澄清自己沒有推沈瑤,現在看來沈瑤是早有預謀。

如果她拿不出證據來證明自己的清白,那她蓄意傷人的罪名就成立了,到時候她就不僅僅是名聲會毀掉了,還會面臨著牢獄之災。

蓄意傷人可不是小事,是刑事案件。

俞恩倒抽了一口冷氣。

傅廷遠從在警局一見到她就一直握著她的手,此時能感受出她的驚懼后怕,將她往懷裡擁了擁說道:「不用怕,我們肯定會找到證據。」

不惜一切代價,他也要護她周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七章 誣陷

25.83%
目錄
共11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