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八章 甘之若飴

第六百七十八章 甘之若飴

等周長寧鬆了自己之後,蘇凝惱火地捶了他一下,然後說:「不去了不去了,行吧?」

蘇凝說完從男人懷裡掙脫出來,轉身打算走人,不想再理他這個瘋子。

誰知周長寧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語氣堅定地說:「去,必須去。」

他必須要去見見陳卓,必須要讓陳卓知道他的存在,讓陳卓知道他跟蘇凝有多恩愛,從而讓陳卓對蘇凝徹底死心。

他能解決掉一個蔡東陽,就能再解決一個陳卓。

蘇凝無語至極,瞪著他好一會兒都說不出話來。

他不是介意陳卓嗎,不是不想讓她跟陳卓見面嗎,怎麼又忽然非要去了?

周長寧沒有解釋,只不由分說地攬著她上樓:「走吧,去換衣服。」

「你確定?」蘇凝狐疑地問著他。

周長寧正色點頭:「嗯,確定,我也好多年沒打過撞球了,去放鬆一下也挺好的。」

蘇凝挑眉:「在國外這麼老實本分?都不出去玩的嗎?」

周長寧頓住腳步,將她往懷裡按了按警告道:「再這樣懷疑我,我就讓你下不了床。」

蘇凝:「……」

這人現在怎麼連個玩笑都開不得了?

周長寧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凝著她認真解釋:「我在國外的每一天,除了專註學業就是想你,哪裡有時間出去玩樂?」

「也不敢出去玩,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在愛情里你的心可比針眼都要小,我要是有一點的不安分守己,你肯定就不要我了。」

男人說完這番話的時候,黑眸忽而一瞬間變得濕漉漉的,好似他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周長寧確實委屈,她明明知道他是潔身自好的人,明明知道他不會看別的女人一眼,還動不動就開他玩笑,編排他在國外的生活。

蘇凝被男人這樣的目光給盯得有些心虛,覺得自己好似多麼十惡不赦似的,連忙別開了眼:「你這話說的好像我多兇悍似的,沒有玩就沒有玩唄。」

蘇凝也不知道他一個要三十歲的男人,是怎麼上一秒是陰狠的醋意橫飛下一秒就又委屈可憐的,這變臉玩的不是一般的溜,她都招架不住了。

心裡直呼:以後再也不開他這種玩笑了。

兩人換衣服外出之前,蘇凝先給陳卓打了個電話。

打電話的全程用的是免提,因為周長寧強烈要求的。

蘇凝說了自己要過去玩的事,陳卓在電話里立刻就說:「直接過來就行,撞球室那邊你上次來過之後我就沒再開放過,所以根本沒人,不需要提前清場。」

「啊?」蘇凝很是驚詫,她自己都不知道會有這事,她很是擔心地說,「可這樣會不會影響你賺錢啊?」

陳卓那個娛樂城,撞球廳佔了很大一部分比重,他說沒再開放過,那等於直接關停了,蘇凝覺得這會讓陳卓損失一大筆錢的。

陳卓很是不以為意:「我還差那點錢?」

他隨後又很是感慨地說:「再說了,你幫我的健身房還有酒吧推薦了那麼多客戶和朋友,這些錢我早就從那些地方賺回來了。」

陳卓的話音落下,蘇凝就察覺到身旁的氣壓低了好幾倍。

本來她跟陳卓還有交集就已經讓周長寧打翻醋罈子了,如今周長寧又得知自己幫陳卓各種介紹生意,只怕是這回打翻的就是醋缸了。

其實她也沒有刻意幫陳卓宣傳,更多時候只是隨口一推薦而已,畢竟圈內的藝人如今幾乎人人健身,參加活動或者在劇組聊起健身這件事的時候,她就會說一下自己朋友開了一家健身房。

又或者大家有聚會的時候,她也會順口提一嘴陳卓的酒吧,她也奇了怪了,她這人帶貨能力實在是太強悍了,衣著打扮之類的也就罷了,健身房和酒吧她一說大家也都蜂擁而去,也就給陳卓帶動了生意。

因著周長寧的低氣壓,蘇凝在電話里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陳卓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轉而聲音沉沉問道:「身邊有人?」

蘇凝只好笑了一下應道:「嗯。」

「是周長寧吧?」陳卓一下子就猜中了答案,隨後他又語氣自嘲地說,「前段時間他自爆已婚,我就知道那位周太太是你。」

其實蘇凝從來沒跟陳卓說起過她跟周長寧的現狀,但沒想到陳卓竟然猜到了。

陳卓似乎情緒一瞬間低落到了極點,不等蘇凝說什麼又說:「電話里就不多說什麼了,待會兒見吧。」

說完他便掛了電話,蘇凝捏著手機嘆了口氣。

她也不想一個又一個地傷害別人,可她也沒有辦法,她的心只裝得下周長寧一個,也從來就只有他一個。

「他倒是挺有自知之明。」周長寧點評了一番陳卓的態度。

陳卓一下子就猜到他娶的只會是蘇凝,也知道蘇凝會嫁的人只有他,也就是說陳卓心裡知道,他跟蘇凝都不可能再有別人。

這不是有自知之明還能是什麼?

蘇凝抬手在他唇角上輕輕提了提,然後說道:「所以啊,人家都知道我們的事了,你就別再拉著張臉了,大家就簡簡單單做朋友唄。」

周長寧沒說話,只握住她白皙的手,放在掌心細細地摩挲,陳卓最好像他表現出來的那樣有自知之明。

兩人隨後驅車去了陳卓的撞球室,不過沒有同行,而是各自開了各自的車,一前一後到達,省得再被人拍到同行。

周長寧先到的,因為他不想讓蘇凝先到,從而單獨跟陳卓相處。

陳卓等在撞球室門口,在看到周長寧先從車上下來之後挑了挑眉說:「看來跟女明星談戀愛也沒多好啊,這整得跟特務似的,還不能一起出現。」

周長寧隨手鎖了車,順便丟給陳卓一句:「我甘之若飴,又不是一輩子都不能公之於眾。」

陳卓暗暗磨了磨后槽牙,剛剛喝的那些酒全部都衝到了頭頂。

進入撞球室的時候,周長寧從陳卓身邊經過,向來嗅覺敏銳的他立刻就聞到了陳卓身上的酒味,他瞥了陳卓一眼問道:「大白天的喝這麼多酒?」

不是晚上也不是飯點,陳卓身上這樣濃的酒氣,分明是剛剛被他跟蘇凝的事給刺激的。

陳卓確實是剛剛確認了蘇凝真的跟周長寧舊情復燃了而喝的酒,心中這麼多年的意難平還有惆悵,他只能用酒精來排解。

明明他才是最先遇到蘇凝的那個人,明明沒有周長寧之前他跟蘇凝是公認的般配,沒想到周長寧一出現他便成了普通朋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七十八章 甘之若飴

58.96%
目錄
共11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