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二章 糾纏到底

第九百三十二章 糾纏到底

周眉乾脆一下子掛斷了電話,她站起身來試圖跟傅廷遠爭取些什麼:「傅總,我——」

傅廷遠打斷了她的話:「我給你準備的適應時間是一個周,所以你不用這樣著急,非要一天就將所有的事情都捋順。」

傅廷遠想了想又解釋:「你這麼久沒在我身邊工作,可能還不挑了解我現在的態度,自從有了兩個孩子,我盡量準時下班回去陪俞恩和孩子,所以你們也不用跟著加班了。」

傅廷遠瞥了一眼旁邊的周南說:「如果非要加班的話,那就讓周南留下來吧,誰讓他沒家世沒孩子呢。」

周南:「……」

什麼情況?

他單身有罪是不是?

「好吧。」周眉見傅廷遠打算站在她辦公室等著她收拾東西下班,她只好這樣應了下,隨手關了電腦。

以前她堅定不移地認為傅廷遠肯定會站在她的立場,但這次她怎麼感覺傅廷遠是在幫易慎之呢?

他肯定知道易慎之在樓下興師動眾地等著她,所以前來勸她早點下班說不定也是故意的。

不過她真的是那種工作沒處理好就睡不著覺的人,即便打算下班了也還是裝了一堆文件到自己的手提包中拎著離開了。

傅廷遠瞥了一眼周眉塞得滿滿的包,心想他也只能幫易慎之到這裡了。

幾個人下班出了公司,周眉完全不想看到易慎之,所以直接就轉身走人了。

她在江城的住處也位於傅氏附近,平日里沒什麼急事她一般步行上班,早上她就是步行來的,所以此時打算再步行離開,正好也能避開易慎之。

誰知易慎之眼尖地一眼就看到她了,立刻就邁著長腿追了上來。

因為易慎之這樣高調,所以傅氏大樓門口有些下班的人沒事就在那兒等著看她跟易慎之的八卦,這會兒易慎之朝她追過來,周眉一時間也不好再繼續躲著他。

於是只好頓住了腳步,壓低聲音瞪著追過來的男人說:「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我們以後劃清界限。」

「你確定要在這兒跟我討論這些?」易慎之眯著眼危險地這樣說了一句,周眉看了一眼不遠處正嘰嘰喳喳看著他們議論著的一些人,抿唇不說話了。

易慎之乾脆將手裡的花塞進了她懷裡,轉身牽住她的手走過去坐進了他的車裡,兩人驅車離開。

坐在副駕駛的周眉瞥了一眼男人握著方向盤的修長手指,忽然想起了昨晚兩人的纏綿,也不知道他那隻受傷的胳膊有沒有事……

不過下一秒她就被自己心底冒出來的關心易慎之的念頭給嚇了一跳,以及她怎麼莫名其妙就想到了昨晚那種事。

這個念頭讓她整個人都不好了,連忙轉頭看向了窗外。

因為她的住處距離傅氏很近,所以一會兒的功夫開車就回來了。

下車之後周眉立刻就對易慎之說:「謝謝你的花,以後不要再送了,再見。」

她說完就打算轉身走人,易慎之上前將人給攔住,男人的笑容在她看來刺眼極了。

「我就不能上去看看兒子?」易慎之好整以暇地問著面前的女人。

周眉咬了咬牙,選擇了讓他隨自己上去。

不管他看兒子的心到底是不是真的,但她沒法拒絕下去。

兩人一起回了她的住處,周眉進門之後一眼就看到了客廳那個極其顯眼的行李箱,她認得這個行李箱,是屬於易慎之的。

她難以置信地轉身瞪著面前的男人,易慎之攤手:「既然你要搬到這裡住,那我只好跟著你一起搬過來了。」

「反正以後你跟兒子住哪兒,我就跟著你們住哪兒。」易慎之說完就換鞋登堂入室了。

周眉氣得說不出話來,怪不得他一整天的情緒都這樣平靜無波,敢情是從一早就算計好了。

一旁的董姐走過來主動坦白:「抱歉啊小周,我幫易先生瞞著你了。」

董姐的話讓周眉的情緒冷靜了幾分,她沖董姐搖了搖頭:「沒關心。」

董姐就算不幫他瞞著,他肯定也有別的辦法上門糾纏。

想到這裡周眉抬眼看向一旁將兒子抱入懷裡的易慎之,正色說道:「我們去書房談談。」

易慎之當然願意,將兒子交給董姐后便隨著她進了書房。

「既然你是這樣的態度,那我也表明一下我的態度。」周眉開門見山,她算是看透了,易慎之這是打算出爾反爾了。

當初在G市明明說好了,這場婚姻是為了報復易夫人,還有回來后住到他那裡去也是為了溫辛,如今他完全就當沒發生過,她也只能挑明了。

「我早就說過了,這段婚姻我沒打算維持下去,即便我們昨晚……」周眉說到這裡頓了一下,隨後便別開了眼,「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好聚好散吧。」

易慎之單手扣住女人的腰,稍微一用力就將她給推在了身後的牆上,他倒是也不惱,凝著女人好看的眉眼問道:「拒絕我,總要給個理由吧?」

他語氣自嘲:「現在全江城的人都知道你是易太太,你卻要跟我離婚,我們這才宣布結婚幾天?我不要面子的嗎?」

周眉抬手推他:「你先放開我。」

「不放。」易慎之哼道,直到此刻他才微微流露出幾分情緒來。

周眉只好說:「我們不合適。」

易慎之逼問:「哪裡不合適?」

周眉又給出兩個字:「性格。」

「性格怎麼不合適?」易慎之寸步不讓地追著問,周眉抿唇沉默了下來。

他非要逼她把話說的很直白嗎?

「你太愛玩,很難穩定下來,而我喜歡穩定。」這是周眉斟酌字句之後給出的答案。

易慎之哼道:「你直接說我對你不會長久,後面會變心就是了。」

周眉垂下了眼,她確實是這個意思。

她的性格很是保守沉穩,一旦陷入感情或者一旦步入婚姻,大抵就是一輩子了,可易慎之跟她是截然相反的性格。

易慎之抬手將她的臉給抬了起來:「我嘴上說我只喜歡你,你肯定不信。」

「所以我只能用行動來證明自己的心意了。」易慎之邊說著邊危險地湊近了她,「我不會離婚的,也不同意分開,我糾纏你一輩子,等我們老到動不了的時候,你總該相信我的心意了吧。」

易慎之話音落下,強勢扣住女人的後腦勺,狠狠吻了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三十二章 糾纏到底

80.97%
目錄
共11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