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不願相信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不願相信

「大晚上的,你這是發什麼瘋?」蘇凝不是一般地嫌棄傅廷遠,「你不嫌冷嗎?」

傅廷遠勾唇自嘲地笑了起來。

他還真沒覺得冷,或許是他喝了酒,也或許是他心頭的火已經燒得快要將他給燃燒了。

他自然也知道他跟蘇凝應該避嫌,所以就那樣站在颯颯寒風中悵然地問蘇凝:「她到底愛不愛我?」

蘇凝橫了他一眼:「這個問題你不是應該去問她嗎?你問我做什麼?」

傅廷遠像是沒聽到她的話似的,兀自繼續問她:「她說她根本沒想跟我和好,還說她不過是跟我虛情假意演戲,為了報復我,讓我痛苦!」

「我不信!」傅廷遠雙眼猩紅地凝著蘇凝,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我不信她是這樣的人,她肯定是騙我的!」

俞恩有多愛傅廷遠,蘇凝很清楚。

所以聽到傅廷遠這樣說,蘇凝稍微怔了一下。

但她隨後就反應了過來,俞恩既然這樣說,那就代表俞恩有自己的打算,所以蘇凝選擇了配合俞恩。

於是她翻了個白眼冷哼道:「這有什麼不信的?你以前對她有多渣你自己不清楚嗎?她要是還愛你,幹嘛要跟你離婚?」

「你不是不信她的話,你是不信自己會被報復,不信自己竟然會在她面前失去魅力!」

「傅廷遠,歸根到底你們男人這種自大的毛病,都是被慣的,都是因為我們女人對你們太好,所以才給你們養成了這種自以為是的毛病!」

蘇凝劈頭蓋臉的一番話讓傅廷遠身上的溫度瞬間降到了冰點,他雙眼死死盯着蘇凝,一字一句地問:「這麼說,她是真的對我沒感覺了?」

蘇凝是她最好的朋友,連蘇凝都默認了,那就代表這些話她確實跟蘇凝說過。

「你以為呢?」蘇凝也是個機靈的,重新將問題給拋了回來。

見他依舊不肯放棄的樣子,蘇凝又攤了攤手,給了他最後一擊:「她回國后你不停地對她死纏爛打,她是煩不勝煩才逼不得已跟你虛情假意了一場。」

傅廷遠眼底的猩紅更甚,原本吹在身側的雙手更是死死攥了起來。

他不願相信,可卻又不得不相信。

蘇凝攆人:「你趕緊回去吧,這麼冷的天別凍感冒了。」

傅廷遠澀然笑了一聲:「感冒了算什麼?」

他現在心都死了,還會在乎感冒不感冒的嗎?

蘇凝瞪着他:「不是吧?你這要死要活的,至於嗎?」

周長安一走這麼多年,半分都不惦記她,她都沒要死要活呢。

說實話,蘇凝看到傅廷遠這幅樣子心裏也有些難過,她於心不忍,於是放緩了語氣說:「求你了傅大總裁,趕緊回去吧。」

傅廷遠這下轉身了,蘇凝又嘆了口氣說:「算了算了,我套件衣服送你回去吧。」

雖然是同一個小區,但蘇凝還是擔心他這幅失魂落魄的樣子路上會出事,於是裹了件長到腳踝的羽絨服,出門送傅廷遠回家。

不過為了避嫌,蘇凝還是慢悠悠地跟在了傅廷遠身後,兩人之間隔着十步的距離。

她要是跟傅廷遠傳出點什麼緋聞來,那可真是夠媒體記者們寫的了,什麼當紅女星撬閨蜜牆角這樣的話能漫天飛,那她可就真的黑得徹底了。

當然,她是不會給別人留下這樣的把柄的。

好不容易將這尊大佛給送到了家,看着傅廷遠進門蘇凝這才鬆了口氣。

回去的路上,她裹着羽絨服幽幽地嘆息,看到傅廷遠跟俞恩,她難免又想到了自己。

如果早知道愛一個人這樣苦,當初她無論如何都不會去招惹那個清冷寡言的學霸少年。

回家之後蘇凝給俞恩打了個電話,說了剛剛傅廷遠來找她的事。

「謝謝。」俞恩在電話里跟她道謝,「要不是你說了那些話,說不定他明天又會跑來找我,這樣估計他就徹底死心了。」

蘇凝心疼極了:「好想抱抱你。」

俞恩沉默了一下,輕聲說:「最痛的這一關熬過去了,以後應該就不會再痛了。」

「那等他跟別的女人傳出婚訊呢?等他們生了孩子兒女雙全的幸福生活呢?」蘇凝一字一句地問着她,「你不會覺得痛?」

蘇凝也不想讓俞恩痛的,可她說的這些,俞恩也早晚要面對。

既然如此,那不如就今天一起全都痛完了好了。

俞恩紅着眼控訴她:「我好不容易剛平復好了情緒,你又快要把我說哭了。」

「我自己已經哭了。」蘇凝的語氣里已然帶了哭腔,「我一想起周長安以後會跟別的女人親密無間,一想到他的眼裏心裏全是別的女人再也沒有我了,我就心痛死了。」

俞恩死死咬住自己的唇。

她又何嘗不是這樣呢?

心痛得感覺都要麻木了。

許是真的傷心難過極了吧,蘇凝又恨恨說道:「他要是再不回來,我就退圈,去美國找他去!我找到他親口問一句他還愛不愛我了,總好過一直這樣漫長的等待要好!」

「你冷靜一下。」俞恩急急安撫着她,「你現在是事業上升期,怎麼能退圈呢?你不是常說,只有錢才是最有安全感的嗎?」

俞恩不認為蘇凝現在應該放棄自己的事業,她一路走來極其不容易,好不容易有了現在的口碑和地位,一退圈什麼都沒了。

娛樂圈年輕漂亮的女明星多的是,日後她要是後悔了想回歸,市場早就不屬於她了。

好在蘇凝是個拎得清的:「好啦好啦,我也就衝動地想一下,我當然知道自己不能任性了,尤其他媽還那副德行。」

她沒有顯赫的家世,沒有給力的父母做後盾,她只有讓自己足夠有錢,也就是傳說中的讓自己成為豪門,才能足夠有底氣面對周長安的父母。

俞恩鬆了口氣:「你知道就好。」

說實話,俞恩還真擔心蘇凝一個衝動就去找周長寧了。

畢竟,蘇凝是那種敢愛敢恨的性格。

兩人又說了幾句別的便掛了電話,俞恩這一晚睡得並不好,甚至還做了個噩夢。

夢到傅廷遠掐着她的脖子惡狠狠地問她為什麼要這麼殘忍地對她,還說既然她這麼無情,那他就乾脆掐死她算了。

俞恩嚇得都從夢裏驚醒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不願相信

32.93%
目錄
共11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