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總會露出蛛絲馬跡

第二百九十八章 總會露出蛛絲馬跡

傅廷遠帶俞恩回了家,徐暢同時也去醫院探望了沈瑤。

沈瑤一看到徐暢就哭了起來,她摟住徐暢的腰委屈地說道:「Eric,我好疼啊,感覺全身的骨頭都快被摔斷了,醫生說我還有輕微腦震蕩!」

「辛苦了。」徐暢任由她摟著自己,垂下的眼底卻是劃過一絲狠戾的念頭。

從那麼高的樓梯摔下來,怎麼就沒摔死她呢?

亦或者怎麼就沒摔斷個手腳胳膊的,竟然只是腦震蕩?

用這樣的方式算計陷害俞恩,這個主意是他想出來的,他出這個主意的目的就是要一石二鳥,既陷害了俞恩,也想著會讓沈瑤受傷。

他心裡是期盼著沈瑤能當場摔死的,這樣俞恩死無對證不說,殺人的罪名也就成立了,就算不判死刑,後半輩子也要在獄中度過了。

前段時間俞恩是葉家女兒的新聞被炒的那樣火熱,到時候葉家肯定也沒法出面保俞恩,俞恩只能被按上殺人的罪名了。

誰曾想沈瑤竟然只受了點小傷,可真是應了那句「禍害遺千年」的話。

不過他也不著急,慢慢來就是了,反正俞恩現在已經被算計上了。

沈瑤自然不知道徐暢的這些心思,她現在對徐暢死心塌地,徐暢說什麼她就聽什麼,不然按照她的性格,又怎麼可能做從樓梯上摔下來這種危險的事情呢。

她從徐暢懷裡抬起頭來問:「你確定把所有的攝像頭都破壞了嗎?」

徐暢回得肯定:「那是自然。」

沈瑤惡狠狠說道:「那就好,我這次一定要讓俞恩翻不了身!」

徐暢說:「只要你死咬住她不放,她肯定不能置身事外。」

傅廷遠不是愛上俞恩了嗎,不是非俞恩不可了嗎,那他只要從俞恩那裡下手,隨隨便便就能讓傅廷遠過得不痛快。

「收拾了俞恩,接下來我們就要對付傅廷遠了。」徐暢冷幽幽地說,「回國之前我已經跟傅廷遠的對手公司結盟了,我們將針對傅氏進行一場惡意收購,到時候有傅廷遠的好看。」

「真的?」沈瑤又驚又喜。

她真是沒想到,徐暢竟然還有這樣的本事。

徐暢寵溺地抬手揉了揉她的頭頂:「為了能幫你出氣,我什麼都可以做。」

「Eric,你真是太好了!」沈瑤再次撲進徐暢懷裡緊緊摟住了他,「往後你說什麼我就聽什麼。」

她別提有多希望傅廷遠跟俞恩過得不好了,現在徐暢竟然全身心的幫她,她自然要什麼都聽徐暢的。

被她摟住的徐暢,眼底劃過冰涼的光芒,不過嘴上卻是說著:「好,不過現在不需要你做什麼,你好好養傷就行,外面的事情我來處理。」

「你好好休息,我去處理狀告俞恩的這件事。」徐暢說完就鬆了沈瑤,沈瑤戀戀不捨地放他走人。

林茹在徐暢離開之後也來探望沈瑤,不過林茹進病房第一件事就是數落沈瑤:「你怎麼這麼傻呢,竟然自己往樓梯下摔,多危險啊。」

沈瑤不以為意:「這不是為了讓俞恩下地獄嗎?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

Eric就是這樣跟她說的,她原本也害怕自己受傷,不想執行Eric提出來的這個計劃,可聽了Eric的勸說之後,她就動搖了。

只要能毀了俞恩,她受點傷算什麼?

老天也佑她,她現在沒什麼事。

林茹不滿:「可你要是自己摔出事來怎麼辦?」

林茹終究是沈瑤的母親,還是在乎沈瑤的生死的,主要是現在沈青山入獄,林茹能指望的人也就只有沈瑤了,她可不希望沈瑤出什麼事。

沈瑤面露不耐:「我這不是沒事嘛。」

林茹又說:「是Eric給你出的注意?他讓你去做這種危險的事情,哪裡有把你放在心上?」

沈瑤止不住沖林茹吼了起來:「行了媽,你別叨叨了,我這不是沒事?」

沈瑤現在聽不得別人說徐暢一丁點的不好,即便那個人是她親媽也不行,在她眼裡,現在徐暢就是這世間最愛她的人。

林茹看了一眼不耐煩的女兒,抿了抿唇沒說話。

那個Eric,真的愛她的女兒嗎?看在他救她們於水火的份上,她相信他的誠意,可真的愛一個女人,怎麼忍心讓她去冒險?

江敬寒的速度很快,當天晚上就乘坐私人飛機從國外趕回來了,隔天一早便出現在了俞恩家裡,當然,傅廷遠也在。

俞恩親手煮了兩杯咖啡,一杯遞給了江敬寒,一杯給傅廷遠。

眉目俊朗炙手可熱的江大律師感動得都要掉眼淚了:「過了這麼久,終於又能喝上你煮的咖啡了。」

以前俞恩還是傅太太的時候,江敬寒他們偶爾會去找傅廷遠小聚,所以喝過俞恩親手煮的咖啡,也嘗過俞恩親手做的飯菜,無一例外,他們幾個人都很懷念。

傅廷遠在一旁幽幽接話:「托江大律師的福,我今天也能品嘗一杯。」

傅廷遠話語間的哀怨之氣簡直撲面而來,自從他殷勤地學會了做飯又學會了煮咖啡之後,俞恩就很少做這些了。

他也不敢提讓俞恩做,提就會被她一句「你自己不是都會了嗎」給堵回來。

「你活該。」江敬寒毫不客氣地笑了起來。

三人邊喝咖啡邊聊,俞恩其實有些憂心忡忡,在昨天得知所有的監控都被破壞了之後。

但江敬寒卻完全是一副志在必得的姿態:「真相永遠只有一個,你沒推,那就肯定是沈瑤做了手腳,他們總會露出蛛絲馬跡的。」

江敬寒轉而又說:「我跟廷遠想了個主意,讓他們自露馬腳,你不用擔心。」

俞恩驚訝地轉頭看了傅廷遠一眼,江敬寒是連夜趕回來的,他什麼時候跟江敬寒商量主意了?難道他昨晚沒睡?

傅廷遠看出了她的心思來,低聲主動說:「敬寒凌晨落地的,給我打電話過來我就醒了,那段時間我們商量出來的。」

俞恩哦了一聲沒再說什麼,但心裡卻是百感交集了起來。

她從來沒想過要跟傅廷遠很快和好,可她也沒想到,沈瑤跟沈青山的所作所為,會將她跟傅廷遠之間的關係迅速拉近。

他一次次為她斡旋奔波,她還怎麼能心如止水下去?

之前葉文還說她可別救命之恩以身相許,這下可能真的要以身相許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八章 總會露出蛛絲馬跡

26.05%
目錄
共11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