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章 呢喃你的名字

第九百五十章 呢喃你的名字

只可惜他想象的很好,以為周眉能哄他,但現實卻讓他狠狠栽了個跟頭,人家非但沒哄他,反而乾脆走人晾著他。

易慎之胸口翻騰著複雜的情緒,最後他深呼吸了一口氣,乾脆上前將人直接給攔腰抱了起來,轉身就往家裡走。

司機秒懂易慎之的意思,搖上車窗迅速發動車子走人了。

周眉先是被易慎之的動作給嚇了一跳,隨後便惱火地掙扎道:「你幹什麼?」

易慎之將人放下,但胳膊卻緊緊將人給摟在了懷裡。

他氣哼哼地回道:「我不想對你幹什麼,我只想對我自己說一句話。」

周眉完全理解不了他的腦迴路,就聽他說:「我想對我自己說:易慎之,你哪來的膽子,竟然敢跟周眉生氣?」

「對不起,我錯了,我剛剛不該給你臉色看。」

「我以後不敢了,你別走。」

男人完全不復剛剛在車上的冷臉,一點脾氣都沒有的又是道歉又是哄人的,俊臉上更是滿滿的懊悔。

易慎之能不懊悔嗎?

他鬧了一頓脾氣,到最後反而是他自己道歉認錯哄人,早知道他就不鬧什麼脾氣了,老老實實跟人家好好的就是了。

周眉被易慎之這幅態度給氣笑,他這求生欲倒是夠強的。

易慎之看到周眉笑了,心裡鬆了一口氣,將人摟緊了之後再次承諾:「我以後一定收斂自己的脾氣,再也不跟你生氣了。」

他承認,周眉這說走就走的瀟洒勁兒,真是讓他心裡恐慌急了。

她要是能跟他吵架或者鬧騰也好,可她每次都是不聲不響不哭不鬧,但做出來的事卻是決絕的。

就像當初他們分手,他完全沒想到她會決絕到離開江城。

他得知她離開江城去了G市的時候,整個人都不知道是什麼心情,難以置信是有的,更多的是被嫌棄的惱火。

是啊,他們一分手她就決絕離開江城,連跟他共處一座城市都不肯,不是嫌棄他又是什麼?

如果不是她這樣果決,後面說不定他們會在其他各種場合遇見,說不定他會早點意識到她的好,早點將她挽回。

可因為她那決絕一走,他也被傷了自尊,賭氣不再聯繫她。

如今好不容易將人挽回的他,生怕她再不聲不響地一走了之。

剛剛她說今晚她先回去的時候,他真的慌了……

許是因為他的態度這般低聲下氣,周眉也於心不忍了起來。

她抬眼看著面前的男人說道:「我已經答應了跟你好好過下去,如果我不愛你,我怎麼可能做出這種決定來?」

「我就是想聽你親口說愛我。」易慎之低聲強調著,「這對我很重要。」

不過他接著又說:「當然,現在你不說我也不勉強了,只要你人在我身邊就可以。」

周眉氣道:「難道我的心還能不在你這裡?」

「誰知道你是不是因為兒子才選擇繼續跟我過下去的。」男人小聲這樣說了一句。

周眉凝著男人英俊的面容,沉默了半晌后忽然抬手摟住了他的脖子,她這樣主動都把易慎之給嚇了一跳。

周眉貼近他唇邊輕聲地說:「易慎之,我愛你。」

在男人因為驚喜而瞬間放大的雙眼注視下,她繼續一字一句地說:「從前愛著,現在也愛著,從來沒有忘記過。」

男人至死是少年,看著他這幅沒有什麼安全感的樣子,周眉最終心軟地說出了他想要聽的話來。

她也想了,一勞永逸好了,這次她徹底表達清楚了他的心意,想必以後她就不會再被他這種幼稚的問題困擾了。

為了讓自己的心意表達的更清楚,她表白完后又拉下男人的脖子來,紅唇吻上了他。

對易慎之來說,這應該是他認識周眉一來她最熱情主動的行為了,他都還沒從她說愛他的那番話里回過神來,她竟然又主動吻上了他。

易慎之簡直歡喜壞了,當即變被動為主動,扣緊了女人纖細的腰肢將她按在懷裡親了又親。

因為從一下車開始兩人就起了矛盾,如今矛盾散了又吻在一起,所以兩人都忘了他們還沒進家門,此刻正站在易慎之的別墅門口。

直到不遠處有車燈亮起有車子駛來,兩人這才意識到他們身在何處,想到自己剛剛跟易慎之接吻的畫面可能被人看到了,周眉頓時窘迫地捂著臉轉身往別墅大門走去。

易慎之趕緊跟了上去,兩人一起回了家。

都說越是擔心什麼就越會發生什麼,周眉窘迫著跟易慎之接吻被人看到了,等她洗完澡出來就看到她跟易慎之接吻的畫面上了熱搜。

周眉有那麼一瞬間想從地上找個縫鑽進去,換做別的女人,嫁了易慎之這樣的男人,怕是恨不得天天秀恩愛,可對她這種習慣了低調的人來說,這算是大型社死現場了。

「剛剛回家不小心看到了讓人血脈僨張的一幕,今晚剛剛無人機告白的易總,在家門口又抱著老婆親。」

話題是這人引起的,還配了她跟易慎之擁吻的動圖。

於是引發了一場熱烈的討論,以至於將她跟易慎之給送上了熱搜。

「果然真夫妻才是最好磕的。」

「這兩人能不能收斂一些?」

「就這麼愛嗎?」

後面的評論周眉都看不下去了,正好易慎之在別的浴室洗完澡剛回到卧室,周眉直接就咬牙說道:「易慎之!你乾的好事!」

易慎之一頭霧水地上前拿過她的手機來,看完之後他滿臉無辜地說:「你確定是我乾的好事嗎?」

難道不是她先親他的嗎?

周眉反應過來他話里的意思,一時間尷尬地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她轉身抓起床上的一個枕頭來丟給男人:「你今晚去別的卧室睡吧!」

確實是她先親他的,但她只是想淺淺親一下安撫他而已,誰知道他將她按著親起來沒完了,要不是他這幅樣子,他們能被人看到嗎?

易慎之怎麼可能睡別的卧室?他接住枕頭后順勢倒在了床上,語氣極其賴皮:「想讓我獨守空房,那是不可能的。」

周眉只覺得這人臉皮厚到家了,不過她也沒有真的要趕他出卧室的意思,所以她也沒再說什麼,而是拉過被子來自己先躺下了。

易慎之隨後靠了過來從背後將她緊緊摟住,半晌,男人認真好聽的聲音在夜色中響起,他輕輕喊了一聲她的名字:「周眉。」

「嗯?」周眉以為他要說什麼,所以應了一聲。

誰知男人又喊了一聲她的名字:「周眉。」

「怎麼了?」周眉再次給予回應。

「沒事。」男人的聲音里開始染上愉悅的笑意,「就是想叫一叫你的名字。」

深愛一個人,一遍一遍將她的名字從舌尖上呢喃出來,也是一種甜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五十章 呢喃你的名字

82.54%
目錄
共1152章
倒序