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二章 怎麼變得這麼脆弱了?

第八百五十二章 怎麼變得這麼脆弱了?

易媛媛雙手環臂眼神看向一旁很是不屑地回應易慎之:「嘴長在你身上,你愛怎麼說就怎麼說。」

「我再繼續猜。」易慎之微微眯了眯眼,「最初應該是易蓉蓉讓你來勾搭他的吧?你們的媽應該不會讓你做這種不堪的事,你媽已經將一個易蓉蓉給拖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了,可不想再毀了你,可她沒想到的是,易蓉蓉將你拉下了水。」

易慎之說完之後又嘖嘖感嘆了一聲:「易蓉蓉可真是你的好姐姐啊。」

易慎之這句話狠狠刺痛了易媛媛,只見她猛地轉過頭來,惡狠狠地瞪著易慎之:「你給我閉嘴!」

很顯然,易慎之將一切都說中了。

易媛媛跟這分公司經理有染,全拜易蓉蓉所賜。

當然也是易媛媛自己不爭氣,揮霍無度不說還沾染了許多不好的惡習,手裡每月能得到的零花錢總是一會兒就沒了,而她沒錢花了不敢跟易夫人要錢,不敢讓易夫人知道自己在外面生活這樣混亂,只好找自己的姐姐易蓉蓉。

於是就被易蓉蓉拉來幫她做事了。

也許有人會說易媛媛怎麼不跟易父要錢,要知道易父向來不喜女兒,更別提易媛媛還是那樣一個一無是處整天只知道吃喝玩樂的人了。

她跟易父要錢,不但一分錢都不會得到,還會換來一頓難聽的訓斥。

易媛媛從小聽夠了易父重男輕女嫌棄她是女孩的那番話,從來不去招惹易父,又怎麼可能跟他要錢,那不等於自取其辱嗎?

易蓉蓉跟易夫人早就打算從這分公司經理這兒入手給易慎之添亂了,至於怎麼將這分公司經理拉下水,這件事易夫人是交給易蓉蓉來辦的,並且指點了一下最好用女人來下手。

估計易夫人自己也沒想到,她的大女兒用了她的招,暗搓搓將她的小女兒給拉下了水。

如果要讓易媛媛自己來選,她怎麼甘心跟那樣一個平平無奇的老男人發生那種關係?

但因為她要從易蓉蓉那兒拿錢花,所以就由不得她來選了。

但她心裡是極其厭惡的,所以從那之後她對易蓉蓉也有了很大的怨恨,此時易慎之一句嘲弄的「易蓉蓉真是她的好姐姐」,徹底惹惱了她。

沖易慎之吼完之後,易媛媛轉身就跑走了。

易慎之的助理拔腿打算去追,被易慎之攔住了:「不用追了。」

助理不解地看著他,易慎之說道:「她雖然看起來沒腦子,不代表她真的沒腦子,她肯定知道這事她一旦承認了,那就等於威脅殺人了,而且這件事還會牽扯出易蓉蓉跟她們的媽來,那樣的話她們母女三人可就真的跟繼承無關了。」

「她們娘仨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來,老東西丟死人了,怎麼可能還將繼承權給她們?」易慎之一點點分析道,「所以我們要做的還是找證據,找出她跟那經理有親密關係的證據來,找出她見過那經理並且言語威脅刺激了那經理的證據來。」

「可是那經理人都不在了,我們怎樣才能找到證據?」助理想起什麼似地又說,「對了易總,我查了很多記錄,發現易媛媛第一次來這邊,還是在三年前。」

「三年前?」易慎之冷笑,「原來她們母女倆三年前就布好分公司的這個局了。」

「三年前易蓉蓉來這邊辦事,帶著易媛媛一起來的。」助理彙報道,「那次之後易媛媛就再未來過了,說明這三年裡她跟那經理也再沒什麼親密。」

易慎之蹙眉沉思了良久,再次推斷道:「這充分說明那經理當初應該是被那一晚給威脅了,不然他不可能一直這樣配合易蓉蓉那邊。」

「而這次因為他不聽易蓉蓉的了,打算要跟我們坦白挪用公款的事,這才惹怒了易蓉蓉,於是派了易媛媛過來再次威脅警告他。」

「甚至可以說……是逼死他。」易慎之眸底劃過一絲寒意,「易蓉蓉好毒的心思。」

「是啊,這件事她將自己摘的一身乾淨。」助理也不由得感慨道。

逼死那經理,可以阻止那經理跟他講真話,而用易媛媛來逼死人,被牽扯進去的就只有易媛媛了,她像個沒事人一樣。

果然啊,最毒婦人心。

易慎之笑得嘲弄:「那個老女人已經差不多要瘋了,再得知自己的小女兒被大女兒這樣擺了一道,還牽扯進了人命官司里,怕是真的能被刺激瘋了。」

易夫人整天以為自己的大女兒跟她一樣,將小女兒易媛媛當寶貝一樣的疼愛。

實際上根據易慎之這麼多年跟她們爭鬥的觀察來看,易蓉蓉對易媛媛的疼愛其實可以說是捧殺,就是用盡全力去將易媛媛驕縱成一個只會揮霍享受的廢物。

歸根到底還不是為了繼承權?

易蓉蓉做著很好的美夢,那就是如果有一天繼承權真的落在了她們手裡,她豈不是又要跟易媛媛分一頓?

提前將易媛媛給培養成個廢物,到時候一切就都是她自己的了。

所以她表面上很疼愛易媛媛,實際上全是在害易媛媛,如今這不就一步步將易媛媛給拉進了旋渦里?

易夫人整天想著她跟易蓉蓉下地獄,護小女兒一身清白,殊不知她的小女兒如今也好不到哪裡去。

「那個經理絕對留了遺言或者遺書,我不信他什麼都不留下,一心求死的人不會留什麼東西,但很顯然他是被逼死的,這種人往往會留一點傾訴的東西。」易慎之分析道,「這事還是要從他女兒那兒下手。」

「我懷疑他老婆知情,但礙於什麼原因不想講。」易慎之想著他跟那經理妻子的幾句簡短的談話,他能感受到她的緊張和不自然,還有不信任。

易慎之可不是什麼剛入社會的小年輕,他在商場叱吒風雲這麼多年,精明又敏感,一點的蛛絲馬跡就足以引起他的注意了。

易慎之說完這些話后忽然覺得胃裡一陣絞痛,疼的他忍不住抬手捂住了胃部。

「易總!」那助理趕緊上前扶住了他,「這麼晚了,您還是趕緊回去吃點東西好好休息吧。」

這一晚上折騰的,助理覺得鐵打的人也撐不住。

易慎之吩咐他:「送我去醫院。」

助理愣了一下。

自家老闆這胃病是老毛病了,一休息不好或者沒有及時吃飯就會不舒服,平日里他都吃點葯就行了,這回怎麼脆弱到要去醫院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百五十二章 怎麼變得這麼脆弱了?

74.48%
目錄
共11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