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滿滿的危機感

第五百二十九章 滿滿的危機感

「我知道了。」周長寧在沉默過後這樣回了鍾文誠一句。

鍾文誠好奇地問:「你跟她沒談好?」

周長寧很是心塞。

根本就沒能好好談,都吵起來了。

鍾文誠想了想勸道:「照我說,你不如就放任她去談好了,談了一頓說不定最後發現還是你最好。」

周長寧哼了一聲:「你就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你能眼睜睜看著心愛的女人跟別的男人眉來眼去談情說愛?」

鍾文誠被噎了一下,隨後又說:「她這是錄節目,那麼多雙眼睛盯著呢,有什麼能談情說愛的?不過就是一起吃吃飯見見面而已。」

「再說了,她跟節目上的男嘉賓也是第一次見,你覺得她是那種第一眼就能跟人家談情說愛的人?」

周長寧承認,他鬱悶的心情被鍾文誠這番話給安慰了一番。

但他心裡還是有些不舒服,接受不了她跟別的男人吃飯聊天約會。

可後來又一想,這麼多年她拍戲,跟那些合作的男演員親都親了,他還介意她吃頓飯做什麼。

正自我安慰了一番心情好轉了幾分,就聽鍾文誠在電話里忽然說:「我可能有個不好的消息要告訴你。」

「我剛剛收到節目組一個導演的信息,說蔡東陽也參加了他們節目,而且被成功選為了蘇凝的男嘉賓。」

周長寧:「……」

「蔡東陽你還記得嗎?」鍾文誠生怕他貴人多忘事,又可以給他科普了一下,「就是前些年追蘇凝追的很緊的那個富二代,你之前不是讓人把他弄出國去了嗎,他最近回來了。」

「回國后的他又纏上了蘇凝,如今正各種變著花樣追她,聽說還是以談婚論嫁為目的的,蔡東陽說起來也不年輕了,家裡肯定也逼婚了。」

鍾文誠這番話讓周長寧剛剛好轉了幾分的心情又瞬間跌到了谷底,他怎麼能不記得蔡東陽?這些年圍繞在蘇凝身邊的那些男人,他一個個都記得很清楚。

也正因為如此,他的心情才更憋悶。

他剛放棄了去參加這個節目的念頭,蔡東陽又冒了出來。

如果蘇凝接觸的是別的男嘉賓他還能淡定,可偏偏是蔡東陽,當初就是因為蔡東陽追俞恩追的太狂人,他才不得不想辦法將蔡東陽弄到了國外。

他還以為經歷了國外花花綠綠紙醉金迷的生活,蔡東陽對蘇凝的心思就斷了,沒想到蔡東陽還惦記著俞恩……

「你說,我也去參加這個節目怎麼樣?」周長寧咬牙這樣問了鍾文誠一句。

雖然剛剛因為蘇凝說不想再被他媽騷擾,所以他打消了參加節目的這個念頭,但這會兒被蔡東陽一激,他顧不上什麼騷擾不騷擾的了。

他父母知道了也無所謂,但他不會再允許他們去找蘇凝的麻煩。

「什麼?」鍾文誠以為自己聽錯了。

「你不是最不喜歡這種拋頭露面的事嗎?」跟周長寧合作的這幾年,鍾文誠對周長寧也算是有了一定的了解。

無論是鐘鼎還是長興,周長寧都不是那個活躍在幕前的人。

不僅僅是因為他人在國外不方便參加活動,也不僅僅是為了暫時不讓蘇凝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他本人就不想過度拋頭露面,他更願意地是待在幕後做那個掌控全局的人。

周長寧沒有跟他解釋什麼,只又堅定了幾分語氣說:「你幫我聯繫一下,我也參加這個節目,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要把我排在蔡東陽前面。」

鍾文誠笑著應道:「只要你決定要參加,那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憑我這麼多年在娛樂圈的名望,幫你拿下這個名額還是沒問題的。」

這種戀愛節目要找男嘉賓,肯定不會只找一個。

再說了,蔡東陽八成是花錢或者靠著人脈關係才拿到這個名額的,周長寧為什麼不能?

況且周長寧可比蔡東陽優秀多了,節目組一看這樣的優質人才,肯定優先為蘇凝安排周長寧。

「謝謝。」周長寧又說,「你先聯繫,後面有任何問題你再找我,花錢也無所謂。」

「好。」鍾文誠說完便掛了電話,趕緊幫周長寧聯繫去了。

那廂,方興遠找到白芷的時候,白芷正在頂樓的天台上獨自哭的傷心。

方興遠走過去給她遞了包紙巾,然後鄭重道歉:「不好意思啊師妹,我也不知道周長寧會突然冒出一個喜歡的女人來,我跟他這麼多年,他從來沒說起過……」

方興遠這樣一說,白芷哭得愈發傷心了。

方興遠無奈極了,可也不知道該怎樣安慰,於是就只好雙手插兜站在一旁仰頭看天,只求這小師妹能趕緊消停下來。

白芷哭了一通見他不再有什麼安慰的話,只好自己停了哭聲轉頭紅著眼問他:「他真的從來沒說過嗎?你也不知道那個女人到底是誰?」

方興遠誠懇搖頭:「我確實不知道。」

「不瞞你說,我今天也是第一回聽他說這件事,我要是知道他心裡有人,我也不可能這樣撮合你們,那不是害了你嗎?」

白芷又哭了起來,邊哭著邊對方興遠說:「我真是傷透了心。」

「從第一眼看到周長寧的時候,我就被他那副清雋優雅的氣質給吸引了。」

「我拚命地在他面前刷存在感,可他無動於衷,後來我爸爸說,周長寧這人心高氣傲且智慧超群,他心裡暫時應該不會有情情愛愛這些事,讓我耐心地等一等。」

「好不容易等到他提前修完學分完成學業了,他又被他後來的導師拉去做什麼研究,根本就見不到他人,我爸說他參加的那個研究說不定會有危險,讓我暫時遠離他。」

「如今他好不容易回國,處境也安全了,我千里迢迢跟來,他卻說心裡有人了。」

「方興遠,你說說,這算什麼?」白芷哭得傷心欲絕,「就算他心裡有人,那也該有個先來後到吧?」

「他一出國我就認識你們了,我才是最先走近他的那個人,他憑什麼不要我?」

白芷自顧自地控訴著:「難不成他是出國前心裡就有人了?」

「可如果是那樣的話,這麼多年他們根本沒什麼聯繫,早就沒感情了吧?」

「而且你們出國的時候還那麼年輕,年輕人的感情有什麼深刻可言,不過是讀書時無聊打發寂寞的一種方式而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二十九章 滿滿的危機感

45.92%
目錄
共115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