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二章 怎麼可以這樣無視他

第八百六十二章 怎麼可以這樣無視他

周母確實有些害怕了。

主要是她沒想到周眉這次竟然這樣剛,她一看到易慎之帶來的那個律師就腿軟了,她可不想進監獄。

周眉他們離開後周母要了自己的手機來第一時間就給聯繫自己的那個女人打電話求助,說自己計劃失敗要被周眉告上法庭了,請她們幫她脫身。

誰知對方卻在電話里鄙夷地說既然計劃失敗了,那又有什麼臉來尋求她們的庇護,過河拆橋地拒絕了她的求助。

周母氣的要命,當即就打算跟這女人撕破臉,於是連忙找人把周眉給叫了回來。

見周眉這般痛快地答應放過她,周母於是將那個一直聯繫她的手機號碼給了周眉,還將對方給她匯錢的銀行賬號也交代了出來。

眼看周眉都記錄了下來,周母立刻要求道:「我現在把什麼都告訴你了,你該不追究我的責任了吧?」

「趕緊的,讓他們給我解開這手銬,難受死我了!」

周母朝周眉晃了晃自己被拷住的雙手,迫不及待地想離開這裏。

誰知周眉卻是收起自己的手機來瞬間變臉:「給你解開手銬?做夢去吧。」

周眉只要一想起兒子額頭上那道猙獰的傷疤在小人兒嬌嫩的肌膚上蜿蜒著,就恨周母恨的咬牙切齒。

雖說那是自己的親媽,但走到如今這一步,已然成了她的仇人。

所以她怎麼可能真心放過周母?

周母大驚失色,瞪着周眉難以置信地說道:「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周眉施施然起身,語氣輕蔑而又嘲弄:「我這是什麼意思?出爾反爾啊。」

周眉輕飄飄丟給了周母這樣一句,周母當即被氣得眼前一陣陣發黑,她這個女兒今天簡直讓她完全不認識了。

「你有什麼好氣的?畢竟我這都是跟你學的。」周眉冷笑道,「你都收了易慎之的錢買斷我們的關係了,今天卻對我說血緣關係是不能用錢買斷的。」

「怎麼?只許你出爾反爾,不許我出爾反爾?」

「今天的事你該付出什麼樣的法律代價,自然會有律師和法官來判定,作為遵紀守法的好公民,他們怎樣判你,我就怎樣尊重那個結果。」

言外之意她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周母被氣了個半死,然而周眉已經轉身走人了。

周母氣得跺着腳罵道:「周眉,你給我站住!」

「你這個沒良心的,吃裏扒外的東西!我白養你這麼多年了!」

周母翻來覆去也就這幾句話了,可對她的品性了解了個透徹的警局裏的每一個人,都沒有理會她的。

易慎之剛剛沒有陪周眉進去,而是站在警局門口跟江敬寒找來的那個律師聊一些細節上的事情。

董姐的兒子方博之前則是在交接完周母之後又去跟警局的人聊了半天,畢竟他以後也是要從事這個工作的人,有這樣的機會自然會取取經。

周眉出來的時候兩人正好在門口遇上,方博關心地問周眉:「周眉姐,剛剛她沒有為難你吧?」

「沒有。」周眉搖了搖頭,還沒等再說什麼,她忽然覺得頭有些暈,腳步踉蹌了一下,方博連忙抬手扶住了她。

雖然只是虛扶了一下,然而卻瞬間惹來了不遠處易慎之如同刀子一般鋒利的眼神。

方博滿臉無辜,他出於紳士風度抬手扶了周眉一下,易慎之有必要這樣用眼神凌遲他嗎?難道他要眼睜睜地看着周眉摔倒?

或許別人都對易慎之這樣的大人物敬畏幾分,但方博骨子裏的正氣讓他對易慎之很是不屑,加上又覺得自己沒做錯,所以迎著易慎之的視線他很是挑釁地回瞪了過去。

易慎之咬了咬牙,也顧不上跟那律師交談了,邁著長腿幾步走了過來藉著關心周眉抬手就將人給攬入了自己懷裏,溫聲低問:「怎麼了?身體哪裏不舒服?」

易慎之覺得,之前在車上周眉手都讓他牽了,這會兒他摟一下肩應該也是被允許的吧。

然而周眉徑自往旁邊側了一步離開了他的懷抱,淡淡回了他一句:「沒事。」

易慎之被當眾拂了面子,一旁的方博輕笑了一聲,毫不掩飾對易慎之的嘲笑。

易慎之這位紈絝公子的名聲,方博早就聽說過了,如今見易慎之在周眉這裏吃了癟,方博別提有多高興了。

周眉抬眼看向方博說:「最近事情比較多,改天一定請你吃飯,今天你幫了我大忙。」

如果不是方博及時趕到幫她攔住了她媽,說不定現在她還要興師動眾地找她媽,她媽那種人一旦逃走了,指不定能躲到什麼地方去。

方博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沒事沒事,你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正好在附近,所以就及時趕過去了。」

周眉還沒等再說什麼呢,一旁的易慎之聽不下去了,他拔高了幾分聲音難以置信地盯着周眉問:「出事之後你第一時間給這小子打電話求助?」

他兒子出事,她第一時間不是打給他這個當爹的,反而打給別的男人求助?

她當他這個孩子爹是死的?

他連孩子出事都是從董姐那兒得知的,如果不是他主動給她們打電話,他都不知道孩子出事了!

易慎之這話聲音不算小,連一旁的律師也聽到了,這下所有人都聽出來易慎之打翻醋罈子了。

酸到不能再酸了。

周眉覺得易慎之簡直莫名其妙,以及他在這樣算是公開的場合發脾氣,簡直一點素質都沒有。

周眉不想理他,認為他純屬在無理取鬧。

她平靜地繼續跟方博交談:「今天折騰了一頓,辛苦了,你趕緊回去休息吧。」

方博笑着點頭應了一聲,周眉則是徑自朝自己的車子走去,也沒叫身上始終盤旋著低氣壓的易慎之。

易慎之一張臉陰沉得能滴出水來,氣著方博這個突然冒出來的臭小子,也氣著完全不將他當回事的周眉。

偏偏,方博還在一旁雙手環臂幸災樂禍地提醒他:「易總,您不追上去嗎?」

「再不追可就追不上嘍。」方博這話一語雙關。

易慎之瞪着他咬牙說道:「你給我等著!」

說完他便幾步追上了周眉,繼續充當司機的角色將人送回家。

半路上易慎之越想越氣,她怎麼就可以這樣無視他呢?

於是在一個可以停車的路段,他打了幾把方向盤猛地將車給停在了路邊,轉身解了安全帶就朝一旁副駕駛的女人欺了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百六十二章 怎麼可以這樣無視他

74.89%
目錄
共11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