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任何事都要跟蘇凝彙報

第六百六十一章 任何事都要跟蘇凝彙報

最要命的是,當時那夜跑的人扭到腳后撞過來,方興遠出於對她的保護,直接一把摟着她的肩將她給護到了一旁,男人溫熱的掌心觸碰到她胳膊上的肌膚,惹得她好一陣臉紅心跳。

只不過雖然方興遠拉了她一把,可她胸口還是沒能逃出那瓶礦泉水的魔爪,當時她低頭一看自己的胸口,臉紅得快要滴出水來了。

好在方興遠疾步跑向他的車,飛快地拿了空調毯過來,暫時遮住了她的尷尬。

但就像蘇凝說的那樣,該看的方興遠肯定都看到了。

想到這些庄庄直接捂著臉跌進了蘇凝的沙發里,不願再見人。

蘇凝笑着故意逗她:「不然叫他對你負責吧?」

庄庄從沙發上跳了起來:「那倒不至於。」

現在這年頭,睡了都不一定會負責,更何況她這種情況,她也不是那種保守的女孩,她不過是一想起來就覺得尷尬而已。

蘇凝意味深長地說:「我感覺他應該挺願意對你負責的。」

「你可別逗我了。」庄莊重新倒進了沙發里。

蘇凝湊過來繼續追問:「你對他一點都沒有感覺?」

「沒有。」庄庄翻了個身,將自己的臉朝向了沙發內側。

蘇凝只好繼續給她出謀劃策:「你說你能不能爭點氣,這麼好的一個鑽石王老五站在你面前,現在還跟你是假扮的男女朋友關係,你能不能就把這段關係給坐實了?」

蘇凝覺得自己簡直要為小助理操碎了心,這要是換做別的女人,此時早把方興遠給撲倒了,她家助理可倒好,心如止水。

庄庄被蘇凝念的頭疼,當然她也知道蘇凝是為了她好,希望她能有個好歸宿,嫁得好,生活無憂,開心幸福。

不過此時她還是動作麻利地從沙發上爬了起來逃命:「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明天見。」

說完人便衝出了蘇凝的房間。

蘇凝在她身後說道:「沒出息!」

庄庄聽到了,她自己又氣又笑,果然是親老闆。

可她還是不敢啊,她這輩子沒做過什麼出格的事,一直規規矩矩本本分分,如今要她去跟一個高不可攀的男人談戀愛,她想想就慫了。

也不對,倒是也做過一件出格的事,那就是暗戀過那個男生,也想過在人家生日的時候鼓起勇氣表白來着,後來一場透心涼之後她就愈發心如止水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庄庄洗了個澡出來,想了想還是給方興遠發了條信息:「你什麼時候回去?毯子等我洗乾淨了還給你。」

方興遠很快就回了過來:「我明天一早的飛機,毯子先放在你那裏吧,下次見面再給就好。」

庄庄盯着下次見面那四個字嘆了口氣,他們還有下次見面啊?

拜託啊別見了,她真的好尷尬。

不過最後也只是回了一句:「好的,一路順風。」

「謝謝。」方興遠也給她簡單回了一句。

細水長流這個詞,方興遠很懂,他也不着急,他已經打聽到了,她爸爸下個月生日她會請假回去,到時候他再想辦法接近她,或者賴著跟她回家見父母?

好像有些不太合適,但給她爸爸準備一份生日禮物還是有必要的,畢竟他們現在還是男女朋友的關係。

江城。

白芷隔天在那個黃總的床上醒來,意識到自己昨晚都經歷了什麼之後她整個人都瘋了,好一通發瘋之後把那個黃總都給砸傷了,最後被帶進了警局。

楊柳還有匯星的人都不願去領她,因為怕得罪那個黃總。

那個黃總被白芷用煙灰缸砸的鼻青臉腫,某個部位更是被白芷給狠狠踢了好幾腳,以至於他放狠話說要讓白芷待在監獄里這輩子都別想出來。

楊柳和匯星的人怎麼敢去領白芷?

最後白芷無奈之下只好將電話打給了方興遠,當然方興遠早就將她的號碼給拉黑了,白芷打的是方興遠辦公室的電話。

方興遠的助理接的電話,隨後將事情轉告給了方興遠。

方興遠此時人正在J市要登機,哪有那麼多閑工夫管白芷,他想了想聯繫了周長寧,兩人一商量,決定為了他們老師最後再幫白芷一次,但他們會直接買好機票將人送走。

周長寧不可能出面去見白芷,他懶得理她,所以派了自己的新助理彭程去。

不過在彭程出發之前周長寧先給蘇凝打了個電話,老老實實彙報自己要派人去把白芷保出來的事,他知道蘇凝不會介意,但他還是要主動告知。

這是對蘇凝的尊重。

任何跟其他女人有關的事,他都會主動告知。

彭程帶着長興生物的律師還有買好的機票去了警局,將白芷帶出來之後白芷就又立刻不滿地問道:「方興遠呢?周長寧呢?他們怎麼沒有一個來見我的?」

「方總不在江城,周總也不願見你,所以派我過來處理這件事。」

彭程對白芷態度很是淡漠,這是周長寧交代的,讓他不必對白芷有什麼好臉。

「這是周總幫你買好的飛機票,待會兒司機會載你先回去收拾一下行李,再送你去機場。」

白芷簡直要氣瘋了,周長寧跟方興遠這是打算一張機票打發了她,這簡直是對她的奇恥大辱!

她不甘心。

她如今被那個姓黃的給睡了,他們竟然沒有一個幫她出氣的,她咽不下這口氣!

以及她淪落到如今的境地,都是拜周長寧跟方興遠所賜!

都是因為他們不管她,她才被人這樣欺負的!

她恨他們!

想到這裏她上前一把奪過了彭程手裏的機票撕了個粉碎,然後惡狠狠地對彭程說:「回去轉告周長寧,我跟他們勢不兩立!」

彭程攤了攤雙手很是鄙夷地說:「你確定要跟周總和方總對着干?」

不是彭程瞧不起白芷,而是如今的江城周長寧跟方興遠的地位幾乎沒有什麼人能撼動,白芷想要跟周長寧他們作對,就憑她背後那幾個肥頭大耳的老男人的勢力?

白芷被彭程的表情給激怒,抬手就想打人,彭程毫不客氣地捏住了她的手腕,白芷瞬間疼得齜牙咧嘴地叫囂了起來:「你放開我!」

彭程簡直沒見過這樣無理的女人:「這是在警局門口,你都敢動手打人?我看周總他們就不應該保你出來!」

「你以為你是誰?你有什麼資格這樣說我?」白芷繼續發瘋。

彭程狠狠將白芷給甩到一邊,然後冷聲說道:「我是誰我清楚的很,但你最好照照鏡子,好好看清你是誰。」

彭程說完之後帶着律師便走人了,司機倒是留了下來,將氣急敗壞的白芷送了回去。

彭程回了長興之後壓着火跟周長寧彙報了白芷的所作所為,周長寧對他的所作所為表示認可:「辦的不錯。」

白芷這種人沒有必要給她再留什麼面子。

彭程又問:「那她把機票都撕了怎麼辦?還要送她回去嗎?」

「還是那句話,既然是她自己的選擇,那就讓她留下來好了,都已經頭破血流了還不思悔改,這就是找死!」周長寧最後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臉上的表情也跟着陰沉了幾分。

他最煩白芷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了,孫菲的下場白芷難道沒看到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六十一章 任何事都要跟蘇凝彙報

57.78%
目錄
共11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