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九章 眼裡只有她一個人

第九百三十九章 眼裡只有她一個人

周眉也從易慎之的表情里看出這不是他送的花了,她心裡立刻就想到了另外一個人:Steven。

周眉有些頭疼,他們一個個的這都是要幹什麼?

因為這花不是易慎之送的,所以那小姑娘第一時間就跑回了秘書室,於是外面就只剩下了周眉跟易慎之兩人。

易慎之修長的手指打開那張卡片,裡面落款果然是Steven的名字,還寫著什麼「希望鮮花能帶給你一天的好心情」這樣的話。

易慎之目光涼涼瞥向了一旁的周眉,周眉淡淡地說:「我又不知道他會送花。」

而既然現在提到了Steven,周眉乾脆把中午她要跟Steven一起吃飯的事跟易慎之說了,易慎之的臉色簡直要黑成了炭。

在他要開口說什麼之前周眉先攔住了他:「有什麼話到我辦公室再說吧。」

這裡畢竟是公共區域,他們要說的又是私人話題,在這裡不合適。

易慎之咬了咬牙,跟周眉進了她的辦公室。

周眉放好包掛好大衣之後看向易慎之開口解釋:「今天中午本來是周南要跟他一起吃飯,但你也知道周南現在離開了江城,所以他只能拜託我幫他去解答Steven的一些諮詢。」

周眉就知道易慎之得知她要跟Steven中午單獨吃飯又要惱,所以選擇了先解釋。

「你要是覺得不合適的話,中午跟你跟我一起好了。」周眉主動邀請易慎之。

易慎之勾了勾唇角:「喲,不容易啊。」

對於他的陰陽怪氣,周眉又氣又無奈。

她沒好氣地瞪著他:「易慎之,無論我們以後發展成什麼樣,最起碼我們現在對外還是夫妻的關係,我不是那麼沒有底線的人,不會在還跟你婚姻存續的時候跟別的男人有讓人詬病的地方。」

她說完之後又說:「我本來也打算跟你說中午跟他吃飯的事情,你沒必要陰陽怪氣。」

周眉一句本來也打算跟易慎之說這件事,讓易慎之的臉色瞬間陰轉晴。

他走過來臉上帶著笑問她:「那你剛剛在車上怎麼沒說?」

「你在開車我能跟你說這種事嗎?」周眉又不是不知道易慎之那德行,這件事他肯定惱火,早上車那麼多萬一出什麼事怎麼辦?

易慎之就當她是在關心她,臉上的笑容更大了:「中午我來接你,我們一起去。」

周眉開了電腦坐下,直接回了他一句:「你現在可以走了。」

易慎之心情不錯,轉身去找傅廷遠聊正事去了。

至於外面的那束花,周眉還是在易慎之離開之後給Steven發了個信息道謝,但同時也讓他以後不要再送了。

傅廷遠也剛到辦公室,他經過周眉辦公室的時候看到了裡面的易慎之,頓時滿臉嫌棄。

這會兒易慎之進了他的辦公室,傅廷遠第一時間就問:「你老實交代,以前有段時間你沒事就來找我,是不是因為惦記著周眉?」

之前傅廷遠從沒仔細回味過易慎之跟周眉在一起的蛛絲馬跡,但剛剛看到易慎之在周眉辦公室,傅廷遠只覺得這畫面異常的熟悉。

他一下子就想起了有段時間易慎之頻繁來傅氏找他,他都要煩死了。

他還以為易慎之發什麼神經呢,敢情是惦記上了周眉,以來找他的借口接近周眉。

還有一次更離譜,他上午外出參加活動不在公司,回來的時候卻看到易慎之從頂樓離開。

他將人攔住問道:「找我有事?」

易慎之回道:「本來找你有點事的,但來了之後發現你沒在。」

他則是說道:「我都回來了,有事到我辦公室繼續說吧。」

「現在又沒事了。」易慎之回了他一句便頭也不回地走人了,當時還弄得他很是納悶。

現在他才回味過來,敢情那次易慎之根本就不是來找他的,只不過被他正好抓包了找了個借口而已,他一開始就是來找周眉的。

「是。」此刻的易慎之坐進他的沙發里承認的倒也坦然。

傅廷遠給了他一個鄙夷的眼神,易慎之厚臉皮地說:「我也沒辦法,那個時候發現自己對她動了心思,一天不見就覺得吃不香睡不好。」

「你明面上又不准我接觸她,我只能背地裡見人。」

「再說了,一開始她對我愛理不睬的,我約她也約不出去,不就只能跑來這裡找她了嗎?」

傅廷遠嘲笑他:「我見過臉皮厚的人,但沒見過像你這麼厚的。」

傅廷遠一想到當初易慎之背著他把周眉給騙到了手,就又放了一句狠話:「活該你現在這樣。」

易慎之剛要抗議些什麼,就聽門外傳來了敲門聲,傅廷遠的辦公室基本上只有周南和周眉才有資格進來,周南今天不在,那敲門的就只能是周眉了。

易慎之立刻不再跟傅廷遠打嘴仗,甚至還起身主動去給周眉開門。

傅廷遠沒眼看易慎之狗腿的行為,說了聲進來之後就坐了下來。

門外的人確實是周眉,她手頭有幾份文件需要傅廷遠簽名。

然而她一進來就易慎之撞了個滿懷,嚇了她一跳。

「你幹什麼?」周眉小聲瞪了面前忽然出現的男人一眼,她倒是知道易慎之在傅廷遠的辦公室,但沒想到易慎之會來給她開門。

以及易慎之當著傅廷遠的面這樣跟她親昵,周眉總覺得很不適應。

所以她沒再理易慎之,拿著手中的文件徑自走向了傅廷遠:「傅總,這幾分文件需要您簽字。」

被無視的易慎之滿臉受傷只好重新將自己丟進了沙發里,但他的視線卻從頭到尾都沒離開過周眉。

傅廷遠把文件簽完字之後周眉又跟他彙報了一些事,投入到工作中的她已經全然忘了一旁沙發里的易慎之,跟傅廷遠彙報完后就轉身出去了。

易慎之:「……」

他的存在感就這麼低?

他還沉浸在自己的悲傷里呢,辦公桌前的傅廷遠已然宣告了他的決定:「以後傅氏禁止你出入。」

易慎之不滿:「為什麼?」

傅廷遠哼道:「你一直盯著我的工作人員看,嚴重影響了她工作的心情,肯定也會影響她工作的效率。」

易慎之都被氣笑了。

傅廷遠冷眼瞧著他問:「怎麼?不服?」

「真應該把你剛才那副樣子給你拍下來,讓你自己看看有多離譜。」

傅廷遠也算是見識到了,剛剛那幾分鐘的時間裡,易慎之眼裡就只剩下周眉一個人了,懶洋洋窩在沙發里的男人,看似漫不經心,實則嘴角不住地因為周眉而上揚。

易慎之笑了起來:「你以為你能好到哪裡去?你眼裡還不是只有老婆孩子?」

在易慎之看來,傅廷遠更過分,竟然還好意思說他?

傅廷遠不想跟他再說這些,轉而問他:「找我有什麼事?」

易慎之於是跟他聊起了正事來,易氏跟傅氏一直都有項目上的合作,這一聊竟然也過了大半個上午。

易慎之離開的時候去了一趟周眉的辦公室,他原本想跟女人說幾句話的,結果發現人家在打工作電話,且一時半會兒不像能打完的樣子,他只好先走人了。

反正待會兒午飯的時候還會再見面,易慎之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中午一到下班的時間易慎之就給周眉發信息說已經到傅氏樓下了,周眉於是收拾了一下就趕緊下樓了,周南跟Steven之前約在了一家中餐館,周眉帶著易慎之一起前往。

Steven一進包廂就看到了易慎之,他的表情簡直無語至極。

周眉起身跟Steven解釋道:「易總在商業和金融上比我跟周南了解的更深刻,我怕自己幫不到你什麼,所以今天帶了易總一起過來。」

易慎之在她身後哼了一聲:「易總?」

有本事她在某些時候也喊他易總!

周眉就當沒聽到他的抗議,禮貌招呼著Steven入座。

趁著周眉外出接電話的功夫,Steven看向易慎之諷刺道:「易總,你就這樣不自信嗎?周眉跟我吃頓飯你都要跟著。」

易慎之優雅搖了搖頭:「這你可就錯了,不是我要跟著她的,而是她主動邀請我跟你們一起的。」

Steven對此表示懷疑,易慎之則是又說:「知道她為什麼主動邀請我嗎?」

「因為她說她現在的身份是易太太,不好跟別的男人有讓人說三道四的曖昧不清的關係。」

易慎之這番話讓Steven整個人都愣在了那裡,可仔細一想,這也確實是周眉的行事風格。

她三觀很正,既然還是易太太,就不會做不好的事情讓她跟易慎之的關係被人詬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三十九章 眼裡只有她一個人

81.58%
目錄
共11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