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六章 你不幫忙?

第九百一十六章 你不幫忙?

兩人回到家,孩子已經睡著了。

溫辛讓董姐也先去休息了,她自己留在一樓客廳等著易慎之跟周眉。

兩人一進家,溫辛連忙迎了上來關切地問:「傷口怎麼樣?深不深?」

「沒什麼大礙,不要沾水就好。」易慎之邊說邊看了周眉一眼,跟溫辛隱瞞了自己還縫了幾針的情況,不想讓溫辛更難受了。

周眉也理解了他的用意,並沒多說什麼。

溫辛想仔細看看易慎之的傷,不過因為已經包紮了起來她也看不到,於是只好作罷。

她轉而去廚房端了兩碗薑湯出來:「趕緊喝完薑湯吧,這麼冷的天驅驅寒。」

周眉很是感動著溫辛的細心,這讓她的心在寒夜裡很是溫暖。

「謝謝。」她跟易慎之都接過薑湯來喝了下去,瞬間從頭到腳都是暖和的。

易慎之喝完薑湯后對周眉說:「你先去換身衣服,洗個熱水澡。」

她穿的太單薄了,哪怕之前一直讓她在車裡待著,他也心疼。

周眉則是看著他說:「你也一起吧,你的衣服也換一下。」

周眉本意是想讓易慎之上樓換身乾淨的衣服,誰知易慎之會錯意了。

他唇角勾著笑對她說:「我也一起?確實要一起,我這沒法自己洗了。」

他當著溫辛的面說這樣曖昧的話,臉皮薄的周眉臉上轟的一下子就紅了起來,尷尬地瞪著他一時間都說不出話來。

他是瘋了嗎?

沒看到溫辛這個長輩還在場嗎?

易慎之倒是厚臉皮,完全不在意,只目光灼灼盯著周眉看著,就差將她給吃掉了。

倒是一旁的溫辛替周眉緩解尷尬,溫辛作勢拍了易慎之一把,有些沒好氣地罵道:「你怎麼這麼不要臉?我還在這兒呢!」

易慎之嬉笑著拉著周眉邁步上樓了,到了三樓周眉立刻抽回了自己的手獨自進了更衣室,易慎之跟了進來,周眉罵了他一句:「不要臉。」

易慎之滿臉無辜:「我真的沒法自己洗,這隻胳膊不敢動,更不能沾水,我自己怎麼洗?」

周眉哼了一聲,沒理他。

他要是真不敢動的話,剛剛在車上就不會死攥著她的手不放。

「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我換衣服。」周眉瞥了他一眼,要拉禮服拉鏈的手頓住了。

易慎之很是意猶未盡,女人只穿著禮服的窈窕身段就在自己眼前,他卻什麼都不能做,太煎熬了。

不過下一秒他又想到了自己胳膊上的傷,現在他想做點什麼都做不成了,氣餒至極的他訕訕出了更衣室。

周眉換好衣服之後就去了浴室,易慎之隨後進來換衣服。

然而剛想用那隻沒受傷的手解自己的襯衣扣子,頓了一下之後他又放下了,然後就那樣若無其事地走了出去在起居室的沙發里等了起來。

他都受傷了,要裝的弱一些,等她來幫他脫衣服。

當然他在沙發里等著的時候也沒閑著,給江敬寒打了個電話,打算跟江敬寒說說易媛媛留給他的信的事。

誰知江敬寒的語氣在電話里很是不情願:「大半夜的,你沒某種生活嗎?」

言外之意,他可要過某種生活了。

易慎之:「……」

他一想江敬寒夜夜懷裡有嬌妻,忍不住嫉妒的發狂,乾脆嗆了回去:「你他媽認為我能有嗎?」

江敬寒在電話里毫不客氣地嘲笑起他來:「抱歉,我忘了,你現在還在考察期。」

許是某種生活被打斷導致了江敬寒的嘴巴比平日里還要毒上幾分,他接著又說了一句:「明明有證,卻不能上路開車,這種滋味確實挺難受。」

易慎之要氣死了。

律師的嘴巴都這麼毒嗎?

「說吧,什麼事?」好在江敬寒也知道,他大半夜的打電話過來肯定是有要緊事。

易慎之於是將晚上的事情跟江敬寒說了一遍,江敬寒聽到易慎之受傷,語氣不由得沉了幾分:「傷勢怎樣?」

雖然總是嘴上互懟,但他們也是實實在在的好兄弟,無論是他們之中的哪一個有事,其他人都不會坐視不管。

「不礙事,皮外傷。」易慎之輕鬆回了一句。

江敬寒回:「這些事我明天一上班就跟進,那個老女人這次徹底歇菜了。」

易慎之沒再多跟江敬寒說什麼,省得繼續打擾他的夜夜笙歌。

周眉從浴室出來,一抬眼看到坐在起居室沙發里的易慎之,不由得微微蹙眉:「你怎麼還沒換衣服?」

「自己脫不下來。」易慎之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

周眉難以置信地瞪著他,他是一隻手臂受了傷,至於誇張到連衣服都脫不下來了嗎?

可是想到他是為了護著她才受的傷,周眉無論如何都做不到對他置之不理。

所以她攏緊了自己的睡衣走了過去:「我來幫你。」

易慎之老老實實地站了起來,任由周眉幫他脫衣服,從外面的西裝到裡面的襯衣,周眉每一個動作都做的很是小心,生怕扯到他的傷口。

不過襯衣扣子解到最後的時候周眉只覺得呼吸有些急促,她努力讓自己保持著眼觀鼻鼻觀心的狀態,努力不去看男人的身材。

「好了,剩下的你自己弄吧。」好不容易給他把襯衣的束縛也弄掉之後周眉轉身就走。

皮帶還有西褲什麼的,她肯定不可能幫他。

他的某些反應,她光是看一眼就臉上燙的要命。

太過分了,太過分了。

他腦子裡整天都在想些什麼?是太缺女人了吧!

眼見某個女人跑的比兔子還快,易慎之只能認命地自己將剩下的衣服託了下來,艱難給自己裹上了睡衣,他邁步去了浴室。

「你不幫忙嗎?」在浴室門口的時候,他喊了一聲沙發里的女人。

周眉微微呼了口氣,走過來問他:「需要我怎麼幫你?」

易慎之說道:「你幫我拿著花灑?」

周眉一想到那畫面就恨不得昏過去,難道他要她在旁邊全程圍觀他洗澡?

雖說兩人之前什麼親密事都做了,雖然兩人現在是名正言順的夫妻,但從心理上來說,她過不了這個坎兒。

她心理上並沒有將他當成自己真正的丈夫,所以不能接受跟他這樣私密。

「好了,不逗你了,我自己洗。」易慎之一眼就看出了她的窘迫,連忙鬆了口。

周眉心底長長鬆了一口氣:「我就在外面,你有事喊我。」

她說完便再次快步走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一十六章 你不幫忙?

79.58%
目錄
共11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