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 豈有此理

第七百七十六章 豈有此理

宋父回家之後就回房了,並吩咐保姆如果宋母打電話過來的話就說他身體不舒服。

不過宋父真的天真了,也自大了。

宋母在電話里聽到他不舒服之後直接就對保姆說:「不舒服去醫院找醫生啊,我回去看他幹什麼?我又不是醫生,不能給他治病。」

保姆在電話里說道:我們勸他去醫院了,但他固執地不肯去。」

「你等一下。」宋母交代了保姆一下,然後借了宋迎的手機撥了個電話拜託了一頓,隨後又對保姆說,「我幫他叫了他的家庭醫生,既然他不願去醫院,那就讓醫生上門去給她看病好了。」

保姆:「……」

無奈之下保姆只好說:「太太,其實宋先生他就是想讓你回來,他這也等於間接跟您妥協了,夫妻之間哪有隔夜仇啊,你回來一關心他,你們這不就好了嗎?」

誰知向來溫和好脾氣的宋母這次竟然一反常態地決絕:「夫妻之間怎麼沒有隔夜仇?他用離婚這種事來拿捏我,來傷害我,我恨上他了。還有,你告訴他一聲,既然離婚是他提出來的,他就應該有個男人樣兒,痛痛快快來跟我辦手續。」

「臨陣脫逃找那麼多借口乾什麼?縮頭烏龜!」宋母憤憤罵了一句便乾脆掛斷電話了。

宋家保姆捏著宋父的手機一臉苦惱,不知道自己待會兒要怎麼跟宋父交代宋母說的那些難聽的話,結果她一轉頭,就看到宋父臉色陰沉地站在她身後。

很顯然,宋母剛剛在電話里嗓門那麼大的罵人,宋父都聽到了。

「那個……」保姆尷尬極了,乾脆將手機塞到宋父手裡自己趕緊跑走了。

他們這些外人,還是不要摻和他們夫妻間的事了。

宋父確實聽到了宋母罵自己的那番話,尤其是最後那句縮頭烏龜,他差點沒氣死,同時也覺得不可思議,他完全不知道宋母怎麼一夜之間就像是變了個人似的。

氣惱的同時又有些心慌,因為宋母好像鐵定了心要跟他離婚……

胸口忽然一陣悶得慌,他彎腰大口大口地喘起了氣來。

好在家庭醫生及時趕來,幫他檢查了一番之後神色鄭重地說:「老宋,不是我說你啊,你這身體本就不太好,就不要再整天生氣上火的了。」

「我看你這次胸悶氣短是鬱結在心啊?最近有什麼煩心事?」

宋父張了張嘴,心想他怎麼好跟醫生說宋母跟自己鬧離婚的事。

哦不對,是他鬧離婚。

是他口不擇言說了要離婚,如今又後悔了不想離,可不是他在鬧騰嗎?

都說家醜不可外揚,他死都不會跟醫生說這件事的。

「你還真有煩心事啊?」那醫生從他欲言又止的表情里看出些什麼,不由得說道,「你能有什麼煩心事?老婆性情溫和體貼,女兒優秀出眾,連城珠寶也發展勢頭正盛,你不是應該每天開開心心地調養身體嗎?」

「我還以為你女兒回來幫你接管了公司后,你整天無憂無慮的身體狀況會得到很好的改善呢,沒想到你反而更差了。」

醫生攤了攤手,表示匪夷所思。

自己的老婆女兒在外人看來竟然是那樣的完美優秀,宋父心情更差勁了,因為這好像顯得是他不好似的。

「我的煩心事是迎迎的終身大事。」宋父覺得自己最近一系列的反常,都是因為宋迎沒有選他看好的賀楊。

家庭醫生反問了一句:「迎迎的終身大事?難道她是愛上了一個身家地位都配不上你們的男人嗎?」

這是家庭醫生能想到的第一個讓宋父心煩的點,這年頭不僅女人想找個有錢的富二代,有些年輕男人也沒出息極了,想高攀個家境殷實的富家女少奮鬥二十年。

宋迎如果真是愛上了這樣一個男人的話,確實夠讓宋父心煩的。

「不是……」宋父想到許航的家世,本能地就搖頭否認了醫生的這個猜測。

許航的家世只能比他們家更強更好,不存在配不上他們。

家庭醫生又問:「是那個男人長的又矮又丑又窮?」

宋父繼續否認:「不是……」

許航那相貌說起來也是人中龍鳳,一表人才。

家庭醫生繼續問:「那……是那個男人遊手好閒沒有工作不能養家糊口?」

宋父還是搖頭。

那家庭醫生有些不解了,「那對方品行極差,是作姦犯科的小人?」

「也不是。」宋父再次選擇了否認。

家庭醫生都懵了,攤手對宋父說:「通過剛剛這些問題,我大體能判斷出宋迎愛上的這個男人各方面條件都很優秀,所以宋迎找到一個優秀的另一半,你在心煩個什麼勁兒?」

宋父:「……」

怎麼說了一頓,反倒顯得像是他不通情理似的?

家庭醫生看了一眼很是憋屈的宋父,再次說道:「我個人覺得,在這件事上,你作為父親可以適當地提出建議,但如果宋迎還是堅持她的選擇,那你就別再干涉了。」

「日後要跟人家生活一輩子的人是宋迎,不是你。」

「你要生活一輩子的人,是你太太。」

家庭醫生最後這句話還不如不說,如今愈發在宋父的心窩子上戳刀子了。

「好了好了,不說這個沉重的話題了。」家庭醫生適時起身,「我還有事要忙,先走了,給你開的這些葯,記得要按時吃。」

「好。」宋父沒什麼精神地應了一句。

自從身體不好之後他每天都要吃好幾種葯,有的飯前吃,有的飯後吃,有的一天只吃兩頓,有的一天三頓都要吃,還有的一天只吃一頓就行了。

他每次聽醫生說這些都覺得頭要大了,都是宋迎母親幫他記好整理好,然後每頓飯該吃什麼葯都是她給他弄好送到手邊,甚至連水都準備好了,他只負責吃下去就行了。

如今要他自己來記這些,他簡直生不如死。

艱難下樓來到廚房,就聽到保姆在跟宋迎母親打電話,保姆拿了紙和筆在記,宋父聽得出來,記得都是他該吃什麼葯。

宋父氣死了,她竟然寧肯給保姆打電話交代也不聯繫他本人。

真是豈有此理。

保姆掛斷電話后看到了宋父,連忙跟他說:「宋先生,剛剛太太打電話來交代了一下你都什麼時候吃藥。」

「哦對了,她說她已經買好機票要去旅遊了,最近不在Z城,讓我們有事也別找她。」

「她要出去旅遊?」宋父一度以為自己聽錯了。

她也未免過的太瀟洒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七十六章 豈有此理

67.36%
目錄
共115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