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四年前的一場意外

第四十五章 四年前的一場意外

傅廷遠說的沒錯,在俞恩喝了第一杯之後就被拉著喝了第二杯第三杯,沒一會兒在場的幾個男人除了鍾文誠跟傅廷遠之外,俞恩跟他們喝了個遍。

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傅廷遠已經用眼神將俞恩大卸八塊了。

俞恩不是感受不出來,不過她懶得理他。

傅廷遠於是幽幽轉頭看向了一旁的鐘文誠,意思是你既然心儀她,就這樣看著她被人灌酒?

鍾文誠接收到傅廷遠眼神里傳達給他的意思,繼續穩坐泰山。

說實話鍾文誠一開始也有些擔心,但他看俞恩現在面不改色心不跳,心情忽然就放鬆了下來。

按照他對俞恩的了解,她的性格不是那種衝動且不顧後果的人,她既然選擇跟他們喝下去,那就代表著她對自己的酒量有自信。

傅廷遠簡直要被鍾文誠給氣死了,他這什麼破老闆。

那廂周眉看到自家老闆難看的臉色,趕緊找話跟俞恩聊天,省得俞恩再被他們拉著喝酒。

周眉關切地問俞恩:「俞小姐,你還好吧?」

俞恩回了周眉一個淺淺的笑容:「我沒事。」

她現在除了有些想去洗手間之外,沒有任何感覺,頭不暈眼不花腳步也不踉蹌。

周眉感慨著:「你這酒量還挺嚇人。」

俞恩笑著回:「我這酒量有一部分原因是天生的,還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後天喝的多了又練出了一些來。」

周眉驚呼:「你還整天喝酒?」

周眉實在是無法想象前老闆娘這副溫溫柔柔的樣子,竟然還經常喝酒。

俞恩解釋道:「也不是整天喝,就是大學那幾年喝的比較多。」

蘇凝大學時期被星探發現簽約出道,剛入行的她壓力很大,加上那個時候蘇凝也為情所困,於是就整天拉著她喝酒,而且還是每次都喝大的那種,所以她倆的酒量就是這麼練出來的。

俞恩正跟周眉聊天呢,那個導演就又搖搖晃晃端著杯站了起來,試圖繼續跟俞恩喝酒。

「俞小姐,沒想到你酒量這麼好,以前怎麼都不知道?」傅廷遠忽然開口對俞恩說話,那導演只好又坐了下去。

傅廷遠這番話說的頗有幾分警告的意味,尤其是最後一句。

等於間接控訴俞恩跟他在一起的那三年純屬欺騙,整天說自己不會喝酒,結果現在千杯不醉。

俞恩感受出了傅廷遠的質問,看著他淡淡解釋了一句:「其實我的酒量一直都不錯,只不過四年前發生了一出意外,給我造成了很深的心理陰影,我有好多年不敢喝酒。」

「不過現在走出來了,所以就無所謂了。」

俞恩說的是實話,四年前她爸跟她哥在她的酒里下了葯,然後將她送上了傅廷遠的床。

傅廷遠認定她跟她爸她哥是一夥的,認定她不知廉恥玩弄手段,認定她愛慕虛榮貪圖富貴,這件事對她打擊極大,自此發誓滴酒不沾。

現在也確實如同她自己所說的那樣,她走出來了。

傅廷遠聽完她的話之後眉頭緊緊蹙了起來。

四年前?

那不就是她爬上他床的時間段?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那晚的她好像確實喝了酒。

難道她說的意外,是指的四年前那一晚?

那不是她自己主動爬上他床的嗎?為什麼她說是意外?

傅廷遠心中有很多疑問,但現在也不是問出來的時候,只神色複雜地看了她一眼,仰頭將自己杯中的酒喝光了。

這一場飯局結束的時候已經很晚了,那個導演一行人已經醉的不成樣子了,傅廷遠滿臉嫌棄地將他們給打發了,然後兀自跟周眉坐進了自己的車裡離開,看都沒看一旁的俞恩一眼。

俞恩巴不得傅廷遠這樣跟她劃清界限,她隨後坐了鍾文誠的車回家。

回去的路上,鍾文誠溫聲笑著對俞恩說:「看不出來你還這麼能喝。」

俞恩笑了一下隨後問鍾文誠:「以後崔導他們就不會再拉著我喝酒了吧?」

俞恩的話讓鍾文誠的胸口不受控制的疼了一下,原來她喝的這麼拚命是為了讓崔導他們就此消停再也不敢跟她喝酒。

他輕輕點了點頭說:「嗯,至少不會再跟你硬碰硬.了。」

「那就好。」俞恩垂下眼,生生忍住了太陽穴處傳來的一波又一波的疼痛。

她表面看起來似乎跟沒事人一樣,但實際上她喝多了很容易頭疼。

鍾文誠將她送到家之後就紳士離開了,俞恩疲憊地將自己丟進了沙發里。

不知道躺了多久,門鈴忽然響起。

她暈乎乎地起身,從貓眼裡看到外面站著的人是傅廷遠的時候,她整個人頓時清醒了過來。

她並不想給傅廷遠開門,也不知道他大半夜地找來是為什麼。

而就在她沉默的時候,傅廷遠乾脆直接開口發話了:「開門。」

俞恩只好警惕地問道:「有事嗎?」

傅廷遠倒是應了下來:「是。」

俞恩又問:「什麼事?」

傅廷遠語氣不悅地說:「你先把門打開。」

俞恩一點都不情願開門,不過想想現在夜已經深了,讓傅廷遠繼續站在門外的話會吵到鄰居,所以最終還是開了門。

傅廷遠邁步進來之後隨手就將門關上了,俞恩後退了一步問他:「找我什麼事?」

傅廷遠緊緊盯著她,一字一句追問:「四年前一場意外,所以不喝酒了?什麼意外?」

俞恩沒想到傅廷遠會將她晚上隨口提及的這件事記在心上,她抬眼看向傅廷遠,確定他眼底確實是要探究的意思之後,忍不住彎起唇角自嘲地笑了起來。

她邊笑著邊選擇了坦白:「意外就是我爸和我哥在我酒里下了東西,然後把我送到了你的床。」

傅廷遠抿緊了唇凝著面前的俞恩,他雖然已經想到了可能是這件事,但她親口說出來他還是心情很複雜。

因為……這些年俞恩不是沒跟他解釋過,但他根本就不信。

在他看來,哪有父親或者哥哥對自己的妹妹做這種卑鄙齷齪事的?

所以他本能地就以為俞恩在說謊,只為了洗白她自己,只為了在他面前裝無辜,好博取他的憐愛穩固她傅太太的地位。

半晌之後,他才再次發出聲音來詢問:「所以,不是你心甘情願跟我的?既然不願意,為什麼不拒絕跟我結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五章 四年前的一場意外

3.91%
目錄
共11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