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誅人先誅心

第六百八十一章 誅人先誅心

「我爸說我媽聽完之後整個人情緒都失控了,哭着給他打電話,再後來她自己開車回家的時候就出事了。」

很顯然,他那兩年的事嚴重刺激到了程瑜的情緒,導致她精神恍惚開車出了事。

蘇凝又心疼又憤怒,氣得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

周長寧上次跟她解釋過,原本提前兩年就可以回國,後來幫導師做研究去了,但她從來不知道那兩年原來周長寧有過那樣的遭遇。

此時得知全部真相的她心疼得緊緊抱住了周長寧,更別提程瑜了。

那是她的親生兒子,程瑜怎能不崩潰?

白芷這等於間接殺人!

想到這裏蘇凝抬眼看向前面的陳卓問道:「陳卓,能讓你的人幫我查一下白芷現在人在哪裏嗎?」

「沒問題。」陳卓邊沉穩開車邊打了個電話交代,沒一會兒他手下的人便給他回了電話過來。

蘇凝冷聲交代陳卓:「讓他們把她帶到醫院去。」

「好。」陳卓應了下來。

蘇凝咬着牙發誓,她一定要狠狠輪白芷幾個耳光,更甚至這樣還不夠,程瑜沒有生命危險還好,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將白芷千刀萬剮都難解他們的心頭之恨。

她本來也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更何況白芷現在還這樣沒有底線的來招惹他們。

因着這段時間都在拍戲的緣故,蘇凝從未真正見到白芷本人,只是從一些傳聞中判斷她是個被慣壞的女孩,沒想到她如今竟然惹出了這樣的事來。

到了醫院蘇凝匆匆對陳卓說了聲謝謝便隨着周長寧下車了,兩人緊握雙手一起去了急救室。

從剛剛在車上到現在,周長寧都一言未發,蘇凝能感受出來他的緊張與不安,那畢竟是他的血緣至親,是生他養他的母親。

兩人到了急救室外面,周家幾乎所有人都到了,神色憔悴的周志華,還有程進夫妻二人,甚至連周長寧的爺爺奶奶也都到了,一堆人都在焦灼等待着。

周志華已經因為過度擔憂而癱坐在長椅上,沒有力氣跟周長寧還有蘇凝說什麼。

程進走了過來沉穩對兩人說:「情況還算樂觀,沒有生命危險,但胳膊傷得不輕,好像是骨折了。」

蘇凝跟周長寧都長長鬆了一口氣,沒有生命危險就好。

周長寧抬手捏著額頭,緩緩靠在身後的牆上閉了閉眼,用這樣的方式緩解自己這一路以來的擔憂。

他跟程瑜雖然因為蘇凝的事情鬧得有些不愉快,但他長這麼大也就只有那一回矛盾而已,並且現在也已經冰釋前嫌了。

他跟程瑜還有周志華的關係,是最親厚和諧的親子關係,程瑜之於他來說意義重大,他無法想像如果程瑜真的有個三長兩短他會怎樣。

蘇凝輕輕抱了抱周長寧,一抬眼瞥見在走廊盡頭瑟瑟發抖的白芷,她當即怒從中來,顧不上跟周家其他人打招呼,而是徑自走過去狠狠給了白芷一巴掌。

白芷哪裏會想到蘇凝攻擊力這樣強,毫無防備的她被蘇凝一巴掌就給打倒在了地上。

她捂著臉惱怒地沖蘇凝吼:「你幹什麼?」

白芷長這麼大還沒被人動手打過,尤其還是被蘇凝打,尤其蘇凝還是跟周長寧關係親密的人,白芷只覺得惱火至極。

「我幹什麼?」蘇凝冷笑了一聲,上前一步毫不客氣地揪著白芷的長發將她給拎了起來反手又是一巴掌,「不給你點教訓,我怕你永遠都不知道什麼叫害怕。」

蘇凝打的又狠又重,清亮的巴掌聲在寂靜的走廊里顯得很是清脆,惹得周老太太跟老爺子都顫了一下,程進夫婦也驚詫地看着蘇凝。

不過周老太太下一秒就力挺蘇凝,小聲說道:「打得好,要不是我年紀大了,我也想上前狠狠給那個賤人一巴掌!」

周老太太別看年紀大了,罵起人來卻毫不示弱,一個「賤人」道盡了他們一家人對白芷的痛恨。

周老太太跟老爺子得知程瑜車禍入院的事,差點承受不住。

他們這個年紀,最怕的就是白髮人送黑髮人。

好在剛剛醫生出來通知了一下,說是程瑜沒有生命危險,他們情緒這才好轉了一些,不然現在他們真是想上前撕了白芷。

此時蘇凝乾脆利落的兩巴掌,真是讓周老太太心裏狠狠解氣了一番。

老太太絲毫沒覺得蘇凝打人不對,反而對蘇凝再次好感倍增,她真的是愛死了蘇凝這種能動手就不動口的性格了。

「哎……」站在周長寧旁邊的程進回過神來,哎了一聲后想上前拉蘇凝,被周長寧一把攔住了。

程進解釋道:「我怕她吃虧啊,萬一白芷跟她撕扯起來怎麼辦?」

「不會。」周長寧沒有任何猶豫地給了程進這樣一個答覆。

蘇凝的身手周長寧比任何人都清楚,白芷在蘇凝手下恐怕連動彈都動彈不得,更別提蘇凝這段時間拍軍旅戲還接受了不少專業指導了。

程進見他這樣的態度,又看了一眼那邊白芷被蘇凝給制的死死的樣子,便沒再上前了。

周長寧也沒有上前,因為他知道蘇凝對付白芷輕而易舉,他更知道蘇凝也需要用這樣的方式來紓解她心中的怒氣。

白芷確實被蘇凝制的死死的,蘇凝扯着她的頭髮,她根本動彈不得,一動就感覺頭皮要被蘇凝給扯掉了,她除了伸出雙手來捂著頭護住自己的頭皮慘叫之外,再做不得別的事。

「他為了救你爸,白白在國外待了兩年,受了那麼多苦,遭了那麼多罪,才將你爸從恐怖分子手裏救出來。」

「你卻為了一己之私,要來害他媽的命。」

「白芷,你還是個人嗎?」

「你口口聲聲說愛他,你配嗎?」

蘇凝越說越氣,以至於白芷頭皮被她兇狠的力道給扯得生疼,白芷直接大哭了起來。

她邊哭着邊說着:「我沒有想害他媽媽,我只是想讓她不好過,從而讓周長寧跟你不好過而已。」

白芷是聽從了楊柳的建議,故意找程瑜說周長寧吃過的那些苦的。

楊柳說,誅人先誅心。

既然她們現在在其他事情上沒法動周長寧跟蘇凝,但她們可以從精神上折磨他們,至於怎樣從精神上折磨,那自然是要從周長寧的至親那邊下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八十一章 誅人先誅心

59.53%
目錄
共11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