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病了一場

第三百三十四章 病了一場

因為徐暢跳崖自殺,所以傅倩倩的死沒有任何人的責任可以追究。

警察在懸崖下找到徐暢時,他早已沒有任何生命體征了,徐暢的那幾個手下很快便被警方抓捕歸案,從他們的口供中警方這才知道了徐暢這段時間來的所作所為。

從沈瑤被下藥開車撞傅廷遠跟俞恩到林茹的死,再到傅倩倩,徐暢那幾個手下都交代得清清楚楚。

林茹也是被徐暢下了葯,徐暢先是跟林茹表明自己是孟芸弟弟的身份,又說了一番惡毒要復仇的話刺激林茹,隨後林茹便情緒不受控制地跳海了。

至於林茹體內的葯,確實是遇到冷水就會快速揮發的那種,所以警察在林茹的體內沒有檢測出什麼藥物來,因為林茹那個時候已經在海水裡浸泡多時了。

因為傅倩倩死得並不光彩,所以傅家簡單處理了她的後事。

傅廷遠在傅倩倩下葬之後便一病不起,後來甚至發展成了高燒不退。

許航作為醫生,在給傅廷遠診治過後對易慎之和江敬寒說道:「老傅的身體是沒什麼大問題的,之所以病倒,十有八九是憂思過度所致。」

這所謂的憂思過度,他們都知道是為什麼。

俞恩離開江城留給他那樣一封信,明裡暗裡都是要跟他分手的意思,並且俞恩自從離開之後一通電話一句信息都沒有給他來過,撐著辦完傅倩倩的後事,已經是傅廷遠最大的極限了。

易慎之跟江敬寒都愁得要命:「現在要怎麼辦?」

老爺子年邁,董文慧又因為傅倩倩的死而情緒崩潰,傅江人遠在國外,聽說因為這次綁架事件也受了不輕的傷,自身都難保,連傅倩倩這個女兒下葬都沒趕回來。

如今傅廷遠身邊也沒什麼人,就只有他們三個好友守著。

看著傅廷遠如今這幅樣子,他們誰都心疼又難過。

易慎之恨鐵不成鋼地瞪著病床上憔悴昏睡的男人:「瞧他那點出息,九死一生的事我們都經歷過了,沒想到為了個女人一蹶不振!」

江敬寒不愛聽易慎之這種拿愛情不當回事的話:「你就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等有天你心愛的女人不要你了,我看你能不能比老傅堅強。」

易慎之不屑一顧:「女人而已,大不了重新找一個。」

易慎之話音落下,周眉敲門進了病房。

江敬寒瞬間看好戲似地瞥向了易慎之,易慎之現在跟周眉在一起,他剛剛說什麼「女人而已大不了重新找一個」的話,周眉肯定聽到了。

江敬寒很想看到周眉生氣易慎之尷尬的畫面,然而他實在是低估了周眉的鎮定,她像是沒事人似地說:「我來送幾份文件。」

傅廷遠雖然人在醫院,但清醒的時候還是要處理一些公務,如今傅氏大多數事務都是周眉跟周南姐弟兩人在處理,但有些也必須要傅廷遠簽字。

周眉放下文件,又問了易慎之幾句關於傅廷遠的身體狀況便打算離開。

江敬寒笑著對她說:「周特助,你這些年真是越來越能幹了,以後誰娶了你,可真是好福氣,上得廳堂下得廚房啊。」

「謝謝江律的誇讚。」周眉又豈會聽不出江敬寒這話是故意說給易慎之聽的,所以只淡淡應了一句便轉身走人了。

易慎之不會娶她,任憑江敬寒再怎麼刺激也沒用。

周眉離開之後江敬寒惋惜地問易慎之:「你真的不考慮跟周眉修成正果?」

江敬寒是打從心底欣賞周眉:「就算她沒有顯赫的家世,可她自身有能力出眾優秀,日後定能幫你撐起易氏的半邊天。」

江敬寒並不是在誇大其詞地吹捧周眉,周眉確實是優秀的。

這些年作為傅廷遠的左膀右臂跟在傅廷遠身邊歷練,放在外面早就能單獨管理好一家公司了,如果不是他們姐弟倆衷心愿意一直為傅氏效力,外面一堆公司等著挖他們去做老總。

誰知易慎之卻是懶洋洋地說:「女人要那麼多能耐幹什麼,會撒嬌會服軟會在床上伺候好男人就行了,再說了,我易慎之還需要女人幫我撐起易氏?」

江敬寒恍然道:「我懂了,你這還是不夠愛,你要是真愛了,管她有沒有能力,管她有沒有家世,不管不顧地就娶回家了。」

江敬寒說到最後還不忘扣題到自己身上:「比如我對我老婆就是。」

因為深愛,從人家小小年紀就開始覬覦,開始布局,最終循循善誘將人家引到了自己懷裡。

門外,並沒有第一時間離去的周眉用力攥緊了垂在身側的雙手,眼底劃過一絲濃郁的苦笑。

她就不該留下來不死心地聽聽他們還會說她什麼,這就是所謂的自取其辱。

他對她就只是一時的新鮮,就只是玩玩,因為他以前的女人中還沒有她這種類型的。

周眉,你越來越貪心了。

一開始你不是想著,只要能做他的女人就好嗎?

不是想著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哪怕一天也好嗎?

你不是一直都知道他不愛你嗎?

不是一直都做好了他隨時會離開的準備嗎?

你現在這是在期待什麼?在奢求什麼?

又在……心痛什麼?

她這樣自己對自己說著,緩緩鬆開了攥緊的雙手,重新邁開步伐離開。

傅廷遠在身體稍微好轉一些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對許航說:「我要出院。」

許航無語至極:「你現在還沒好利索,出院做什麼?工作上的事周眉周南他們不是都送來讓你處理了嗎?」

傅廷遠眉眼沉沉神色堅決:「我要去北京。」

許航更崩潰了:「我知道你有許多話要跟俞恩說,但你好歹等你徹底好了再去——」

傅廷遠打斷了許航的話:「我夢到她生病了,還很嚴重,我得去看看。」

許航頭疼:「她就算生病了,人家在北京葉家肯定會給她請各界名醫,你去了又有什麼用?」

「再說了,你自己還病著呢!」許航苦口婆心地勸著,傅廷遠卻是一句話都聽不進去,掀起被子就打算下床走人,還是易慎之從外面進來,跟許航一起按住了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四章 病了一場

29.02%
目錄
共11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