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九章 一些過去的心結

第九百一十九章 一些過去的心結

終於求得了易慎之的幫助,易蓉蓉鬆了口氣艱難地從地上爬了起來,易慎之懶得跟她共處一個空間,摟着周眉的腰就打算離開。

「等一下。」易蓉蓉喊住了兩人。

易慎之頓住腳步回頭,眉宇間已經全是不耐。

不過易蓉蓉這次沒看易慎之,而是看着他身旁的周眉緩緩地說:「周眉,其實易慎之也沒有傳說中的那麼花心。」

周眉表情怔了一下,一旁的易慎之則是挑了挑眉,隨後好整以暇地看向了易蓉蓉。

易蓉蓉苦笑着解釋:「他有許多緋聞都是我跟我媽故意製造出來的,我們當時是為了抹黑他,給他塑造一個私生活混亂的不良形象。」

周眉驚訝地轉頭看了一眼身旁的易慎之,只見他目光幽幽地回應了她的視線,順帶鼻腔里有些傲嬌地哼了一聲。

「祝你們幸福。」易蓉蓉又說了一句,隨後轉身率先離開了這一處。

易蓉蓉離開后,這一處僻靜的空間愈發靜謐了,易慎之沒說話,周眉也一直垂着眼不說話。

最後是易慎之先沉不住氣了,他長腿往前一邁,將靠在走廊上的女人整個給抵在了身後的牆壁上,就那樣凝着她低聲詢問:「心裏在想什麼?」

周眉抬眼看向他:「你為什麼從來不對外解釋那些緋聞?」

她從來沒想到,易慎之的那些花邊新聞,有許多是易夫人跟易蓉蓉做的手腳。

沒有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她心裏暗暗喜歡着他,看到他整天緋聞不斷,心裏也挺難受,在一起之後他還是緋聞不斷,她就更難受了。

他明明跟她在一起,但卻還跟別的女人曖昧不斷,她感受到的只有他對她的不尊重,還有無盡的失落自卑。

她想一定是她不夠好,他才會在外面還留戀別人。

「沒什麼好解釋的。」易慎之神色莫名很是認真,「這個社會很現實,也有許多我們想像不到的黑暗,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將所有力氣都放在讓自己變強這件事上。」

「只要自己足夠強大,外界的指指點點和花言巧語就永遠不會將我們擊垮。」

周眉訝然看着面前的男人,完全沒想到他終日漫不經心的外表下藏着這樣一顆認真且看透一切的心。

易慎之瞧著女人因為訝然而微微張開的紅唇,喉結上下滾動了一番,生生克制住了自己低頭親過去的衝動。

他微微俯身,以幾近貼上女人耳垂的姿態在她耳邊又說了一句:「是錯永不對,真永是真。」

周眉整個人都驚住了,難以置信地看向男人近在咫尺的英俊面容。

他剛剛說的那句話,是她很喜歡的一位歌手張國榮《沉默是金》這首歌裏面的歌詞,她很喜歡這首歌,經常放着聽。

確切地說是她經常放張國榮的歌聽,跟易慎之在一起的時候如果兩人沒什麼事她會放音樂聽,當然前提是她會徵求他的意見,要不要一起聽聽歌。

他每次都表示沒有任何異議,於是兩人一起也算是聽了很多歌,但周眉可沒想到易慎之會知道這首歌的歌詞,畢竟這是首粵語歌,如果不是專門研究過歌詞,一般都聽不懂。

他……這是專門研究過這首歌嗎?

「本來是跟着你一起聽的歌,沒想到最後我自己也喜歡上了,他這首歌的心境很適合我。」易慎之溫聲解釋著。

周眉沒說話,沒想到她對他還有這樣的影響力。

易慎之又重重嘆了口氣說:「你走之後我也中了你的毒,整天聽他的歌。」

豈止是中毒,應該說是發了瘋。

開車的時候聽、在家裏待着的時候聽、外出出差的途中也戴着耳機聽,反覆循環着她當初喜歡的那些歌。

那個時候他不知道她對他如此重要,重要到他連她喜歡的每一首歌都已經刻入了骨子裏,以為他只是習慣了聽那些歌而已,後來才發現,他發了瘋地循環她喜歡的歌,是因為這樣能找到一絲絲安慰。

「你不是中了我的毒,是這些歌本來就好聽,你是中了歌手的毒。」周眉很懷疑自己對他的影響力會這樣大,本能地就覺得是歌手的魅力,畢竟那也都是很優秀出色的歌手。

「還需要我說的更直白一些嗎?」易慎之眼見她又要逃避,盯緊了她接着又說,

「周眉,因為我栽在你身上了,所以你的喜好才能影響我。」

周眉的思緒開始有些亂,這樣直白告白的話他不止說了一遍,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從最初的難以置信到現在的竟然有幾分相信。

果然男人的花言巧語很能打動女人。

「你對我就真的一絲信任都沒有嗎?」易慎之無奈地攤手,「過於我的那些過去,剛剛易蓉蓉也算是替我澄清了一些,你還有什麼想問的或者要質疑的?」

周眉抿了抿唇,最終抬眼看向了他。

既然他這樣說了,那她便問了。

他們在一起的時候有幾次她心裏真的很不好受,那些委屈難過一直積壓在心底,導致他在她這裏幾乎沒有什麼信譽可言。

「有次慈善晚宴,你跟某個模特一前一後離開了宴會現場,一前一後入住了同一家酒店,第二天你們還一同從酒店出來。」

周眉說到這裏后垂下了眼:「你們是不是一起過夜了?」

這件事是她心裏一個很大的芥蒂,尤其那個時候她跟易慎之才剛在一起,她心裏本就忐忑不安著,總覺得跟他在一起的事不真實。

那個模特是出了名的身材好,相貌也很出眾,是每個男人都會喜歡的類型。

他被記者拍到跟那模特一同從酒店出來,她當時心都碎了。

隨後整個人便被濃濃的自卑給籠罩了,她覺得自己哪兒哪兒都不如那個模特,她還記得那天晚上易慎之說去她那兒的時候,她以要加班為由拒絕了。

後面的一個周她都有各種借口避著易慎之,她不擅長吵架,可也不想違心地跟他你儂我儂。

後來她跟易慎之是怎麼和好的?

好像是她下班后獨自去酒吧買醉,剛剛跟易慎之碰了個正著。

易慎之許是被她拒絕了一個周之後徹底惱火了,一見到她就將她從酒吧給拎了出來。

她當時已經喝了不少酒,被他一晃扶著旁邊的樹就吐了出來。

因為吐的胃裏難受,她又蹲在原地無聲地哭了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一十九章 一些過去的心結

79.77%
目錄
共115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