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九章 搶走了手帕

第八百二十九章 搶走了手帕

周南本就看易慎之不順眼極了,此刻又被易慎之給撂倒在地,頓時整個人都被激怒了。

他從地上爬起來之後狠狠朝易慎之揮拳,毫不示弱。

兩人在易慎之酒店的房間里好一番打鬥,毀壞了不少房間的設施,周南臉上掛了彩,但易慎之也好不到哪裡去,周南有一拳揮向了易慎之的胸口,且用的力氣也不小,周南覺得易慎之肯定傷到了。

兩人打鬥的動靜驚到了客房服務員,叫來了保安將兩人制止,兩人這才消停。

易慎之賠了房間的損壞,然後面無表情看著周南說:「你心裡有多少愁多少怨不能忍一忍?」

「你以為我不恨他們?可我還是隱忍了這麼多年?」

「尤其是關乎到了孩子,你大可以先告訴我,我有的是法子折磨他們,可如今呢,他們知道了孩子的存在,冒頭就全部對象了他!」

周南聽到那個幼小的孩子會被針對,胸口一時間也狠狠揪了起來。

他沒想過事情會這樣嚴重,不過他還是嘲弄地回了易慎之一句:「什麼叫先告訴你?聽你這話里的意思,以為我跟你是同一立場呢?」

「我恨他們,我更恨你好不好?」周南冷笑道,「如果不是你玩弄了我姐的感情,她至於未婚先孕頂著別人異樣的眼光生個孩子?」

「我知道,你會說孩子是她自己要生的,所以她活該承受一切,但如果不是你只顧著自己爽,她又怎麼會懷孕!」

面對著周南的控訴,易慎之涼涼瞥了他一眼,然後走到吧台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仰頭喝下之後這才回應道:「首先,我沒說『孩子是她自己要生的所以她活該承受一切』這樣的話,是你把你的意志強加到了我身上。」

「其次,對你這種沒有過女人的男人來說,可能永遠都不懂即便雙方都很積極的避孕,也未必百分之百安全。」

易慎之最後一句話將周南氣了個半死,易慎之不但嘲諷了他沒有女人,還反駁了他說易慎之只顧著自己爽的話。

周南氣得走過去自己拿了個杯子,兀自給自己倒滿了酒,一口氣喝了好幾杯。

此刻被周眉趕出來的兩人,一個乘電梯下去,一個走安全樓梯。

周南的速度是比較慢的,他情緒很差所以走的很慢,結果等他從單元樓出來的時候,一抬眼就看到易慎之正在外面好整以暇地等著他。

周南厭煩地看了他一眼:「還有事?」

「周南,我覺得你應該擺正一下你的態度。」易慎之好心提醒他,「我們兩個人現在應該合作,而不是敵對。」

「誰他媽要跟你合作,你做夢去吧。」周南恨不得繼續跟易慎之打一架。

他這輩子都不會原諒易慎之,這輩子都不可能跟易慎之合作。

易慎之倒也不惱,而是繼續說道:「你要知道,現在我們倆是最能給予她們母子保護的人,如果我們倆窩裡斗,那誰來保護她跟孩子?」

「好啊,那你倒是說說,我們倆應該怎麼合作?」周南都被氣笑了,他也真是見識了易慎之的厚顏無恥。

他一個傷了他姐的渣男,竟然來跟他談合作。

易慎之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來:「很簡單,你勸勸你姐,讓她跟我結婚。」

「讓她跟你結婚?」周南被氣得眼冒金星,他真是從未見過易慎之這樣沒有底線的人。

「易慎之,你這種人完全不懂婚姻的定義吧?」

「你讓她跟你結婚,那你愛她嗎?」

不待易慎之說什麼,周南便替他回答了:「你不愛她,你自己親口承認的,更甚至你也看不上她,你讓她跟你結婚,分明是在羞辱她!」

「你們這些口口聲聲說愛的人,就是天真。」易慎之淡淡地說,「婚姻可以建立在愛情上,也可以建立在利益上,更可以建立在孩子的基礎上。」

「只要兩個人有共同的目標,那就可以結婚。」

「去你媽的!」周南忍無可忍之後罵了一句髒話,然後再次朝易慎之揮去了拳頭。

所謂話不投機半句多,周南今天算是體會到了,他跟易慎之真是半句話都說不來,易慎之一說話他就想動手。

樓上,周眉平復好情緒又換好衣服準備去公司上班,傅廷遠通知鄧總今天開始過來跟她交接,她很忙。

而且她還要抽空研究出國的事,還要辦理她跟孩子的出國手續。

周眉在玄關處抱著兒子跟兒子親親說再見,董姐在陽台晾衣服,結果就聽她忽然驚呼了一聲:「哎呀不好了!」

「怎麼了?」周眉眉頭突突跳了一下。

董姐招呼她過去看:「小周,你弟弟跟那位易先生好像在樓下打起來了。」

「什麼?」周眉急忙抱著兒子衝到了窗前。

將兒子交給董姐之後她探頭往樓下一看,周南跟易慎之果然在樓下打了起來。

剛剛周南來的時候唇角帶了傷,很顯然他跟易慎之已經動過一次手了,現在又打起來了……

周眉都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了,轉身匆匆就往外趕。

「住手!」她衝出電梯隔著老遠就沖兩人喊了起來。

他們不閑丟人嗎,兩個大男人在小區里打的天昏地暗,叫人看了像什麼話!

周眉喊了一聲之後易慎之先住了手,但周南正打的起勁,不顧周眉的呼喊直接又給了易慎之一拳,直接搗在了易慎之那張俊臉上,這樣一來易慎之的臉就也掛了彩。

他捂著臉後退了好幾步才堪堪站住腳步,他人剛站穩呢,身邊一個人影便風風火火地跑過,直奔他對面的周南而去,完全沒停下腳步看他一眼關心一下他的死活。

「你怎麼回事?」周眉原本想狠狠訓周南一頓的,可是看到周南淤青的唇角就又什麼重話都說不出來了。

周眉自然不會關心易慎之怎樣,對如今的她來說,易慎之是外人,周南再怎樣也是她的弟弟,他受傷了她會心疼難受。

看到周南唇角破了在流血,周眉又從口袋裡掏出了自己的手帕來遞給他:「還傷哪兒了?要不要去醫院?」

周南身手不錯,可周眉也知道易慎之也是個深藏不露的人,兩個氣頭上的人互毆起來下手肯定會沒有輕重,她擔心周南會傷到骨頭。

「沒事。」周南這樣回了她一句,接過她的手帕來打算擦拭嘴角。

誰知旁邊的易慎之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了他們身邊,毫不客氣地將他手中的手帕給搶走,按在了他自己受傷的臉上。

周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百二十九章 搶走了手帕

71.96%
目錄
共115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