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七章 這樣殘忍也好

第八百零七章 這樣殘忍也好

「能告訴我你們為什麼會發生衝突嗎?」面對著易慎之的道歉,周眉問了一句自己最關心的。

誰知易慎之卻驟然抿緊了唇,別開了眼不發一言,男人稜角分明的面容在走廊的燈光下顯得異常陰沉。

周眉瞭然:「我想該說抱歉的人是我。」

易慎之重新轉頭看向了她,眉頭微蹙。

她淡淡解釋道:「周南一直不能釋懷我們的過去,我勸過他好多遍,這次想必又是他衝動了,我替他向你道歉。」

其實在知道周南打的人是易慎之的時候,周眉就大體猜到又是周南衝動了,畢竟周南一直都對易慎之耿耿於懷,想必這次因著她帶著孩子回來的事讓周南擔憂過度,從而起了想找易慎之發泄的念頭。

想到這裡周眉索性表了一下態:「我從來沒有怨過你恨過你,以後也不會糾纏你,他以後也不會再做這樣沒品的事了。」

周眉想著別讓易慎之誤會了什麼,他別以為是她人在G市整天痛不欲生不能釋懷,所以周南才對他怨氣那麼大。

易慎之聞言眸色深了幾分,他就那樣凝著女人平靜的眉眼,最後勾唇笑的嘲弄:「這次確實不怪他衝動。」

周眉不解地看向他,就聽他的聲音無情響起:「我跟我爸說,我當初對你不過是玩玩,我從來沒看上過你,尤其是你的出身。」

「這話不知怎麼傳到他耳朵里了,於是他便打電話叫了我去他的病房,再然後就發生了後面的事。」

她都這樣釋懷了,無怨亦無恨,他在這兒失什麼眠?

哪怕周眉從一開始就清楚易慎之不過是跟她玩玩,可親耳聽到他說出這樣殘忍的話來,周眉承認,這一刻她的心還是疼到揪成了一團。

若不是她死死摳住自己的掌心,用尖銳的疼痛讓自己保持冷靜,只怕她此時已經崩潰了。

也好。

他這樣殘忍也好。

她的心死的徹底。

她莞爾一笑:「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嗎?他又何必這樣衝動。」

易慎之望著她唇角的笑容,漠然轉身,大步離去。

待那人的身影消失在電梯里,周眉在一旁的長椅上坐了下來。

攤開剛剛一直緊握著的掌心,一道道深深的指甲印觸目驚心。

說不痛是假的,可再痛也是她自找的。

誰讓她當初著了魔呢?

明知道分手是這段感情最終的結局,明知道他沒有她愛的那樣深,甚至他根本就不愛。

收起自己的雙手,她將全部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了手術室裡面的周南身上。

周南既然聽到了易慎之說的那些話,那他會不顧身上的傷朝易慎之揮起拳頭來就一點都不意外了。

手術結束之後周南被推出手術室,醫生鄭重交代周眉:「沒有性命之憂,但請你們家屬務必叮囑看管好病人,千萬不要再撕裂傷口了,不然就棘手了。」

「我知道了,謝謝。」周眉連連道謝。

周南身上的麻藥還沒有全退,周眉寸步不離地守在他的病床邊,這次無論如何她都要守護好周南,再也不要讓他出什麼意外了。

俞恩跟傅廷遠也聽說了周南又重新進了一回手術室的事,兩人匆匆趕來了醫院。

俞恩看著有些憔悴的周眉很是心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易慎之給傅廷遠打電話說周南又進手術室了,至於發生了什麼,他隻字未提。」

周眉沒想到是易慎之會電話通知了傅廷遠,只是她此刻聽不得易慎之這個名字,也不知道怎麼了,就是一聽到這個名字就覺得頭隱隱的疼。

許是手術室外他親口說出的那番話在她心裡留下了太多的傷了吧,她好像對這個人這個名字有陰影了。

「周南對他一直有怨,是周南太衝動了。」周眉也沒有勇氣再跟俞恩敘述一遍易慎之說的那番話,所以選擇了暫時隱瞞。

一旁的傅廷遠交代周眉:「讓俞恩先陪你去醫院食堂吃點飯,這邊我來照看。」

晚飯的點周南出了事,周眉肯定沒吃東西。

照顧病人是個體力活,她必須得自己先保證有力氣,才能照顧好周南。

周眉原本還不想去,俞恩乾脆拉著她出去了。

周南還沒有醒來,傅廷遠立刻找來了醫院的人將事情經過了解了個清楚。

周南剛做完手術,如果沒有讓他極度憤怒的事,他怎麼可能不顧自己的身體對易慎之動手?

而易慎之那裡又三緘其口,周眉剛剛也什麼都不想提,很蹊蹺。

好在醫院是許航旗下,雖然許航如今坐鎮Z城,但不影響傅廷遠處理事情。

得知事情真相的傅廷遠也好一通氣憤,他太能理解周南的憤怒了,如果易慎之此刻人在他面前,他也能狠狠給易慎之一拳。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周眉回家後周南迷迷糊糊睡了一覺。

他的點滴打完一瓶的時候,護士進去給他換藥。

那護士帶了一個實習生,兩人以為周南還在睡著,於是就邊換藥邊聊起了天來。

換藥的護士很是八卦地說:「我今天才知道,易慎之以前竟然跟傅廷遠的那個特助好過。」

小實習生驚訝道:「傅廷遠的特助?」

那護士看了眼病床上的周南壓低聲音說:「就是這個周南的姐姐,下午來照顧他的那位,她以前是傅廷遠的特助。」

「啊?」小實習生似乎是對這些事情完全不懂。

那護士則是又說:「我剛剛在易慎之他爸的病房外面經過時,聽到易慎之跟他爸在說,他當初跟那個周眉就是玩玩,他沒看上過周眉,更沒看上過她的出身。」

這護士就是剛剛偷聽的那個,她確實是易夫人的眼線,但在周南病床前說這些,也確實只是無聊八卦而已。

那小實習生嘖嘖道:「想想也知道,易慎之那種花花公子怎麼可能跟哪個女人認真,再說了,他那樣的身份地位,以後就算要結婚,對象也得是名門千金吧。」

換藥很快,兩人聊完這幾句后就走人了。

可病床上的周南卻是整個人都要氣炸了,他睡眠本來就很淺,稍微有些動靜就醒了。

本來他醒了之後想立即睜開眼的,卻聽到兩人說到了他姐,索性便繼續裝睡了。

如果知道後面自己會聽到這番痛心的話,周南一定選擇第一時間就睜開眼打斷那兩人的八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百零七章 這樣殘忍也好

70.54%
目錄
共11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